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大豪门 > 第23章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大豪门 第23章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诸葛映徽在这个酒店开的房间在三楼。

    估计这是诸葛映徽自认的安全高度的极限,也就是说不借助任何工具,他直接跳下去也不会受伤。当然,这是诸葛映徽,换一个人的话,也许就摔得脑浆迸裂了。

    三楼也有八九米那么高。

    幸好从停车场到房间,都没碰到其他人。

    “老兄,贵姓大名?”

    一进门,诸葛映徽便问道,眼里闪烁着好奇的神色。

    丹增多吉在停车场等他,说得过去,人家本来就是设个套给他钻。这斯文沉稳的年轻人和那个很突兀地杀出来的女孩,却不知是什么来路。

    萧凡笑笑,答道:“萧一行。”

    诸葛映徽住的这个房间,是很普通的标准间,设施一般。这很符合偷王的“行业风格”,尽量普通,不显山不露水,更不显摆。

    “萧先生……”

    萧凡摆摆手,打断他的话,说道:“诸葛先生,你还是先处理一爱上书屋 www.23sw.net下伤口吧。虽然都是皮肉伤,但流血太多,身体会变得很虚弱的。”

    “好,那就请萧先生稍候。”对萧凡这个提议,诸葛映徽并不反对,转身就进了卫生间,刚进去又探出头来,笑着说道:“萧先生,你就不怕我从卫生间跑掉吗?”

    萧凡一笑,说道:“不担心。”

    诸葛映徽便朝他竖起大拇指。

    等诸葛映徽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正是那个出手救他的女郎。萧一行坐在椅子里,已经泡上了热茶,女郎安安静静站在他的身侧,平淡如水,丝毫都看不出来,就在不久前,她刚和雪域刀王那样一等一的猛人交过手。看上去,不但没有受伤,连衣服都整整齐齐的,头发一丝不乱,仿佛她一直就站在这里,哪也没去过。

    诸葛映徽又换了一套衣服,不再是阿玛尼,而是很普通的服饰。既然行踪已经败露,再穿着名牌服装招摇过市,就不是那么合适了。

    除了脸色略显苍白,诸葛映徽倒也没有其他的异常,一点都看不出他刚刚被人割了七八刀,浑身上下到处都是口子。行走江湖二十多年,获得“偷王之王”的偌大名气,诸葛映徽的生存能力和应变能力不是一般的强悍。

    见到辛琳,诸葛映徽微微一怔,说道:“这么快就甩掉刀王了?”

    辛琳淡然说道:“要杀他不容易,只要脱身的话,问题不大。”

    诸葛映徽再一次竖起大拇指。

    这两位都不是一般的牛人!

    偏又如此年轻,怎么看都不会超过三十岁。江湖上奇人异士不少,但这般出类拔萃,连雪域刀王都无可奈何的角色,可不多见。

    “萧先生,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今儿救我,相信绝不会是为了行侠仗义。我诸葛映徽就是个坏人,你行侠仗义也犯不着救我。想要我做什么,直说……哎,有言在先,如果是国安的人,那就免了。你尽管把我抓起来,我不会答应任何条件的。”

    尽管面对一个可以与雪域刀王比肩的高手和一位更加深不可测的牛人,诸葛映徽依旧硬气得很。自来特立独行,本事超群的家伙,都有自己的原则,轻易不会改变。

    他不与国安合作,也有说的过去的原因。诸葛映徽一直自诩是纯粹的江湖人,按照江湖规矩行事。江湖人如果扯上了秘密行动,那就说不清道不明了。会逐渐被同道排斥。

    “诸葛先生……”

    萧凡刚一开口,就被诸葛映徽打断了。

    诸葛将军忽然瞪大了眼睛,死死盯住辛琳,嘴里惊“咦”一声,叫道:“好高明的易容术。这位姑娘,你是何门何派的传人?啧啧,这么高明的易容术,就算是我诸葛某人,也见得不多……”

    说着,连连摇头,像是十分感叹的样子。

    萧凡不由失笑,这位“偷王之王”真是个妙人,这当口,还有心思探究易容术。

    辛琳淡淡说道:“你还是先关心你自己的处境吧。”

    诸葛映徽一拍脑门,说道:“对对,你看我,总是为了这些事情耽搁正经事……好吧,萧先生,有什么条件,提出来听听。”

    “诸葛先生,我们不是国安的人。宗喀巴大师悟道之时手书的经文上卷,请拿出来吧,我想看看。”

    萧凡品着茶水,不徐不疾地说道。

    “你也是为了这卷经文来的?靠!我告诉你吧,这卷经文对于他们密宗黄教来说,当然是无价之宝。在我眼里,啥都不是。那经文,我琢磨了半天,一句都没看懂。萧先生,你要不是佛教徒,我劝你还是算了吧,拿着没用。我要是你,还不如要点有用的东西……我估摸着,我的‘赎金’肯定不便宜。既然被你逮住了,你尽管狮子大开口。这世界上,我拿不出来的东西,还真是不多。”

    诸葛映徽脑袋一扬,挺傲气的样子。

    这话倒也不是完全吹牛,就算他现在拿不出来,也能给偷到手。

    “偷王之王”的大名,难道是白叫的?

