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37章 血相之术(下)
    “迦儿,别固执了。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让你们受到伤害的。”

    萧凡叹了口气,说道。

    言辞之间,将辛琳和自己的祖父兄弟并列,都是自己最亲近的人。

    “你,你一定要算,那就算他们三个好了,不用加上我。”

    辛琳的意思很明白,萧老爷子,萧湛和萧天,都是萧凡的血亲,四者之间,有着最密切的血缘关系,三人一起推算,或许是可以的。毕竟有关相术之道,她并不懂得,只是听萧凡提起过。但她和萧凡不是血亲,也没有肌肤之亲,算得是个纯粹的外人。把自己加进去,这血相推演的难度必定要成倍增加。

    萧凡说道:“你和我日夜相伴,一定要加上你。血相之术虽然神奇,推演自身的命相也会非常模糊。”

    他和辛琳之间,有“同命禁制”,倘若能推演出辛琳今后数年的劫数,萧凡便能早做防备。

    这个理由很过硬。

    辛琳犹豫起来,迟疑地说道+爱上书屋 www.23sw.net:“同时算四个人,真的……不会有问题?”

    “天机反噬之力肯定有,不过只要准备充分,也不是化解不了的。放心吧,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萧凡说道,显得颇有信心。

    辛琳咬着嘴唇,犹豫稍顷,终于像是下定了决心,慢慢走近,朝萧凡伸出了洁白的小手,五指纤纤,宛如白玉雕成。

    萧凡轻柔地握住了她的小手,白光一闪,柳叶小刀在她中指上扎了一下,一滴晶莹的血珠缓缓滴落到乾坤鼎之中。

    “迦儿,退后。站到祖师爷的跟前去。”

    萧凡微笑着说道。

    有无极天尊的英灵庇佑,辛琳自不会受到天地元气之力的伤害。

    辛琳依言退到了无极天尊的雕像之前,俏生生地站在那里,望着萧凡,水盈盈的大眼睛里满是担忧之色。

    萧凡朝辛琳微笑着点了点头,脸色凝重起来。以柳叶小刀刺破左手中指,也滴了一滴鲜血下去。仔细地将柳叶小刀收了起来,左手平胸,托着玄武甲,右手竖立,捏个剑诀,嘴里念念有词,开始施法。

    辛琳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

    只见萧凡双目微闭,念诀越来越急,脸上宝光大盛,一团氤氲紫气渐渐在他头顶凝聚。辛琳可以清晰地感觉到整间密室的天地元气都在涌动,以萧凡为中心,飞快地汇聚过去。

    “疾!”

    萧凡一声低喝,右手剑诀猛地朝乾坤鼎一指,一股肉眼可见的紫气笔直向乾坤鼎射去。

    那两寸高矮的小鼎轻轻一震,鼎身混沌图案骤然发亮,像是活物一般,围绕着鼎身缓缓流转起来,随着萧凡的真气源源不断注入,混沌图案的转动也是越来越快,光芒益发明亮,宛如一轮小太阳般,褚红色光芒大盛,耀眼生辉。

    一股浓烈的血腥气味混合着药香,在密室里飘散开来。

    辛琳极力瞪大眼睛,一次次加催内力,想要透过褚红光芒去察看萧凡的情形,但无论她如何努力,都无法穿透乾坤鼎焕发出来的褚红光芒。以紫檀木案几为中心,萧凡整个人都被包裹在了红芒之中。

    红芒越来越耀眼,两刻钟之后,宛如一颗巨大的红宝石出现在辛琳眼前。一道道闪电似的白芒,围绕着红宝石表面,不住跳跃闪动。

    萧凡念诀的声音都越来越急,也越来越清晰,透过红宝石,在密室之中回荡。

    便在此时,整座密室骤然为之一暗,原本不断向红宝石中心涌去的天地元气猛地翻滚起来,变得极其狂暴,化为一股股巨力,争相向红宝石光幕冲去。

    巨大的红宝石光幕开始明灭不定地颤动不已。

    悠忽之间,辛琳透过光幕明灭的空隙,看到了萧凡,虽然只是惊鸿一瞥,转瞬即逝,辛琳亦能看到,汗水已经完全湿透了萧凡的衣服,脸色变得异常苍白,头顶紫气氤氲,结成了一个小小的混沌图案,围绕着萧凡上方,也在不住颤动。

    相持了片刻,红宝石光幕越来越薄,色泽也越来越淡,像是随时会溃散开来。

    “咄!”

    萧凡一声低喝,一口鲜血喷出。

    萧凡右手异常敏捷地一托,那口鲜血化为一道血箭,笔直向乾坤鼎射去,全数被乾坤鼎吞噬。原本变得迟滞不灵的鼎身混沌图案,再一次急速流转起来。

    红宝石光幕又渐渐变得明亮,再一次将萧凡包裹起来。

    辛琳伸手掩住了自己的嘴巴,眼里泪水再也忍耐不住,一点点地滑落下来。

    “咄!”

    又一口鲜血喷出。

    萧凡的脸色已经苍白如纸,身子也微微颤抖起来。

    “不要,不要算了……”

    辛琳内心大喊起来,死命掩住嘴,娇俏的身子如同风中的落叶,颤抖不已。

    整间密室,呼啸之声大起,天地元气暴怒了。

    唯独辛琳所站立之处,周围三尺之内,静如止水,天地元气没有半分波动。暴怒的天机之力席卷整间密室,一到此处,立即便掉头而去,不做半点停留。

    “咄!”

