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50章 两世富贵
    邓通天打量了萧凡几眼,忽然压低声音问道:“萧先生,请恕我班门弄斧,你这段时间是不是受伤了,好像有点元气不足……”

    邓通天本身也是大行家,打从见到萧凡的第一眼,便心存疑虑。只是想着萧凡偌大本事,不敢轻易在萧凡面前开口谈到“医道”,说了一会话,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心里头暗暗纳罕。

    他可是领教过萧凡的功夫,简直就是神乎其神。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才能伤到这样深藏不露的绝顶高手。

    萧凡微笑说道:“邓大哥没说错,我前几天是伤了点元气。不过问题不大,休养几天就会好的。”

    “哦哦,好好……要不这样吧,萧先生,你要是不嫌弃,咱们就不在这县城呆了,咱们回西寨去。哈哈,我家里就是西寨的。这县城也没什么好酒,回我家去喝酒去。我泡了点药酒,大补元气的,也许对萧先生有点作用。”

    邓通天满怀诚意地说道。

    一来萧凡开。爱上书屋 www.23sw.net的那张方子,确实应验如神,让他一下子就摆脱了多年的心腹大患,心存感激;二来他练习萧凡教给他的导气之术,不但身体内过盛的阳气很快就导流归宗,对他的修炼还大有进益。只是现在似乎遇到了某种不解的瓶颈,邓通天心中忐忑,想趁机向萧凡请教一下。

    “好啊,我也正想呼吸一点新鲜空气。燕先生……”

    邓通天知道萧凡的心思,忙即说道:“啊,东楼家里也是西寨的,咱们同乡。钓鱼的事,咱们回家再说。萧先生放心,说起钓鱼,庆南--县还真没人比得过东楼,比他哥当年还厉害……嗨,这个不说了。萧先生稍等一下,我去把车开过来。”

    “好。”

    萧凡笑着点头。

    不一会,邓通天便开了一台老式的212吉普车过来,还是帆布车顶的那种,看上去很有些年头了,比前几天萧凡开到李家屯去的那台吉普车还要老旧。

    “嘿嘿,萧先生,咱们这里山多,这种老式车子管用。不好意思啊,委屈你们两位了。”

    邓通天硕大的脑袋从车窗里探出来,笑哈哈地说道。

    “邓大哥客气。”

    萧凡毫不迟疑,和辛琳一起上了吉普车的后座。

    燕东楼却是将七条舍利灵鱼卖给了刚才那位中年男子,小心地收好了四百块钱,上了副驾驶座,低声说道:“邓大哥,麻烦你去前边百货公司一趟,我买点糖果回去,你知道的,我哥和我妈都爱吃糖……”

    听上去,燕东楼对他母亲和哥哥的感情非常深厚。

    邓通天大手一挥,说道:“去什么百货公司?我早就给你买好了,搁在后边尾箱里呢。一大包,够九婶和西楼吃一阵的了。”

    燕东楼不由愣怔一下,说道:“这怎么好意思?每次都要你破费……邓大哥,一共多少钱,我,我给你钱吧……”

    邓通天顿时瞪起了牛眼,很不高兴地说道:“给钱?你很有钱啊?跟我比钱多!”

    燕东楼对邓通天似乎又敬又畏,见邓通天不悦,立马便缩了缩脖子,不敢吭声了。

    萧凡就笑。

    根据情况来分析,邓通天可能真的很有钱。他上回带到庆元大酒店交易的那方火岩暖玉,尽管蕴含的阳气基本上被乌阳木吸干了,只剩下一两成,岭南的药材商王志刚,还是给他出了五万的价格。萧凡换给他的那苗五品叶野山参,更是价值二十五万。邓通天不是头一回去庆元城交易,倘若每次带过去的药材都能买个相似的价钱,邓通天少说也有百万家财。

    在这偏僻的民族自治县,邓通天要算得是个土财主了。

    邓通天脚下一踩油门,吉普车轻轻一颤,平稳地滑了出去。这车看上去老旧不堪,谁知一开起来却非常平稳,发动机的声音也不轰隆隆的吵人,明显是改装过的。

    萧凡笑道:“邓大哥,这车花了你不少钱吧?”

    邓通天哈哈一笑,说道:“也没怎么花钱,是我一个朋友给免费改装的。啊,我朋友是市里一个车行的老板,是个老寒腿,我给他治了个七七八八,他就给我改装了这台车。”

    萧凡不由失笑。

    就这,还叫免费啊?

