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45章 到底是不是人?
    在一处较为干燥的避风地带,李长贵停了下来,在一块石头上坐下,双手抱着五六式步枪,微闭双目养神。走了四个小时,李长贵的体力也开始下降,需要歇息一下。

    四周散落着一些塑料袋和其他的垃圾,还能见到燃烧过后的灰烬,可见这里是猎人们进山中途休息的所在。

    萧凡和辛琳依旧站着,好整以暇,四小时山路跋涉,似乎对他俩没有造成任何负担,萧凡雪白的狐皮大衣整洁如新,辛琳伸手给他理顺了一下被风吹乱的白色狐狸毛,动作轻柔。

    两条守山犬趴在李长贵脚下,偶尔会朝萧凡那边望一眼,仍然充满着警惕的意味。仔细看,就能发现,它们的目光其实是落在大黑猫的身上,不是冲萧凡去的。大黑猫懒洋洋的,对两条猎狗的警惕和紧张视而不见。

    苏如成张同华气喘吁吁地跟了上来,不住抹汗,感觉双管猎枪和复合弓都变得沉甸甸的,是个不小的负担,野战靴也像灌了铅一样的沉。

    跟十公里-爱上书屋-www.23sw.net全副武装越野赛的感觉也差不了多少。

    “怎……怎么不走了?”

    张同华还在嘴硬,喘着气问了一句。

    李长贵理都不理他。

    这个人极其不喜欢说话,甚至比萧凡都还要惜言如金。

    见苏如成的目光也向自己望过来,萧凡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再往前走,就要碰到黑熊了。等大家都汇合了,一起走比较安全。”

    正在闭目养神的李长贵猛地睁开眼,扫了萧凡一眼,石刻般的脸上,闪过一抹惊诧之意。

    “你怎么知道?”

    张同华忍不住问了一句,语气温和得多了。见了萧凡辛琳这比李长贵还要气定神闲的样子,张同华也知道情形有些不对,态度自然而然的有所改变。

    萧凡笑笑。

    他不是猎人,但进山之前,就手边占一课,便知道今天的行程会很顺利。已经进山四个小时,再不往回走,今天就得在山里过夜了。

    “大伙歇会,好好养养精神,前边就是黑瞎子经常出没的地儿了……”

    不一会,李狗蛋率领“大部队”跟了上来,两个女孩叫苦连天,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屁股就在路边的石头上坐下,不住捶打着双腿。

    “成哥,咱们什么时候回去啊?累死了……”

    娇小女孩呻吟着说道,撅起了嘴,无论什么时候,总是带着撒娇的味道。

    刚进山不久就打到一只野兔,令得大伙兴致高涨,随后再打到一只松鼠,这才能让“大部队”坚持到现在。不过两只小动物以生命换来的刺激,终于在长途跋涉之后被消耗殆尽。

    所有人都披头散发,狼狈不堪,汗水不绝淌下。只是碍着苏如成和张同华,爷儿们可不敢像小姑娘一样哼哼唧唧。

    苏如成瞥娇小女孩一眼,目光有点冷。

    苏少也没坐,努力站直了身子。

    他可不想被那个病秧子比了下去,奈何自己带来的这俩女人,跟辛琳比,实在相差太远,一点都不给成哥争面子。

    娇小女孩吓得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眼眶红红的,似乎随时会哭了出来。

    “喝水不?”

    李狗蛋取下随身携带的老式军用水壶,咕咚咕咚喝了两口,将水壶递给萧凡。他不敢递给辛琳,觉得会亵渎了这位“神仙姐姐”。

    萧凡微笑摇头。

    李狗蛋压低声音说道:“前边就是黑瞎子经常出没的地方,要留点神了……黑瞎子要准备冬眠,现在到处找吃的,脾气不好。”

    熊类在冬眠之前,总是要尽量储存脂肪,以便熬过食物稀少的漫长严冬。

    萧凡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歇息了十来分钟,李长贵一声不吭站起身,举步向前,两条猎狗跟在他的脚边。

    “哎呀,再歇会嘛……”

    娇小女孩又忍不住央求起来,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

    没人理她。

    大伙都跟了上去。

    可没人愿意在这深山老林里落单,尤其刚才李狗蛋那句提醒,更是听了害怕。

    不到一刻钟,又走成了“散兵游勇”。

    还是李长贵在前,萧凡辛琳紧随其后,苏如成张同华落后十来米,再往后一长串“战五渣”。唯一的区别在于,李狗蛋这回没在后边“收拢队伍”,紧紧跟在苏如成张同华身后。前边就是黑瞎子最喜欢出没的地段,他不大放心老爹一个人在最前边。

