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29章 推倒重来
    一开门,杨石就被晃了一下。

    这女子的气质太独特了,明明看上去娇媚妖冶,勾魂夺魄,偏偏又让人觉得高贵冷艳,不敢亵渎。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怎么可能出现在同一个女人身上?

    难道说,大师身边的女人都是这么独特的?

    尚未见到邢大师,杨石先就在心里仰慕了一把。

    这首都来的大师,萧二哥都倍加推崇的,果然就是和江汉的“土大师”不一样,先声夺人啊!

    “杨少,请进!”

    辛琳微微一笑,百媚横生。

    “谢谢谢谢……”

    杨石连连弯腰,一迭声地说道。

    这位闻名江汉的杨少,年龄并不大,也就在二十七八岁左右,长相俊朗,身材挺拔,浑身名牌,十分合体,丝毫也不像是那些暴发户,已经隐隐有了“贵族气息”。江汉省杨副书记一直都仕途顺畅,杨石打小就生活条件优越,自然而然养成了“上等人”的风范。

    。爱上书屋 www.23sw.net    “邢大师,你好你好!”

    杨石尽管以前不曾与“邢大师”谋面,但一见邢大师那范儿,立马就确定,这位就是萧二哥在电话里郑而重之地介绍的首都风水大师。

    杨石家在江汉,却经常在首都纨绔圈子里现身,和一帮京师的衙内党们混得烂熟。对此,他老子杨副书记嘴里不说,心里头其实是很支持的。如今在体制内混,不但要有台面上的关系,台面下的关系那也是必不可少。杨副书记位高权重,自然不方便过多和京师的纨绔衙内们往来,由儿子去完成这个“工作”,正好十分合适。

    杨石很清楚,所谓的风水堪舆之道,其实相当盛行。大伙嘴里谁都不说破,内里对风水大师非常敬重推崇,不敢有丝毫怠慢。杨石在首都和萧二哥那帮衙内交往的时候,就经常能在那个圈子里见到“大师”出没。

    江汉省何尝不是如此?

    萧凡等杨石来到面前,这才站起身来,略带矜持地向他伸出一只手,微笑说道:“杨少,幸会!”

    “邢大师,幸会幸会。”

    杨石不敢托大,双手和萧凡紧紧相握,又是连连弯腰欠身。

    萧凡两根手指轻轻一搭他的脉门,又瞧了瞧他的脸色,说道:“杨少,这几天你肠胃不大舒服啊,胃口不好?”

    杨石吃了一惊,连忙问道:“邢大师,这个您也能看得出来?”

    萧凡笑了笑,说道:“杨少脉洪而有力,双唇鲜红,嘴角红肿有裂痕,这都是虚火内热之症。还是要注意多吃些清淡的饮食,吃饭的时候细嚼慢咽,不要太急。”

    杨石不由大感佩服,说道:“邢大师果然是高人,嘿嘿,我这几天酒局多了点,胃一直有点不大舒服,没想到大师一眼就看了出来……”

    萧凡微笑点头:“杨少,请坐。”

    杨石便小心地在沙发里坐下,面向邢大师,神态恭谨,问道:“邢大师,我刚接到萧二哥的电话,说您到了江汉,有点小事要我效劳,不知道是什么事?”

    杨石的年纪,应该比萧天还大几岁,不过京师纨绔圈子,一般不以年龄来“排座次”。圈子里的人都尊称萧天为“萧二哥”,杨石自然要随大流。只有关系比较生疏的才会称“萧二少”。

    萧凡淡然说道:“不瞒杨少说,我上午去了红山村,在萧家祖坟转悠了一圈,发现他们给萧家两位老祖宗修了个墓园子,修得乱七八糟的,也不知是谁弄的,一点章法都没有。”

    杨石这回是真的大吃一惊,忙不迭地挺直了身子,说道:“邢大师,这,这祖坟……”

    这可是萧家的祖坟啊!

    谁那么大胆子,给萧家的祖坟乱改风水?

    虽然表面上,谁都不会提到“风水”这个词,实际上,大伙心里都有数。杨石的老子杨副书记,几乎每年都要去红山村一趟,名义上是看望红山村的群众,实际是瞻仰萧老爷子的祖宅,要是天气好的话,还会去萧家祖坟,说是爬爬山锻炼身体,看看红山村的风景,内里那意思,明白着呢。

    杨副书记是以萧家嫡系自居,时时刻刻向大伙表明,他是萧家在江汉省的代言人。

    萧家对这一切,似乎也都默认了。

    据说杨副书记每次进京拜访萧府,都要向老爷子汇报红山村的发展情况,得到过老爷子的首肯和表扬,对家乡经济发展良好的势头,颇感欣慰,勉励杨副书记当好父母官,早日带领全省人民发财致富,搞好四个现代化的建设。

    邢大师尽管没有明着说萧家祖坟的风水被人破坏了,但那意思是清清楚楚的。杨石这回是真被吓住了,万一引起老萧家的大人物震怒,谁能抵挡得住?

