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28章 易容
    相对而言,罗州县在内地县城之中要算是比较繁华的。入夜,霓虹灯闪烁不绝,街面上也比较热闹。萧凡和辛琳住的“天元酒店”规模和档次都不错,尤其是卫生搞得干净,让辛琳深感满意。

    辛琳住酒店,不在乎豪华与否。与萧凡同室而眠,就是一张榻,一床被,简简单单。

    关键是要干净。

    这一回,萧凡比较破例,在“天元酒店”开了个豪华套间。当然,这样的小县城,酒店套间再豪华,价钱也比不上首都繁华地段的招待所。

    但萧凡此番破例,却不是因为钱的问题。他虽然不富有,可也从未缺过钱花。多年前,他刚刚学艺有成,曾经跟着师父在首都的古玩市场捡了不少漏。那时节,国内古玩市场刚刚兴起未久,真正有鉴赏眼光的行家很少,捡漏很容易。再说,止水祖师那是何等眼光,什么样的古玩珍宝能逃得过他的法眼?

    不过师父也曾明白告诉他,带他一起去鉴宝捡漏,只是为了让他不为金钱之事@爱上书屋 www.23sw.net发愁,以免耽搁了修炼的宝贵时光。

    古玩,小道尔。玩物丧志!

    这是止水祖师的原话。

    无极门立派数千年,虽然中间遭受了几次大乱,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历代祖师遗传下来的珍宝,不知凡几。以萧凡的天赋,每天闲暇之余,花点时间钻研一下古玩鉴赏的技艺,纯粹是当作了一种休息调节。

    师父带他去捡漏,不过是增加一点实战经验。缺钱花的时候,随便出手一个小物件,也就够用了。修道之士,生活简单,于这些身外之物,不甚看重。

    如果不是因为萧凡的身份特殊,老萧家的嫡系子孙,偶尔要出席一些大场合,需要讲究个身份品味,止水祖师才不愿意花费这个时间和精力去给萧凡“积财”呢。

    在这一点上,萧凡完全赞同师父的观点。

    真正的修道者,岂能是贪财悭吝之人?

    所以他每次外出,云游也罢,收集药材,典籍也好,生活上都非常简单。

    此番破例,是因为他现在需要一个“牛逼”的身份。

    辛琳正在给他易容。

    萧凡的下颌,密密麻麻沾满了乌黑的胡须,髯长四寸。辛琳又将一些肉色的胶泥敷在他的额头和脸上,将脸颊略略垫高了些,再在额头和眼角细细地刻出几道皱纹。转眼之间,萧凡便由一个翩翩美少年变成了一位四十余岁,颇为仙风道骨的方外之士。

    配上绛紫色唐装,俨然就是一位“大师”。

    辛琳俯身向下,细细给他雕琢着额头的皱纹,美妙的胸部,离萧凡的眼睛不过数寸远近,随着她的呼吸微微起伏,处女幽香扑鼻而来,一直心如止水的萧凡忽然感到身体有几分燥热,额头上渗出了点点汗珠,神情也变得不是很自然,幸好他的脸上已经敷了胶泥,不然脸上的酱红之色,可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

    辛琳的身材极其标准,胸部不大也不小,纵使隔着衣服,也能看得出来,双峰曲线几近完美。

    二十多年来,萧凡持戒精严,从不涉男女之事。

    辛琳和他同居三年,分榻而眠,两人之间,从未有任何失礼。

    可是这一刻,萧凡心头却终于泛起了涟漪。

    无极门从不禁止门人婚娶,更不禁止传宗接代。据师父言道,萧凡的师祖,就是再上一代无极门掌教真人,就曾娶了四房娇妻美妾,尽享齐人之福。

    在男女之事上,门规不禁,悉听自便。

    只要不强霸良家女子,干那伤天害理的事情就行。

    不过萧凡一直都醉心修炼,很少想过男女之事。他知道师父对他寄予厚望,希望他能凭借出类拔萃的天赋,在篇幅散佚十分之二的情况下,将《无极九相篇?轮回相第六》修炼到大圆满境界,再凭借仅有的一点资料,逆推《无极九相篇?天人相第七》。

    止水祖师深信,只要将天人相修炼到一定境界,必定能寻回散失已久的“天人篇”,“长生篇”和“造化篇”。

    根据《无极九相篇》总纲记载:修炼到天人境便可以推演天下万物的循环因果。

    事实上,萧凡现在已经将轮回相修炼到了极高深的境界,隐隐触及到了天人相的门槛,再有三五年时间,料必能有所突破。

    只是人乃万物之灵,七情六欲难以自制。

    定力强如萧凡,也难以做到真正的心如止水。

    道门不是佛门,对禁欲历来不是特别看重。

    萧凡这种细微的变化,辛琳早就感觉到了,一样的俏脸微红,给萧凡易容的纤纤小手,也有一点点颤抖。呼吸似乎更加急促了几分。

    对于她这种修炼有高明武术的高手而言,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腕可是一种极其罕见的情形。

