大豪门 第12章 大凶之兆
    萧凡尚未进入病房看望老爷子,先就在休息室见到了萧湛。

    萧部长是个孝子,豪门子弟之中大大闻名。

    在曾经最艰难的岁月,多少父子反目,兄弟成仇,相互批斗,唯有萧湛哪也不去,始终陪伴着老父亲,以自己年轻的身躯为老父抵受了无数的拳脚。

    老爷子忽然晕倒住院,萧湛焦虑不安,亲自在医院零护 
    萧凡依旧是布衣布鞋,走路静悄悄的,几乎不曾发出半点声响。凭着这一点,老爷子的卫士长就曾断言,萧凡武功不弱。

    这话没几个人相信。

    实在萧凡看上去太文弱了,几乎是白面书生的代名词,脸色永远都是苍白的。

    “爸。”

    看到坐在休息室沙发里的萧湛,萧凡停住了脚步,微笑着叫了一声,走进休息室。

    萧湛满脸倦容,几乎是斜斜靠在沙发之中,闭目养神,忽然听到萧凡的声音,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坐直了身子,瞬间就变(爱上书屋 www.23sw.net得威严无比。

    京师世家二代子弟之中,萧湛是极为讲究官威官体的一位,人前人后,不苟言笑,端方得几近木讷。身为世家二代旗手级人物,萧湛必须立起体统来。在这个方面,萧湛酷肖老父。

    “来了。”

    萧湛淡淡地说了一句。

    尽管两个儿子都不给自己争气,萧湛对萧凡萧天兄弟的态度,还是迥然有别,基本上从来不在萧凡面前疾言厉色。萧凡永远是那么风淡云轻,对长辈的批评也好,规劝也罢,只是微笑聆听,从不反驳。这种温吞水的态度,让长辈们无可奈何。

    况且,萧凡只是痴迷于那些古里古怪的宗教典籍,几乎从不和纨绔们混在一起,对长辈永远谦恭有礼,对同辈温和友爱,单纯从个人操守而言,实在无可挑剔。

    其实就世家子弟而言,萧凡这种“叛逆”才是最为彻底的,一入“空门”,就等同于将自己的仕途之路彻底斩断,永远告别了将家族发扬光大的通天大道。今时不比古代,皇帝都能出家。

    倒是萧天,胡闹归胡闹,只要有朝一日,他改邪归正,愿意走入仕途,却依然有机会大步前进,位列台阁。

    毕竟每个人都有年轻的时候,年少轻狂,也是可以原谅的。

    严格说来,纨绔圈子其实是紧紧依附于豪门世家圈子的,没有父辈的身居高位,手握重权,何来衙内的风光显赫,纨绔嚣张?

    离官场圈子最近的就是纨绔圈子,很多时候,纨绔圈子起的就是一个桥梁的作用,将富豪圈子,新贵圈子以及其他的圈子,和豪门世家圈子紧紧联接起来,互通有无。

    但在长辈眼里,萧天自然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巴”,待遇较之痴迷宗教的萧凡差得远了。

    “爸,对不起,我前段时间出差去了一趟外地,前天才刚回首都……爷爷的病不要紧吧?”

    萧凡缓步走过去,在父亲一侧的椅子里落座,随口说道,抬首向父亲望去,忽然愣了一下,双眉情不自禁地蹙了起来。

    刚才是背着阳光,萧湛坐在窗台之下,看不真切。现在萧凡却看得明明白白,父亲的印堂有一团浓郁的黑色,透出一股难言的戾气,鼻翼泛红,血光隐现。

    这是大凶之兆。

    一个多月前,萧凡还见过父亲,当时并无这样的凶兆体现。

    “嗯,出差了?爷爷的病现在很难说,医生初步诊断是中风,昨天送到医院来的,现在病情还没有全面查明。”

    对于儿子的失态,萧湛未曾留意。

    萧湛并不是以精明著称的高级领导,他的威望,更多是来源于他的公正廉明,以及极强的人格魅力。

    类似萧家这样一等一的大豪门,老爷子健在,手中掌握着极为雄厚的政治资源,周围肯定聚集了一大群体制内高官,隐隐形成了某个政治理念相同的圈子,再以此辐射出去,影响到更多的领域,就是那些政治观察家嘴里所谓的“政治派系”了。

    京师其他几个和萧家不相伯仲的大豪门,也有着同样的情形,各自拥有自己的派系力量。

    历次高层政治博弈,这些派系都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作为萧家二代唯一的男丁,萧湛在整个大派系之中的地位不言而喻。老爷子年事已高,不理俗务,大派系的日常事务,都是萧湛在打理。一边是繁忙的公务,一边是烦杂的家事,一边还要时刻关注政局的走势,萧湛总是觉得精力不够用,自也不会太关注儿子的神情变化。

    对于萧凡所言出差,萧湛更是不以为意。

    宗教局的出差,能有什么要紧之事?