    “诸葛先生,我要经文。”

    “靠,你可真死心眼。得,我知道了。你不宗教局的吗?搞不好你还真能看懂那东西……好,我把经文给你。”

    诸葛映徽手一扬,手里便凭空多了一个黄色绢帛包裹着的卷轴。黄色绢帛的花纹颜色,和他刚在达尔喀活佛身上盗取的卷轴一模一样。

    “接着。”

    扬手朝萧凡丢了过去。

    站在萧凡身侧的辛琳上前一步,皓腕探出,抓住了那个卷轴,仔细验看过后,才递给萧凡。

    诸葛映徽的双眉微微眯缝了一下。

    瞧这个架势,辛琳好像是萧凡的“贴身丫鬟”。丫鬟都这么了不得,单挑雪域刀王丹增多吉,丝毫不落下风,那这姓萧的年轻人,到底是何种身份?

    宗教局的一位普通干部,任谁都不可能这么大牌!

    萧凡不理会诸葛映徽的惊诧,慢慢打开包裹在外的黄色绢帛,里面原来是一个小小的圆筒状器物,再打开这个圆筒,一卷黑黝黝的皮革制品就掉了出来,入手十分柔软,是上好羊皮硝制的。

    萧凡就在手里,缓缓展开了羊皮卷。

    羊皮卷最上方,是一位僧人的坐像,一手指天,一手指地。

    根据密宗黄教经卷记载,这是宗喀巴大师证道之时摆出的姿势,寓意: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以一己之力开创大教,宗喀巴大师确有这样的资格。

    之后是密密麻麻的手书经文,字迹非常潦草。辛琳只瞄了一眼,顿时便有些头晕,随即扭过了头不再看。

    诸葛映徽便嘿嘿一笑。

    看不懂经文的人,看来不止他偷王一个。

    这又漂亮又武艺高强的女孩,也一样看不懂。

    但萧凡显然能看得明白,一个字一个字地看,脸色凝重,神情专注,偶尔嘴里还会轻轻念叨一两句,看样子已经完全沉浸于经文之中。

    关于宗喀巴大师证道之时的手书经文,密宗黄教并非没有译文传世。但译文是译文,原著是原著,区别极大。译文出自后世高僧的铨叙,不免带有后世高僧自己的观点,也就是说,译文经卷已经不能代表宗喀巴大师的“道”!

    至少是不能完全代表,加上了后世高僧的“道”。

    经文不长。

    一卷小小的羊皮上,能写下多少字?

    萧凡却足足看了半个小时,然后慢慢合上羊皮卷,双目微闭,再默想了片刻,才睁开眼睛,将羊皮卷装进圆筒,转手交给了辛琳。

    “好啦,经文已经给你了,我可以走了吧?”

    诸葛映徽拍拍手,站起身来,说道。尽管有些肉疼,偷王却也知道,面对这样两位牛人,想要拿回经卷那是不可能的了。况且,说好了这是感谢人家出手救他的报酬,也没有再要回来的道理。

    “诸葛先生,稍安勿躁。”

    萧凡微笑着摆摆手,稳稳地坐在那里,没有半点要结束谈话的意思。

    诸葛映徽也不坐,双手抱胸站着,眼望萧凡,说道:“萧先生,你是不是觉得这酬劳还有点不大够?没关系,你说,我尽量满足你的要求。不管怎么说,我自己觉得我这条命还是很值钱的。你多要点报酬,完全应该。不算你趁火打劫。”

    语气带着三分调侃。

    这位偷王,还真是个“打不死的程咬金”那样的脾性。

    萧凡笑着说道:“诸葛先生,这卷经文,我不要你的,只是暂时由我保管三个月。三个月内,你拿三柱完整的‘长春香’来交换。我会把经文还给你!”

    “什么?”

    萧凡的话尚未落音,诸葛映徽已经跳了起来,满脸不可思议的神情。

    “这经文你拿去好了,也不用还给我。用三柱‘长春香’来交换经文,亏你想得出来。这经文我拿着一点用都没有,给你给你,我不要了。咱们两清!”

    萧凡也不生气,眼神平和地望着诸葛映徽,微笑着说道:“诸葛先生,不是用三柱‘长春香’来换经文,是用三柱‘长春香’来换你偷王之王的一条性命。或许我这么说,诸葛先生能明白一点。”

    诸葛映徽一双眼睛顿时瞪得和铜铃一般,死死盯住了萧凡。

    ps:感谢香水印记10万厚赐!恭喜香水成为《大豪门》第十位盟主!盟主威武!!!

    感谢:醉酒的神祇,大盗伯光,淡看历史,www.23sw.netilia:),怺い恆,裕铭洋,寂寞开始了,溪里鱼,書友817124530,无恒!,金六福66,天龙,我们一起来读书,弈天*大汉*峻,133766,¢牧民←,菜蜀黍,黄师傅63,封印中的品优等等书友打赏!

    哥们姐们,求推荐票求得我都伤心了啊……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