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54章 怪人怪事
    乌鸡寨就在乌鸡山山脚,因山而得名。

    远远望去,乌鸡山还真有点像一只昂首打鸣的大公鸡,只是满山苍翠,却不知因何以乌鸡命名。

    乌鸡寨较之西寨,要偏远得多,从西寨出发,大约还有十几公里山路。那是真正的山路,沙石路面,崎岖不平,远远不能跟县城通往西寨的水泥路面相提并论。所幸邓通天的吉普车动力强劲,地盘很高,走起来也不是太费力。

    一路上只偶尔见到拖拉机和农用车,都是烧柴油的,突突突地冒黑烟。不免和这青山绿水的意境背道而驰,有点煞风景。

    小汽车一部都看不见。

    看了看自己准备的几色礼品,燕东楼还是有点不大放心,对萧凡说道:“萧先生,向老的脾气有点古怪,也不知能不能请得动他……万一他要是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你可不要见怪。”

    邓通天哼道:“什么叫脾气有点古怪,简直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这个向老头,七老八十了,$爱上书屋 (www.23sw.net)脾气偏还那么臭。他要真敢对萧先生无礼,看我不骂得他狗血淋头!”

    燕东楼只好苦笑。

    邓大哥倒是真的有资格说这种话。

    这十里八乡,谁没听说过邓通天的鼎鼎大名,连县里梁县长得病,都要亲自请他去看的。那个周庆南,平日里在市场耀武扬威,不可一世,在邓大哥面前,屁都不敢放一个。

    萧凡笑道:“邓大哥,我们是去求人的,骂人就不必了吧?”

    “嗨,萧先生,你不知道,这人啊就是古怪,你越对他客气,他越是觉得自己了不起。你不鸟他,他反倒就没意思了……放心,这次无论如何,我都要请动那老头子。”

    邓通天大咧咧地说道。

    萧凡笑着点头,说道:“邓大哥,也许我们今天不一定能在寨子里见到向老。”

    邓通天有点奇怪地问道:“为什么?”

    “预感。”

    邓通天就有点无语。他敬佩萧凡的武功见识,却不代表着他会相信所谓的“预感”,这也太悬了一点。不过碍着萧凡“大恩人”的面子,邓通天自也不好驳斥,却以实际行动表现了出来,径直将吉普车开进了乌鸡寨。

    乌鸡寨的规模,也比西寨要小,大约就是二三十户人家聚居的一个小村落。绝大多数都是老式的木屋和竹制吊脚楼,稀稀疏疏地散布在郁郁葱葱的大山之中,和西寨数十户人家聚在一个寨子里的情形完全不同。

    燕东楼以前来过乌鸡寨,拜访向老头,向他讨教过钓鱼的技巧,领着众人,向一栋老木屋走去。却只见木门紧锁,静悄悄的。

    燕东楼惊奇地说道:“邓大哥,向老真的不在家。”

    邓通天便搔了搔头。

    还真的让萧凡“预感”对了。

    “东楼,你赶紧问问,看他去了哪里。”

    “哎……”

    燕东楼便忙不迭地跑到十几米外的另一户山民家里去询问,一问之下,那山民告诉他,向老头一早就扛着钓竿出门去了,也不知去了哪里钓鱼。

    辛琳问道:“老人家没有其他亲人吗?”

    燕东楼摇摇头,说道:“向老是个孤寡老人,没听说他有什么亲人。”

    难怪燕东楼说他脾气古怪,也是有原因的。通常像向老头这种情形,脾气能好才怪了。

    邓通天便急得跺脚,怒道:“这个向老头,早不去钓鱼晚不去钓鱼,偏偏这个时候去钓鱼……东楼,你再问问,他一般都去哪些地方钓鱼?”

    萧凡万里迢迢跑到这里来,却连向老头的人影都见不到,邓通天颇敢脸上无光。

    结果再一问,那邻居却连连摇头,表示向老头“神出鬼没”,谁都不知道他会去哪里。

    燕东楼就有点无奈地说道:“萧先生,向老就是这样的性格,他从来不去人多的地方钓鱼。像水库啊,有人养的池塘啊,他从不去的。听说周庆南曾经也想向他拜师,被他一顿骂,赶走了。他只和我谈过一些钓鱼的道理。”

    由此可知,燕东楼在这位古怪老头子心目中的地位还是很高的。周庆南那种全县钓鱼大赛冠军,全市第三名的好手,在向老头面前也只有挨骂的份。

    萧凡笑了笑,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们随便找找看吧。”

    “随便找找?”

    邓通天和燕东楼顿时面面相觑,满是诧异不解之色。

    这乌鸡山得有多大,随便找找能找得到?

    碰运气也不是这么碰的吧!

    萧凡不待他们答话,已经抬腿向前走去,在向老头的小木屋前伫立稍顷,又围着木屋转了一圈。

    见了这般情状,邓通天再次和燕东楼对视一眼,疑惑之色更浓。

    真不知道萧凡要干什么?

