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47章 钓神
    庆南--县山多,多得不得了。

    商务车一路南来,几乎都是在山里转悠,盘山公路一圈接一圈的,一米外就是悬崖绝壁,万丈深渊,偶尔往窗外望一眼,恐高的人可能会立即感到心脏抽紧,浑身不舒服。

    商务车司机是跑惯了山路的,几个小时下来,都有些心惊胆颤吃不消。

    倒是两位年轻的乘客十分淡定,一直在车里闭目养神,一路上几乎一句话都不说,差点没将司机憋出病来。只是看那男乘客脸色苍白,满面病容,司机也就不好主动开口去打扰人家休息。

    既然病了,却不知道赶几百里山路,跑到庆南这穷乡僻壤来做什么?

    萧凡和辛琳离开李家屯之后,次日赶到辽北银都机场,直飞山城。在山城下飞机后,歇息一晚,次日租了台商务车,赶往庆南-县。

    庆南位于山城东南方向,是民族自治县,和益东接壤,再过去一百多公里,就是庆元城。

    知道这一趟距离远,走的&awww.23sw.netp;点&awww.23swww.23sw.net}大部分是山路,所以租的商务车。商务车宽敞,乘坐舒适度远远强于小车型的的士。也没让辛琳开车,连司机一起租了。

    两人在车上休息,可以养足精神。

    一大早启程,下午两点多,才终于赶到庆南-县城。

    庆南虽然地处偏僻,交通不便,因为是方圆数十里内唯一的大城镇,县城规模还算可以,满热闹的。正是丰收之后,又秋高气爽,出行方便,附近不少乡民都到县城来“赶集”。

    司机按照要求,将这两位带着大黑猫的沉默客人送到了庆南-县城关镇农贸大市场工商行政管理所。这个农贸大市场是两年前建起来的,庆南-县工商局牵的头。县工商局和城关镇工商所都在大市场办公,四楼以上,就是工商局干部职工的宿舍。

    萧凡和辛琳到这里来,要找一位叫做周庆南的干部。

    根据资料显示,周庆南是庆南-县城关镇工商管理所的副所长,但这不是萧凡万里迢迢跑到这山沟沟里来找他的原因。萧凡要找他,是因为他还有另一个头衔——山城市第二届钓鱼比赛第三名。

    萧凡需要一位极其出色的钓鱼高手,帮他去钓一条“玉蛟”。

    炼制“乾坤大还丹”,需要新鲜玉蛟脑入药。

    根据《无极术藏》典籍记载,玉蛟只有庆南-县周边的大山深处才能觅到踪迹,是这一带的特产。

    以老萧家的权势,原本无需这么费事,不管是新鲜熊胆还是玉蛟脑,只要找萧天就行。萧天他们那个圈子里的纨绔衙内,能量之大,远远超出普通群众的意料之外。一个电话打下去,下边应者云集。

    比如上回在罗州县红山村,改建祖坟墓园,也就是萧天一个电话,杨石便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罗州县,一句话就将副县长给指使了。

    新鲜熊胆和玉蛟脑尽管是稀罕物事,萧天也只需要一个电话,就有人想尽千方百计给他送到首都去,还不取半分酬劳。

    但现在情况明显有异,明明知道暗处有一个超级大高手在紧盯着老萧家,为了谨慎起见,萧凡绝不愿意透过萧天去办这些事。省事倒是省事,就怕保不住秘密。

    而且肯定保不住秘密。

    事关萧家全族命运,在“乾坤大还丹”炼制完成之前,萧凡决不能冒险。

    这也是他为什么在刚刚推演完“血相”,来不及休养恢复元气,便马不停蹄跑东北下西南的原因。他亲自出马,才能保证天机完全遮蔽,不被对方察觉。

    钓鱼这个活计,萧凡也干过,但谈不上高手。只有在闲暇之余,偶尔垂钓,主要也还是为了磨练心志,化解消除浮躁之气。这么个水平,想要钓玉蛟,无疑是天方夜谭。

    这位周庆南既然是山城市钓鱼比赛的季军,又是庆南-县人,倒正是最合适的人选。

    萧凡和辛琳来到工行所的大办公室。

    周庆南尽管是工商所的副所长,但在庆南-县城关镇这样的小县城,一个工商所的副所长,倒也没有条件单独拥有自己的办公室。

    进门第一张办公桌后,坐着一位年轻的干部,正在百无聊赖地看报纸。还没等萧凡开口询问,这位年轻干部感觉有人进门,已经悠忽放下报纸,抬起头来,“警惕性”好像挺高的。

    “你们找谁?”

    见两人装扮普通,年轻干部的语气就不是很客气,自然也不高傲。

    因为纬度的高低不同,极北之地已经寒意森森,庆南这边还是比较温暖的,萧凡也不曾穿着唐装,而是普通的灰色夹克,很大路货,黑麟也没趴在他怀里。

    庆南-县城不比李家屯,是人烟稠密之地,既然是秘密行事,自是越低调越好,萧凡不想引起任何人的关注。至于辛琳,自然还是那种极其朴素的打扮,只是天生丽质,终究难以尽掩。

    萧凡微微一笑,客气地问道:“请问周庆南周所长在吗?我们是从北方来的,想找他有点事。”

    “什么事?”

