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30章 动了龙脉?
    陈晓明果然能力很强,次日一大早,两台工程机械和一卡车施工人员,便轰隆隆开上了萧家的祖山,陈晓明亲自领队,带着红山镇的书记镇长,陪同邢大师和林秘书,一起来到山上。

    萧凡化身邢大师,辛琳自然就叫林秘书了。

    只是这秘书未免过于沉默寡言,一直不紧不慢地跟在邢大师身边,不怎么说话。

    杨石没有跟过来。

    但他也没有回三江去,就在罗州县天元酒店住下,住在邢大师他们隔壁。这个事,必须要完全办好,等邢大师给首都那边通了电话,萧二哥再给他说行了,他才能真的放心。

    陈晓明尽管有能力,毕竟只是个副县长,连县委班子都没进。如果是别的事,也就罢了,杨少一个电话就搞定。但这回是到老萧家的祖坟上“大动干戈”,杨石不得不格外谨慎。万一陈晓明搞不定,他就必须要亲自出面才行。

    施工进行得比较顺利。

    当然也不是没有人提出异议。(爱上书屋 www.23sw.net红山村民一觉醒来,忽然发现这么大队人马上了祖山,顿时便慌了神,这边刚一准备动工,十多名身强力壮的村民便率先赶到,手持锄头棍棒,大声呵斥他们不许乱动,神色大为不善。

    也不怪红山村的村民紧张,这可是萧老爷子家的祖坟,地下躺着的,是萧老爷子的父母亲。动了萧家祖坟的风水,搞不好就要连累整个红山村。

    陈晓明和红山镇的书记镇长立即上前说明情况。告诉大家,县里和镇里绝对没有恶意,就是看萧家的墓园有点“陈旧”了,县里和镇里打算给重新修葺一下。不用村里掏钱,钱都由县里和镇里负责掏。这是好事,证明上级领导关心红山村的建设。

    村民们一听,有点将信将疑,却还是不让他们动工。

    这事,他们做不了主。

    再说,这祖坟半年前刚刚修起墓园子,六个月不到,又要重修,好像没有这个必要吧?

    不一会,红山村村长气喘吁吁地赶了过来,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倒是和陈晓明认识。红山村的老支书这几个月身体一直不好,眼下还在县里医院住着院,由村长主持村里的工作。

    村长一见是陈县长和镇里的干部,先就松了口气。

    和其他村不同,红山村与县里镇里的关系都很好,县镇领导从来不在红山村的支书村长面前摆架子,什么时候都是和颜悦色,只要村里提出什么要求,都尽量帮忙解决。当然,红山村的支书和村长也很在意个脸面,不会仗着萧老爷子的赫赫威名,胡乱向上级伸手。

    有损老爷子的声誉。

    今儿这事,只要是陈县长和镇里干部带队,就坏不到哪里去。不要说罗州县,就是罗州市和省里的大领导到了红山村,也得规规矩矩客客气气。

    谁敢乱来?

    陈晓明便再次上前和村长说明情况,小声给他暗示了邢大师的身份。

    村长也是将信将疑,他倒不怀疑县里镇里领导是一番好意,上级出钱出力给萧家祖坟修墓园,怎么说都不是坏事,他只是有点疑虑邢大师的身份。

    这年头,装神弄鬼的神棍,着实不少。

    萧凡只不理会。

    既然杨石“隆重”推荐了陈晓明,这么点事情都办不好,这副县长就算是到头了。萧凡观陈晓明面相,运势不错,主近期内得官,有贵人相助。无疑这个贵人要应在他萧凡和杨石头上了。

    昨晚上,杨石有意无意间提到了罗州县的班子,听说常务副县长有可能调往其他县当县长,这个常务副县长的位置,就空出来了。

    这样明显的潜台词,陈晓明要是还听不明白,叫杨石拿哪只眼睛看他?

    陈晓明的面相如此,萧凡对此事就毫不担心,肯定能给办妥当了。

    陈晓明“说服”村长的办法极其简单高效,他直接告诉村长,等这事办完了,县里给红山村拨十万元扶持款。

    村长本来还有点迟疑不决,十万块一砸下来,立马就晕乎了,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随即招呼村民们退开,不要阻碍施工。

    现在老支书住着院,村里的事由他做主,十万扶持款到账之后该怎么用,都是他说了算,怎么也能落下一些好处。

    眼见得挖掘机轰隆隆地将新崭崭的水泥石块围墙一下推倒,村长咂了咂嘴,有点可惜地说道:“半年前才修的,花了十几万,现在又砸掉,可惜了……”

