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53章 暗夜魔神
    邓通天绝对不会想到,同居一室的萧凡和辛琳,居然是各自练功。萧凡在木板床上盘腿坐下,双手捏诀,呼吸很快变得平稳而悠长,一呼一吸之间,基本没有明显的界线。辛琳则在屋子两个角上拉起一条细细的红绳,莲足轻轻一点,身子轻飘飘的飞起,躺在了红绳之上,双手抱胸,渐渐调匀呼吸。那红绳最多不过小指粗细,却丝毫无碍。

    房子里静悄悄的,只能听到辛琳细微的心跳之声,至于萧凡,甚至连心跳声都听不见。

    邓通天同样绝对不会想到,夜深人静之时,一条黑影慢慢靠近了他的木屋。那黑影极其消瘦,微弱的月光之下,黑影长长的头发在凛冽的夜风中飞舞飘扬,显得说不出的阴森恐怖。

    以邓通天只能,竟然丝毫也不曾察觉有何异样。

    黑影渐渐来到木屋的围栏之外,定定地站在那里,再没有别的动作。

    “燕大哥,深夜造访,有何赐教?”

    蓦地,围栏的一端出现了另一条人《爱上书屋 www.23sw.net影,轻声问道,语气柔和,不带丝毫戾气。

    正是萧凡。

    站在围栏之外的,自然是燕西楼。

    不远处,辛琳俏生生地立在夜色之中。

    尽管月光极其昏暗,但萧凡依旧能够看得出来,燕西楼的神情依旧呆滞,和白天没有什么区别,对萧凡的问话,也恍若未闻,仿佛正在梦游。

    萧凡双眉微微一扬,一抹惊诧之色自他脸上掠过,似乎对燕西楼这种情形略感奇怪。

    “燕大哥,不介意的话,我给你把把脉,可好?”

    萧凡慢慢走近,依旧不徐不疾地说道。

    燕西楼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萧凡伸出右手,缓缓向前探出,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左手横在胸前,隐隐摆出了防御的架势。

    一直注视着这边情形的辛琳,俏脸上略略露出惊讶的表情。

    她很少看到萧凡摆出这样的姿势。尽管辛琳见到萧凡出手的次数不多,但以往任何一次出手,萧凡都是好整以暇,风淡云轻。

    燕西楼依旧毫无动静。

    就在萧凡的右手快要触到他脉门之时,异变陡起,燕西楼忽然就动了,细长的五指,骤然弯曲如钩,对萧凡伸到面前的手掌不闻不问,猛地扬起手臂,快如闪电般向萧凡的面门抓来。

    一股细微但却极其刺耳的尖锐破空之声乍然响起。

    两者之间,相距不过一臂,如此之短的间距,燕西楼一动手便发出这样凄厉的破空之声,可见这一抓的劲力是何等强劲,动作是何等快捷。

    辛琳的双眸猛地眯缝起来。

    白天的时候,她也隐约感觉到燕西楼不是个“普通的疯子”,在他那瘦削至极的身躯里,似乎隐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却也没有想到,燕西楼竟然身怀绝技,出手凌厉至斯。辛琳自讨,如果自己骤然遇到这样迅猛的攻击,以攻对攻固然不是完全办不到,但最保险的应对之策是立即退后,避开对方的锋锐再予以反击。

    不过辛琳也知道,辛琳是辛琳,萧凡是萧凡。

    对燕西楼凌厉之至的攻击,萧凡似乎早有准备,正在前探的右手也在瞬间变换角度,并指如戟,直指燕西楼臂弯处的曲池穴,速度也是奇快无比。燕西楼发招之时,手臂距离萧凡的面门还有一段距离,萧凡的手掌离他的手臂却近在咫尺,如果燕西楼坚持抓他的面门,曲池穴必定会先被萧凡点中。

    燕西楼不待招式用老,悠忽将虎爪收了回来,反叼萧凡脉门,同时另一股雄浑的破空之声响起,燕西楼的右手也扬了起来,并掌直劈萧凡的胸口,去势却并非极快,相对他左手快得令人眼花缭乱的动作,右手这一掌就显得太慢了,然而掌上发出的劲力,却令站在数步之外的辛琳都能清楚地感觉得到。

    隐隐有雷鸣之声。

    “五雷掌!”

    辛琳轻呼出声。

    七妙宫是江湖上最神秘的门派之一,辛琳作为七妙宫的当代圣女,很小的时候,师门长辈便在她练功闲暇之时,和她谈及过江湖上各大门派的掌故和高明厉害的武术传承。

    “五雷掌”正在其中。

    据说五雷掌是西南苗疆一带的独门武功,传承极其久远,阴阳兼备,内外兼修,一招发出,风云骤变,雷鸣震动,以掌力雄浑名震江湖。每一代五雷掌的嫡系传人,不出江湖则已,一出江湖,必定名动天下。

    不过七妙宫的长辈也说过,自民国初期,五雷掌便已绝迹于江湖。数十年间,再不曾在江湖上见到正宗五雷掌的嫡系传人。倒是五雷掌的旁系流派传人,偶尔还会在江湖上现身。

    比如红砂掌,就算是五雷掌的旁支,主要走的刚猛路子,外门掌法的修炼,也得到了五雷掌的精髓,但内功一道,就差得远了。内功跟不上,达不到阳极阴生,刚柔并济的境界,和正宗五雷掌相较,终究有所不如,落了下乘。

    却不曾想到,会在这偏远的山寨,再次见到“五雷掌”。

    当然,辛琳只是旁观,没有直接和燕西楼交手,对五雷掌也只是听师门长辈谈到过有关出手时的一些情形,还不能十分肯定,燕西楼使出的,到底是不是最纯正的五雷掌功夫。

    但仅仅从此刻燕西楼掌上所发出的劲力,也能察觉得到,如此了得,连萧凡都在凝神应对。倘若这还不是最正宗的五雷掌传承,那真正的五雷掌嫡系传人,身手该是何等可怖?掌力该是何等惊人?