    苏如成和张同华看上去还有点战斗力,但毕竟不是自己人,关键时刻肯定不能指望他们。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至于萧凡和辛琳,李狗蛋完全看不懂。他虽然头脑灵活,十分机灵,但这样两个人,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看上去弱不禁风,走了四个多小时山路,却比他还要轻松,脚下无声无息,好像连一根枯枝都不会踩断。

    情况在突然间出现。

    原本不紧不慢跑在李长贵前头不远处的两头猎狗,忽然一声低吠,不约而同向前窜了出去。黑影一闪,那头一直舒舒服服趴在萧凡怀里的大黑猫,悠忽间也一跃而起,窜了出去,快如闪电,竟然丝毫也不落后于两头守山犬。

    下一刻,李长贵斜背着的五六式步枪已经端在手里,微微猫着腰,向前跑去。

    萧凡和辛琳还是紧紧跟在他身后,如影附形。

    不远处随即传来两条猎狗的狂吠声。

    山道之上,一头巨大的黑熊人立而起,嘴里呜呜低鸣。

    两条守山犬一左一右,和黑熊对峙。

    但黑熊的注意力明显没有完全放在两头猎犬身上,而是昂起头,望向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鼻子里喷出粗大的气息,呲出了锋利的獠牙。

    那块大石头上,大黑猫弓起身子,毛发竖立,绿光莹莹的猫眼,盯住了大黑熊。

    见了这般情形,饶是李长贵见多识广,也不禁愣怔了一下。

    紧接着,李狗蛋窜了上来,眼神一扫,也呆住了。

    妖猫!

    一股寒气不由自主地从李狗蛋的尾椎处升腾而起,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故老相传,猫有妖气。

    尤其是老黑猫!

    在西方也有这样的传说,猫是灵媒,可以沟通阴阳两界,看到人类看不到的情形。

    至于那头黑瞎子,反倒在其次了。

    毫无疑问,这是一头巨熊,站起来足有一米八高,膘肥体壮,少说也有三四百斤重,也许还不止。李长贵在山里打了二十多年的猎,这样硕大的黑瞎子也见得很少。

    野猪王,大公熊和东北虎,是原始森林里最令人畏惧的三种猛兽。

    通常他要是一个人在野外碰到这种大熊,是不会去招惹的。五六式步枪的杀伤力尽管巨大,也不是那么保险。

    野生巨熊的生命力和爆发力,都远远超出一般人的想象之外。一枪不能致命的话,不见得有机会开第二枪。

    但现在,李长贵自然毫不迟疑举起了枪,瞄准那头黑熊的心脏位置。

    “不要开枪。”

    萧凡忽然说道,声音柔和,却带着某种毋庸置疑的命令似意味。

    “熊现在还没有发怒,胆汁不够多。”

    亲自前来原始森林猎熊,萧凡其实并不情愿,但炼制“乾坤大还丹”必须要新鲜熊胆入药。市面上出售的熊胆汁,都是养殖场来的,品质太差。

    李长贵诧异地望了萧凡一眼,手指慢慢从扳机上移开了。

    李狗蛋能够察觉到这两人一猫的“怪异”,李长贵的感受只有更甚。进山不到一个小时,他就不敢再将萧凡辛琳当成“神经病”了。

    没见过病秧子气力这么悠长的。

    “靠,怎么不开枪?”

    张同华和苏如成也赶了上来,一眼看到如此凶悍的一头巨熊,都是大吃一惊。

    张同华随即举起了手里的雷明顿双管猎枪。

    一根苍白的手指从旁边伸过来,轻轻搭在双管猎枪的枪管之上。张同华只觉得双臂猛地一沉,犹如千钧巨力压住了枪管,枪口猛然朝向了地面。

    张同华大骇,急忙扭头看去。

    萧凡朝轻轻朝他摇摇头。

    左手食指压在他的枪管之上。

    张同华力贯双臂,使劲往上一抬。在部队当侦察兵的时候,体能训练从来不曾间断过,单杠引体向上张同华一口气能做六七十个,一百多斤的杠铃也举得起。此时竭尽全力,枪管却依旧朝向地下,宛如蜻蜓撼石柱一般,不能撼动分毫。

    张同华一张脸瞬间涨得通红,又竭力往上一抬,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

    猎枪还是一动也不能动。

    搭在枪管上的那根苍白纤长的手指,宛如带着某种可怕的魔力,绝不是他所能对抗的。

    “不要开枪,要先激怒它才行。”

    萧凡轻声说道,语气温和,眼神也很温和。

    辛琳已经缓步向巨大的黑熊走过去,神色平静异常。

    “你……”

    张同华目瞪口呆,脸上闪过一抹深深的惊惧之色,原本涨得通红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无血,比萧凡的脸色还要白。

    很明显,张大少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这什么人啊?

    又或者,这到底是不是人啊!

    ps:求推荐支持!打赏的书友,明儿一起感谢。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