    第三口鲜血喷出。

    萧凡的脸色不再苍白,呈现出淡金色,原本颤抖的身躯变得稳如磐石,动作迟缓起来,念诀之声渐渐低沉,但每一句都在密室之中引起轰隆隆的回响。

    乾坤鼎再次大放光芒,那种极其浓烈的血腥气和药香,却闻不到了。

    辛琳身子一软,慢慢靠在供桌之上,泪水如决堤之水,不绝流淌。

    暴怒的天地元气在密室上空渐渐凝聚,最后悬浮在密室顶部,化作一团肉眼可见的乌云,缓缓流转,仿佛一位绝顶高手,正在蓄势,准备做最威猛的一击。

    寒芒一闪,细长的软剑握在了辛琳手里,死死盯住那团乌云。此时的辛琳,整个娇躯都在微微颤抖,唯独握剑的右臂一动不动,衣袖鼓荡起来,蓄满了劲力,随时准备出手。

    “迦儿,不可以。”

    便在此刻,辛琳耳边响起萧凡柔和的声音,透出丝丝疲惫之意。

    血相推演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天机反噬也到了最紧要关头,力道之强,绝不是辛琳可以抵挡得住的。

    “你,你不要紧吧?”

    辛琳大喜,连忙问道,声音也在抖。

    萧凡没了反应。

    下一刻,乾坤鼎光芒耀眼。这一次的光芒,不是来自鼎身上的混沌图案,而是直接从鼎口喷出,宛如鲜血一般艳红刺目,瞬间将萧凡包裹在内,“嘶嘶”之声大作,那艳红的光芒,像是活物似的,一点点往萧凡体内钻去。

    萧凡的身体,逐渐变成了鲜艳的红色。

    “轰”!

    一声巨响,萧凡头顶的乌云猛地一颤,一道霹雳劈出,闪电般劈向萧凡的头顶。

    辛琳手一紧,差点就飞身而起,迎着霹雳杀去。

    总算要紧关头,她记得萧凡刚才的吩咐,终于没敢出手。

    这血相之术,她完全不懂,实在担心会给萧凡帮倒忙。

    “起!”

    萧凡一声低吼。

    紫檀木案上的乾坤鼎蓦然飞起,极速向霹雳迎击上去。

    “嘡”!

    闪亮的霹雳猛地轰击在乾坤鼎上,乾坤鼎鼎身剧震,滴溜溜在半空中转动起来,萧凡长身而起,凝聚浑身真元,一掌托向鼎足。

    轰然一声巨响,霹雳消散,被乾坤鼎吸收得干干净净。

    整间密室悠忽间安静下来,落针可闻。

    萧凡一手托着乾坤鼎,缓缓坐下,身子晃了两晃,嘴角溢出一缕殷红的鲜血,满脸淡金之色。被汗水浸透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

    “萧凡!”

    辛琳叫了一声,身影一闪,悠忽到了萧凡身边,满脸焦虑之色。

    萧凡紧咬牙关,闭目不答。

    只要一张嘴,鲜血立即就会喷涌而出。

    辛琳咬了咬牙,忽然在萧凡身后跪下,右掌一伸,抵住了萧凡背心处的心俞穴,内息运转,源源不绝地向萧凡体内送去。

    一开始,辛琳还有点担心萧凡眼下身体极其虚弱,怕他承受不住,很小心地控制着内力,不敢输送太猛。谁知手掌一贴上心俞穴,立即就被黏住了,萧凡的身子,仿佛变成了一块巨大的吸铁石,牢牢黏住她的手掌,辛琳的内息,更是宛如决堤的洪水,飞快地向萧凡体内涌去。

    不过片刻之间,辛琳娇俏的小脸就变得苍白,额角香汗汨汨涌出,身子也轻轻颤抖起来。

    便在这时,一股柔和的劲力自萧凡体内传来,轻轻一震,将辛琳的右掌推开。

    “傻丫头,我现在就像一个大漩涡,会把你吸干的。”

    萧凡低声说道,气息很是微弱。

    “你怎么样了?”

    辛琳只觉得丹田之处一下子变得空荡荡的,极其难受,不过当此之时,她也顾不得这些,伸手搂住萧凡的身子,急急问道。

    “还好,修养一会就没事了。”

    萧凡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

    “那,有结果了吗?怎么回事?”

    萧凡沉默起来。

    辛琳心里顿时也变得像是十五只吊篮打水——七上八下的,忐忑得很。

    “大凶之兆,血光之灾!”

    稍顷,萧凡低声说道。

    “谁的大凶之兆?谁的血光之灾?”

    萧凡轻轻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血相显示,老爷子阳寿将终,整个萧氏家族的大祸,迫在眉睫。如果不发生惊天变故,不过数年之间,在共和国显赫一时的萧家,便将分崩离析,被彻底清洗,就此在豪门世家的行列中消失。

    萧氏家族的几位主要子弟,包括辛琳在内,都将大难临头。

    ps:继续求点击,求推荐,求收藏!

    感谢贺兰山的魂十万厚赐!恭喜兄长成为《大豪门》第十一位盟主!盟主威武!!!

    感谢然然瑞瑞万赏!

    感谢:圣人重返都市,古浪小月,西冷印社,老姨爱初三,寂寞红尘落花舞,封印中的品优,唐门之我是男孩,裕铭洋,博博爸,清茶zwj,金六福66,書友817124523sw.netw,女人的老公,沧海一粟1974,pingare等等书友的打赏!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