    电光石火之间,萧凡右手食中二指,已经点在了燕西楼的左臂上,可惜偏离了曲池穴三分,只是将燕西楼的左臂略一阻挡,手指悠忽转向,又直指燕西楼右臂大陵穴。

    月光昏暗若此,普通人几乎只能看到两个模糊的人影,不要说对方的来势,只怕连手臂都看不清楚。萧凡每一次皆是指向燕西楼手臂上的穴道,不差分毫。

    认穴之准,动作之快,令人叹为观止。

    五雷掌雄浑的掌力,将他的头发吹得飞扬而起,萧凡却浑然未觉。

    燕西楼脸上表情依旧呆滞,手上变化却是奇快,眼见萧凡变招比他还快,右掌推出一半便即回收,左手仍然屈指如钩,疾攻萧凡的右肋。

    暗夜之中,瘦高的燕西楼长发飞舞,双臂挥舞,右掌左钩,攻势如同疾风骤雨一般,仿佛从远古暗黑世界中跨界而来的一尊魔神,凶悍而妖异。

    头顶渐渐浮起一团雾气,显见得他已催动全力。

    沉闷的风雷之声将萧凡完全笼罩。

    然而不管燕西楼的攻击如何狂暴,萧凡始终如磐石般屹立,左手守在胸前,右臂挥舞,宛如蛟龙,在燕西楼无尽的掌风爪影之中,悠忽来去,快如闪电,食中二指次次不离燕西楼双臂上的穴道。燕西楼对萧凡这两根手指,忌惮无比,每次不等招式用老,便匆忙变招,决不让萧凡的手指点中自己的穴位。

    辛琳的神情回复了平静淡然。

    这场较量,实际上进行得并不太久。

    所谓“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夕”,燕西楼全力施展,内力消耗极剧,何况他终究是个病人,一番猛攻之后,动作终于略略一缓,胸口露出了一个小破绽。

    这个小破绽一闪即逝,如果换一个对手,全力应对他的攻势尚且力有未逮,更不用说抓住这个破绽进而反击了。

    但他的对手是萧凡。

    便在这电光石火之间,萧凡一声轻喝,右手两指逼开燕西楼的双手,一直停在胸前的左手忽然动了,戟指而前,正中燕西楼胸前鸩尾穴。

    燕西楼浑身猛地一震,双臂骤然定在了空中,稍顷,无力地垂了下来。

    “燕大哥,得罪。我并无恶意。”

    萧凡略带歉然地说道,右手探出,把住了燕西楼的脉门。

    鸩尾穴是任脉大穴,任脉散热的天部之气在此会合,萧凡那一指,真力鼓荡,浩然正气瞬间透入燕西楼体内,对他身体是无害,只是令他暂时无法动弹。

    燕西楼不声不响,再无异动,脸色呆滞如常。

    萧凡仔细查探了燕西楼的脉象,微微颔首,慢慢退开。

    不一会,燕西楼身子又是轻轻一震,手脚活动开来,也不看萧凡,缓缓向前走去,无声无息地从辛琳身边走过,渐渐隐匿于漆黑的夜色之中。

    “怎样?”

    辛琳往燕西楼消失的地方望了一眼,低声问道。

    萧凡双眉微蹙,说道:“应该是中毒,极有可能是一种非常厉害的瘴毒,也许还不止一种。九婶就是受到了波及,所以才得病的。”

    “那为什么燕东楼没有被传染?”

    辛琳略有不解。

    “燕西楼武艺高强,内功精深,瘴毒被他压制在体内。燕东楼比九婶年轻,正在壮年时期,身体抵抗力比较强。九婶天天照顾燕西楼的生活起居,接触得更多一些,年老体弱,气血两衰,被传染很正常。”

    辛琳点了点头,疑惑地说道:“不知道他的瘴毒在哪里沾染的,那么厉害……有没有办法帮他?”

    萧凡沉吟片刻,说道:“解毒的办法也许找得到,关键是我们现在没有时间。”

    辛琳默然。

    “五雷掌天下绝学,名不虚传。”

    萧凡缓步向木屋走去,轻轻叹息了一声。

    ps:感谢圣人重返都市厚赐,恭喜圣人成为《大豪门》新掌门!掌门威武!!!

    感谢lovethekid万赏!

    感谢:老姨爱初三,dfsdf1,月推,卐郁金香之恋卐,会飞猪猪爱上书,lps,上学不努力现在搬砖,沧海一粟1974,老周老周,封印中的品优,人间有梦等等书友的打赏!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