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15章 帝王之相
    老爷子精神振作,也只是短时间的事,很快就露出了疲态。毕竟这是来自萧凡的真气内息,属于外力,作用有限,难以持久。

    萧凡轻轻为老爷子揉按着手掌上的几处穴位,老爷子渐渐合上双眼,沉沉睡去。这一回是自行入睡,不是晕迷。

    “张阿姨,请一定要按时给爷爷服药。”

    萧凡又轻声叮嘱了张护士一句。

    张护士连连点头,请他放心。实则在张护士心里,老人家最好是住回家里去,由萧凡直接给他治疗更加靠谱。昨天三零一医院的医生忙乱了一个下午,也只是初步诊断老爷子是中风,连将老爷子从昏迷之中唤醒都未能办到,萧凡一赶来,就给救醒了。

    但是张护士也知道,这个不可能。

    萧老爷子这样的超级大人物,给他医疗治病可不是谁一个人的事,而是政治任务。有关老爷子的医疗方案,要经过高层领导特别批准的。

    萧凡离开了病房。

    经过休|爱上书屋 www.23sw.net息室的时候,看到萧湛还在熟睡,身边已经多了一名护士在看顾,萧凡没有去惊扰父亲,径直向小院门外走去。

    “哥……”

    刚走出月门,迎面就碰上了萧天。

    虽是同胞兄弟,哥俩的长相截然不同。萧凡眉清目秀,温婉如处子。萧天的个头和大哥差不多,却要魁梧得多,标准运动员的身材。长相也是棱角分明,天庭饱满,两耳肉厚而垂,鼻如悬胆,如果不是一张嘴显得比较大,那就是典型的帅哥加型男,永远都是精力弥漫的样子。

    见到萧天,萧凡就笑了。

    不管怎么说,萧天还是很有孝心的,明知道会挨骂,还是赶过来看望老爷子。

    不过萧凡的微笑,转瞬之间便僵在了脸上,双眉立即蹙了起来。

    只见萧天印堂处红白两色隐隐相间,直入天中,额角发青,山根起雾,竟然显示出近期有牢狱之灾的面相征兆。

    饶是萧凡遇事一贯镇定,当此之时亦是大吃一惊。

    在萧凡眼里,老爷子和父亲面相上发生的诸般变化,固然令人震惊,但严重的程度,尚还赶不上萧天面相上的变化。

    倒不是说萧天在萧凡心目中比爷爷和父亲的份量更重,关键在于这样的征兆,按理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萧天身上。

    在萧家长辈和其他世家长辈看来,萧天就是个扶不起来的纨绔公子哥,整日里就知道胡混,二十多岁的人了,依旧浑浑噩噩度日,萧家长辈老早就对他失望了。

    这只是世俗之人的看法,在萧凡眼中,那就完全是另一码事了。

    萧凡老早就给弟弟相过命,萧天的命相,贵不可言,是明明白白的帝王之相。虽然萧天和他是同胞兄弟,他给萧天相命,一样会受到天机之力的压制,照理不能相得十分清楚。只是萧天的命相太过贵重,连天机之力都难以遮蔽。

    一直以来,萧天尽管胡闹,却从未影响过他的命相。

    谁知现在一见,竟然牢狱之灾隐现,而且不是一般的牢狱之灾,十分严重。

    隆盛之世,天子刑狱,焉有是理!

    “哥,你怎么啦?”

    眼见大哥忽然脸色大变,萧天也吃了一惊,诧异地问道,满腹疑窦。

    “啊,没什么。萧天,这段时间没和人起什么冲突吧?打架没有?”

    萧凡面上惊诧之色一闪即逝,随即回复正常,问道。

    萧天从小就喜欢和人打架,还专门拜师学过艺,拜的是老爷子的一位卫士。那位卫士,手底下确实颇有真功夫,不过萧天拜师的时候,已经十六七岁,过了学武的最佳年龄。那位卫士也不会当真将首长的孙子当作徒弟来教,只是传给他一些擒拿散打的技巧,起个强身健体的作用。

    卫士很清楚,首长的嫡孙,将来注定是要进入政界的,学武决不能成为“主业”。

    在萧凡眼里,弟弟学的这些擒拿散打,自然不值一笑。萧凡也没有去干预,更不曾将无极门的高深练气之术传授给他。和那位卫士的想法一样,萧凡也认为萧天的主攻方向不在武术之道。老萧家的门楣,将来必定要靠萧天来发扬光大。

    但和其他纨绔比较而言,萧天就已经是“高手”了,普通壮汉,三两个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没。这四九城里,敢跟萧二哥动手的,还真不多。”

    萧天大咧咧地说道。

    萧二哥在京师纨绔圈子里,委实威名赫赫。

    萧凡轻轻摇头,说道:“来,我给你把把脉。”

    “哥,干嘛呢?我又没得病……”

    嘴里这么说,萧天还是乖乖地伸出手腕,将衣袖往上一拉,露出了健壮的胳膊和古铜色的皮肤。打小萧天就最听大哥的话,也知道大哥医术上很厉害。还在上学的时候,一回和人干架,把胳膊给折了,都没去医院,是大哥给他治好的,比去大医院治疗还好得利索。

