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22章 大黑猫
    “给你!”

    猛地里,诸葛映徽手一扬,白芒耀眼,却是三枚银针直射丹增多吉的面门,紧接着一声轻响,一团烟雾在两人中间爆裂开来,瞬间就将诸葛映徽的身子完全遮住了。

    “哼!”

    一声冷哼,丹增多吉大袖一甩,三枚银针尽数收去,刀光一闪,整个人如离弦之箭,笔直射过骤然腾起的大团烟雾,向前杀去。

    “我靠,你变态啊!”

    便这么缓得一缓,诸葛映徽已经闪身去了十来米外。

    原本也没指望三枚银针真能伤到号称刀王的雪域第一勇士,只是诸葛映徽危急关头使出来的金蝉脱壳之计。

    通常来说,都很管用。

    对手一般都会手忙脚乱好一阵,有这么点功夫,足够诸葛映徽逃走了。打架他不是丹增多吉的对手,论到跑路,偷王可不怕刀王!

    谁知丹增多吉压根就不去理会他的烟雾弹里是否有古怪,直接便从烟雾之中杀了过来。

    @爱上书屋 www.23sw.net

    诸葛映徽只听得身后呼啸之声骤起,百忙中扭头一看,雪亮的折刀离自己的脖子已经不过数步之遥。这一下,诸葛将军当真是亡魂大冒。

    这家伙也太变态了,悍不畏死啊。

    当此之时,饶是偷王之王智计百出,也已来不及采取任何应对措施,只能眼睁睁看着闪耀着死亡寒芒的折刀,带着冷森森的气息,直奔自己柔嫩的脖颈刺来。

    一声娇斥。

    便在这个时候,又一道耀眼的寒芒由天而降,越过诸葛映徽的头顶,直奔雪域刀王。

    “噌噌……”

    一连七下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声连绵不绝地响起。

    雪域刀王连退七步,岩石般冷硬的脸色终于变了,双眼猛地一眯,死死瞪住了不远处的妙龄女郎,身材苗条,婀娜多姿,洁白如玉的小手之中,一柄极薄极细的软剑指向雪域刀王,悠悠地颤动不已。

    “你是谁?”

    丹增多吉冷冷问道。

    被人连攻七招,自己连挡七刀,居然腾不出手来还击一招,尽管对方是突袭出手,这种情形对于雪域刀王而言,依旧是前所未有的。

    雪域高原第一高手立马意识到自己遇上了真正的对手!

    和偷王之王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之上。

    “放过他!”

    辛琳不答丹增多吉的话,淡淡说道。

    “不可能!”

    丹增多吉冷哼一声,深深吸一口气,胸口僧衣鼓荡起来,慢慢举起手里的折刀,满脸凝神戒备之色,完全不是刚才对诸葛映徽时的轻松。

    辛琳闭上嘴巴,不再说话,软剑已经停止颤动,笔直向前,指住了丹增多吉。

    变起俄顷,诸葛映徽也瞠目结舌,不明所以。

    天知道这个救星是从哪里杀出来的?

    更不知道人家为什么要救他。

    不过有一点,偷王是明白的——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诸葛映徽身子一躬,从一台小车上一跃而过,向那条较远的通道冲去,在那里,他还留了一台备用的小车。

    偷王之王一动,雪域刀王也动了,一声低吼,手中折刀挥舞如轮,径直向辛琳杀去。

    他绝不能眼睁睁看着诸葛映徽跑掉。

    追回宗咯巴大师手书经文上卷,是首领大喇嘛给他下的死命令。完不成这个任务,他就不必回去了。被大喇嘛责罚,倒在其次,关键是雪域刀王丢不起这个人!

    密如珠玉落盘的刀剑交鸣之声再度响起,一开始还节奏分明,下一刻就连了起来,变成一个“噌——”的长音,再也分辨不出他们到底交手了多少回合。

    “他妈的,都是变态!”

    听着这刀剑交鸣的恐怖声音,诸葛将军心底里一股寒气悠忽腾起,忍不住恨恨地骂了一句。

    敢情刚才丹增多吉还没有尽全力。

    不然,他就不是浑身到处往外滴血,而是脖子上开一个大口子,咕噜咕噜往外冒血了。

    且不管那个女孩子到底是谁,是不是能挡得住丹增多吉,眼下偷王逃命要紧。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一台黑色的丰田轿车之前,伸手打开车门,一屁股就坐在了驾驶座上。

    “我靠!你是谁?”

    下一刻,诸葛将军又跳了起来,瞪大了双眼,惊骇莫名地盯住了副驾驶位置上的一名年轻男子。

    以偷王之王眼神的犀利,上车之前居然没有发现副驾驶位置上早已坐着一个人。

    不对!

    这车里好像还不止坐了一个人。

    紧接着,诸葛映徽只觉得后脑处凉飕飕的,本能地察觉到了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似乎自己只要一有异动,后边那个人会随时出手取了自己的性命。

    诸葛映徽不敢回头,匆忙中瞥了一眼后视镜。

    尼玛!

    鬼影都不见一个!

