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17章 紫微斗数传人
    第17章紫微斗数传人

    首都某处四合院,清幽安静。

    现如今,首都城市建设发展极快,很多四合院的原住民都住到高楼大厦里面去了,愿意居住在这种古老四合院里的人,越来越少。但这并不表示,住四合院的是贫民,相反,不少外地进京的富有者,很喜欢在首都购买四合院。说不定从哪栋外表破旧,毫不起眼的四合院里走出来的,就是个大阔佬。

    今儿天气很不错,吴大爷坐在院子中央一棵枝干遒劲的古树下纳凉,身边的小木几上,摆着一壶热茶,一小碟松子,喝一口茶,剥两颗松子,哼一段小曲,颇为怡然自得。

    吴大爷六十几岁年纪,头发早已全白,却并不显得老态龙钟,相反精神头挺不错。满口牙齿雪白,还能嗑得动松子,可见牙口极好。

    一名三十几岁的粗壮汉子陪他坐在一侧,两人时不时聊上几句。

    不远处的树荫下,一道小小的身影趴伏在那里,仔细看去,却是一个六七岁%爱上书屋 www.23sw.net的男孩,正在那里很认真地画画。不过这男孩画的却不是花花草草,也不是太阳月亮,乱七八糟的,看不出画的是什么。反正是小孩子信手涂鸦,也没人去理会。

    这孩子和普通六七岁的男孩不同,不吵不闹,安安静静的,就是脸色十分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吴大爷随口和粗壮汉子聊天,目光却不时望向那边画画的小男孩,眼里不时闪过一抹忧虑之意。

    “师父,你也不要太担心了,小师弟身子骨虽然弱了点,那脑子可不是一般的好使,咱们谁都比不上。吉人自有天相……”

    粗壮汉子明白师父的心思,出言安慰道。

    偶尔有邻居从外边经过,都会打个招呼,“吴大爷吴大爷”的,叫得满亲切。

    吴硕昌吴大爷不是首都的原住民,是六年前搬到这里来的,来的时候,就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怀里抱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一住就是五六年,平日里和邻居们关系处得很不错,有个什么事也愿意帮忙,尤其跟他住在一起的两位年轻人,更是个热心肠。

    没人去打听这一家子是干什么的。

    在这小胡同里,邻居之间有个往来已经算很不错的了。要是住在单元楼里,那可真是对面不相识。平日里都将房门关得紧紧的,老死不相往来。

    粗壮汉子的安慰,似乎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吴硕昌叹了口气,说道:“小安子,干咱们这一行的,泄露天机太多,五弊三缺犯其一,晚景不好,子孙不昌是必然的……这孩子,唉……”

    小安子咂咂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良久才嘀咕了一声,说道:“希夷祖师当初创立紫微斗数的时候,就没有想到这一层么……”

    吴硕昌顿时便瞪了他一眼,哼道:“不许胡说!”

    这小子,竟敢出口抱怨希夷祖师,当真是大不敬!

    “希夷祖师寿高北斗,是真神仙。紫薇数精妙入微,算尽天下世人,乾坤万物。是我们后人学艺不精罢了!”

    吴硕昌又教训了几句。

    小安子唯唯诺诺,不敢再说。其实他刚才也是随口嘀咕一句,绝不敢对祖师不敬。紫薇流派的任何传人,谁都在心里将希夷祖师奉若神明。

    就他眼前这位师父,又岂是普通人?

    在别人眼里,吴硕昌就是个每天喝喝茶,晒晒太阳,没事溜溜鸟的老头,但他一出手就能将这么一整套院子都买下来,一般的退休老头谁能如他这般财大气粗?

    吴硕昌端起茶杯,正要送到嘴边,忽然又放下了,右手拇指食指微动,顿时坐直了身子,神情严肃地说道:“小安子,有贵客登门,你去外边迎接一下。”

    “啊?”

    小安子有点回不过神来。

    吴硕昌眉头一蹙,哼道:“啊什么啊?快去!”

    “哦……”

    小安子一跃而起,疾步向门口迎去。

    这么缓得一缓,客人已经跨进了大门。

    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男的脸色苍白,斯斯文文,穿一身月白色的棉麻唐装,脚蹬一双黑色布鞋,不带丝毫烟火气。女的衣着也很简朴,静悄悄地跟在男子身后,落后两步,更是安静得出奇,脚下一点声响都没有。

    正是萧凡和辛琳。

    “两位这是……”

    小安子愣怔了一下,疑惑地问道。

    他从未见过这两人,看上去也不像是高官子弟或者富豪阔佬,“贵客”之称,从何谈起?

