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55章 怪老头
    邓通天可不是脾气平和的人,一来就被这丑老头劈头盖脸一顿臭骂,火气“腾”地上来了,怒目圆睁,脖子上青筋暴涨,喝道:“你才放屁。这鬼地方有鱼?你给老子钓一条上来看看!”

    若不是看在向老头年纪老迈,个子极小极瘦,还不到自己腋下,邓通天只怕就要出手教训他,让他懂得点做人的道理。

    “呸!”

    丑老头毫不畏惧,冲邓通天狠狠啐了一口,昂起了那颗奇形怪状的脑袋,理都不再理他,似乎和这种浑人相争,实在有辱“高人”身份。

    邓通天那个气啊,手臂上的关节都在“啪啪”作响。估计真要动手,邓通天一掌能将这不知好歹的丑老头扇过河对面去。

    燕东楼还真害怕邓通天气急之下出手,两人实在不在同一个等量级之上,邓通天伸出一根小手指也将向老头给碾碎了。赶紧插到两人中间,结结巴巴地说道:“邓大哥,这,这水里有鱼,有娃娃鱼……”

    “啥?”

    :爱上书屋 www.23sw.net    邓通天顿时就愣了一下。

    燕东楼很肯定地点点头,说道:“邓大哥,这里的小河跟很多暗河相通,有娃娃鱼。”

    向老头就“哼”了一声,脸色稍微好看了些。毕竟燕东楼也是钓鱼的好手,向老头对他刮目相看的。

    “哼,这鬼地方有娃娃鱼?我不信……”

    邓通天兀自嘴硬,声音却低了许多,脖子上暴涨的青筋也平复下去,只顾低着头往小溪里看,想要找到娃娃鱼的踪影。

    其实他也知道向老头在“钓界”的鼎鼎大名,更加信得过燕东楼的水平,这么说,只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全乎个面子罢了。邓通天脾气虽然火爆,却绝非不讲理的人。

    萧凡对他们之间的争吵恍若未闻,只是默默抬头看天色,又察看四周地势,右手不住捏诀,默算方位,稍顷,说道:“万物皆有生克之理,老先生这个选位也很有讲究啊……依照十二地支和伏羲八卦来推算,按照此地的龙脉走向,西北为坎。那么寅时钓乾位,已时钓艮位,申时钓震位,酉时钓离位,现在是辰时,老先生在兑位垂钓,十分合适。”

    向老头本来两眼望天,对谁都是不屑一顾,听了萧凡此言,却是浑身一震,“哈”地一声,一双怪眼立马就向萧凡瞪了过去,满脸惊诧之色。

    “你也懂钓鱼?嗯,看你精华内蕴,双眼**,是个有定性的人。也许真是个好手……”

    萧凡微微一笑,说道:“老先生,钓鱼我是个庸手,只是略懂一些八卦推演之道,胡乱说的,班门弄斧了,老先生不要见怪。”

    “嗯嗯,年轻人身怀绝技,又谦虚谨慎,是个好胚子。怎么样,你要是愿意学钓鱼,我教你。”

    邓通天“哼”了一声,自是在讥讽这丑老头不知天高地厚,萧凡何等样人,怎会跟你这个其丑无比的古怪老家伙来学什么狗屁钓鱼?

    燕东楼则大感震惊。他可是不止一次来拜访过向老头,向他取经。向老头也总是爱理不理的,每次燕东楼说上一大箩筐的话,老家伙才懒洋洋地答上一两句,却让燕东楼有茅塞顿开之感。这么多年,燕东楼钓术突飞猛进,未必就比向老头差了多少。但对这老家伙的敬畏之心,却从未消除过。

    饶是如此,向老头也从未说过要收燕东楼为徒。谁知今天头一回跟萧凡见面,才说了几句话,向老头便叫嚷着要收徒弟了。

    向老头毫不理会邓通天和燕东楼的惊讶,只是望定了萧凡,浑浊的老眼里露出极其热切的光芒,像是忽然之间捡到了什么宝贝似的,甚至还有些患得患失,似乎生怕萧凡不答应。跟刚才对邓通天和燕东楼的态度,迥然不同。

    所谓“名师出高徒”,自古以来,名师和高徒就是一种双向选择的关系。徒弟固然要遇到名师,才有望学得一身绝技;名师也一样要收到高徒,才能将绝学完整传承下去,发扬光大。

    当初萧凡年仅六岁,止水祖师第一眼见到他,就再也舍不得移开自己的目光,下定决心要将萧凡收为关门弟子,不但将一身绝学倾囊相授,更是毫不犹豫地无极门掌教大位传给萧凡,对萧凡寄予厚望。

    现在向老头也是一见面就嚷嚷着要收徒,真不知萧凡是该高兴还是该苦笑。

    “老先生,钓鱼在很多人看来,只是小道,工作闲暇之余,消遣娱乐而已。其实钓鱼之道,也是博大精深,玄奥神奇得很。前两天,我就见到过一位钓鱼的高手……”

    萧凡没有正面回答向老头,微笑着将话题转了开去,不露丝毫痕迹。萧凡这些年潜心钻研无极大道,却绝不表示他是个书呆子,不懂人情世故。相反,无极门讲究“入世”。试想相术风水星相占卜医术针灸,哪一样不需要“实战经验”?这些东西,可不是熟读经书典籍,自己躲在密室之中推演就能臻于极高境界的。所以萧凡每年都会有一段时间在外边跑动,游历红尘,遍阅世相。

    老萧家那样一等一的豪门大族,自家的规矩就够森严的了。萧凡偶尔和家族亲属长辈们聊天说话,许多长辈也都是云山雾罩,说话只说三分,七分靠自己领悟。

    不露痕迹转移话题,不过是基本功而已。

    “哦,你见过钓鱼的高手?是谁啊?”