    但那股危险之极的气息,却实实在在,感觉刀子已经顶在自己的后脖颈之上了。

    “你……你刚才也在酒会现场,我见过你,你是……”

    诸葛映徽不敢乱动,眼珠子猛转,忽然想了起来,自己确实见过这个年轻人,好像是宗教局的干部,还和达尔喀活佛握手说了两句话。

    萧凡就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

    “诸葛先生,我要是你,就会先离开这里再说。”

    声音轻柔,令人沛然如沐春风,仿佛他俩是交往多年的老朋友一般。

    “好。”

    诸葛映徽咬着牙,点了点头。

    也不知为什么,尽管萧凡斯文安静,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戾气,诸葛映徽却感到头皮发麻,没来由的紧张万分,对萧凡说出来的话,破天荒的没有出言反驳。

    诸葛将军就是这么个性格,雪域刀王砍得他血肉模糊,浑身上下到处都是口子,他也照骂不误。在迪拜七星级大酒店豪华无比的酒会上,政界要人,名流巨贾云集,诸葛将军风度翩翩,穿梭其中,和石油大王举杯喝酒,跟世界名模**说笑,不露丝毫破绽,俨然一方巨富。但在最肮脏混乱的贫民窟,也一样能看到偷王之王的影子,和一群贩夫走卒混在一起,喝最劣质的烧酒,吃最辣的火锅,指天骂地,谁也看不出来他和那些人有什么区别。

    唯独这个斯文柔和的年轻人,却给他如此巨大的压力。

    他妈的,活见鬼了!

    诸葛映徽在心里嘀咕一句,手下却是半点不迟疑,利索地启动车子,灵活无比地开出了地下停车场。

    虽然他的武功比不上丹增多吉,要害之处还是严严防护住了,受的都是皮外伤。只是流血有点多,得赶紧想办法止血才行。

    丰田轿车离开德云酒店,驶进了另一家酒店的地下停车场,居然里德云酒店并不太远,大约就是十来分钟的车程。

    两人从车里下来,不远处就是电梯。

    诸葛映徽可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现在浑身往外滴血的恐怖样子,吓坏人不说,立马就会引起关注。从地下停车场的电梯直上自己居住的房间楼层是个不错的主意。

    刚刚从车里一下来,黑影一闪,诸葛映徽吓了一跳,往后连退两步。

    被人砍得血肉模糊,强如偷王之王,也有点风声鹤唳了。

    “靠!”

    待得看清楚了,诸葛将军终于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

    竟然是一只老大的黑猫,从汽车后座直射而出,准确无比地钻进了萧凡的怀里。尖尖的耳朵竖了起来,绿莹莹的大眼睛瞪住了诸葛映徽,张开嘴,“喵”地一声,朝诸葛映徽呲了呲牙。

    四颗獠牙白森森的,好不碜人。

    诸葛映徽情不自禁又退了一步,一股莫名其妙的寒意再次升腾而起,和他才上车时的感觉一模一样。毫无疑问,刚才让他感到极其危险的,就是这只大黑猫。

    尼玛,老子纵横江湖二十多年,竟然差点被一只猫吓得尿裤子?

    诸葛映徽几乎就要破口大骂!

    大黑猫从萧凡怀里探出来一只爪子,五枚利爪悠忽弹出,黑黝黝的,锋利无比。大黑猫绿莹莹的眼睛继续逼视着诸葛映徽,像是能听得懂他的话,正在向他示威。

    萧凡淡淡地说道:“诸葛先生,黑麟的脾气不大好,你最好不要惹火它。”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用一只猫来威胁我?”

    诸葛映徽怪叫起来。

    雪域刀王的折刀都没吓住老子!

    别以为我现在浑身滴血,就真的丧失了战斗力。只要不是再碰到雪域刀王那样变态的对手,一般的壮汉,三五个还真不放在偷王的眼里。

    萧凡笑了笑,说道:“这不是威胁,这是忠告。黑麟的杀伤力,是你意想不到的。”

    看着黑麟异乎寻常的硕大身躯,再看看它那超过一寸长的利爪,诸葛映徽咽了口口水,难得地没有再反驳。

    诸葛映徽不是没有见识的人,这种大黑猫的杀伤力,有时候真的超过了凶悍的大狗。猫的动作,可比狗敏捷得多了。

    “这,好像是狸花猫?最纯种的!”

    收起了和黑猫敌对的心态,诸葛映徽开始从技术角度来对这大黑猫进行评价,嘴里啧啧赞叹。

    狸花猫是华夏国的本土猫,纯黑的很少见,纯种更少见,这种纯种的黑色狸花猫,极其罕见,在一些爱猫人士眼里,简直价值连城。

    “偷王果然好眼力。”

    萧凡微微一笑。

    大黑猫也将爪子收了回去,懒洋洋地眯起了眼睛,不再搭理诸葛映徽。

    “靠,什么好东西老子没见过?”

    诸葛映徽又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和萧凡一起走进电梯。

    ps:这点击,这收藏,这推荐,真的就那么难求啊???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