    这一回回答的却不是年轻干部,而是坐在最里边一张办公桌后的一位中年男干部,约莫四十来岁的样子,身材微胖,长相阴鸷,特别一双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给人的观感不佳。

    “请问你是……”

    “我就是周庆南。你们打哪来的?找我什么事?”

    可能萧凡辛琳看上去实在不像是什么流氓混混之类的坏家伙,周庆南便直截了当地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再说他没干坏事,也没什么好害怕的。

    只见这位“周神钓”面前办公桌上铺着几张旧报纸,旁边摆着一个墨盒,手里握着一支毛笔,正在练字。

    练字讲究沉腰坐马,提臂悬腕,对于臂力和腕力的要求都比较高,刚好钓鱼也最讲究腕力,这两样爱好,倒确有相通之处。以此想来,这位周副所长长相尽管不讨人喜欢,就钓术而论,应该是很不错的。

    “周所长,敬仰大名。听说你是全市钓鱼比赛的三鼎甲,我们特意来拜访的。”

    “哦?你们是市里来的吗?也喜欢钓鱼?”

    周庆南并未因为萧凡的客气而改颜相向,依旧上下打量着他俩,阴鸷的脸上不见笑容。

    “我们是市里来的,做点药材生意。这次专门赶到庆南,是想请周所长亲自出马……”

    一句话尚未说完,门口响起沉重的脚步声。一听到这个脚步声,周庆南和那位年轻干部脸色立变,忙不迭地跳起身来,满面堆笑,周庆南更是极速从办公桌后转出来。

    随即眼前光线一暗,一个庞大的身躯堵在了门口。

    “程局长……”

    周庆南两人连连点头哈腰。

    其实出现在门口的这位程局长,也谈不上十分之高,关键是“大”,胖乎乎的,宛如一座肉山也似,目测体重至少超过两百斤。难怪他刚才走过来的时候,整栋楼都仿佛在微微震动。

    程局长腆着肚子站在那里,威严的眼神四下一扫,落在萧凡和辛琳身上,略显诧异,问道:“老周啊,有客人?”

    程局长眼光毕竟不同,萧凡辛琳装扮虽然普通,隐隐有大家气质,程局长倒也不敢小觑了。

    周庆南忙即说道:“啊,不是不是,我也不认识,可能是外地到我们这里来办事的吧……”

    听了这话,程局长便即释然,当下不再理会萧凡两人,挺胸凸肚进了办公室,笑哈哈地说道:“老周啊,我找到一枚好钩子,你给瞧瞧,合不合用?”

    说着,便从夹克口袋里掏出一个看上去很是精美的小盒子,小心翼翼地打开来,从里面取出一枚亮闪闪的鱼钩。单就鱼钩而论,这钩子不算小,而且形状比较独特,富有曲线美。只是此刻捏在程局长胡萝卜粗细的大手指中,顿时就显得过于渺小,如果不仔细一点,还真看不到钩子,光看到肉了。

    周庆南一看,立马惊叹不已,啧啧有声:“程局长真是好眼光,这可是以前无锡金弓号产的斜弯驼背钩,这钩子钢火好、力道强,确实是好钩。几年前还不少见,现在就很稀罕了。这钩子尽管略微粗笨了一些,也不是太锐利,但以程局长的腕力和抖腕的功夫,正好相配。”

    程局长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老周啊,你就是会哄人……我有什么腕力和抖腕的功夫?别看我个子大,其实这是虚胖,做不得数的。我当时就说了,这种钩子要高手才能用,像我这样的新手,只怕用不了。现在看来,还真是这样。”

    话是这么说,不过看得出来,程局长对周庆南的“马屁”还是很受用的。

    这程局长看上去痴肥痴肥的,却一点不笨。虽然老周谀词潮涌,他还是一下子就透过表象抓住了“本质”,周庆南其实是在提醒他,您老人家就一新手,还是甭用这种钩子了。

    您不会!

    关键程局长听出了弦外之音,也不生气,这就是本事。官场上,就得有这种透过表象看本质的眼力和大肚能容的气量。

    小肚鸡肠的,怎么当官?

    ps:本段故事,有参考程鹰先生所著中篇小说《神钓》,谨此谢过!

    感谢:圣人重返都市,经典网络,老姨爱初三,女人的老公,碧玉湖,李飞飞2010,老周老周,書友817124530,淡看历史,塞族小鱼儿,书架上の懒虫,金六福66,wwllps,沧海一粟1974,木鱼叁豊,1万钱,封印中的品优,古浪小月,哦呢陈,路人远,卐郁金香之恋卐,上学不努力现在搬砖,'敗家尐孑等等书友的打赏!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