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16章 西南大凶
    第16章西南大凶

    止水观。

    萧凡居住的密室,布置得很简单,但不简陋。

    整个密室的地面用黑白两色的光洁鹅卵石铺成,图案并不规则。如果能由上往下全景俯瞰,就看看出来,这是一幅完整的混沌图。

    混沌即无极。

    在密室的两角,各摆放一张木榻,被褥洁白,点尘不染。

    两张木榻前不远处,俱皆摆放着一张桌案。一张成黑紫色,平整光滑,没有雕刻任何图案,却和脚下的鹅卵石地面浑然一体,仿佛这张桌案就是从地板上生长出来的。桌案上摆放两本蓝色封皮的线装书,看上去都很破旧了,经过重新装裱。

    桌案前边,则是一张同样颜色的小几。

    另一张木榻前摆放的桌案则是纯白色的,小几也是纯白色。桌案上摆放着一个小巧的花瓶,栽种着某种不知名的绿色植物,生机盎然。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书柜。

    密室之?爱上书屋 www.23sw.net中,涌动着淡淡的檀香气息,令人一闻之下,顿有心旷神怡之感。

    萧凡和辛琳同室而居,各据一榻。

    萧凡默默走进密室,在案前盘腿而坐,形容肃然,低声说道:“焚香!”

    语气依旧轻柔,却自有一股凛然之威。

    这一回,辛琳没有马上照办,略略犹豫了一下,才缓步上前,在案桌一侧双膝跪下,打开一个紫金色的小铜炉,将一柱新檀香点燃,又轻轻合上顶盖。

    片刻之后,原本淡淡的檀香气息渐渐变得浓郁起来。

    见萧凡没有其他吩咐,辛琳便安安静静地跪坐一侧。

    整个止水观,除了萧凡和辛琳之外,还有六名女子,年龄从十八岁到四十岁,大小不等。平时各种杂役,都是她们在操持。但这间密室,六名女子从未踏进过半步。萧凡在密室之中的一切吩咐,都由辛琳亲自去办。

    萧凡郑而重之地取出一个两个黑玉雕成的小盒子,动作柔和。

    辛琳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这一切。

    纵算日夜相处,三年间,萧凡如此郑重卜卦的情形,辛琳也仅仅见过五次,这是第六次。每一次卜卦,都是因为发生了极其重要的事情。辛琳记得很清楚,一年前那次卜卦,是因为萧凡的授业恩师,无极门第六十三代掌教真人“止水祖师”云游在外,留在暗室之中的本命元神灯忽然变暗,萧凡担心师父遇到不可测的风险,郑重起卦。三天后,本命元神灯由暗转明,萧凡这才放心。

    辛琳之所以对那次卜卦印象深刻,则是因为在卜卦的过程中,萧凡遭到极其严重的天机反噬,足足将养了七天才恢复元气。

    普通人生病住几天院,十分寻常。但对于萧凡这样顶尖的内家高手而言,元气受损,需要七天才能恢复,情形算得相当严重了。

    那次卜卦,也是犯了双重忌讳。

    止水祖师本身是大相师,加诸于他身上的天机遮蔽之力甚强,萧凡又是他的嫡传弟子,彼此之间息息相关。强行推演卦象,天机反噬之力极其强大。

    这一回的情形,和那一次相比,并无多少差别。

    萧凡缓缓打开第一个黑玉盒,立即透出一股柔和的白芒,黑玉盒子里,静静摆放着一个通体雪白,不带半点杂色的龟壳,柔和的白芒,就是从这个龟壳之上散发出来的。

    见萧凡打开了这个玉盒,辛琳低垂的双眉悠忽扬了起来。

    这个龟壳,辛琳见过一次,萧凡毫不保留地告诉过她,这是无极门镇教三宝之一的“玄武甲”,据说是从远古流传下来的,得自上古的通灵神龟。

    迄今为止,辛琳尚未见萧凡使用过“玄武甲”。

    辛琳不懂占卜,却也明白,动用镇教之宝推演卦象,只怕会引来更加强大的反噬之力。

    萧凡定定地望着玉盒里的“玄武甲”,眼里闪过一抹迟疑之色,稍顷,又缓缓将玉盒合上。

    辛琳扬起的柳眉,再次低垂下来,暗暗舒了口气。明明她只是当代七妙宫宫主输给止水祖师的一个“赌注”,为萧凡护法七年,七年之后,回归本门,照理不该对萧凡产生任何“主仆”之外的情愫。三年朝夕相处,少女的芳心却在不知不觉间起了微妙的变化。

    萧凡打开了第二个黑玉盒子,从里面取出五十根黑黄色的“小棍子”。

    这是萧凡艺成出师时,曾亲赴太昊陵,从太昊人祖伏羲皇陵前取回的蓍草,无极门称之为太昊神蓍。每一位无极门的入门弟子,艺成出师,都要亲自去太昊陵,亲手取蓍草,以本命真元慢慢培育而成。

