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44章 不可思议
    李狗蛋终于回过神来,手忙脚乱地冲上去将两条猎狗拉了回来,咧开嘴,朝萧凡嬉皮笑脸了一下,算是道歉吧。

    萧凡也笑了笑,伸手摸了一下他的脑袋。

    他很喜欢李狗蛋,这孩子虽然有点山民的狡黠,却不失淳朴。而且看李狗蛋的面相,眉梢长而不乱,颜色黑亮,双目有神,额头隐然有王字印记,他日必定富贵。只是李狗蛋眉骨较高,眼角稍带戾气,却显枭雄之相。

    想想也很正常。像李狗蛋这样深山里的孩子,日后要想出人头地,不玩些心机耍些手段,甚至不心狠手辣一些,断然不行。世道人心如此。

    从李长贵的面相上也能印证到这一点。李长贵是典型的劳碌命相,不过嘴型方正,显示晚景不错。李狗蛋将来出息了,自然孝顺老子。

    “我给你做向导,不要钱。”

    李狗蛋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似乎想要弥补一下刚才自己的失误。

    “好啊,不过钱你还是拿着吧,你比;爱上书屋 www.23sw.net我们更需要钱。”

    萧凡微笑说道。

    辛琳走过来,一声不吭地将两千块钱递到他手里。

    李长贵望着辛琳窈窕的背影,眼里闪过一抹惊疑之色。就刚才,他举起五六式步枪之前,分明看到辛琳手里有白光一闪,随即辛琳就站在了他和萧凡中间,正正挡住了他的枪口。

    李长贵是好猎手,眼神远不是一般人可比的,他可以断定,辛琳手里的那一抹寒芒,绝对是利器。只是辛琳看出来他对那个病怏怏的年轻男子并无恶意,所以才没有出手。

    这娇怯怯的姑娘,难道是个大高手?

    “喂,你收了我们的钱,还讲不讲规矩了?”

    张同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面子上还是下不去,朝李狗蛋横眉立目。

    李狗蛋手一伸,将刚从辛琳手里接过的两千块递到他面前,嬉皮笑脸地说道:“要不,这钱您拿回去,咱们两清,你们另外找人带路吧,我给他们带路!”

    “你什么意思?”

    张同华勃然大怒,双眉竖了起来。

    连这个乡下小崽子都敢冲自己这么说话?

    真以为张大少是吃素的?

    李狗蛋脖子一歪,似笑非笑地问道:“你想杀了我吗?然后把整个李家屯的人都杀了?不然,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发火。这里是李家屯!”

    脸上那种嘲讽之意,谁都看得出来。

    “你……”

    张同华脖子都快绽得爆裂开了,一双眼瞪得像牛蛋。

    这小崽子居然敢威胁他?

    萧凡就笑。

    这嬉皮笑脸的小家伙一旦翻脸,居然一点余地都不给人留,直接就将张同华给推到墙上下不来了。果然和他的面相甚是相合,行事带着三分邪气。

    “算了,同华。别人爱跟着就让他们跟着好了,多两个人热闹不是?”

    苏如成出面给张同华解了围。

    在这里,李长贵李狗蛋才是坐地虎,穷山恶水出刁民,古来如此。军分区副司令员的大牌子,在这穷乡僻壤怕是不好使,没人知道你是个多大的官啊!

    苏少的话就是管用,尽管张同华还是气得呼呼喘息,却再不多发一言,只是狠狠瞪了李狗蛋一眼。

    “走啰。再不走,要在山里过夜了!”

    李狗蛋嘻嘻一笑,将两千块钱随手塞进自己胸前的口袋,一扯绳子,拉着两条猎狗,就向前边冲去。

    大伙鱼贯跟上。

    张同华“呸”地一声,重重吐了口吐沫,也跟了上去。

    出发时闹的这个不愉快,没多久就被忽然出现的猎物冲跑了。一只棕褐色的野兔,忽然从山路的一侧窜出来,向另一侧快速跑去。

    一干人顿时大呼小叫起来,好几支箭“嗖嗖”地射了出去,乱七八糟的,连野兔的毛都没碰到一根。这么急吼吼出手的,自然是苏如成和张同华的跟班,都扛着弓箭呢。

    张同华没动。

    他扛的是雷明顿双管猎枪,不是用来猎杀这种小目标的。一枪轰过去,也许野兔就粉身碎骨了,变成一团血雾。

    再说这兔子跑得挺快,张同华也没啥把握。

    李长贵父子自然不会出手,他们只是向导,很懂得要将这乐趣让给客人。

    人家可是付了钱的。

    除非碰到野猪和黑瞎子这种大型猛兽,哪又另当别论。

    便在此时,苏如成弓开如满月,手指一松,“嗖”的一声,一支黑色的羽箭破空飞去,正中野兔的脖子,一箭就将快要钻进路边灌木丛的野兔给钉在了地上,吱都不吱一声,立马断气。

    掌声顿时响了起来。

    更有人欢呼尖叫。

    连萧凡都在鼓掌,脸上带着赞赏之色。

    这苏如成看来真在弓箭上下过一番苦功,在这样的情况下,一箭射中野兔,虽然不排除有碰运气的成分,也算是很不错的了。

    “苏少,好箭术!大帅了!”

