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62章 顺手牵羊
    星语酒吧,七彩霓虹灯闪烁,鼓乐声震耳欲聋,舞池之中,无数青年男女在狂欢乱舞。

    偷王之王诸葛映徽斜斜靠在二楼角落的一个位置,满满喝着红酒,懒洋洋的。此刻的诸葛将军,打扮得十分年轻,和酒吧里大多数年轻男孩一样,衣着新潮,发型时尚,甚至耳朵上还挂着银色的耳环,一边三个。

    不过偷王的耳朵上并没有真的打孔,这些耳环是“沾”在耳朵上边,不是挂着的。

    身为偷王,外貌上留有如此明显的特征,可不见得是个好主意。说得轻一点,这是坏自己的饭碗,往严重一些说,就是自己找死!

    这个世界上,想割下诸葛映徽的脑袋来当夜壶的大人物,绝不止一个两个。

    诸葛将军才不在乎这些笨蛋对他的“牵挂”。

    在诸葛映徽眼里,每一个被他偷过宝贝的家伙,都是笨蛋。包括远在千里之外的那匹大草原上的狼王,孛儿帖赤那,一样是个笨蛋。

    他以为将“爱上书屋 www.23sw.net长春安神香”放在他卧室地下的保险柜里,再在门外派人二十四小时守卫,就能难得住普天下的小偷?

    偷王出马,还不是手到擒来!

    还顺手拿走了一只玉镯。实话说,那只玉镯,诸葛映徽是真的看不出来,到底有什么好。以偷王的眼光,什么宝贝没见过?对各类宝物的鉴赏能力,绝对堪称大师级的水平。但那只镯子,确实很普通。

    不过诸葛映徽还是顺手牵羊了。

    原因无他,这玉镯搁在保险柜中最显眼的位置,甚至连“长春安神香”都被挤到了一边。

    孛儿帖赤那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这匹北方的狼王,纵横内外草原,威名之盛,无与伦比。大草原上,不管多么骁勇的健儿,只要听到白狼的大名,无不五体投地,顶礼膜拜。

    能够被白狼如此看重的东西,岂是寻常之物?

    一定是仓促之间,自己看不真切,辨认不出这镯子的真实价值,且拿走再说。等空闲下来,慢慢研究不迟。诸葛映徽还就不相信了,以自己的眼力和聪明睿智,找不出这镯子隐藏的秘密。

    诸葛映徽喜欢星语酒吧。

    这是目前首都城里最上档次的酒吧,不少豪门世家子弟,都在这酒吧出没。星语酒吧集中了首都城最漂亮的女孩子,这里前前后后产生过三位名震京华的“夜场皇后”,每一位都美若天仙,色艺俱佳。其中一位,更是如愿以偿,嫁入豪门,成为高高在上的世家大少奶奶。另一位则转入影视娱乐圈发展,短短两年时间,便名声鹊起,成为影视明星。据说背后也有大牌公子哥撑腰。

    只要你能在星语酒吧蹿红,就不怕没人捧。

    四九城里,别的不说,单单不缺的就是大牌衙内和钱多得没处花的纨绔金主。

    拿钱砸美女,是大多数纨绔公子最爱玩的游戏。

    诸葛映徽也喜欢美女。而且他比一般的公子哥还要大牌,用来砸美女的东西,不一定是钱,钱多俗气啊?偷王有的是好东西,珠宝钻石,古玩字画,应有尽有。

    全世界顶级富豪那戒备森严的保险库和科技先进的保险柜,对诸葛映徽而言,跟他自己家的没啥两样,想要宝贝了就去拿几件。

    诸葛映徽最喜欢看的就是将大颗的钻石摆在美女面前时,美女那歇斯底里的尖叫和随时有可能晕过去的表情。通常尖叫和眩晕之后,无论诸葛映徽想要对她们做什么,都不会遇到太厉害的抵抗。往往象征性地含羞带娇地说几句“你好坏”之后,包裹得紧紧的胸衣就会很容易被扒掉,故作矜持的大腿也会很利索地打开来。

    谁说做小偷一定猥琐不堪的?

    关键要看你这个小偷做到了什么样的档次!

    诸葛映徽无疑是最高档次的小偷。

    一般的娱乐场所,他真的看不上眼。

    星语酒吧不错,不但有数不清的妙龄美女,有风骚迷人的寂寞少妇,还有风韵犹存的空闺怨妇。品类繁多,想要哪种都能钓得到。

    比如现在,偷王身边就有三四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女孩子,正围绕着诸葛将军叽叽喳喳地闹个不停,不住催促他再“变魔术”。

    对了,现在泡妞据说很流行“变魔术”。

    诸葛将军是个变魔术的高手。

    他没有专门练过魔术,但这难不住他。所谓变魔术,不就是讲究个眼明手快么?再加上一点掩人耳目的所谓“障眼法”。

    这些玩意,对偷王而言,仅仅只是基本功罢了。

    诸葛映徽随随便便就把左边苗条姑娘兜里的口红,变到了右边丰满姑娘的胸罩里面。这些女孩子腻在诸葛映徽身边已经有一个多小时,早已经被昂贵的洋酒烧得神经麻木,不要说诸葛映徽将口红塞进丰满姑娘的胸罩,就算使劲捏上几把,那大胸脯女孩只怕都不会有太多的反应。

