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43章 忽然发疯的守山犬
    其实这是因为张同华还太年轻,他老子的官也不够大。假如他老子是辽北省军区副司令员而不是军分区的副司令员,张同华年纪大上几岁,纵算他心里林峰对林五爷那头著名的“东北虎王”再仰慕崇拜,也绝不会当众说出来。

    毕竟走的是不同的道。

    也许有交集,但只能是私下里的。

    不过在这穷乡僻壤,张同华也就不在意这些了。

    苏如成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苏氏家族在上京势大财雄,但摆在台面上的还是商业部分,其他都沉在水下,能和林五爷扯上一点关系,甚至偶尔得到林峰的几句指点,那真是倍儿有面子。苏如成尽管不敢自称是林老虎的弟子,如果别人要这么恭维他,他却也从未反驳过。

    李狗蛋羡慕了一阵苏如成的复合弓,咂咂嘴,说道:“你们等会,我和我爹回家拿家伙……”

    李长贵和李狗蛋一走,这边就开始换装。

    清一色的丛林野战特种兵装束。苏如成在`爱上书屋`www.23sw.net迷彩服上套了一件黑夹克,很多口袋的那种,好几个口袋都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里面装了什么东西,斜背一个黑色的箭囊,装着十二支箭。然后踩在牧马人的踏板上,很仔细地结好了野战靴上的带子,再在右腿上配上一柄军用匕首,黑色的刀鞘,酷炫得很。

    张同华再一次目瞪口呆。

    这位苏少还真不是一般的装啊!

    想他张少,正经野战军侦察兵出身,也没有准备得这样齐全。

    “苏少,你以前当过兵?”

    愣怔一阵,张同华才试探着问道。

    “嗯哼!没当过兵的男人,能叫真男人么?”

    苏如成耸了耸肩,很洋气的地说道。

    “苏少,这话兄弟我爱听,咱们还是战友呢!”

    张同华不由大喜,这可算找到共同话题了。别看张同华在这辽北一隅也算是个角色,公子哥,面对苏如成这种来自上京的一等大少,心里头还是底气不足。一听苏如成也当过兵,顿时变得兴致勃勃。

    “苏少在哪个部队当的兵?”

    “武警辽东总队。”

    “好好,武警好啊,个顶个的过硬……”

    张同华便赞叹不已。实际上他们这种正经野战部队侦察兵出身的,还真不会这样“崇拜”武警,不过对着苏少,自然要这么说的。如果张同华知道苏如成只是在武警辽东省总队司令部当了两年勤务兵,这话他真说不出口。

    苏如成轻轻一笑,从刀鞘中拔出寒光闪闪的军用匕首,在手里试了试锋刃,点点头,似乎很满意的样子,将匕首又插了回去,动作潇洒。眼神有意无意间往萧凡和辛琳那边扫了过去。

    尽管苏如成在心里认定这两人神经不正常,但辛琳的美貌却不是假的。

    不正常就不正常吧,苏少从来不在意女人聪明不聪明,他只在意女人好看不好看。

    萧凡和辛琳静静的在那边看着他们忙乱,一句话不说。苏如成怀疑,他们能这样一直站下去。

    不一会李长贵李狗蛋父子就结束停当过来了,李长贵斜背一条老式的五六式半自动步枪,还背了一串绳索,腰间的牛皮带上挂着一把砍刀,脚上扎了绑带,老布鞋。步枪保养得很好,油光乌亮。

    李狗蛋则背了一张桦木弓和一个箭囊,右手握着一支扎枪,左手牵了两条土狗。

    萧凡的目光瞬即落在那两条土狗身上,嘴角浮起一丝笑容,轻轻点了点头。

    这是两条好狗,战斗力极强。虽然身材谈不上多么粗壮,却是真正的纯种猎狗,那精气神一看就和其他的狗不一样,不知道见过多少血腥了。

    一直静悄悄趴在他怀里的黑麟也猛地扬起头,望向那两条土狗,两只猫眼眯缝了一下,锋锐的利爪悠忽从脚掌中探了出来。

    萧凡微笑着揉了揉黑麟圆乎乎的脑袋,低声说道:“是友非敌。”

    利爪收了回去,黑麟又趴在他怀里,似睡非睡的,打不起精神。

    “大懒猫。”

    辛琳忍不住撇了撇嘴。

    只有和黑麟“斗气”的时候,辛琳才会偶尔露出小姑娘的性子。

    “走吧!”

    苏如成一摆手,宛如大将军发号司令。

    李长贵一声不吭,转身就走,李狗蛋嘻嘻一笑,牵着两条土狗跟在后边。苏如成,张同华等人鱼贯跟上。

    萧凡和辛琳也不声不响地跟了上来。

    “哎,等一下。”

    张同华叫道,猛地转过身子,气势汹汹地盯住了萧凡和辛琳。

    “喂,干嘛跟着我们?”

    “打猎。”

    辛琳淡淡说道。

    “打猎?你们还真的要进山啊?”张同华满脸讥讽:“就算你们要进山,拜托也别跟着我们。这是我们请的向导,你们另外请吧。”

    “就是,这要出个什么事,谁负责啊?”

