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14章 暗算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清醒着,老爷子始终灵台清明,不犯糊涂。对于一位年逾八旬的老人而言,这一点尤其难能可贵。

    “小凡……”

    张开眼睛就看到孙子,老爷子瘦削的脸上微微绽开一丝笑容。老爷子一直很喜欢这个长孙,按照普通人家的标准来衡量,萧凡确实很不错了。打小就勤奋好学,谦虚守礼,没有一点坏毛病,学业也算有成,还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来源。至于喜欢道家文化,只能说是个人爱好问题。尽管萧凡报考道教学院,毕业后前往国家宗教局上班,老爷子也曾反对过,最终还是听由萧凡自己拿主意。

    这并不影响老爷子对萧凡的喜爱,只是祖孙之间,没有多少共同话题。萧凡总不能给一位百战元勋,坚定的革命主义者谈论相术风水这些东西,多数时候,祖孙俩呆在一起,是萧凡静静地听老爷子讲述他年轻时候和战争年代的一些趣闻轶事。

    一觉醒来,第一眼就看到喜爱的孙子,老爷子的心情似乎还不错。见:爱上书屋 www.23sw.net了萧凡关切的目光,老爷子又自嘲地一笑,说道:“老了,身体不听话了。看样子,用不了多久就要去见马克思啦……”

    风雨数十年,见惯了生离死别,老爷子早将生死看得淡了。

    张护士上前给老爷子掖了下被角,低声说道:“首长,你现在还很虚弱,不要说太多的话。”

    说着,便望了萧凡一眼,神情又是欣慰又是佩服。

    这针灸之术,还真是神乎其神,医院的大牌教授,数十年临床经验的老医生,忙乎了一整天也没能让老爷子醒过来,这位一到,几根银针一扎,老爷子立马就醒了,精神看上去还行,脸上都重新显出了红润的色泽。对于一位八十几岁的重病老人而言,这可真是了不得。

    只有萧凡自己清楚,老爷子能够这么快醒转,气色红润,针灸只是表象,关键还在于他度给老爷子的真气,唤醒了老爷子的生机。不过这只是暂时的,难以持久。

    观察老爷子的面相,再仔细查探了脉象,萧凡脑海之中,疑虑更甚。

    老爷子本身生机并未断绝,这一点,和他以前对老爷子寿数的判断基本一致。但老爷子体内,多了一股凶厉的阴煞之气。以萧凡在术法上的高深造诣,自然清楚这股阴煞之气是外来之物,并不是自行生成的。

    换句话来说,老爷子似乎是遭了暗算。

    这才是真正让萧凡最为吃惊和怀疑之处。

    老爷子这样的元勋,安保措施之严密那是毋庸置疑的。以普通手段暗算老爷子,几乎不可能,而且也没人敢这么做。这要是被查出来,还了得?那将是惊天大案,注定要掀起一场巨大的政治博弈,整个政治大局均会因此而受到极大的影响。

    尽管高层政治从来都没有过真正平静的时候,总是暗流汹涌。不过就目前的政治大局而言,还是相对稳定的,各大政治势力基本处于平衡状态,小的博弈不可避免,大的斗争没有。

    各方都很谨慎,不肯轻易起衅。

    何至于以卑鄙手段来加害老爷子?

    如此,老爷子体内这股阴煞之气,从何而来?况且如此凶狠暴戾,萧凡手指一搭上老爷子的脉门,立马就察觉到了。

    老爷子竟然受到了极其高明的术法加害!

    然而,萧凡一时之间也还不敢肯定。

    相术风水之说,我国民间历代都有,传得神乎其神。也确实是颇为神奇。萧凡自己就是一名造诣极高的大相师,深知术法的厉害之处。

    正所谓天理昭彰,报应不爽。

    一些大凶劫难,除非是遭劫者本身命中注定,如果以术法进行加害,强行改变其他人的运势,必定遭到天机反噬。加害老爷子这种极贵之人,天机反噬之力,大到异乎寻常。就算萧凡亲自施展,也未必能抵挡得住这种恐怖的反噬。

    难道这世上真的还有比无极门嫡系传人更加厉害得多的超级大能者存在,可以肆意加害极贵之人而不惧天机反噬之力?