    萧凡轻轻一抱拳,微笑说道:“这位师兄好。在下萧一行,这是我的女伴辛琳。我们是来拜见吴老前辈的,来得冒昧,师兄见谅。”

    不待小安子答复,吴硕昌已经站起身来,抱拳说道:“一行先生,辛姑娘,请进。老朽就是吴硕昌,两位都是达人,前辈不敢当,老前辈更是万万当不起。”

    萧凡缓步上前,向吴硕昌躬身为礼。

    吴硕昌不敢托大,也躬身还礼,丝毫不以前辈自居。

    “一行先生,辛姑娘,请坐。”

    小安子便忙不迭地去搬椅子过来。

    辛琳看似安安静静的,其实一进门就在打量着这座四合院的格局。她是七妙宫送给萧凡的“贴身丫鬟”或者说是“贴身侍卫”,卫护萧凡的安全,是她的基本职责。这也算是习惯成自然了。

    那个小男孩依旧趴在那里画画,极其专注,对于院子里发生的一切,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辛琳的眼神从小男孩面前的画纸上扫过,水盈盈的大眼睛蓦然微微眯缝了一下。

    小男孩正在随手涂鸦的,竟然是一幅九宫飞星图。虽然极其潦草,却肯定是九宫飞星。这么小的孩子,钻研九宫飞星居然就到了如此痴迷的程度。

    吴硕昌显然也注意到了辛琳的动作,微微一笑,说道:“辛姑娘,小孩子画着好玩的,其实什么都不懂,辛姑娘不必在意。”

    辛琳微微颔首,将目光从男孩和九宫飞星图上移开了。

    “两位请坐。”

    萧凡点头致意,在小茶几一侧坐了下来。

    辛琳静静地站在他的身侧。

    吴硕昌有点诧异地望了辛琳一眼,总觉得这姑娘的面容有点怪怪的,以他相人之精准,竟然无法在她的脸上看出多少端倪来。略一凝视,眼前忽然起了一阵水纹般的波动,头脑微微一阵眩晕。吴硕昌吃了一惊,暗中运息一周天,瞬即将那种眩晕的感觉祛除体外。

    “辛姑娘,好高明的易容术。”

    吴硕昌忍不住赞叹了一句。

    辛琳略略点了点头,依旧不吭一声。

    姜毕竟是老的辣,这吴硕昌居然看出了她的易容之术,果然不简单。

    七妙宫七大绝技,驻颜术第六,仅次于长生术。易容术就是修炼驻颜术到了极其高深的境界才能衍生出来的一种法门。绝不是普通意义上靠化妆来改变容貌的那种易容术。

    也许只有萧凡也能经常见到她真实的容颜。

    吴硕昌心中的讶异,远在辛琳之上。

    辛琳尽管极力收敛气息,却也难以瞒过吴硕昌的眼睛。这姑娘年轻归年轻,绝对是身怀绝技的一等一高手。如此奇妙高明的易容术,吴硕昌行走江湖大半辈子,也很少见过。这样的高手,却自居“婢仆”,不与“主人”并坐,却不知眼前这位温和儒雅,看上去甚至略带病容的年轻男子萧一行,又是何等了不得的人物?

    “一行先生,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见教?”

    吴硕昌瞬即将眼神自辛琳身上收回,向萧凡一抱拳,客客气气地问道。

    此刻小安子也站到了师父的身边,与辛琳一左一右对峙。

    “想请老爷子帮个忙,推推命理!”

    萧凡也不客套,径直从口袋里取出一张黄色的宣纸,轻轻摆放在小几上。

    吴硕昌脸色一凝,并不伸手去拿那张小小的宣纸,身子微微坐直了,淡然说道:“恐怕要让一行先生失望了,老朽早已洗手。”

    萧凡笑了笑,眼神越过吴硕昌,径直落在不远处钻研九宫飞星图的小男孩身上,凝视稍顷,缓缓说道:“老爷子,令郎天生聪慧,骨骼清奇,如能长成,堪称奇才。只是面带桃花,唇薄而青,额无大骨,恐怕让老爷子比较忧心吧?”

    吴硕昌双眼瞳孔蓦地收缩了一下。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

    小安子已经跳了起来,瞪着萧凡,气愤愤地说道。

    作为吴硕昌的嫡系传人,小安子虽然谈不上天赋出奇,于命理相术上的造诣却也不差。萧凡尽管没有明说,却直指小师弟是短命早夭之相。

    偏偏萧凡还正正说在了点子上。

    师父这几年来,每天都为这个事忧心忡忡,各种办法想了不少,效果却很不理想。虽然勉强保住了小师弟一条命,身子骨却越来越糟。

    师父精研紫微斗数,是紫薇流派了不得的人物,一辈子泄露天机太多,好不容易老来得子,天谴之力却尽数报应在了小师弟身上,一出生便命运多舛。

    可以说,这是吴硕昌晚年最大的心病,平日里极少有人知晓,不料被这个刚刚登门的年轻人一语道破。

    ps:求点推荐票!

    感谢:字母大秘,木鱼叁豊,書友817124523sw.net,素面娥,女人的老公,春村儿,无恒!,菜蜀黍,封印中的品优,老周老周,金六福66,abcd7000,寂寞开始了,苍云狼,沧海一粟1974等等书友的打赏!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