    不过邓通天是个豪爽汉子,既然将那个车行老板当朋友,估计就没跟他算过什么细账。

    邓通天颇有古代江湖豪侠的韵味和意境。

    出乎萧凡意料之外的事,前往西寨的山路并不崎岖,挺平整的水泥路,虽然窄了点,路况很好。

    燕东楼便解释说:“萧先生,这条路是邓大哥掏钱修的。这些年,邓大哥一直都在修桥修路,还给寨子里建了学校,请了老师,都是邓大哥私人掏钱。”

    萧凡顿时肃然起敬。

    难怪邓通天经常去庆元大酒店参加交易会,赚的钱都花在了造福桑梓之上。

    邓通天一摆手,大声说道:“咳,说这些干嘛?我老邓不愁吃不愁穿,就一个小崽子,都已经去外边花花世界工作去了,要那么多钱有什么用?赚了钱就要做好事,积阴德修阴功。不说求什么来生,起码求个心安。”

    萧凡郑重地说道:“邓大哥,不管你信不信来生,我看你的命相,两世富贵肯定有的。”

    一般的相师,只相今生,不算来世。

    轮回之说,太过缥缈,普通相者,谁也没有那么深厚的造诣。

    但萧凡修习的《无极九相篇?轮回篇》却大异寻常,相的就是轮回。堪破轮回,才能踏足“天人境”,相世间万物。

    邓通天大吃一惊,说道:“萧先生,你还能相面?”

    萧凡微微一笑,说道:“初通皮毛。”

    辛琳便撇撇嘴。

    这也谦虚得太过头了。倘若无极门第六十四代掌教真人于相术之道还只是初通皮毛,举目天下,再无相士。

    “哈哈,不瞒萧先生说,我老邓也相信命。万物皆命,万物皆法!虽然我并不稀罕富贵荣华,只求个心安。不过要真有两世富贵,那也是大好事,哈哈……”

    邓通天爽朗的笑声,在山野林间远远传了出去,脚下一踩油门,吉普车几乎要飞了起来,在山路上疾驰向前。

    西寨离庆南--县城不算太远,大约就是十五六公里的样子,修在半山腰上的一处寨子。有新建的大瓦屋,也有古老的木屋子和吊脚楼,鸡鸣犬吠,恬静安然,宛如世外桃源一般。

    邓通天介绍说,西寨大约有四五十户人家,姓氏很杂,有七八个不同的姓氏的村民居住于此。解放前,庆南本就是苗瑶汉侗杂处的“蛮夷之地”,有本地人,也有很多为躲避战乱逃到这里来的外地人。那些外地人在战乱结束之后,多数回了老家,也有少数人爱这里山清水秀,民风淳朴,加上在庆南娶妻生子,成家立业,便留下来了。

    数百年繁衍至今,庆南成了个“移民城市”。

    邓通天的祖上,就是从巴蜀天府之国迁到这里来的。据说是在明末时期,盗贼蜂起,流寇肆虐,逆贼渠魁大魔王张献忠屠戮甚惨,不少人为求活命,便跑到这偏僻之地来了。

    西寨地势较高,视野广阔,空气清新,萧凡很喜欢。

    这一带远离现代科技文明,灵气氤氲,实实在在是个修炼的好去处。如果萧凡有时间在这里多呆一段时候,甚至有可能在大山深处找到极佳的“灵泉之眼”,也许还要胜过止水观。

    可惜他现在确实没时间。

    邓通天家里就在村口不远处,是一栋老式的木屋子,陈旧得很了。看来邓通天这些年,确实没有给自己留什么钱财,都散出去了。

    邓通天的妻子,是一位四十几岁的中年女子,长相端庄,个子瘦削,荆钗布裙,衣着打扮极为朴素,一看就是那种非常贤惠,将丈夫孩子当成全部世界的贤妻良母。

    见邓通天领了客人回来,便即端茶倒水,殷勤相待。不过眼神里也略有好奇之意,这次老头子带回来的两位客人,太“先生气”了,比寨子里的老师还要文静秀气,和以前来家里的那些客人,迥然有异。

    “哈哈,来来,萧先生,辛姑娘,请坐请坐……老婆子,快,把我的药酒拿出来,我要好好请两位贵客喝上几杯。对了,再弄两条小鱼,给萧先生的猫吃。”

    这猫也奇特,好像通人性似的,一路上都趴在萧凡怀里,懒洋洋的,不吵不闹,也绝不东张西望。果然非凡之人养的宠物都不同寻常。

    萧凡笑着说道:“邓大哥,喝酒可以稍等一会,我打算先去燕先生家里拜访,看望一下他的母亲和哥哥。”

    此番前来庆南,萧凡的目的十分明确,那就是尽快钓到玉蛟,拿到玉蛟脑。

    时间越来越紧迫了,当真耽搁不起。

    “也好,一切都听萧先生的安排。喝酒等晚上吃饭的时候再喝也行。走,东楼,去你家。对了,你去车尾箱把糖果拿出来。”

    邓通天打定主意,唯萧凡马首是瞻,这一回无论如何都要给萧凡帮上这个忙。

    他虽然武功高强,钓鱼却不在行。

    这事,还得着落在燕东楼身上。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