    萧凡却已经向东边山道走去。

    辛琳紧紧相随,黑麟摇晃着尾巴,走在萧凡脚边。昨天最高兴的大概就是这只大黑猫了,饱餐了一顿银鱼,吃得满嘴流油,精神大振。据邓通天说,燕东楼钓的银鱼,一般人可享用不到,只有最尊贵的客人来了才会拿出来飨客,却数大黑猫吃得最多。

    邓通天和燕东楼尽管不理解,却也只能跟上去。无论如何,不能怠慢了贵客,权当陪萧凡辛琳郊游踏青,散散心好了。

    西寨建在山腰,乌鸡寨却在山脚,山谷之中,一条清亮的小溪蜿蜒流向远方。整个山区,大多是这种地形,丘陵延绵,沟壑纵横,交通极为不便。这也山城东南数县经济落后的主要原因。唯一的好处是基本原汁原味地将大自然的风貌保存了下来,令得初次来到这里的客人见而忘俗,流连忘返。

    萧凡顺着小溪岸边的小道向前,看似不徐不疾,实际脚下走得挺快,邓通天和燕东楼要大踏步才能跟得上。邓通天见识过萧凡的本事,倒还没什么,燕东楼却是暗暗乍舌。

    这两位大城市来的“少爷小姐”,还真不含糊。

    半个小时后,再转过一道弯,远远的看到一块大石头上,坐着一个枯瘦的老人,手里拿着一根钓竿,正在那里垂钓。

    燕东楼顿时大喜,叫道:“那就是向老……”

    邓通天不由骇然。

    “随便找找”还真的找到了?

    甚至连半步歪路都没走过,直接就找到了这里,好像萧凡早就知道向老头会在这个地方钓鱼。

    不至于如此神奇吧!

    “萧先生,这个,这个,你可真神了。”

    邓通天忍不住说道,眼里不免带着一点征询之意,很想搞明白,萧凡怎么就知道向老头会在这里?

    萧凡微笑道:“推算方位,不过是小道罢了,倒也不是一无用处。”

    “这还是小道啊?那什么才叫大道?”

    邓通天心中暗暗纳罕,望向萧凡的眼神之中,更是满怀敬畏。

    “向老,向老……”一下子找到向老头,燕东楼喜出望外,大声叫道,快步跑了过去,嘴里絮絮叨叨的说道:“向老,可找到你了,嘿嘿,一大早就出来钓鱼,看来你老人家身体还很好啊,人家都说,你封竿了呢……”

    “叫个鬼啊,叫!”

    燕东楼话没说完,向老头就炸了,重重将手里乌黑的钓竿在大石头上一顿,冲着燕东楼就狂喷口水,一双怪眼瞪得溜圆,浑浊的眼珠子里,满是怒火。

    “向老……”

    燕东楼吓了一大跳,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一步。

    “你还叫!辛苦老半天,眼看就要上钩,全被你搞坏了!”

    向老头气得跳脚。

    细细看去,这老头大约七十来岁模样,身材矮小枯瘦,充其量有一米五左右,浑身上下看不到一丝肉,也不知有没有八十斤重。一张脸更是长得奇形怪状,眼睛老大,鼻子却小,五官挤在一起,颌下一绺山羊胡子,和他的头发一样,都是花白色的,此刻往上翘了起来,神色甚是愤怒。

    就这副尊容,实在“无法直视”,难怪他打了一辈子光棍,还真没什么女人敢嫁给他。万一半夜醒来,冷不防在身边看到这样一张脸,搞不好要吓出人命的。

    向老头的钓竿,也和寻常所见大不相同。

    现在经济发达了,一般的钓鱼爱好者,都买玻璃纤维钓竿和碳素纤维钓竿,抗拉强度好,受力均匀,分量又轻,是广大钓友的挚爱。但燕东楼使用的钓竿,却是竹竿,昨天燕东楼向萧凡介绍过,那是湘妃竹制成,以前是他哥哥燕西楼用的。后来燕西楼“发疯”,钓竿便归了燕东楼。听燕东楼的口气,湘妃竹制成的钓竿,着实名贵,也有很多讲究。整个庆南—县,也找不出几根这样的钓竿来。

    而向老头的钓竿,则是一根乌黑的短棍,长不过四尺,两头一般粗细,黑沉沉的,不见丝毫光泽,实在看不出是何种材质。

    不过燕东楼对他如此推崇,想来这钓竿也必定不是寻常之物。

    眼见向老头对大伙无视,只管冲着燕东楼发火,邓通天看不下去了,往水里瞄了一眼,禁不住大笑起来,说道:“老头子,你哄谁呢?这小河宽不过一丈,水深不到两尺,一眼就看到了底。这样的地方有鱼钓?”

    “你放屁!啥都不懂,鬼扯什么?”

    谁知向老头一点不给邓大哥面子,悠忽转身,朝着邓通天也是毫不客气的一顿口水乱喷。

    ps:求点击,求推荐,求收藏!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