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36章 血相之术(上)
    次日午时,萧凡和辛琳再次进入地下密室。

    正午是一天阳气最旺盛之时,也是地气最旺盛之时。沐浴斋戒一天一夜,萧凡的精气神都已恢复到了最佳状态,精神饱满,脸上宝光湛然。

    这是止水观地下建筑正中心的一间密室,密室正中,摆放着一张紫檀木案,檀木案几一侧,是一个龟型的铜炉,呈紫黑之色,式样极其古朴。

    整个密室的地面,是黑白黄三色鹅卵石铺成的混沌图,和萧凡日常起居的那间密室里的混沌图略有不同。混沌图案,原本就千变万化,没有一定之规。

    密室成六角形。

    正北方有一尊土黄色的塑像,服饰奇古,容貌清癯,颌下三绺长须,神态生动。细细看去,这塑像是以一整块黄玉雕成。

    塑像前方是一个案桌,上边摆放一个古朴的青铜香炉。

    塑像没有雕刻名字,也没有神主牌。

    这塑像是止水祖师亲手雕刻而成,供奉的是无极门第一(爱上书屋www.23sw.net代创派祖师——无极天尊!无极天尊后边的墙壁上,还有一个个小的神龛,供奉的则是无极门历代掌教祖师,俱皆出自赵止水之手。依照《无极术藏》之中,历代祖师的画像雕刻而成。

    止水祖师的雕工极其精湛,民国时期,据说他亲手雕刻的一个小物件,还仅仅只是个饰物,不是开光的法器,送给一位朋友,后来那位朋友遭回禄之灾,窘迫至极,将那个小小的玉葫芦出手,居然换得三千大洋。

    不过止水祖师雕刻小饰物都是兴之所至,从不靠这个揽财,他雕刻的饰物和开光的法器,俱皆是赠送给有缘人。

    萧凡缓步来到供奉墙前,屈膝跪下,五体投地,嘴里念念有词,拜了三拜。起身,亲手在雕像前的长明灯上点燃三支香烛,供奉在历代掌教祖师灵前。

    再拜而起!

    回到案桌前,面对无极天尊像,盘膝坐下,沉声说道:“焚香!”

    辛琳轻轻走到香炉之前,双膝一曲,取出檀香点上。

    萧凡脸色凝重,将三个黑玉盒在面前一字排开,从第一个黑玉盒里取出一个绿色的指环,慢慢套上右手中指。那指环通体碧绿,将萧凡半边身子都映照得绿油油的,如同抹上了一层翠绿颜色。

    辛琳认识这个指环,这是无极门镇教三宝之一的“造化环”。不过据萧凡说,这个造化环不是正品,而是仿制品。由无极门第三十六代掌教祖师亲手制作的。真正的“造化环”,已经在千年前就遗失了,一直没能找回来。

    造化环不但是无极门镇教三宝之一,也是无极门掌教的信物。这个造化环戴在谁的手上,谁就是无极门当代掌教。

    止水祖师云游之前,郑而重之地将造化环给萧凡戴在了手上。也就是说,从那个时候开始,萧凡事实上已经是无极门的掌教真人,止水祖师已经将掌教之位正式传授给他。

    这个造化环,萧凡平时并不经常戴在手上,而是埋在密室地下灵泉之眼中滋养。造化环之所以能成为镇教三宝之一,就是因为它能汇聚天地灵气,再反哺给佩戴者。

    在灵泉之眼中滋养的时间越长,汇聚的天地灵气便越浑厚,对佩戴者的灵气补充越有功效。

    第二个黑玉盒中取出的是玄武甲。

    萧凡将玄武甲放在左首位置。

    第三个黑玉盒也被打开了,顿时一股浓烈无比的药香瞬间溢满了整间密室。萧凡双手郑而重之地取出一个褚红色的四足小鼎。那小鼎高不足两寸,方不过寸许,十分“微型”,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精巧的玩具。然而鼎虽小却精致,由鼎足到鼎身,都雕刻着极其复杂的混沌花纹,灵巧之极,略一定神细看,那些花纹仿佛要活过来一般,围绕着整个小鼎不停地游动。

    看到这个小鼎,辛琳一直平静的脸色,终于变了,变得极其吃惊。

    “你……你要推演血相?”

