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33章 两位老爷子
    老爷子依旧在医院住着,倒是听从萧凡的劝告,换了一个小院子,就是老爷子以前生病住院时常住的那个院子。

    萧凡没有急着进病房,先在院子里转悠了一圈,确定这个院子的风水布局没有遭到任何改动,这才略略放心。看来躲藏在暗处伺机对萧家出手的那个人,十分谨慎,不敢在京师之地妄动。老爷子的保卫级别如此之高,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随意接近的,尤其是住院期间,警卫措施更是严密。

    纵算以萧凡之能,如果不是老爷子的嫡孙,想要在如此严密的警戒之下,无声无息地潜入这个院子,再进行风水杀局布阵,也绝无可能。

    公然对萧老爷子这样的元勋不利,绝对是找死的节奏。

    然而祖坟那个风水杀阵,造成的伤害实在太大。

    病房里静悄悄的,萧凡进门的时候,老爷子背靠在床头,半躺半坐,床头柜上,摆放着一摞文件,秘书正在给老爷子泡茶水。

    张护士则在一旁的沙发上闭目。爱上书屋 www.23sw.net休息,满脸疲倦之色。

    瞧这个架势,老爷子精神尚可,秘书应该刚刚给老爷子读过文件。像老爷子这样的元勋,时时刻刻关注着国家的大事,只要身体状况许可,听文件是每天必须的日程安排。多数时候,是纯粹意义上的“听”文件,不发表任何意见。只有特别重要的问题,老爷子才会发表意见,在文件上签几个字或者写一段话,由秘书向外界转达。

    但这种情况不多见。

    萧凡推门走进病房,本来正在闭目养神的老爷子悠忽睁开了眼睛。尽管老爷子年事已高,又在病中,身体各器官运行的状态肯定不会太好,听觉嗅觉更是退化严重。但这种百战元戎,无论何时,都会保持着极高的警惕性,那神奇的第六感,和身体状况无关。

    “小凡,来了?”

    老爷子清瘦的脸上绽开一丝笑容,主动给萧凡打了招呼。

    “爷爷。”

    萧凡走到床边,坐了下来,温和地笑着,自然而然地握住了老爷子的枯瘦的手掌。只要萧凡回家,每次都会有这个动作。在外人看来,这是萧凡的孝顺。老爷子却知道,萧凡是要给他把脉。

    当然,这更是孝顺的具体体现。

    “萧处长。”

    正在泡茶水的秘书微笑着给萧凡打招呼。秘书四十来岁年纪,异常沉稳的个性。对萧家的每个成员,都坚持称呼职务,只有年纪太小,尚未参加工作的小字辈,才称呼名字。

    “黄秘书。”

    萧凡也是彬彬有礼。

    黄秘书顺手多泡了一杯茶水,给萧凡送过来。

    茶是极品龙井,专供最高层领导人的,最正宗的明前茶。

    “谢谢。”

    萧凡欠了欠身子,双手接了过来。

    黄秘书暗暗叹息,萧家这位嫡长孙,实在有些可惜了。如此斯文沉稳的性格,世家豪门三代子弟之中当真不多,偏偏要去学道。如果从政的话,料必成就绝不在目前所谓最杰出的几位红三代子弟之下。

    为此,萧部长不知郁闷了多少回。

    对黄秘书的暗叹,萧凡心中明镜似的,却没有心思去琢磨。

    老爷子虽然看上去精神要好一些,脉象方面,变化不大,关键老爷子体内的那股凶煞之气,没有丝毫消除的迹象。眉梢散乱,凶纹横贯入嘴,大凶之兆依旧异常明显。

    看来祖坟风水杀局造成的危害已成,纵算萧凡将杀局破去,急切之间,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那人布置的风水杀阵大异常规,凶煞邪戾之气甚重,远比一般风水术师布置的杀局要厉害得多。这还是因为萧老爷子和萧湛本身是极富极贵的命相,萧凡萧天兄弟俱皆是天子命,加上那人胃口太大,想要将老萧家一锅烩了,如果只是针对老萧家的某一个人出手,恐怕早已发生不测。

    布下这样的杀局,见效极快,数月之间,其害已成。但要让祖坟风水慢慢恢复,见效就慢了,时间上要长得多。

    见萧凡双眉微蹙,随即又舒展开来,老爷子微笑问道:“这几天去哪了?”

    萧凡说道:“出了一趟差。”

    他原本没打算要瞒着老爷子,但目前大敌在暗中窥伺,却不得不特别谨慎。尽管这间病房里只有四个人,黄秘书和张护士都应该是很靠得住的,萧凡还是担心他们在无意中泄露了自己去红山村的秘密。

    在这种关键时刻,萧凡决不能轻易将自己的真实身份暴露出去。

    因为天机遮蔽,萧凡不能推演出暗中隐藏的敌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同样,那人也推演不出他的秘密。倘若让那人知晓老萧家也有一位术法高人,对萧凡将更加不利。

    敌暗我明,兵家大忌!

    老爷子目光炯炯望着他,缓缓说道:“我听说,几个月前有人在山上修了个墓园,前几天又重修了一下?”