    萧凡纤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搭上弟弟的脉门,双目微眯,凝神把脉。

    萧天本来嬉笑着想开两句玩笑的,见大哥神情凝重,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没来由地跟着紧张起来。兄弟这么多年,萧天还很少见过大哥这样郑重其事的样子。

    在萧天的体内,萧凡同样感受到了一股凶厉的阴煞之气。

    萧凡左手轻动,再起一卦。

    一无所获。

    一股猛烈的天机反噬之力,骤然袭来。不过萧凡早有防备,体内元气流转周天,浑身内息澎湃,将反噬之力硬生生地挡在了体外。

    萧天和他是同胞兄弟,至近血亲,又是大贵之相,强行起卦推演,天机反噬几乎是必然的。

    “哥,我没事吧?”

    萧天不由忐忑起来,压低声音问道。

    “没事。”

    萧凡轻轻摇头。

    “萧天,这段时间,爷爷身体不好,爸爸要顾着医院这边,工作上也挺忙,他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你最好消停一段,好好呆在单位上班,别老是出去玩。让爸爸心情好一点。”

    萧凡很认真地说道。

    面相命理之说,萧凡不会对弟弟提起。萧天是典型的新时代青年,又生长在最正统的政治世家,这些怪力乱神的“封建迷信”,说给他听,必定嗤之以鼻。

    萧天闻言轻轻舒了口气,还以为自己得了什么病呢,瞧把大哥紧张得。

    “行,我听你的,回单位上班去,正好这几天,部里也确实有点事情要做,咱就好好表现一下,让大伙都瞧瞧,萧二哥不但会玩,也会干点正经事。”

    转眼之间,萧二哥又变回了玩世不恭的纨绔嘴脸。

    萧凡轻轻一笑,拍了拍萧天的肩膀,说道:“萧天,爸爸和爷爷都在休息,你不要打扰爸爸,去看看爷爷吧。”

    “好咧……哥,要不,你等我一下,中午一起吃个饭啊?”

    哥俩也有段时间没在一起聚聚了。

    如果搁在平时,萧凡自然会答应,但现在他实在没有心情。今天发生的事,纵算淡定如萧凡,也无论如何都难以平静面对,已经关系到整个大家族的生死存亡了。

    “不了,下次吧,我还有点事。萧天,这段时间自己注意点,不要和人起什么冲突。”

    萧凡又叮嘱了一句。

    既然天机难测,也只能像普通人家的大哥一样,让弟弟小心在意一些了。

    “那,好吧。”

    眼见大哥确实有心事,萧天也不好勉强。

    目送弟弟挺拔的背影消失在月门之后,萧凡伫立稍顷,离开了医院。

    “出事了?”

    刚一上车,辛琳便问道,语气依旧淡淡的。这三年,她几乎成了萧凡的影子,萧凡走到哪她跟到哪,然而彼此之间,却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很多时候都是“相敬如宾”。

    从大方向而言,七妙宫和无极门是对手。

    辛琳一直跟着萧凡,也是事出有因。

    “嗯,是出了点事……”

    萧凡简单将情况描述了一下。

    “嘎吱”一声,刚刚启动的小车猛地停在了路中央。

    辛琳望向萧凡的眼神,满是震惊之色。

    就这样,才叫“出了点事”?

    这是塌天大祸!

    萧凡依旧很平静,似乎辛琳这个急刹车,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稳稳坐着,连他怀里的黑麟,也一样是懒洋洋的,波澜不惊。

    “怎么回事?”

    萧凡摇摇头:“不清楚,卦象太模糊。”

    “是不是天机遮蔽之力太强?”

    七妙宫并不是相术流派,辛琳本身对相术占卜风水堪舆之学了解不多,但跟着萧凡在一起三年,有关无极门的种种秘辛,萧凡从不瞒她,多多少少也了解一些皮毛。

    “是。我们回家一趟。”

    萧凡淡淡地吩咐了一句。

    辛琳点点头,随即又启动车子,驶出三零一医院。所谓“回家”,辛琳明白,指的是老爷子居住的四合院。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小车驶进了一条寂静的胡同。

    因为老爷子住院,古老的四合院显得特别安静,只有几位工作人员。萧凡在院子里仔细走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一开始,他还怀疑是老宅风水被人改动,这才招致天机骤变。

    但是,四合院的一草一木,几乎都还是原样子,没有变动。

    看来,问题并不是出在这里。

    ps:继续求推荐票!新书期间,推荐票很重要!

    感谢:疾风.劲草,圣人重返都市,小の光棍,禁号,会飞猪猪爱上书,'敗家尐孑,行走之風,木鱼叁豊,3锅·,以后也可以,随风化蝶舞,小闲人r,書友817124530,祝咱们都快乐,烧板油,素面娥,也想爱,gotosleep92,女人的老公,淡看历史,天龙,菜蜀黍,苍云狼,老周老周,realforce87,wwllps,无恒!,[兜兜里有糖],nag106,好怀念曾经,金六福66,大盗伯光,沧海一粟1974等等书友的打赏!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