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60章 紫薇飞星阵
    魔钓出世!

    这个事情其实并未引起太大的反响。

    燕西楼跑出寨子,然后和燕东楼哥俩一身湿漉漉地回家,西寨的很多人都知道,也只是略感讶异。不管燕西楼以前是什么样的人,十年时间足以让寨子里的村民忘记过去。如今在西寨所有村民眼里,燕西楼就是个疯子。

    尽管在此之前,燕西楼从不乱跑,是个“文疯子”,却也不表示着,他偶尔跑出去一趟就会引起轩然大波。

    疯子嘛,到处乱跑那就是应该的。

    这不燕东楼将他哥给找回来了?估计路上落水了,还是燕东楼给救起来的。

    但这事,没有瞒邓通天。

    因为邓通天是西寨实际上的“一寨之主”,有必要让他知晓这个事情。万一今后燕西楼的情况发生异变,邓通天也有心理准备。

    听了萧凡的话,邓通天双眼瞪得老大,完全不敢置信。

    “等,等一下……萧先生,你说,西楼会五雷掌=爱上书屋=www.23sw.net?这怎么可能……我跟他那么多年的朋友……”

    邓通天被搞懵了,举起手来,连连摇晃,呻吟似的说道。

    邓通天当然知道五雷掌。他所修炼的红砂掌,就是五雷掌的外门分支,也曾经听父亲提到过五雷掌的巨大威力。这几年他体内阳气太盛,以致引发各种不适,邓通天曾想过,如果能找到五雷掌的修炼法门,说不定就能阴阳调和,把自己的毛病给治好了。

    内家修为远远跟不上外壮功夫,是红砂掌最致命的缺陷。

    邓通天绝对没有想到,一个精通五雷掌的高手,就生活在自己身边,多年前,他们还一起进山采药,燕西楼身怀绝技,邓通天却一无所觉。

    突然之间,要他一下子接受并且消化这个情况,还真是有不小的难度。

    至于燕西楼是魔钓再世,在邓通天而言,反倒无关紧要。

    他又不喜欢钓鱼。

    什么道钓神钓魔钓,在他眼里,都是向老头的胡诌,根本没必要当真。你再讲得天花乱坠,左右不过就是钓鱼而已。

    邓通天也不怕这个事情宣扬出去,反正不会有多少人会上门来向“魔钓”请教的。就算有人登门,见到燕西楼这个呆滞的模样,也一样会被吓跑。

    但五雷掌绝对不一样!

    也就是说,燕西楼这个“疯子”,实际上是一位顶尖高手。

    疯子不要紧,顶尖高手也不要紧,可这二者合一,那就是个大麻烦。现在燕西楼依旧是“文疯子”,万一哪天变成了“武疯子”,那怎么得了?

    整个西寨,没人是他的对手。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燕大哥所修习的武功,确实是五雷掌,而且应该是正宗传承。”

    萧凡很郑重地说道。

    邓通天不能质疑萧凡的话。他很清楚,萧凡本身就是一位绝世高手。听萧凡这么说,他肯定已经和燕西楼交过手。

    那就更加不用怀疑了。

    至于交手的过程,萧凡不主动提起,邓通天也不敢刨根究底。

    “那他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给他把过脉,应该是中了毒,可能是一种极其厉害的瘴毒,也许还不止一种。不过燕大哥内力深厚,硬是把这种毒气压制在体内。这十年,他一直都在和这个瘴毒对抗。”

    听到这里,燕东楼忍不住问道:“萧先生,那我哥还有没有救?”

    萧凡沉吟着说道:“对于瘴气之毒,我了解得也不是太多。如果有足够的时间,我倒是可以帮他慢慢把瘴毒排出体外。东楼,我说过的,我接下来有很紧要的事情要办,如果一切顺利,我会回来给燕大哥治病。在这之前,你好好照顾你哥。我会给你一笔钱,让你能安心照顾他。”

    “不不不,萧先生,你对我家已经够好了,我不能要你的钱。”

    燕东楼连连摆手,一迭声地说道。

    萧凡微笑说道:“东楼,这没什么好客气的。我也希望你哥能好起来,把五雷掌这门绝学传承下去。也许将来,我还有要你们帮忙的时候。”

    燕东楼还在犹豫,邓通天已经代他做了决定:“东楼,不用说了,就按照萧先生的意思办。男子汉大丈夫,有仇报仇,有恩报恩。将来萧先生用得上,你们拼命给他去办事就行了。”

    邓通天发了话,燕东楼便不敢再多说什么。

    吃过午饭,邓通天亲自送萧凡辛琳去山城机场。

    临行前,辛琳给燕东楼留下十万块现金。以西寨的生活水准来看,这笔钱足够燕东楼一家三口开支很长一段时间了。

    权当是给燕西楼活捉雪娃娃的酬劳。

    萧凡他们次日一早,在山城机场搭乘班机,飞回首都。

    下午时分,萧凡和辛琳再次出现在吴硕昌居住的四合院里。

    四合院还是那么安静,年幼的吴卿依旧趴在院子里的古树下,聚精会神地研究他的九宫飞星图。短短一段时间过去,吴卿的脸色较之先前要好得多了,小身板似乎也结实了几分。

    七妙宫炼制的“七王丹”,药效十分显著。

    一颗“七王丹”,续命一年,应该不是说着玩的。

    吴硕昌在微笑着坐在旁边,慢慢品着茶,偶尔指点儿子一句。看得出来,吴硕昌心情很愉悦。只要儿子的情况一天比一天好,吴硕昌便再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吴老,别来无恙?”