    萧凡不是那么相信。

    不要说如今是自然科技发达昌明的时代,术法之学原本式微,鲜有大能之士面世。就算是在术法之学备受推崇的古代,这样可以篡改天机,肆意横行的大术士也非常罕见。像历史上极其著名的大术师鬼谷子,陈希夷,袁天罡,郭璞,李淳风等人,也从未有过不惧天机反噬的记载。

    《无极术藏》对于天机反噬之力的可怖之处,记录得相当清楚,历代掌教祖师,先贤大德毫不客气地告诫门人弟子,要多行善事,广积阴德,切不可挟技胡为,逆天行事,至遭天谴。

    当然,术法之中也有“应劫”之说,也就是俗话说的“替死鬼”。如果术士足够强大高明,也可以施展手段,将天机反噬之力引到应劫者身上,由其替死。但这种手段,普通术士是无论如何都施展不出来的,这本身也属逆天行事,虽然可以消除一部分天机反噬之力,仍然有一部分要由施术者本身来承受。

    若非深仇大恨,又或者受极大利益的驱使,术士是不会干这种事情的。

    只是,眼前的情势却非常明显,老爷子八成是受到了某种术法的加害。这种加害发生在嫡亲祖父身上,天机遮蔽,萧凡一时之间也难以查探明白。

    “看来,又是你用针灸把我弄醒来了……”

    老爷子看着自己身体上插着的那些小小银针,不由笑着说道,语气颇为欣慰。小凡能在中医针灸之术上获得大成就,也是很不错的。

    萧凡笑着说道:“爷爷,张阿姨说得对,您现在身体还有点虚弱,不要说太多话,先休息一下吧。”

    起身将老爷子身上的柳叶小刀一一收起,其中一枚小刀上隐然有血迹。

    也没有谁在意。

    老爷子摇了摇头,说道:“睡了那么久,还不够吗?以后去见马克思了,有的是时间休息。”

    萧凡默然。

    记得以前和老爷子聊天说话的时候,老爷子很少提到“去见马克思”,眼下刚一醒来,就说了两回。看来老爷子也觉得自己的身体是真的不行了。到了老爷子这个年纪,对身体变化远比年轻人要敏感得多。

    张护士强笑着说道:“首长,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你身体好着呢,小毛病不算什么的。这不,萧凡一来,你就好了?”

    作为一位资深的保健护士,她也明白老爷子的身体状况到底如何。但这当口,自然要这样说,给老年人治病,心理因素也是很重要的。

    老爷子笑道:“小张啊,你不用安慰我。你以为我很怕死吗?我这一辈子,和阎王爷早就见过几回面了,每次他都不收我。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谁也改变不了……”

    “那也不一定……”

    萧凡轻声说了一句。

    老爷子望向他,诧异地说道:“小凡,你说什么?”

    萧凡展颜一笑,说道:“爷爷,生老病死固然是自然规律,但现代社会,医疗科技越来越发达,这个自然规律也不是不可以改变的。”

    “呵呵,医疗科技是越来越发达,不过依爷爷来看,还是你的中医针灸比价靠谱。”

    老爷子给了自家孙子极高的评价。幸好这会子没有其他医生在侧,不然只怕要汗颜了。但老爷子说的就是个事实。

    萧凡想了想,说道:“爷爷,这样吧,您呢,这几天继续在医院住着,我开个方子,请张阿姨按时给您煎药,您觉得可以吗?”

    萧凡并未取得中医师的资格,按照规定,他是不能随便给人开方子抓药的。不过是自家老爷子,倒也无妨,只要老爷子点头就可以了。

    原本萧凡还有点担心老爷子不愿意服他开的药方,谁知老爷子当即点头允可:“可以啊,我就觉得中医能治本。”

    萧凡暗暗松了口气。

    张阿姨更是立马就给他拿了纸笔过来,很期待地望着他。

    萧凡很快就开了个方子,递给张阿姨,低声说道:“张阿姨,要保密,我没有医生资格的。”

    其实萧凡担心的不是这个,他担心的是让家里其他长辈知道这个方子是他开的,会阻扰老爷子服药。并不是每个长辈都认可他的中医术的。

    尤其是大姑父,非常看不惯他的“装神弄鬼”。

    萧凡在家里,从未“装过神弄过鬼”,但在大姑父眼里,他去学道,就是封建迷信。

    对萧家大宅里复杂的人际关系,张护士也看在眼里,明白萧凡在担心什么,连忙小心地将方子折叠好了,放进口袋,点头说道:“放心吧,我知道的。”

    萧凡点点头,又打量了一下病房,说道:“爷爷,这间病房好像不是你以前住的那间。我看这里采光程度不是那么好,空气也不流通,咱们还是换回原来那间病房去吧。”

    所谓采光程度不好,空气不流通,只是一个借口。

    关键是萧凡一走进这个院子,就察觉这院子的风水布局不佳,远远赶不上老爷子经常入住的那个小院子。搬去原来那个院子,多汇聚一些天地元气,对老爷子的身体也不无裨益。

    老爷子瞥他一眼,很爽快地答应下来。

    略略有点出乎萧凡的意料。

    ps:继续求点推荐票,请大家多多支持!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