    但这是萧老爷子家的祖坟,“待遇”高一点,也能理解。

    见村长已经同意,村民们也就没有异议,围观片刻,各自散去。一大早的,还有很多农活要忙呢,谁有闲心思在这山峰上顶着老毒的太阳看热闹啊?只有村长和另外两名村干部留了下来。既然陈县长和镇委书记镇长都在呢,自要作陪。

    村长心细,还吩咐村里的会计马上下山去,弄些茶水上来,给领导和工人师傅们解渴。

    萧凡慢慢踱过来,微笑着上下打量了村长几眼。

    村长给他看得有些发毛,便嘿嘿地笑,讪讪的叫了声“邢大师”。这些装神弄鬼的家伙,还真得罪不起。万一这邢大师若是有几分真本事,一不小心得罪了他,村长就要吃不了兜着走。

    “村长,我有一事相询……”

    打量村长一番,邢大师开口了,老神在在的样子。

    “啥?”

    村长被搞晕了,瞪大眼睛。

    陈县长连忙在一旁说道:“老萧,邢大师想问你个事。”

    在陈晓明眼里,邢大师这就是有水平。要不杨大少能对他那么客气?昨晚上在天元酒店,陈晓明看得明白,杨大少对这位邢大师岂止是客气,简直就是恭敬有加。

    不管这邢大师是何等来头,杨大少都这样要紧,陈晓明就得上赶着巴结讨好。这回能不能顺利上常务副,就全看邢大师和杨大少肯不肯栽培提携了。

    “什么事啊?”

    看上去,村长的脑袋瓜子不是蛮灵活,有点愣愣的。

    萧凡问道:“这墓园是半年前修的吧?当时是谁的主意?谁出的钱?”

    村长松了口气,连忙说道:“这事啊,是萧安起的头,老支书同意的。钱是萧安出的……”

    “萧安是谁?”

    “萧安也是我们村里的……”

    眼见村长有点缠夹不清,陈晓明便代为答复:“邢大师,萧安是红山村走出去的大老板,这些年在外边搞小商品批发,赚了不少钱,经常回村里支援搞建设。”

    “是啊,萧安说起来,还是萧老的侄孙呢,没出五服……他那时带了一位地理先生过来,啊,也是大师,穿着道袍,很厉害的样子……”

    萧凡微微一笑。

    说到要害之处了。

    “那位大师姓什么?”

    “姓……哎呀,我不大记得了,好像是姓严……”

    村长搔了搔头,不好意思地说道。

    这位村长是有点迷糊。

    也正因为如此,他反倒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萧凡心里明白,擅动萧家祖坟风水,布置这样的风水绝杀阵,加害萧家整个家族,始作俑者和参与者不知要付出多么惨重的代价。村长或许没有牵扯太深,所以对他的影响也不是太大。

    不过看他面相,这几年走霉运是肯定的了,还会生一场大病。

    老支书不就一直在住院呢。

    “当时萧安把那个姓严的大师带回村里,找老支书商量,要给三祖公三祖婆修墓,由萧安出钱,村里出人,老支书就答应了……这还没半年呢,又要重搞……”

    村长连连摇头,似乎对如此浪费不以为然。

    普通农村基层干部,居家过日子都是很节俭的。

    萧凡问道:“老支书呢?在哪里住院?”

    村长诧异地说道:“邢大师,你怎么知道老支书住院了?”

    萧凡笑笑。

    能扛到现在还没去见阎王爷,算他的命很硬了,但想来也坚持不了多久。

    风水杀局为祸惨烈,可不仅仅是对被设局者而言,对于设局者,如果不是造诣高深,早早找好应劫之人,一样的为祸惨烈。

    任何事都是双向的,没有谁可以随便以术法害人而不遭反噬。

    “他在县里人民医院住着呢……说起来也是怪事,三祖公和三祖婆的墓一修好,没几天老支书就身体不好,到医院一查,嗨,肺癌!真是奇怪,老支书又不抽烟,怎么就得了肺癌?”

    村长说着,瞥了萧凡一眼,露出畏惧之色。

    他隐隐觉得,老支书忽然得肺癌住院的事,也许就跟修墓有关。这些地理先生,一个个都那么神秘莫测。

    陈晓明也不由暗暗打了个寒颤。

    别看他是副县长,其实心里头对这些也是很信的。

    “不好了不好了,曾师傅出事了……”

    这边正交谈着,挖掘机的轰鸣声戛然而止,随即就响起民工们的惊呼之声。

    大家忙即往那边看去,却只见挖掘机的操作师傅歪倒在驾驶室里,口吐白沫,人事不省。

    “坏了,惊动龙脉了!”

    村长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看不到一丝血色。

    ps:各位,票票有不?一遍又一遍的求啊,推荐票免费的说……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