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39章 交易
    “先验验货。”

    萧凡微笑说道。

    “哈哈,一哥,验货就不必了吧?谁还能信不过您呐,是吧!”

    郑明睿打着哈哈,却轻轻打开了那个精致的小盒子。

    萧凡就笑。

    郑明睿就是这样的性格,圆滑得像条泥鳅。无论什么话,从他嘴里说出来,让别人听起来永远是那么舒坦,也就不去计较他手上的动作了。

    这位,算得是纨绔衙内之中极其精明的生意人了,绝不会吃半点亏的。

    “一哥,真是好东西啊……”

    郑明睿啧啧赞叹,伸出双手,从盒子里取出了那个珐琅鼻烟壶,托起来,面对阳光,细细鉴赏,嘴里不停地赞叹着。

    说是不必验货,其实验得可仔细了。

    倒不是说郑明睿不相信萧凡,和萧一哥打了几回交道,萧一哥还没糊弄过他。人家那身份地位,也不可能做出这种大失体面的事情来。关键郑明睿已经养成了这样的习惯爱上书屋 www.23sw.net。不验验货,心里头无论如何都不会踏实。

    严格说起来,这是个好习惯。如今这世道,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亲兄弟还反目成仇呢,更不要说其他人了。小心点没坏处的。

    当然,如果萧凡是个特别计较的人,郑明睿又是另一种做派了,总之自己不吃亏,也不能得罪人,这是郑明睿在首都纨绔圈子和古玩圈子里行事的标准原则。

    萧凡并不在意。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事原则,这挺好的。有原则总比没原则好,哪怕这个原则是完全利己不利人的,也还是比没原则要好。

    郑明睿确实有点被萧凡拿出来的这只鼻烟壶迷住了。

    鼻烟壶是中西文化融合的产物,于十六世纪左右,鼻烟传入我国东北地区。当时生活在那里的游牧民族无法在马背上用烟筒吸烟,鼻烟正合适在马上吸闻,很快就流行开来。为了使鼻烟壶坚固耐用,游牧民族多用各种玉器、金属、骨角材料来制作鼻烟壶。

    鼻烟壶小巧玲珑,造型独特,选材用料种类繁多,制作工艺精美细致,渐渐成为供人玩赏和彰显身份地位的艺术品。尤其我国的鼻烟壶,集书画、雕刻、镶嵌、琢磨等技艺于一身,运用青花、五彩、雕瓷、套料、巧作、内画等技法,汲取了中外多种工艺的有点,极其精致。

    鼻烟和鼻烟壶在我国流行,始于明代,盛于清代。尤其是康雍乾三世,更是达于巅峰。清圣祖,清世宗,清高宗祖孙三代,都喜粬吸鼻撂#员茄毯南舶び诙员茄痰南舶k妨钅谖窀偌芄で山匙胖谱饔帽茄毯

    康熙对珐琅器的喜爱,异乎寻常,特邀法国画珐琅匠、传教士陈忠信在养心殿造办处珐琅作传授法国里摩日画珐琅技艺。宫廷造办处的匠师们不仅有惊人的仿制力,而且加以创新,画珐琅技艺在鼻烟壶的制作上大放异彩。

    这件御制铜胎珐琅花卉图鼻烟壶是康熙时期较早的作品,数量极其稀少,是收藏界的宠儿,十分珍贵。

    “小睿,验过了吧?怎么样?”

    稍顷,萧凡微笑问道。

    他眼下实在没有太多的时间和郑明睿在这里耗着。

    郑明睿连忙将鼻烟壶放回去,笑着说道:“瞧您说的,一哥拿出来的东西,还需要验吗?我就是欣赏欣赏……一哥,这鼻烟壶,您真的让给我?”

    “嗯。五十万现金带来了吗?”

    萧凡刚才给郑明睿打电话,特意要求现金,不要支票。

    麻烦。

    “当然当然,一哥亲口吩咐的,我敢打马虎眼吗?就是,一哥,这玩意,您也是行家,不止这个价啊。认真说起来,八十万都不贵的。五十万……我占的便宜太大了,这怎么好意思?”

    这就是郑明睿做人的技巧,绝不贬低你的东西,还会将真实的市场价直接说出来,声明自己占了便宜,让别人感觉好像做了个大人情,多多少少减少一点贱卖的郁闷之情。

    如果不是萧凡急着用钱,按照郑明睿所言,正常交易,这鼻烟壶确实值得八十万。

    不过萧凡对钱一贯没什么感觉,也不是太在意。

    “小睿,这话就不说了,你拿走吧。”

    郑明睿便露出为难之色,说道:“一哥,真的,小睿我不能占您这么大便宜,咱哥俩谁跟谁啊,是不是?这么着吧,您稍等一天,我再凑个十万块,怎么也要让我表示个歉意,您说是吧?”

    这么好的玩意,萧凡五十万就出手,摆明是急着要用钱,开出来的价格,让郑明睿完全不会有任何犹豫。郑明睿也看出来这点,就说了句“便宜话”,明知道萧凡不会等到明天的。

    否则,对于郑少而言,区区十万块,又何至于要等到明天?

    五十万他都随手就取出来了!

