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59章 魔钓再世
    燕西楼!

    正从山路上疾奔而来的,赫然正是燕东楼已经“发疯”的哥哥燕西楼。

    此刻的燕西楼,再也不是平日里慢吞吞的模样,奔行甚速,给燕东楼的感觉,甚至不比邓通天的吉普车慢。

    燕西楼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他怎么可能跑得这么快!

    不等燕东楼回过神,燕西楼就已经来到了近前,脸上神情依旧木讷,眼里却宛然有精光闪烁,黑发飞舞,令得原本极其瘦削的燕西楼看上去有一股非常诡异的“风采”。

    “哥,你……你怎么来了?你好了吗?”

    燕东楼终于自极度震惊之中回复了一点神智,顿时狂喜地叫喊起来,不顾尾椎骨处传来的钻心般的剧痛,奋力站起。

    燕西楼不理,奔跑之势也丝毫不减,借助着极速奔跑的惯性,几乎如履平地一般,纵身就上了燕东楼所在的巨石,这才猛地停住了脚步,看都不看燕东楼,双眼死死盯住了水面。

    +爱上书屋+www.23sw.net  此刻的深潭,已然恢复了平静,看不出半点异常。估计那条“嚣张至极”的雪娃娃,早已潜入水底,去享用刚刚到手的银鱼美餐去了。

    普通的娃娃鱼,像鳄鱼一样,不能咀嚼食物,一般都是将猎物咬死后囫囵吞下,送入腹中慢慢消化。如果是较大的猎物,则会撕下肉块吞食。

    这雪娃娃属于娃娃鱼的变异品种,不知除了肌肤颜色之外,还会不会出现其他方面的不同。

    但不管怎么样,今天这条雪娃娃大异寻常,似乎极具灵智,估计想要将它钓上来,基本上没有什么可能性了。

    不过燕东楼此刻哪里还去管什么娃娃鱼?猛地伸手抓住了燕西楼的手臂,急急叫道:“哥,你好了是不是?哥你说话啊,是不是好了……”

    燕西楼依旧不理,手臂一挥,就将燕东楼甩开,随即一弯腰,操起燕东楼丢在岩石上的湘妃竹钓竿。

    那原本是他的钓竿。

    “刷”!

    燕西楼挥舞湘妃竹钓竿,往前一甩,破空之声骤然响起。

    令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再一次发生,那湘妃竹钓竿竟然凭空长了许多,不止长一大截,是长出好几截。许多工业化生产的钓竿,都是中空的,由一截一截的钓竿组装而成,可以伸缩自如。但这湘妃竹钓竿,燕东楼用了十年,一直以为是实心的,从未想到,竟然也是中空的钓竿,能够伸缩。

    不过从刚才钓竿挥舞的破空之声也能听得出来,燕西楼这一甩,力道是何等之强。燕东楼没有习过武艺,无论如何都发不出如此劲力。

    那根湘妃竹钓竿,远远看去,已经变成一支长长的“标枪”。

    顶端极细,似乎也颇为尖锐。

    燕西楼手持这支“标枪”,从高达两米多的岩石上一跃而下,落地极其平稳,而且几乎没有什么声息。

    向老头和燕东楼都嗔目结舌,看得呆住了。

    萧凡和辛琳早已在那天晚上见识过燕西楼极强的身手,自然不会吃惊。但萧凡眼里还是闪过一抹讶异,他给燕西楼把过脉,确定燕西楼中了很厉害的毒,确实神志不清。如果燕西楼神智清醒,那晚上萧凡怕是很难原地不动,用一只手就将他制服。

    五雷掌天下绝学,委实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没想到燕西楼却赶到这里来了,神色尽管木然,从他的动作能看得出来,燕西楼十分紧张。双眼精光湛然,定定地盯住了水面,围着水潭一侧,开始慢慢向前,似乎在搜索着什么东西。

    见了这种奇异情景,燕东楼甚至忘了再叫喊,也跟着紧张起来,目光随着燕西楼的身子移动,不知道哥哥到底要干什么。

    燕西楼在水潭一侧来回巡视,转到第三圈的时候,忽然飞身跃上向老头站立的那块石头,将向老头吓了一大跳,身子往后一仰,差点朝天摔倒。

    燕西楼看都不看他一眼,慢慢将手里的钓竿举了起来,一点点探入水中,动作极其谨慎,宛如电影里面的慢镜头。一寸寸,一尺尺地向下。

    但水面将长长的钓竿淹没三分之一的时候,燕西楼手臂猛地一顿,随后往上抬了一点,一直木讷的脸上骤然显出极其紧张的神色,整张脸都绷了起来。

    很显然,他正在蓄力,接下来,就是惊天一击。

    燕西楼渐渐将拳头抬到与肩部平齐的位置,一声低吼,猛地将钓竿向水下刺去。

    便在此时,尖锐的破空之声骤然爆响,三道雪亮的寒光如同出膛的子弹,笔直朝燕西楼激射而去。

    是萧凡的柳叶小刀。

    以弹指神通射出,速度甚至比出膛的子弹还快!