    除非关系到高原,天山,草原等几个敏感方向的宗教领袖,才会引起高层的关注。

    萧凡暂时无心去关心爷爷的病情,先得将发生在父亲身上的惊天变化搞清楚再说。类似萧湛这样的高官,豪门二代子弟核心人物,居然会出现血光之兆,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萧凡从未和父亲谈论过,自己修习的《无极九相篇》其实不算传统意义上的道家流派,而是和周易同时代的远古传承。

    无极门的传承,医卜星象,风水堪舆,阵法符箓等术法一应俱全,还包括极其精深的内家练气之术。但所有这一切的根基,均在于一个“相”字。

    相者不仅仅是相人,还可以相名,相家,相墓,相万物,相乾坤,相天地,相造化。

    萧凡很小的时候,便十分隐秘地跟着师父修习《无极九相篇》,二十多年浸淫钻研,于“相”之一道,已然到了很高的境界。

    但这些东西,岂可在老萧家这样最正统的红色世家提起?只怕萧凡一开口,就会被父亲骂得狗血喷头,甚至被暴怒的萧湛关押看管起来。

    萧湛是最坚定的无神论者。

    自古以来,医不自医,相不自相。

    相者一般不给自己看相,更不给自己推演命理。由此衍伸,也不给自己最亲近的人看相算命。一方面是关心则乱,不能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上来进行术数推演。另一方面,则是天机难测。

    无论是看相算命,还是占卜堪舆,都存在着泄露天机之虞。

    相者若果自相,或者为最亲近之人推演变数,必定要窥探天机。趋吉避凶乃是人的本性,如此一来,就是相者与天机对抗,相士的能为越强,天机反噬也就越厉害。越往后,天机越不可测。

    但父亲身上如此明显的大凶之兆,萧凡绝不可能置之不理。

    “爸,这段时间,工作上遇到很不顺心的事情了吗?”

    萧凡像是很随意地问道。

    就在刚才,他右手手指微动,已经起了一卦。卦象显示,萧湛面相上的大凶之兆,似乎与外界环境的变化有关。

    当着父亲的面,萧凡不敢公然以“太昊神蓍”起卦。萧湛是与他最为亲近的血亲,天机遮蔽之力甚巨,简单卜卦,只能得到一些极其模糊的信息。

    萧湛“哼”了一声,说道:“工作上不顺心的事情多了,顺心的能有几件?”

    萧湛为人过于刚直,为官过于公正,工作上得罪的人不少。其他几大豪门,与老萧家也不是那么对路。尤其是老汪家,几乎更是公开的对手。

    汪家老爷子和萧老爷子是同等份量的开国元老,在国内威望之高,丝毫不亚于萧老爷子。尤其重要的是,汪老爷子比萧老爷子年轻好几岁,身体一直都比萧老爷子健康。

    萧凡尽管不是十分关心这些政治上的事情,但这样摆在明面上的态势还是很清楚的。

    怎么说也是最正宗的豪门嫡系子弟。

    现阶段,毋庸讳言,一个家族是否持久兴盛,老爷子的健康状况是一个重要的参考指标,甚至是最重要的参考指标。说得极端一点,谁家能笑到最后,就看哪位老爷子能活得更长久一些。

    老爷子刚一病倒,萧湛的面相上便浮现出如此明显的凶兆,加上刚才那一卦隐隐约约的指向,萧凡几乎立即便推想到这种情形可能和高层博弈有关。

    其实所谓凶兆,一般人是完全看不出来的。纵算是相师,造诣不高,功力不够,也看不出来。萧湛面相上的血光之兆,也就萧凡这种级数的大能者方能观察得到。

    虽然是大凶之兆,按照萧凡的推演,也不是马上会应验,应该还有一段时间。

    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在于,凶兆已现,如果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不发生惊天的大变数,几乎是不可逆转的。也就是说,这个事一定会发生。

    不要说几个月,就算是再隔几年,几十年发生,萧凡也断然难以接受这样的情况发生在自己父亲身上。

    生老病死固然是自然规律,但寿终正寝和惨遭横祸,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爸,看来你这段时间,工作挺辛苦的,我给你揉揉胳膊,理顺一下气息吧。”

    萧凡双眉舒展开来,微笑着说道。

    “好。”

    萧湛点头应允。

    他反对儿子去搞“封建迷信”,却不反对儿子学中医针灸推拿,这是正宗国粹,应该发扬光大的。萧凡也确实时不时在家里演示一下他的医术。

    这一点,萧家长辈都是很赞赏的,和其他世家长辈谈到萧凡的时候,通常都说萧凡在钻研中医针灸之术,绝少提到宗教之类的话题。

    多少遮掩一下。

    ps:求点推荐票!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