    诸葛映徽决定,接下来要将一条昂贵的钻石项链“变”进丰满女孩的内裤里,然后把她带走。

    这女孩不错,应该没经历过太多的男人,今晚上就是她了。

    如果这女孩在床上的表现证实诸葛映徽的判断是正确的,偷王对他的兴趣,也许能维持到三天以后。这已经十分难得了。

    诸葛映徽果然这么做了。

    一切都如诸葛映徽所料,丰满女孩满脸通红,从自己粉红色的小内内里将那条闪耀着迷人光泽的钻石项链小心翼翼地掏出来,满脸俱皆是不敢置信的神情。

    然后开始尖叫!

    其他女孩跟着一起尖叫!

    “朱哥哥,这是……这是真的钻石项链……这是,这是变给我的?”

    尖叫过后,丰满女孩抬起柔若无骨的小手,使劲按住自己高耸的巨胸,拼命喘息,瞪着诸葛映徽,结结巴巴地问道。

    描着厚重眼睑的大眼睛瞪得圆溜溜的。

    “嗯哼!”

    朱哥哥很洋气地耸了耸肩膀。

    这样的女孩子大都胸大无脑,诸葛映徽很担心他们记不住四个字的名字,那太复杂了。还是“朱哥哥”比较好记,朗朗上口。

    倘若直接叫“猪哥”,估计效果更好。

    “耶!朱哥哥你太好了,猪哥猪哥我爱你,我爱死你了……”

    下一刻,丰满女孩便猛地扑到诸葛映徽怀里,搂住他一阵狂啃。朱哥哥的脸上,顿时多出无数的唇印,刹那间变成猴子屁股。

    “朱哥哥朱哥哥,我也要我也要,快点变一条出来给我嘛,快点变嘛……”

    “猪哥,我也要嘛,我也要……”

    这个角落瞬间就开锅了,其余美女一拥而上,直接就将朱哥哥压在沙发里,伸手在他身上到处乱摸,甚至有一只小手,直接插进了朱哥哥的小内内之中,似乎想要从他的小内内里也掏出一条钻石项链来。

    至于这姑娘最终是如愿以偿地掏出钻石项链还是不小心抓到一条小毛毛虫,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原本惬意无比的诸葛偷王,忽然惨叫起来。

    “喂喂,姑娘们,手下留情啊,那里真不能抓……哎呀,尼玛……”

    未能掏到钻石项链的小手很不甘心,一不做二不休,不但对小毛毛虫大肆摧残,甚至连小毛毛虫屁股上长出来的两个肿瘤,都差点给捏爆掉。

    好不容易,朱哥哥才摆脱了几个姑娘的百般凌虐,满嘴哼哼唧唧的,拉着丰满女孩柔软的小手,落荒而逃。

    丰满女孩举起钻石项链,还不忘向小姐妹们挥挥手,笑靥如花。

    在二楼的拐角处,落荒而逃的诸葛映徽碰到了几名满脸傲气的年轻公子哥。走在最前边的那位,身材健壮魁梧,浑身阿玛尼的名牌,虽然只有二十几岁年纪,却是气度不凡,一看就知道是豪门世家出身的纨绔衙内。其他几位跟在他后边的年轻人,也一个个昂首挺胸,自信爆棚。

    这样的公子哥,星语酒吧见得多了。若是哪天在星语酒吧见不到这些纨绔衙内,那才奇怪。

    不过这位高大魁梧的纨绔公子哥引起诸葛映徽的特别关注,不是因为他的傲气,而是因为他的长相。虽然气质迥然有异,但长相确确实实和萧凡有几分相似。

    一看到这个长相,诸葛映徽立马心里不爽。

    若不是萧凡,他哪里需要千里迢迢跑到大草原的深处,备受风吹日晒之苦,一路上担惊受怕,唯恐被孛儿帖赤那识破了行藏?

    诸葛映徽偷遍天下,都是为自己干活,被人逼着去偷东西,还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朱哥哥痛恨萧凡,正在情理之中。

    更何况此番草原之行,虽然最终顺利得手,期间却也经历了好几次凶险,其中一回,甚至差点败露了行踪。真要是被孛儿帖赤那逮住,诸葛映徽估计自己一定会被五马分尸。

    白狼可不是心慈手软的活菩萨!

    与年轻人擦身而过之时,诸葛映徽顺手牵羊,妙手空空,将年轻人的钱包给摸走了。

    看你这小子待会怎么付账!

    只要一想到年轻人付账时愕然和尴尬的表情,诸葛映徽便惬意无比。

    谁叫你小子长得像那个混蛋?

    活该!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