    跟张同华一起从军分区来的一位年轻男子马上附和。

    辛琳依旧淡淡说道:“两个向导,一边请一个。”

    “一边请一个?你什么意思?”

    张同华瞪得了眼珠子。

    辛琳不再理他,越过他们,来到李狗蛋身边,掏出一摞百元大钞,递到李狗蛋面前,说道:“这里是两千块。我刚看到,他们那两千,你给你爹了。这两千是给你的,我们请你做向导。”

    “你们真要进山啊?”

    李狗蛋这回并没有直接拿钱,眼睛在辛琳和萧凡身上来回扫了一圈,搔了搔头,说道。

    “是嫌钱少吗?你要多少?”

    辛琳直截了当地问道。

    “这倒不是……就是,这山里的天气,我担心你们受不了,比屯子里冷多了。再说,山路也不好走。你们……你们行吗?”

    李狗蛋破例没有嬉皮笑脸,很认真地问道。

    “行不行是我们的事,你只管带路,真跟不上,我们会自己回来,不怪你。”

    “这……”

    李狗蛋望着那新崭崭的百元大钞,显然有些动心了。

    有钱干嘛不赚啊?

    而且是两千!

    “哎,没你们这样的啊,都说了这是我们请的向导。”

    张同华火了,勃然作色。

    装啥装?

    这里可是东北,不是你们的地盘。

    若非出面的是辛琳,换上萧凡的话,张同华说不定会动手了。尽管朝这么个病秧子出手,胜之不武,好歹是个男的,不是个娘们。

    最让张同华抓狂的是,好像谁都没听到他的话,萧凡没听到,辛琳也没听到,甚至连李狗蛋似乎都没有听到,眼珠子死死黏在那两千块钱上头,直接将张大少当成了空气。

    给钱的当然是大爷!

    一边瞎嚷嚷的算个屁啊!

    这是李狗蛋的逻辑,简单明了。

    便在这个时候,忽然发生了意想不到的情况,牵在李狗蛋手里的两条猎狗原本跟在李长贵身后,忽然同时转过身,猛地向着萧凡冲过去。李狗蛋一个没留神,差点就给带了个趔趄。等他察觉情况不对,想要控制住两条猎狗时,发现完全是徒劳。

    两条猎狗直接就挣脱了绳子。

    “小心!”

    李狗蛋的脸色终于变了。

    只有他和李长贵知道这两条看上去并不起眼的土狗,到底有多厉害。这两条猎狗,直接就敢跟黑瞎子放对。

    现在突然发疯,只怕转眼间萧凡就会被撕碎了。

    李狗蛋手里的扎枪扬了起来,与其同时,李长贵已经闪电般取下了背着的五六式半自动,枪托抵在了肩膀上,瞄准了两条猎狗。

    尽管这两条狗是他们爷俩一手养大的,是打猎的好帮手,感情深厚,但和一条人命比较而言,孰重孰轻,李家父子还是分得清楚。真要是咬死了萧凡,他爷俩都得去坐牢,搞不好还要杀头。

    不过父子俩都不敢出手。

    怕误伤。

    两条猎狗正处在他们和萧凡之间。

    不过下一刻的变化,再次让大伙目瞪口呆。

    两条猎狗同时停了下来,弓起身子,浑身的毛发都竖了起来,冲着萧凡一阵狂吠,两名女孩子尖叫着捂住了耳朵。

    这两条土狗的叫声,实在太洪亮了。

    瞧这个架势,分明是将萧凡当成了大敌!

    黑影一闪!

    原本懒洋洋趴在萧凡怀里的黑麟猛地跃起,站到了萧凡的肩膀之上,双目圆瞪,身子弓起,脖颈上蓬松的毛发一根根竖起,宛如一面盾牌相似,死死盯住了不远处的两条猎狗。

    萧凡依旧淡淡地站在那里,脸上不起半点波澜。只是反手过去,拍了拍黑麟的脑袋,微笑说道:“不是跟你说了吗?是友非敌。”

    好像那大黑猫能听得懂他的话似的。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黑猫似乎真听懂了他的话,竖起的毛发渐渐平复下来,眼睛也眯上了,轻轻一跳,又回到了萧凡怀里。

    萧凡慢慢向前走去。

    两条猎狗便一步步后退,依旧弓着身子,也不叫了,只在嘴里发出“呜呜”的低鸣,神情紧张至极,却就是不敢暴起发难。

    李狗蛋瞠目结舌。

    这可是连黑瞎子都敢斗的两条守山犬啊,现在居然怕成这个样子。

    也不知道它们是怕人还是怕猫!

    尽管这很可笑。

    但是显然,它们是真的紧张。

    也许紧张不代表着害怕,只是不肯轻敌。饶是如此,也够让人晕乎的了。

    它们到底在紧张什么?

    ps:感谢圣人重返都市2万厚赐!

    感谢:老姨爱初三,溪里鱼,春村儿,启·舞,我心怆然,書友817124523sw.net,女人的老公,沧海一粟1974,金六福66,淡看历史,木鱼叁豊,老周老周,痴心不改,踏雪有愧,卐郁金香之恋卐,小李飞刀的剑,塞族小鱼儿,神州坐看,封印中的品优,曼大联王等等书友的打赏!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