    萧凡无声无息地走进了幽静的四合院,月白色的唐装,黑色的布鞋,又恢复了老样子。

    吴硕昌微笑着起身相迎,吴卿也丢下九宫飞星图,跟着父亲一块起身迎客。上回见到的那位小安子,吴硕昌的徒弟,这次不在。

    “一行先生,辛姑娘。”

    吴硕昌抱了抱拳,客气地说道,脸带微笑,也没有特别的激动,似乎萧凡和辛琳的拜访,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

    紫微斗数,本就精微奥妙,变化万端,推演运数,应验如神。

    等萧凡走到近前,吴硕昌双眉微微一扬,诧异地说道:“一行先生,发生什么事了吗?”

    萧凡元气不足的情形,普通人看不出来,吴硕昌自然是入眼便知。

    尽管他迄今也未曾搞清楚萧凡真正的出身来历,但此人年纪轻轻,身怀绝技,乃是确定无疑的。忽然元气受损,却不知发生了何种变故。

    料必不是小事。

    吴硕昌的神情便凝重起来。

    萧凡微笑说道:“发生了一点小事,引起天地元气反噬,不要紧的,休养几天就会恢复。”

    吴硕昌点点头,伸手延客入座,又吩咐道:“吴卿,去拿些瓜果点心过来。”

    吴卿清脆地答应一声,迈开两条小腿,飞跑进屋里去了,动作十分利索。

    萧凡点了点头,说道:“看来吴卿的情况还不错。”

    吴硕昌便即起身一揖,沉声说道:“七王丹世间灵药,感谢一行先生慷慨相赠。吴某一生从不轻易受惠于人,一行先生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去做,尽管吩咐。不管我做不做得到,我都会拼命去做。”

    萧凡举手还礼,也不客气,说道:“吴老,我今天登门,确实有事相求。”

    “一行先生请讲。”

    吴硕昌慢慢坐下,神色如常地说道。

    早在收下萧凡所赠“七王丹”之时,吴硕昌就已做好了报答的准备。虽然说江湖朋友豪气,彼此相帮不需要什么太特别的理由,但“七王丹”实在非比寻常。一面之交,就受这么大的恩惠,无论如何也不能那么心安理得。

    想必萧凡也不是滥好人。

    吴卿拿了些松子,红枣之类的瓜果出来,在小桌子上一一摆好,动作利索,谦恭有礼。

    萧凡微笑着摸了摸他的小脑袋。

    他确实很喜欢吴卿。

    吴卿咧开小嘴,冲萧凡笑笑,便即规规矩矩在父亲身后站好,有板有眼的,凝神望向萧凡。

    “吴老,我想请你在某月某日某时,摆一座紫薇飞星阵。”

    萧凡缓缓说出一个日期,是在两个月之后。

    “紫薇飞星阵?”

    吴硕昌双眼微微一眯,有点诧异。

    紫薇飞星阵,是紫薇门最高深的一个阵法,上应天上星宿之力,运转起来,可以调动天地元气,有鬼神莫测之威。

    “不知道一行先生要在哪里摆这个阵?”

    尽管摆紫薇飞星阵绝非儿戏,吴硕昌也没有迟疑,随即问道。只要萧凡提出来的要求,是他能办得到的,那就没什么好说,照做就是了。

    “就在这里。”

    萧凡平静地说道。

    “我希望到那个时候,吴老能尽量调动星宿之力,调动天地元气,声势越大越好。我想给人造成一种假象,混淆一下天机。到时我会在另外一个地方施法。”

    吴硕昌登时了然。

    “一行先生是想让别人真假难辨?”

    “正是这样。”

    吴硕昌一口答应:“好,我一定竭尽全力。”

    “吴老,我必须声明在先,这个事,风险极大。有可能会被人攻击,吴老必须预作准备。”

    萧凡郑重地说道。

    “一行先生,紫微斗数,不弱于人。”

    吴硕昌淡淡说道,脸上闪过一抹傲然之色。

    谈到以星宿阵法相争,吴硕昌确实底气十足,“紫薇仙师”的名号,岂是白叫的?

    萧凡站起身来,向吴硕昌鞠了一躬。

    吴硕昌也郑重其事地向他还礼。

    萧凡微微点头,随即转身,和辛琳一起,飘然出门而去。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