    房间里的气氛忽然变得有几分暧昧难明。

    “好啦。”

    便在这一刻,辛琳收回手,站直身子,退后两步,微微扭过了头,不去看萧凡。

    萧凡照了一下镜子,微笑说道:“行,这模样一看就是大师。”

    辛琳撇撇嘴,不说话。

    大师要真能赶上萧凡的水准,哪怕只有一半甚至两三成的真才实学,也不枉了叫“大师”。

    《无极术藏》之中,也有对易容术的介绍和修炼方法,但和七妙宫的“驻颜术”比较而言,那就不在一个档次上了。既然现放着一位易容术的大师在,萧凡就偷个懒。而且他知道,辛琳的易容术远在他之上,给他易容改扮,需要借助道具,辛琳自己易容,却根本就无需任何道具,以金针刺穴之法,就能让自己的容貌有极大的改变。

    辛琳去卫生间一趟,再走出来,就已经变成了一位明艳照人的三十许少妇,换上一套紫色的裙装,脖子上珍珠项链熠熠生辉,浑身上下,散发出诱人的娇媚之意。

    刹那间,萧凡呆了一下。

    同居三年,他还从未见过辛琳如此娇媚艳丽的扮相。

    辛琳轻轻笑了一下,笑容非常自然,没有任何生硬之意,似乎这原本就是她的真面貌一般。

    “好看吗?”

    “好看。”

    萧凡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随即又加上一句。

    “不过还是没有你自己那么好看。”

    辛琳嫣然一笑,带着几分浅浅的娇羞。萧凡这句话,其实就是很罕见地在夸她了。

    便在这个时候,萧凡的手机响了起来。

    “你好,邢大师,我是杨石啊……”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爽朗的声音,听上去相当年轻。

    萧凡现在的名字就叫“邢大师”,身份是来自首都的风水堪舆高人。萧凡下午跟萧天通电话的时候,给自己编排了这么个身份,惹得萧天大呼小叫的:“哥,你干嘛呢?”

    萧凡没怎么解释,只是让他照做。

    萧天虽然满腹狐疑,但大哥有令,也只能乖乖照做。对大哥的话,萧天一贯很在意的。

    “你好,杨少。”

    萧凡依照首都纨绔圈子里的标准“套路”称呼杨石。

    “哈哈,邢大师,杨少不敢当啊。你是萧二哥的朋友,还是直接叫我的名字吧,要不叫小杨也行,杨少是真的当不起……邢大师,我已经到罗州县了,你现在在哪里?”

    杨石笑哈哈地说道,也是标准的京片子。

    “我在天元酒店608号贵宾套房,辛苦杨少那么大老远赶过来,不好意思。”

    萧凡益发的拿捏起来。

    在萧天他们那个圈子里,适当的拿捏和装腔作势都是很必要的。纨绔圈子和官场圈子一样,等级森严,地位很高的大衙内大纨绔,太平易近人,反倒会被人认为“坏了规矩”。

    萧二哥在首都的纨绔衙内圈子里,也是个“老大”的身份。

    老萧家的大牌子在那杵着呢,可不是开玩笑的。

    首都城里,萧二哥都是赫赫有名的大衙内,那金字招牌杠杠的,一般的纨绔衙内在萧二哥面前都得客客气气,礼让萧二哥在前。更不用说杨石这种江汉省的纨绔公子哥了,对萧二哥更是需要仰视。每次去首都,遇到比较大的事,都得将萧二哥的牌子打出来才好使。

    如今萧二哥的朋友到了江汉,还是连萧二哥都很敬重的“大师”,有点事要请杨石帮忙,杨石顿时就紧张了,一丢下电话,立马就驱车从三江市赶过来,半刻都不曾迟疑停留。

    不能每次都是萧二哥给自己帮忙,自己也得有所回报才行,不然这哥们做得也太不够意思了。更何况杨石的老子,江汉省委的杨副书记,正儿八经是老萧家的嫡系干将。

    说起来,大伙都是“一家人”。

    “邢大师太客气了,能给邢大师帮点小忙,那是我杨石的荣幸……请邢大师稍候,我马上就到天元酒店了。”

    “好,那我就在这里恭候杨少大驾。”

    邢大师拿捏起来,那也是像模像样的。

    萧凡本就是最正宗的豪门子弟,大衙内,尽管平日里并不和萧天他们那帮纨绔混在一起,那气度却绝非一般的衙内党可堪比拟的。

    不一会,608套房就响起了敲门声,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之意。

    实在萧二哥在电话里吩咐得很清楚,千万不能得罪了邢大师,无论大师吩咐什么,都要想办法满足他。杨少焉能不谨慎从事!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