    难怪萧二哥急急忙忙给他打电话,让他“配合”邢大师。这样的事情,毕竟不能摆到台面上来讲,萧天是个纨绔,他杨石也差不多,由他们出面来配合邢大师,最好不过。就算被人知道了,也抓不到什么把柄。

    年轻人胡闹,你还能怎样上纲上线?

    最多批评几句罢了。

    倘若由萧天的老子萧湛亲自出面给杨副书记沟通,那就不妥了。

    但这实实在在是件大事,半点都轻忽不得的。

    “邢大师,那我们应该怎么做?”

    杨石震惊过后,随即问道,神情十分诚恳。

    萧凡暗暗点头,萧天给介绍的这位杨石果然靠谱,是个心思玲珑的家伙。他没有像普通人一样,问“邢大师打算怎么办”,而是直接说的“我们怎么做”,自然而然地将自己和邢大师当作了同一条战壕里的战友。

    难怪他一个地方大吏的儿子,在首都地面也很能吃得开。

    在衙内圈子里,老子官大官小是一个参考因素,但要吃得开,主要还看你自己懂不懂做人,会不会来事。

    杨石是个很不错的“合作对象”。

    萧凡沉吟着说道:“杨少,这事啊,不能缓,得马上办。不过你最好不要出面。这样吧,你在罗州县有没有熟人?也不一定要一把手出面,能办事的那种就行。”

    “有有,大师,这样的人我能找到……”

    杨石脑子转得飞快,马上就点头说道。

    这位邢大师办事确实地道,先就将他摘了出来。实话说,杨石也不想在这样的事情上头露面,尽管他只是省城某直属单位的一个科级干部,但他老子正儿八经是副书记,省委排名第三。真要是让人看到他参与萧家祖坟修建墓园的事,万一牵扯到他老子身上,也不是那么好。

    这也是萧天只在首都给他打电话,不亲自赶到江汉来的原因。

    大家都得学会保护自己。

    “邢大师,罗州有个副县长,和我吃过两次饭,算是认识吧。姓陈,叫陈晓明。刚好分管旅游这一块的工作,人也还机灵,能办点小事……您看,是不是叫他过来一下,您亲眼看看?”

    萧凡微笑点头。

    别看杨石嘴里说得轻描淡写的,但他郑重其事地向萧凡推荐这位陈晓明副县长,肯定是个能办事的。杨石心里一定明白,这事只能办好不能办砸了。

    得到萧凡的首肯,杨石告一声罪,就在608套房给陈晓明打电话,那语气就完全变了,变得淡淡的,带着说不出的矜持与傲气。

    “陈县长,你好啊,我是杨石……对,我现在在你们县里……对的,就在天元酒店608号房,陪着一位大师在说话聊天……嗯嗯,你要是有空的话,可不可以过来一趟?好,我等你!”

    干净利落地挂断了电话,再回到萧凡面前,马上又变得恭谨客气。

    不到十分钟,一位三十六七岁的年轻官员,气喘吁吁地赶到了608号套房,满头满脸都是汗水,也不擦擦,就这么汗流浃背地进了门。

    官场上规则如此,总要表现一下。

    “杨少!”

    年轻官员朝着杨石点头哈腰。

    其实邢大师和他那位美艳的女助手,陈县长也看到了,却不曾搭理。他是杨少的“手下”,总得等杨少给他介绍了,才好有所表示。

    这一点很关键,万万不能搞错了。

    否则,在大师面前,杨少不会说什么,等大师拍屁股一走人,他这个“恶劣态度”,杨少一定会牢牢记住的。

    不管在官场和职场,最好只有一个老板,若是想要同时讨好很多的老板,被万金油或者被边缘化的下场,指日可待。

    杨石便笑着骂道:“陈县长,什么眼神?没看到高人在此?这是邢大师!”

    显然,对陈晓明的表现,杨石还是比较满意的。不过杨石留了个心眼,自始至终,没有提到邢大师是从首都来的。

    首都那个圈子,离陈晓明区区一个副县长,相隔太远了,没必要让他掺和,他也没办法掺和进去。

    当下萧凡微笑着和陈晓明握了手,从面相上看,这位陈副县长的运程还不错。萧凡简单和他说明了一下情况,顿时将陈晓明吓得胆战心惊。

    有人擅动萧家祖坟风水,这还了得?

    “陈县长,你组织人手,我们明天就施工,把墓园重建一下。是彻底重建。速度要快,五天之内,这个事情要办好。施工图纸我明天会交给你,有问题吗?”

    萧凡没有多费口舌,径直吩咐道。

    陈晓明望了杨石一眼,随即说道:“没问题没问题,请邢大师放心好了……”

    ps:继续求点击,求推荐,求收藏!

    感谢:字母大秘,上官~坏坏,春村儿,溪里鱼,木鱼叁豊,裕铭洋,刘二1979,新莊小郎君,wwllps,書友817124523sw.netw,素面娥,cbz83771,女人的老公,沧海一粟1974,无恒!,碧玉湖,大文1,淡看历史,再见周幽王,我们一起来读书,老周老周,一路%彩虹,踏雪有愧,¢牧民←,封印中的品优等等书友的打赏!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