    张同华大声喝彩,朝苏如成伸出了大拇指。

    不怪这家伙拽兮兮的,是真有些本事!

    苏如成缓缓将弓收了回来,微笑说道:“这不算什么,只是习惯而已。辽中那边有两个猎场,多的是这种小东西,射多了手就顺了。”

    张同华暗暗叹气。

    他知道那样的猎场,辽中有,他们辽北也有。新鲜是新鲜,贵也是真贵。一些在城里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大款,会邀请喜欢猎奇的政府官员去那里烧钱。

    百分之百是烧钱。

    张同华虽然在这偏远地区算个公子哥,手头还真不是多宽裕,那台大切也不是他自己的,是公家的。听苏如成这口气,去猎场就好像上路边摊吃碗混沌那样,根本不算回事。

    不知道这回伺候好了苏公子,老头子扶了正,自己能不能风光一把。

    不过张少是暗暗叹气,苏少却是暗暗憋气。

    所有人都在鼓掌,连那个莫名其妙抱着只黑猫进山“打猎”的病秧子都给他掌声了,唯独辛琳就好像没看见,一丝一毫的异样表情都没有,甚至连目光都不曾扫过那只野兔。

    再往前走。

    运气真不错,没多久又射到一只松鼠。

    还是苏如成的功劳,依旧一箭命中。

    掌声如潮,叫好声此起彼伏。

    萧凡微笑着跟身边的辛琳说道:“迦儿,听说林老虎不但玩得一手好刀,箭术也非常准。”

    林峰是东北巨擘,算得江湖人物。辛琳出身的七妙宫,也在江湖上赫赫有名。估计七妙宫的长辈会跟她提到当下江湖中风头最劲的几位大豪。

    无论怎么排,林老虎林五爷都必定榜上有名。

    辛琳瞥了那边故作风淡云轻的苏如成一眼,淡然说道:“如果他真得到过林老虎的指点,那林五的箭术,只怕也没有传说中那么神奇。”

    幸好这话苏如成没听见,不然真要被气得半死了。

    萧凡笑笑,说道:“这倒不一定,有些事,天赋还是比较关键的。”

    辛琳不吭声。

    她从不在萧凡面前说天赋。

    太打击人了。

    李狗蛋好奇地问道:“姐姐,你们进山到底干嘛来的?”

    一连碰到两只小东西,这两位连眼皮子都没眨过一下,有这样来打猎的吗?好歹也表示表示啊!

    “打猎!”

    辛琳简简单单回了他两个字。

    和萧凡一样,辛琳对李狗蛋也不讨厌。她不会看相,但比较而言,李狗蛋比那边几位顺眼多了。

    “打猎?怎么不见你们动手呢?”

    李狗蛋更加好奇了,上下打量着萧凡和辛琳,且不说这两位是不是真的猎手,起码得有打猎的家什吧?一没枪二没弓,拿什么打?

    刀猎?

    李狗蛋自己都觉得好笑。

    刀猎这种事,就算在李家屯都仅仅只是个传闻而已。带一把刀就敢往这莽莽苍苍的原始森林里钻,那是成心想要自杀。他爹李长贵是这方圆百十里地公认的头把交椅,也没玩过刀猎。

    辛琳反问道:“这一带,黑熊多不多?”

    “你想猎熊?”

    李狗蛋差点嚷嚷起来。

    开什么玩笑?

    辛琳双眉一蹙,李狗蛋顿时就闭上了嘴。不知为什么,李狗蛋有点怕辛琳。

    “打黑瞎子,要看运气。运气好一天能碰上两只,运气不好,三五天也见不到影子。”

    李狗蛋老老实实回答了辛琳的提问。

    萧凡笑了笑,说道:“今天运气会不错的。”

    “你怎么知道?”

    李狗蛋反问道。

    萧凡笑而不语,辛琳也不再说话。

    萧凡说运气不错,那肯定就会不错。

    这一点毋庸置疑。

    进山两个小时之后,问题就逐渐显示出来了,有人开始掉队。最开始是那两个上京来的漂亮女孩,接下来老爷们也呼呼喘气,不得不找地方歇一会再走。

    到第四个小时,刚进山时还算整齐的队伍,已经走成了“散兵游勇”。

    包括中间吃干粮当午饭的时间,一共歇了三次。

    再往前,变成李长贵带着两条狗走在最前边,萧凡和辛琳不徐不疾地跟着,苏如成和张同华勉强在后边十来米,奋力跟上。不过看上去,这两位也已有些熬不住,满头大汗了。

    至于李狗蛋,不得不殿后,防止真的有人掉队。

    这可不是玩的,万一走丢一个,上哪找去?

    望着萧凡在寒风中随风飘舞的雪白狐皮大衣和辛琳窈窕的背影,以及他们永远那么不紧不慢的步子,苏如成和张同华对视一眼,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看上去,这两个人好像连汗水都不曾渗出一滴。

    比郊游还轻松!

    怎么会这样?

    ps:继续求推荐,求点击,求收藏!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