    萧凡将蓍草随意摆放在案几之上,双手交叉置于胸前,眼睑低垂,双目微闭,嘴里念念有词,喃喃祷告,咒语晦涩难明,辛琳一个字都听不懂。片刻之后,抬起头来。

    辛琳明显感觉到萧凡体内的气息变得极其强盛,双眼精光大盛,脸上宝光流转,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提升到了巅峰状态,密室之中的天地元气,似乎都在这一刻产生了细微的变化。

    萧凡曾经告诉过辛琳,整座止水观都建在一处灵泉之眼的正上方。周围十数里的山川地脉,天地灵气都汇聚于此。而萧凡所居的密室,正对灵泉之眼,灵气最为浓郁。

    萧凡缓缓伸出左手,从策筹中取出一支,握在手里,然后将其余四十九支策筹随手分成两份……

    《系辞》云: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分而为二,以象两,挂一以象三,揲之以四,以象四时,归奇於仂,以象闰,五岁再闰,故再仂而后挂。

    一开始,萧凡的动作很快,双手如同穿梭一般,在两堆策筹之间晃动。

    辛琳不关心这个,乌亮的双眸,一直定在萧凡的脸上,第一爻即将得出的时候,萧凡身周原本还算平静的天地元气猛地翻滚起来,变得十分狂乱。便在此时,萧凡身上的气息骤然大盛,眼角抽动一下,脸上缓缓流动的宝光猛地加快。瞬息之间,翻滚的天地元气又平静下去。

    第一爻,少阴。

    求第二爻时,萧凡的动作略略放缓了些许,不过还是很快。天地元气的变化如期发生,这回更加狂乱,萧凡身上气息第二次大盛,嘴角微微抽动,黑亮柔顺的头发悠忽间飘舞不止。片刻之后,萧凡气息收敛,头发也静止下来。

    求第三爻的时候,萧凡的动作就要慢得多了,看上去,脸色尚还正常,双手稳稳地抓着策筹。但这一回抵御天机之力反噬的时间明显增长,足足一盏茶光景,狂乱翻滚的元气才恢复平静。

    萧凡原本强盛至极的气息,减弱了许多。

    辛琳静悄悄地起身,从一侧的架子上取出一个小巧精致的玉瓶,轻轻回到案前,打开了瓶塞,顿时一股清香之气飘散而出。这是辛琳按照萧凡给的方子,亲手炼制的“培元丹”,大补元气。

    七妙宫七大绝技,制丹之术位列第二。

    连止水祖师对七妙宫的制丹之术都赞叹有加。

    辛琳正要倒出一颗培元丹,萧凡缓缓举起右手,止住了她。然后双手置于小腹前,双目微闭,开始吐纳运气。内息运转七周天,浑身气息重新变得强盛无比。

    不过求第四爻的时候,萧凡还是变得异常谨慎,双手动作变得迟缓起来。抵御完第四次天机之力反噬,脸上原本流动不已的光泽早已消失,脸色苍白了几分,额角渗出细密的汗珠。

    “不要硬撑,吃一颗。”

    辛琳又打开了玉瓶的瓶塞。

    萧凡轻轻摇头,再次吐纳调息。真气运转十四周天,脸色逐渐恢复,但流转的宝光却是无法重现。

    辛琳记得,一年前为止水祖师卜卦,求完第四爻,萧凡已经吃了两颗培元丹。一年过去,天地元气狂乱的情形比当时更甚,萧凡却拒绝服用培元丹。足见这一年之间,他的修为又精进不少。

    进境如此神速,难怪止水祖师下定决心授以衣钵,立萧凡为无极门第六十四代掌教弟子。

    辛琳隐隐听说,萧凡的几位师兄,早已名动江湖,有人甚至成名在数十年前。止水祖师却偏偏立这个关门弟子为掌教传人,总是有原因的。

    第五爻求完,时间足足过去了两个小时,萧凡已经浑身大汗淋漓,将棉麻衣服都湿透了。这才示意辛琳给他一颗培元丹,一仰脖子吞了下去,慢慢化开药力,半个小时后才渐渐恢复元气。

    第六爻将出之时,天地元气变得极其狂暴,围绕着萧凡不住翻滚,连原本不受影响的辛琳,满头秀发也飞舞起来。

    萧凡的衣服蓦然鼓胀起来,浑身如同一个充满了气的球体,苍白的脸色变得殷红似血,身子颤抖不已,宛如风中落叶。

    辛琳猛地站起身来。

    萧凡蓦地一声大喝!

    辛琳只觉得一股庞大之极的恐怖之力骤然在密室之中炸开,双手连扬,在胸口虚空划出无数个圆圈,同时身子急速后退,一口气退出六七步,也是一声娇叱,才将这股恐怖之极的大力化解掉。

    再看萧凡,已经平复如初,双眼定定地望着案几上的第六爻,脸色苍白如雪。

    “西南大凶……”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