    萧凡轻轻一笑,说道:“拿来吧。”

    这小子,将来官场上前途有限,这生意场上的成就,了不得。面相上显示得清清楚楚呢。

    “哎哎,好的好的,阿虎……”

    郑明睿忙不迭地叫道。

    一直站在郑少身后的阿虎便忙不迭地将密码箱搁在桌上。五十万现金加密码箱,分量可也不轻了。

    郑明睿亲自打开了密码箱,转向萧凡,满满一箱子百元大钞,码得整整齐齐,银行的封条都没动。

    “一哥,您点收一下。”

    萧凡点点头,却直接将密码箱合上了,压根就不去点收。郑明睿会做生意,绝不会在这上边动什么手脚,这样的规矩,可是不能坏的。坏一次,招牌就砸了。

    再说,在萧家人面前坏这样的规矩,那还了得?

    “好,小睿,再见。”

    萧凡站起身来,半刻也不愿耽搁,食指一勾,轻描淡写就将密码箱提了起来,握在手中。

    阿虎大吃一惊,双眼猛地眯缝了一下。

    真看不出来,这病秧子的手劲,如此厉害!就算是他阿虎,力大无穷,也不能用一个手指头这样毫不费力地勾起十公斤重物。在萧凡手下,十公斤的钞票和一个儿童玩具没有任何区别。

    顿时就对一哥刮目相看。

    “哎,一哥,干嘛那么急啊……咱们好久没在一起喝茶了,今儿个我请客,好好聊聊?”

    郑明睿忙不迭地说道。

    这一回倒是真心诚意的。老萧家的人,谁不想多结交啊?虽然一哥的爱好是有点特殊,堂堂老萧家嫡长孙居然玩“出家”,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但老萧家的大牌子不是假的。单一哥时不时拿出这么一两样好货色,就值得郑明睿多下点本钱了。

    郑明睿一直都在琢磨着,一哥手里这些好玩意,到底是哪来的。

    要说捡漏,现如今满首都城,你去哪捡这样正宗的康熙铜胎珐琅鼻烟壶?真有,早被人捡完了。

    或许这就是一等豪门世家的底蕴!

    郑明睿自然绝对想不到,这漏,是萧凡十年前还在上高中时捡到的。那时节的首都城,好玩意是真不少,往往几十块钱百把块钱就被拿走了。

    “小睿,谢了。客归你请,茶我已经够了,下次吧。”

    萧凡笑着拍了拍郑明睿的肩膀,拎着密码箱,径直出了雅座。占了他三十万的便宜,请喝杯茶还是应该的。萧凡并不讨厌郑明睿这种占便宜的做法,最起码是明着占,不得了便宜卖乖。

    “好嘞,一哥,您走好啊……下回我给您补上。”

    郑明睿连连哈腰,满脸堆笑。

    跑一趟七星观,一个小时不到,白捡三十万,到哪去找这样的好事?

    萧凡一出门,隔壁包厢的门随即打开,一位婀娜多姿的年轻女郎和一只大黑猫相跟着出来,萧凡随手将密码箱交给了辛琳,黑影一闪,大黑猫径直钻进了他的怀里,探出头朝辛琳眨眨眼睛,“喵”地一声,颇为得意的样子。

    辛琳嘴角浮起一丝笑纹。

    见了这个架势,阿虎目瞪口呆,稍顷,咂了咂嘴,说道:“郑少,这谁啊?”

    郑明睿不理他,望着萧凡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说道:“老萧家就是老萧家,大气!”

    “老萧家?”

    阿虎吓了一跳。

    忽然两道冷冷的眼神扫了过来,顷刻之间,刚才还朝一哥满脸堆笑的郑少,已经板下了脸,淡然说道:“阿虎,有些事,别随便打听,也别随便出去乱说。这四九城公子哥圈子里的水,深着呢。不小心陷进去了,你爬不出来。”

    阿虎心中一寒,连连点头,说道:“知道知道,郑少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知道就好。有些事是天生的,不管你服不服气,你都得承认这个事实。”

    郑明睿淡淡地说道。

    稍顷,一台毫不起眼的小轿车驶出了七星观,直奔首都机场而去。

    一小时后,一架巨大的喷气式班机直插蓝天,这是飞往辽北省省会银都市的班机。乘客们惊奇地发现,商务舱的座位上,坐着一只肥硕的大黑猫。

    原本宠物搭乘飞机,必须托运,但辛琳每次都能轻而易举说服机场工作人员,直接将黑麟带进客舱,也不知她使用了何种手段。

    黑麟飞机坐得多了,俨然老手,昂首挺胸,神气活现。

    ps:兄弟们很给力,馅饼十分感激。请继续支持,点击,推荐,收藏大大的要!!!

    感谢:朵朵爱吃馅饼十万厚赐!恭喜朵朵成为《大豪门》第十二位盟主,朵朵猫好萌!!!

    感谢:用小兵扛棋,vision7471,smartrice万赏!

    感谢:圣人重返都市,纳米水杯,流浪为爱,中间思考者,只看盗版,老姨爱初三,封印中的品优,枫影孤城,吉他素,上学不努力现在搬砖,jonesw,書友817124523sw.net,女人的老公,刘卫红,淡看历史,沧海一粟1974,金六福66,小夜saya,木鱼叁豊,pblng,痴心不改,老周老周,pingheng2013,刘二1979,[兜兜里有糖],dfsdf1等等书友的打赏!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