    向老头顿时来了兴趣,马上问道。

    说到谈话的技巧,向老头这种山野之人,哪里是萧凡的对手?

    萧凡脸上露出肃然之色,郑重地说道:“就是山城全市钓鱼比赛的第三名,你们庆南—县钓鱼大赛的冠军周庆南周所长。老先生,周所长应该是你们县里最厉害的钓鱼高手了吧?”

    燕东楼瞠目结舌,不知道萧凡怎么会突然提到周庆南,而且毫不谦虚地将他“封”为最厉害的高手。他不是明明知道周庆南的水平怎么样么?

    邓通天暗暗好笑。

    诸葛亮在激老黄忠了!

    果然,向老头耐着性子听完了萧凡的最后一个字,立马一口吐沫喷出:“呸!我还以为说的是谁呢?原来你说的是周庆南。那个瓜娃子,连给我提鞋子也不配……不对不对,连给小燕子提鞋子都不配。老头子连一句话都懒得跟他说。就凭他,也叫高手?他那是什么狗屁冠军?那些什么比赛,小燕子要去参加的话,冠军有他什么事?”

    燕东楼猝不及防,一张黑脸顿时涨得通红,又气又怒地瞪了向老头一眼,只不好发作。

    想他燕东楼堂堂七尺男儿,三十好几的大老爷们,被人口口声声叫做“小燕子”,情何以堪?

    还珠格格么?

    还一部二部三部!

    邓通天哈哈大笑起来,只觉得这其丑无比,比茅坑里的石头还要更臭更硬的老家伙,唯独这回说了几句人话。

    萧凡故作讶异,说道:“老先生,话不是这么说吧?周庆南那是正式参加了比赛,得到专家认可的。”

    “什么专家?他们会钓个屁的鱼!以为谁钓的鱼多,谁就是冠军了?”

    老头子被萧凡气坏了,眼珠瞪得溜圆,一部山羊胡子又笔直地翘了起来。

    “难道不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这样。就说我们这一带有一种奇鱼,叫舍利灵鱼,是佛祖涅槃之后,舍利子变化出来的。这种鱼,一辈子长不大,最多也就是两寸长,重不过几钱,一年才咬一回食。要是按重量来算,水库里一条大草鱼几十斤,你就钓一百条舍利灵鱼,也比不上一条草鱼的重量。难道钓草鱼比钓舍利灵鱼还要为难?告诉你,你让周庆南给我钓一条舍利灵鱼上来看看?他再练一百年也钓不到。整个庆南—县这么大,几十万人,能钓得上来舍利灵鱼的,除了我,就只有小燕子……”

    老头子瞪着怪眼,气哼哼地说道。

    燕东楼再也忍耐不住,抗议道:“向老,我叫燕东楼,不是什么,什么小燕子……这名字太难听了。”

    邓通天再次哈哈大笑起来,声震四野。

    连一直安静地在一边旁听的辛琳都禁不住莞尔。

    辛琳练功闲暇之余,也看小说,看电影电视的,绝非不食人间烟火。江湖上任何一个门派,想要长盛不衰,杰出的门人弟子大都要“入世”,经由江湖历练。辛琳也是如此,一点都不和社会脱节。

    《还珠格格》她都看了的。

    向老头毫不在意,枯瘦的手臂一挥,说道:“那有什么关系?燕东楼也好,小燕子也好,都只是一个名字。像我老向,人家还叫我‘丑八怪’呢,那有什么?我跟你说,小燕子,你定力还不够。想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这定力还要好好养才行。”

    这老头子古里古怪的,言辞之中却不时冒出几句文绉绉的成语来,可见也是读过不少书的,绝不是普通的乡间野老,无知无识的那种。

    懂得十二地支和八卦方位相互呼应的乡间老头子,可不多见。

    只是他自己性如烈火,动不动就暴跳如雷,朝人狂喷口水,却在这里教训“小燕子”定力不够,也算得大言不惭了。

    ps:参加年会,要16号才回家。这几天自动更新,有打赏的书友,容后感谢。

    感谢:書友817124530,沧海一粟1974两位万赏!

    感谢:圣人重返都市,老姨爱初三,木棉已开花,书友120428095932986,上学不努力现在搬砖,wwllps,女人的老公,金六福66,苍云狼,木鱼叁豊,游龙华夏,奋斗在2013,老周老周,古浪小月,133766,真是太热了等等书友的打赏!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