    三枚柳叶小刀,两枚直奔燕西楼,还有一枚,则是对准了那支长长的钓竿。

    燕东楼只看到寒光一闪,柳叶小刀就到了燕西楼身前,他甚至都来不及提醒一句“小心”。

    燕西楼左手一掌推出,刹那间风雷大作,掌风径直拍向两枚柳叶小刀。

    掌风是无形无质之物,柳叶小刀锋锐无比,又去势奇速,照理掌风不会对柳叶小刀产生任何影响。然而结果竟是,柳叶小刀居然被风雷大作的掌风硬生生的扇得偏离了原有的方向,绕过燕西楼的身子,向远处飞去。

    “嗤”!

    第三枚柳叶小刀直接射中湘妃竹竿,燕西楼手中一轻,坚韧无比的竹竿从中一裂为二,断作两截。

    “燕大哥,雪娃娃要活的,死的没用。”

    萧凡站起身来,扬声说道。

    他清楚燕西楼的身手,知道那两枚柳叶小刀伤不到燕西楼,只是要分散他的注意力,真正的目标,是那支湘妃竹钓竿。

    燕西楼不是在钓鱼,他是在“叉”鱼。

    萧凡不得不阻止他。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连萧凡都被惊住了。

    燕西楼竟然纵身跃入了寒潭。

    “噗通”!

    像个秤砣似的,直接就沉入潭中不见了踪影。

    “哥……”

    燕东楼吓得面无人色,嘶声大喊起来。当下不顾一切,也“噗通”跃入水中。潭水冰凉,燕东楼刚一入水便浑身打了个寒颤,随即奋力向燕西楼沉底的地方游去。

    他知道燕西楼会水,而且游泳技术很高明。但现在燕西楼是个病人,别人眼里的“疯子”,岂可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来对待?

    燕西楼落水之处,转瞬之间就变得平静如初,没有丝毫动静,甚至连水泡都不冒一个。

    “哥!”

    燕东楼大声喊叫,猛地潜入了水中。

    燕东楼的水性也很不错,只是寒潭之水太凉,他此刻又早已慌了心神,在水里坚持不了多久,很快就冒出头来,大口喘气。

    “哥……”

    燕东楼徒劳地叫喊着,再一次潜入水中。

    一连扑腾了三回,燕东楼都无功而返,伤心紧张之下,哭喊起来。

    然后,寒潭中央忽然冒出一大串水泡,潭水也剧烈翻腾不已。

    “哥,我来救你,你坚持住啊。”

    燕东楼大喜,正要向潭中央游去,却只见那串水泡正极速向潭边移动,顿时便停了下来。

    不一会,“嚯嗤”一阵水响,燕西楼自潭边站起身子,他的双手之中,死死掐住一条半透明的雪娃娃,身长近三尺,体型硕大,被燕西楼掐住了胸口部位,摇头摆尾,奋力挣扎,嘴里发出凄厉的“呀呀”之声,和婴儿的叫声毫无二致。

    然而任凭雪娃娃如何挣扎,也是毫无作用,无论如何都逃不出燕西楼的手心。

    这双手上能爆发出来的惊人劲力,连萧凡都需要极其谨慎地对待,何况这雪娃娃终究只是一条变异的娃娃鱼?

    燕西楼湿淋淋地从潭里出来,一步步走到萧凡所在的岩石之前。

    萧凡和辛琳从岩石上跃下。

    燕西楼双手将雪娃娃递过来,不发一言。

    “燕大哥,谢谢!”

    萧凡没有急着去接那条死命扭动挣扎的雪娃娃,定定望了燕西楼一眼,微微鞠躬,很诚恳地说道。

    燕东楼又惊又喜,奋力游到岸边,带着满身水迹,三步并作两步冲过来,紧紧拉住了哥哥的手臂,似乎生怕自己一松手,燕西楼就消失不见了。

    “哥,哥,你没事了?真好,真好……”

    刹那间,喜极而泣。

    其实他也知道,就燕西楼刚才的种种表现而论,实在不能算是“好了”,自始至终,燕西楼也不曾和他说上一句话。但燕东楼拒绝往那个方向去思考,他宁愿相信,他哥哥已经好了,恢复了正常。

    “东楼,如果我的事情办得顺利的话,我还会回来。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哥的病。”

    萧凡郑重地说道。

    “嗯!”

    燕东楼死命点头,泪水不绝流淌。

    “魔钓!”

    一直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切的向老头忽然大叫起来,声音因为激动而变得极其黯哑难听。

    “哈哈,哈哈哈,魔钓出世了……”

    下一刻,向老头在岩石上手舞足蹈,状如疯魔。

    “没想到我老向入土之前,还能看到魔钓再世!”

    “刷”的一声,向老头将他那根黑黝黝的钓竿猛地丢进寒潭之中,也不知这钓竿是何种材质制成,无声无息就沉向了水底。

    “值得了!能看到魔钓再世,这一辈子都值了!”

    ps:继续求推荐票!请诸君给力!!!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