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57章 瀑布寒潭
    两山高峙,一道银龙似的瀑布从双峰之中直泻而下,水声轰鸣,景象壮观,远远望去,令人不自禁的心旷神怡。

    辛琳忍不住轻声说道:“这里风景好美,和我们七妙宫差不多。”

    言辞之间,不免带着点点的愁绪,可能有点想家了。

    两人朝夕相处三年,有关无极门的事情,只要辛琳开口询问,萧凡从来都是坦然告知,很少有什么隐瞒,甚至辛琳不问,偶尔闲聊,萧凡也会讲一些给她听。

    相对而言,对于七妙宫的情形,辛琳就说得比较少。不过也跟萧凡一样,只要萧凡询问,辛琳都会告诉他。唯独七妙宫总坛到底设在何处,辛琳却从不提及。

    萧凡也不多问。

    细论之下,七妙宫和无极门的关系够复杂的,隐隐带着敌对之意,但又缠夹不清。辛琳作为七妙宫当代圣女,居然会被止水祖师当成“赌注”赢回来,也够诡异的。

    辛琳也稍稍透露过,七妙宫和无极门缠斗数百上千(爱上书屋 www.23sw.net年,几乎从未赢过一次,面对无极门第六十四代掌教真人,七妙宫圣女谨慎一点,也是应该的。

    萧凡低声说道:“你要是想回去,那就回去看看吧。”

    辛琳摇摇头。

    她是想回家去看看,但现在明显不合适。

    萧凡和整个萧家,都面临着极其严峻的考验,生死攸关。

    这是一支四个人的“小队伍”,瘦小枯干的向老头走在最前边,手里拿着他那条乌黑的“短棍”钓竿,腰间挂着两个葫芦,也不知道里面装了些什么。燕东楼紧随其后,依旧带着他哥燕西楼曾经用过的那根湘妃竹实心钓竿,背着一个大大的黄挎包,写着五个龙飞凤舞的红色大字——为人民服务。

    看到这种“古董级”的“为人民服务”,萧凡总有一点亲切感。

    上小学的时候,这种挎包是他的书包。

    朝夕相处五年。

    那个时候,小学里基本都是类似的“为人民服务”。

    就他们四个人,邓通天没有跟来。

    向老头坚决不肯让邓通天“旁观”。照向老头的话说,邓通天满身浮躁之气,和钓者意境格格不入。有这样的人跟在身边,这鱼没办法钓了。

    邓通天在心里狠狠问候了向老头那子虚乌有的女性亲属无数遍,却也只能向这杀千刀的老家伙屈服。他才是“钓王”,邓通天不是。

    这已经是次日了。

    向老头说得明白,想钓雪娃娃不是那么简单,需要做些准备。至于要做什么样的准备,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萧凡还不是他的“入室弟子”,这些“高度机密”,向老头肯定不会随便透露。

    一行人慢慢走近,只见瀑布之下,是一处深潭。深潭面积不小,约有亩许宽阔,除了瀑布正下方水花飞溅,四周一片平静,潭水蓝幽幽的,深不见底。

    这处瀑布,与西寨和乌鸡寨处于一个三角位置,无论从西寨出发还是从乌鸡寨出发,都需要走上大约两个小时,应该是十余公里远近。

    甫一走近水潭,一股寒意扑面而来,让人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燕东楼便解释说道:“萧先生,辛姑娘,这水潭与暗河相通,瀑布之后,就是一条暗河。河水冬暖夏凉。要是冬天到这里,就能感到潭水很温暖了。”

    萧凡点了点头。

    难怪这潭水看上去蓝幽幽的,与之相连的河道也水流湍急,流量不小,原来不仅仅是上流瀑布飞流而下,还有暗河的水量也加入了进来。

    典籍记载,玉蛟藏于地底阴河,偶尔会入深潭觅食,倒是和眼前的景象完全吻合。

    这地方是向老头领着大伙来的,可见老头子对玉蛟的习性十分熟悉。燕东楼说他曾经尝试过一次垂钓雪娃娃,但没有成功。却不知道向老头是否有成功的先例。虽然说以前钓过雪娃娃,不代表着今天也一定能钓得上来,然而最起码要算有了一定的经验。

    只是向老头自己不说,别人也不好动问。就算问了,这脾气古怪至极的老家伙是不是肯回答,那还不一定呢。

    不过看向老头老神在在的样子,多多少少应该是有几分把握的。

    向老头来到水潭旁边,先是抬头看天色,金色的阳光刚刚从云层之中透过几缕,看完天色,向老头又开始围着水潭一侧转悠,脚下踩着古怪的步伐,嘴里念念有词。

    这种步子,萧凡一看便知,是踩的八卦方位。

    看来向老头胸中所学,着实不凡。如同他自己所言,这钓鱼一道,果然博大精深,不是外人想象得那么简单的。

    不一会,向老头已经选好了方位,在潭边一处较高的岩石上坐了下来,拿起腰间悬挂的一个葫芦,打开来,仰头喝了一口,随即“噗”的一声,喷向脚下的水面,也不知他这葫芦里装的是什么液体,隐约闻到一股酒香。一连喷了三口,向老头这才塞紧葫芦,好整以暇地装好钓饵,将鱼线下到了水中。

