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21章 雪域刀王
    第21章雪域刀王

    偷王的良好心情,在走到自己车门前被破坏了。

    诸葛映徽开过来的是一台十分普通的捷达车,在德云酒店的地下停车场,完全不显眼,基本上保安人员谁也不会去关注这样一台普通的小车。

    做偷王,很多时候其实和做“特工”是一个道理,无论外貌,行头还是其他方面,表现得越普通越平凡越好,越容易“完成任务”,也方便安全撤离。

    一些电影电视剧里,在公开场合执行外勤任务的特工人员男的帅呆女的靓死,除了导演脑残,再没有别的任何解释。帅气的男特工和靓丽的女特工不是没有,有,而且很多。但他们执行的是“勾引”任务,不是杀人放火。

    捷达车的门锁被人弄了手脚。

    这个不用偷王的水准,任谁都能一眼就看出来。是那种“暴力型”的破坏,直接把门锁和车门都给整变形。

    诸葛映徽知道有点不对头了。

    他把捷达车?爱上书屋 www.23sw.net停放在停车场的一个角落,转过弯就有一扇紧急疏散门,略远的地方还有另一条通道。绝没有哪一个高水准的窃贼会将自己置于只有一条出路的绝地。

    诸葛映徽瞬即将车钥匙收起来,打算从那扇紧急疏散门撤离。

    他的决心很果断,动作也很敏捷。

    但是,依旧慢了一步。

    等他转过身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人,正慢慢向他走来。

    一个喇嘛。

    大约三十几岁的样子,穿着黄色的僧袍,短发,赤足,个子瘦高,手臂奇长,手掌特别大,脸上皱纹纵横,像是用刀子在脸上硬生生雕刻出来的,如同悬崖峭壁上的雕塑一般,满是风雨岁月的沧桑。喇嘛的表情,也犹如冰冷的岩石,硬梆梆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感”,冷森森。

    喇嘛的步子不快,每一步都很坚实。尽管他打着赤足,但每一步落下,听在诸葛映徽耳里,却隐隐有雷鸣之声。

    因为这个喇嘛的出现,本来显得有几分闷热的地下停车场,一下子变得凉飕飕的,似乎周边的气温骤然间降低了好几度,仿佛向诸葛映徽走过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雪山。

    每接近一步,气温就变冷一分。

    “雪域刀王?折勒干布?”

    诸葛映徽良好的心态终于被破坏得一干二净,双眼猛地眯缝了起来,射出锐利的光芒,嘴角轻轻抽搐了一下。

    他听说过这个人。

    首领大喇嘛身边第一侍卫,密宗黄教第一高手,雪域高原第一勇士!

    江湖人称“雪域刀王”。

    威名远扬!

    “丹增多吉。”

    雪域刀王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声音和他的外貌一样,冷冰冰硬梆梆,没有丝毫暖意,更不带丝毫情感。

    丹增多吉。

    藏传佛教护法金刚!

    “我知道。折勒干布是大家对你的尊称,你们民族最伟大的英雄……”

    诸葛映徽瞬间便恢复了冷静,脸上又露出那种满不在乎的笑容,手腕一翻,手里便多了一截黑黝黝的短铁棍,大约一尺长短。

    折勒干布是雪域高原著名的大英雄,传说在远古时期,折勒干布为了保护贫苦牧民,单人独骑,手持一柄藏刀,向横行霸道的牧主、头人开战,终因寡不敌众,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为了纪念这位传奇英雄,藏刀被称为“折刀”。

    雪域刀王武勇过人,威名震动全藏,便被人尊称为折勒干布。

    “嘿嘿,没想到为了对付我,连你都派出来了,我诸葛将军还真有面子。”

    眼见得雪域刀王一步步逼近,诸葛映徽反倒露出了笑容,身子却微微躬了起来,摆出了全神戒备的姿态。

    他知道没必要再去另外两条通道碰运气了。

    既然丹增多吉在这里等他,连他的车锁都破坏掉了,怎么可能再给他留下另外两条逃生之路?

    别看诸葛映徽笑语晏晏,似乎浑不在意,实则已经在暗暗叫苦。在此之前,对于丹增多吉他是久闻大名,却不曾见面,更不曾交手。不知道这位名动雪域的刀王,到底强悍到了何种程度。

    但诸葛映徽一点都不想去试探。

    雪域刀王是名符其实也好,是虚有其名也好,都跟他诸葛将军不相干。他只想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偷到手,拿回家去慢慢鉴赏把玩,才不愿意干“拼命”这种没有一点技术含量的事情。

    那是莽夫才干的事。

    偷王之王靠的是智慧!

    不过面对雪域刀王的步步紧逼,偷王的智慧这一回怕是不大管用了,还真得拼命才行。

    单凭丹增多吉这股气势,似乎也不大像是浪得虚名之辈。

    丹增多吉在三米外停住了脚步,冷冷地逼视着诸葛映徽,那冰冷的眼神,令得诸葛将军暗地里打了个寒颤。

    尼玛,这家伙真的是用冰块雕出来的么?

    “偷王,把真经上卷交出来!”

    丹增多吉缓缓说道。

    “什么真经上卷?没有啊。你找错人了!”

    诸葛映徽耸了耸肩膀,很无辜地说道,心里头暗暗叫苦。

    糟糕糟糕!