    萧凡略略一惊,望向爷爷,不说话。

    老爷子解释了一句:“是江汉省的同志报告上来的。”

    萧凡恍然。

    在萧老爷子父母的坟上“大动干戈”,不管是什么原因,江汉省肯定要将这个情况向老爷子汇报。

    沉吟稍顷,萧凡轻声说道:“爷爷,我个人的意见呢,墓园修一下也好,方便祭拜。只要不搞得太奢华就行。”

    老爷子又深深看了他一眼,说道:“小凡,研究中医针灸是好事,国粹嘛。就算研究道家的经典,那也是国家允许的,你在宗教局上班,这也算是你的本职工作。以后有空,陪爷爷聊聊这些事。”

    萧凡又是一惊,轻轻点头,说道:“好的,爷爷,我记住您的话了。”

    说了几句话,老爷子似乎精力有些不济,靠在床头,微微喘息。

    萧凡便暗暗将一缕真气度入老爷子的体内,没有去碰隐藏在老爷子身体内的那股凶煞之气。那凶煞之气暂时隐而未发,萧凡不敢妄动,唯恐万一控制不住,引发不测。就算没有这场劫难,老爷子也是八十几岁的人,身体底子很差了,可经不起太厉害的折腾。

    老爷子精神略好一些。

    便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脚步声。

    “汪老,汪书记,这边请!”

    是萧湛爽朗的声音。

    黄秘书脸色微变,疾步向门口迎去,早已惊醒的张护士也忙不迭地站起身来。

    萧凡便低声向老爷子说道:“爷爷,是汪爷爷和汪书记来看望您。”

    老爷子有耳背的毛病,大多数上了年纪的老人都或多或少有些耳背,老爷子戴着助听器,平日里秘书念文件,都比较大声。唯独萧凡和老爷子说话,轻言细语,老爷子却不会听错一个字。

    也无人在意这种细节。

    老爷子嘴角浮起一丝讥讽之意,淡淡点头。

    病房的门被推开,萧湛陪着一位头发雪白的老同志和一位五十几岁的中年干部走了进来。

    黄秘书连忙上前微笑着打招呼:“汪老好!汪书记,萧部长。”

    豪门世家待人接物都有一定之规,在这里,黄秘书代表着萧老爷子,萧湛反倒变成客人了。当然,每个世家的规矩都有所不同,因人而异。

    被称为汪老的老同志,年约八旬,比萧老爷子略微年轻几岁,身材高大,腰挺背直,头发虽然全白了,却是满脸红光,精神极佳,看上去身子骨比萧老爷子结实多了,往那一站,凛然有威。

    而被称为汪书记的中年干部,却和汪老爷子迥异,脸形略显瘦长,斯斯文文的,脸带微笑,显得十分的平易近人。

    这两位,萧凡都是认识的。

    一马当先的汪老爷子,正是与萧老齐名的汪敬中同志,硕果仅存的几位开国元勋之一,在国内政坛影响力之大,与萧老爷子相比,也不遑多让。不过传闻之中,两位老爷子的政见不是那么一致,数十年间,不时出现过分歧甚至是争论。

    紧随其后的汪书记,则是汪老爷子的长子汪伟明,官拜东南某省书记,位列封疆。和萧湛一样,是以汪家为主的政治大派系二代旗手人物。

    汪家的情形和萧家情形颇为相似,老爷子俱皆德高望重,在高层政坛有着极高的权威,各自的长子都是政界翘楚,居于正部级高位,也是各自大派系的“代言人”。汪伟明还有个弟弟,是一家大型跨国公司的老总,看上去已经弃政从商,不过那家跨国公司一样有着深厚的官方背景。

    萧家父子,老爷子性格较为平和,威严内敛,萧湛则铁面无私,性格相对比较外向,以铁腕著称。汪家父子刚好相反,老爷子神态威武,爱憎分明,汪伟明却斯文柔和,平易近人。

    倒也有趣。

    “可徳同志,你好啊……”

    见萧老爷子坐在床上,汪老爷子便打着哈哈,大声说道,十分爽朗。

    萧老爷子大名萧可德!

    “敬中同志,你好。”

    萧老爷子微笑着点了点头,淡淡回礼。

    汪老爷子大步向病床前走来,萧凡便欠了欠身子。

    “汪爷爷,您好。”

    “啊……你是,对了,你是萧凡。呵呵,不错不错,在这里陪着爷爷呢,好好,挺孝顺的孩子。”

    汪敬中笑哈哈的,主动向萧凡伸出了手。

    他的手掌宽厚绵软,十分温暖。

    ps:感谢会飞猪猪爱上书万赏!猪猪好萌!

    感谢:老姨爱初三,圣人重返都市,纳米水杯,110405073715,老周老周,書友817124530,字母大秘,木鱼叁豊,jonesw,wwllps,cbz83771,女人的老公,唐门之我是男孩,金六福66,淡看历史,沧海一粟1974,海绵泡泡,再见周幽王,得闲酿月,素面娥,神经病120等等书友的打赏!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