    原本辛琳也知道,在这样的要紧当口,不应该去打扰萧凡,实在是忍不住了。

    这只小鼎,辛琳也曾见过,正是无极门镇教三宝之首的“乾坤鼎”。

    乾坤鼎有三大用途,其一是炼制丹药;其二就是推演“血相”;其三则是“安魂”。所谓安魂,据说是无极门历代掌教祖师羽化之后,会将一缕精魂元神安置在乾坤鼎内。乾坤鼎炼制的丹药,用的都是极品药材,这么多年传承下来,乾坤鼎内不知吸收了多少珍贵药材的灵气,用以安魂,正是得其所哉。

    这个用途,辛琳将信将疑。

    毕竟她从未亲眼见过。无极门第六十三代掌教祖师赵止水和第六十四代掌教真人萧凡都还活蹦乱跳呢,辛琳自然没机会见识这“乾坤鼎”怎么个安魂法。

    七妙宫没有这么神奇的功法,亦没有轮回之说。

    现在萧凡启用“乾坤鼎”,毫无疑问不是要炼制丹药,也不是要安魂,那就只能是推演血相。

    无极门的相术传承,分为面相,手相,背相,骨相和血相。血相是无极门最精深的相人之术。面相,手相,背相和骨相,其他相术流派也有,精妙之处,各有不同。唯独“血相”是无极门独有的,只有将《无极九相篇》修炼到极精深的境界,才能推演血相。

    就无极传承而言,血相是最精准的相术了,而且必须要有乾坤鼎在手。乾坤鼎是唯一可以推演血相的法器。当然,仿制的乾坤鼎也可以用,不过精粗有别。以仿制乾坤鼎推演出来的血相,比真正乾坤鼎推演出来的血相要模糊得多。

    正因为血相最精准,也就最难推演,极耗真元。纵算萧凡已经将浩然正气修炼到圆满境界,也不愿轻易推演血相。辛琳和萧凡同居三年,只听他提到过血相之术,从未见他真正推演。

    “嗯,天机遮蔽之力太重,别的相法都不管用,只有用血相之术了。希望借历代祖师英灵相助,或许能驱散遮蔽之力,堪破天机。”

    萧凡轻声说道。

    “可是,你也说过,越是亲近之人,天机遮蔽之力越强。血相术虽然高深莫测,但越是这样,天机反噬也越厉害……”

    “我知道。”

    萧凡只是淡淡点头。

    “如果待会动静太大,你要注意保护自己。”

    辛琳固然武术高强,修炼七妙宫绝技大成,但在巨大的天地元气之力压迫下,也难保不受伤害。

    “嗯。”

    辛琳点了点头,知道他决心已定,也不好再劝。

    萧凡将乾坤鼎在手里慢慢摩挲了片刻,才郑而重之地摆放在案几正中央,随即取出三枚银色的柳叶小刀,仔细看了看,拿起第一枚小刀,手指轻轻一弹。

    只见原本光滑锋锐的刀刃上浮现出一缕血痕,渐渐凝结成一道血线,缓缓向刀尖处流动,最终在刀尖上凝结出一颗明亮的血珠,微微一颤,血珠掉落到乾坤鼎内。

    萧凡又拿起第二枚柳叶小刀,如法施为,第二滴血珠滴入乾坤鼎。

    辛琳再次满脸疑惑,问道:“我记得你好像跟我说过,推演血相,一滴血就足够了……”

    这第二滴血,是什么意思?

    辛琳心中,隐隐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似乎萧凡在冒很大的风险。

    萧凡淡然说道:“第一滴血是从老爷子身上取的,第二滴血是我爸身上取的,这第三滴血……”

    “不对!”

    辛琳叫了起来,情急之下,猛地站起了身,俏脸涨得通红。

    “你明明说过,血相只能推演一个人!”

    “而且,就算只推演一个人的血相,也要耗费大量的真元内力。你,你现在要同时推演三个人的血相,怎么可以?”

    “你的轮回境还没有修炼到大成境界!”

    辛琳不管不顾,连珠炮似的说道。

    是真的急了。

    辛琳记得很清楚,萧凡曾经给她说过,《无极九相篇》一共分为九个境界:禄相第一;福相第二;寿相第三;劫苦相第四;红尘相第五;轮回相第六;天人相第七;长生相第八;造化相第九。

    无极门弟子,只要将无极九相的任何一个境界修炼到大成之境,都能推演血相。但只有将轮回相修炼到大成境界,血相推演才最为精准,亦能抵御天机反噬之力。当然,如果能修到天人相的境界,那基本上就百无禁忌了。

    但《天人篇》早已散佚,十不存一,仅存的那些功法也是杂乱无章,毫不连贯。自第三十六代掌教祖师之后,历代掌教和门内杰出弟子,都再无人能修到天人境。轮回境大成,已经是无极门的最高境界。纵算是止水祖师,似乎也还略有欠缺,未臻轮回相大成之境。

    现在萧凡竟然要一口气推演三个人的血相,风险之大,无以复加。

    辛琳不得不阻止他。

    萧凡默默地拿起第三枚柳叶小刀,将第三滴血滴入乾坤鼎中。

    这滴血,是萧天的。

    “迦儿,把手给我。”

    萧凡扭头说道,脸色平静。

    “做什么?”

    “你也是我最亲近的人。”

    萧凡拿起了一枚柳叶小刀,望向辛琳,轻声说道,语气十分柔和,不带丝毫造作。

    “不,不可以!”

    辛琳立即后退,洁白的小手,紧紧握成拳头,藏在身后,像个孩子似的拼命摇头。

    晶莹的泪水在她眼里打转。

    ps:继续求点击,求推荐,求收藏!我们要向前,向前,再向前!!!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