    原来这些混蛋早就知道真经上卷是被自己偷走了,那么这回所谓的真经下卷,肯定就是个套,特意摆好了等他上钩的。自己就像个笨蛋一样,傻乎乎地掉进了人家设计好了的陷阱之中。

    “交出真经上卷,自己切下右手拇指,你走!否则,死!”

    雪域刀王冷冰冰的话语,一个字一个字挤进诸葛映徽的耳朵里,刺得他脑仁一阵阵生痛。

    “喂,你真找错人了,真经上卷我真的没拿……”

    偷王之王还在狡辩。

    开什么玩笑?

    交出真经上卷倒也罢了,自断右手拇指,那不是要他自废“武功”么?没有了右手拇指的诸葛将军还算什么偷王之王?连最普通的门锁都打不开,连最下等的小毛贼都比不上了!

    诸葛映徽一句话没说完,丹增多吉就动了,寒光一闪,右手之中多了一柄短刀,乌黑的刀柄,雪亮的锋刃,长约三十公分,在地下停车场昏暗的灯光下,闪耀着冷酷的光芒。

    下一刻,丹增多吉一步跨出,瞬间就到了诸葛映徽跟前,手中折刀在半空中带出一串影子,闪电般切向他的颈动脉。

    “王八蛋!”

    诸葛映徽吓了一大跳,身子悠忽向右躲闪,同时扬起手里的短铁棍,向折刀迎了上去。

    这混蛋那么狠,半点假借也无,说打就打!

    “噌”!

    空中爆出一溜火星。

    “我靠!”

    诸葛将军一声大叫,身子趔趄着退了好几步,只觉得虎口剧痛,右臂一阵阵发麻,短铁棍差点就脱手而飞。

    果然不愧是雪域刀王,这短刀上附着的劲力实在惊人。感觉上,刚才诸葛映徽不是和一柄尺长的短刀对抗,而是被狼牙棒当头砸了下来。

    听说丹增多吉这个流派的顶尖好手,为了锻炼自己的膂力和耐力,会大冬天的下到雅鲁藏布江的瀑布之下去练刀,以血肉之躯和自然之力进行直接对抗,不住锤炼自己。

    以前,诸葛映徽对这个传闻嗤之以鼻。

    那不是练功,那是自虐!

    现在看来,这个传闻很有可能是真的。

    诸葛映徽虽然并非以武功高强而闻名,但身为偷王之王,全世界纵横来去,手底下若没有几分真本事,十个诸葛将军也早就死翘翘了,焉能活到今日?

    敢拿着根破棍子就跟雪域刀王放对,可见这贼人对自己也是相当自负的。

    丹增多吉一刀既出,没有半分迟滞,如影附形地贴了上来,手中短刀如流星经天,再次劈了下来,比刚才那一刀速度更快,势道更猛。他个子比诸葛映徽高了一个脑袋,手长脚长,压着诸葛映徽打,单从体型上看,如同老鹰抓小鸡一般。

    “操,那么狠!”

    诸葛映徽嘴里小零碎不断,手上却也并不含糊,死命抵挡。

    不过这一回更惨,他直接被劈得撞上了另一台汽车的尾箱,短铁棍差一点就真丢了。

    “喂,大个子,停手。你现在杀了我也没用,真经上卷真没带在我身上,谁他妈会把那样贵重的东西随身携带是不是……哎呀……尼玛……”

    惊叫声中,诸葛将军的手臂上已经多了一道口子,昂贵的阿玛尼立马被鲜血染红了。

    “我操!大个子你玩真的?老子跟你拼了!”

    诸葛映徽大呼小叫,挥舞铁棍,拼死抵挡。

    “……哎呀……尼玛……”

    “尼玛”之声,不绝于耳,每一句“尼玛”出口之前,诸葛将军身上必定要先飚出一道鲜血,顷刻之间,就被砍得遍体鳞伤,阿玛尼变成了血衣。

    这还是因为要从他手里拿到真经上卷,丹增多吉手下留情,不然第七刀就割断了他的颈动脉。偷王之王不免要阴沟里翻船,在德云大酒店的地下停车场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住手!尼玛,快住手!老子把真经上卷交给你还不行吗?**还打……”

    偷王之王终于抵挡不住,准备投降了。

    丹增多吉手腕一抖,停了下来,雪亮的刀锋上,鲜血一点点滴落,双眼死死盯住诸葛映徽,伸出了左手。

    “拿来!”

    “操!算你狠,老子认倒霉……”

    诸葛映徽脸色苍白,呼呼地喘了几口大气,嘴里嘀咕着,伸手到上衣口袋里去掏东西。

    丹增多吉目不转睛地盯住了他。

    ps:感谢封印中的品优万赏!优优好萌!

    感谢:jane晶晶,字母大秘,刘雪勇,10字架後,一小小点点,幻龙男孩,溪里鱼,大盗伯光,肥仔兵,我们一起来读书,wwllps,女人的老公,boy;pretty,卖萌的小烧饼,沧海一粟1974,木鱼叁豊,苍云狼,雪中焰,天龙,无恒!,¢牧民←,刘二1979,素面娥,書友8171www.23sw.net,老周老周,再见周幽王,枫影孤城,'敗家尐孑等等书友打赏!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