    这一切看得燕东楼有点发呆,脸上露出惭愧之色,低声说道:“萧先生,这看天色我也会,但按照八卦算方位,我是真的不懂……”

    萧凡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东楼,有句俗话叫做杀猪杀尾巴,各有各的杀法。这钓鱼也是一样的,千变万化,没有谁规定,钓鱼一定要算八卦方位。你就按照你自己的方法去钓好了。”

    自来在某个行业成就最高地位的,都有自己独特的方式方法,绝不是简单向前人学习,就能达到那种至高境界的。

    成功可以复制,但“第一”没办法复制。

    燕东楼点点头,说道:“雪娃娃喜欢吃银鱼,要钓雪娃娃,一般都是以银鱼作为钓饵。我先钓一条银鱼上来……”

    一听到“银鱼”二字,大黑猫顿时便“喵呜”一声,颇为兴奋,似乎它能听得懂银鱼这个词语。

    辛琳不由好笑,瞪了黑麟一眼,说道:“瞧把你馋的。”

    她其实很喜欢大黑猫,就是大黑猫比较喜欢在她面前“装”,经常摆出一副“高富帅”的样子,也叫无可奈何。

    大黑猫的与众不同,燕东楼也有所察觉,连忙笑着说道:“待会先给你钓一条。”

    大黑猫又是“喵呜”一声,仿佛对此深感满意。

    燕东楼这才眯缝起眼睛,开始打量水潭。稍顷,径直去往另一块大石,打开湘妃竹钓竿,装上鱼饵,将钩子下到了水里。然后从挎包里拿出一个棉布垫子,铺在石头之上,坐了下来。

    这一坐下,神色略显腼腆的燕东楼犹如换了个人似的,变得沉静无比,很专注地盯着蓝幽幽的潭水。

    再看那边的向老头,更加宛如老僧入定,整个人似乎都已经和岩石融为一体,分不清彼此。

    水潭有亩许方圆,岸边怪石嶙峋,“水岸线”颇为绵长。

    萧凡抬头看看天色,右手捏诀,略略一算,心中便以有底,也去到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盘膝坐下。他不用小木凳,也无需棉布垫子,就这样坐在石头之上,瞬间就和向老头一样,与石头融为一体。

    那边的向老头,其实一直都在关注萧凡的动作,见了这个架势,不由暗暗点头。

    此人果然大有慧根,这么随便一坐,便和周围环境暗合,迅即融入到天地之中。正是善钓者最讲究的“定性”。加上萧凡精通八卦方位的推演,向老头越看越是喜欢,下定决心要将萧凡收入门下为徒,将满身绝学倾囊相授。

    或许数年之后,就能成就一位真正的“神钓”呢?

    上苍的安排,谁又能预知!

    辛琳照例静静站在旁边,一言不发。

    这种古怪的情形,若是叫一般的年轻人看到了,必定难以理解。孤男寡女,朝夕相处,就这么静静呆着,也许一天下来都交谈不了几句。

    这算是谈的哪门子恋爱?

    憋都憋死了。

    对于萧凡辛琳而言,早就已经习惯了。

    也不会去在乎别人的怎么看。

    原本总是懒洋洋打不起精神,好似对世间一切都已看淡的大黑猫,此刻表现又自不同,居然并不跟在萧凡身边,反倒爬上了燕东楼所待的那块大石头,静静趴在他的身边,一双硕大的猫眼瞪得圆溜溜的,和燕东楼一样牢牢盯住了水面,“目光炯炯”,不时伸出红艳艳的舌头舔一下嘴巴。

    瞧把这猫馋的。

    倒也难怪,这两天吃了许多银鱼干,实实在在将黑麟的胃口吊了起来。今儿若是能吃到一条新鲜的寒潭银鱼,味道定然更为鲜美。

    偶尔这么“重食轻友”一回,也情有可原。

    下钩之前,向老头颇多讲究,事实却是燕东楼先钓起来银鱼。

    约莫一刻钟之后,静静坐着的燕东楼猛地挺直了腰身,握住湘妃竹钓竿,手腕一抖,水面“嚯嗤”一声响,一条洁白的银鱼摇头摆尾,从水潭里飞跃而出,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直直朝大石飞来。还没等燕东楼伸手去取,一直趴在他脚边的大黑猫猛地跃了起来,直扑过去,如同一道黑色的霹雳一般,快捷无比。

    下一刻,大银鱼就到了黑麟的嘴里,咬得牢牢的,不管它如何挣扎摆尾,都无济于事。

    吃到黑麟嘴里的东西,焉能跑得掉!

    ps:求推荐票!!!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