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63章 我靠!又玩这招!
    既然是来星语酒吧这样一等一的豪华夜场,诸葛映徽自然不会再开着普通的小车,而是一台火红色的宝马车。

    工作和休闲,诸葛偷王分得很清楚。

    其实诸葛映徽并不喜欢大红色的车子,之所以开红色宝马车来星语酒吧,只是为了显示自己还很年轻。诸葛映徽拒绝承认自己已经年过四十。尽管他在很多年前,就已经需要靠金钱或者其他贵重物品去引起女孩子的关注,但诸葛映徽认为,那只是为了加快进程,节省宝贵时间而采用的小道具。

    没有这些小零碎,诸葛偷王依旧是风流倜傥的美男子。只要肯多花点功夫,钓个年轻马子算啥?关键诸葛映徽觉得没必要浪费那个时间。能够用钱和钻石来摆平的话,为什么要舍易求难呢?

    在寸土寸金的首都城,纵算是星语酒吧,也搞不起太大的地表停车场,只能向地下发展。

    诸葛映徽带着丰满女孩径直走向地下停车场那台红色的宝马车。

    上次被雪域—爱上书屋 www.23sw.net刀王丹增多吉在地下停车场堵住,并没有给诸葛映徽造成太严重的心理阴影。做一个偷王,心理素质不可能太差。那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情况,不会轻易出现在他的身上。

    看到红色的宝马,丰满女孩益发开心。

    这回是碰到真正的高富帅了。

    尽管眼下的首都城,宝马车也只寻常,不算如何的豪华阔气,起码证明朱哥哥有钱不是装出来的。这就很好,上完床之后,应该还会有好处的。

    “我靠!又玩这招?”

    诸葛映徽打开宝马车门,钻了进去,随即便怪叫起来,骇然地望向右侧。

    只见副驾驶座上,早已端端正正坐着一个人,怀里抱着的大黑猫朝偷王呲了呲牙。

    可不正是萧凡么?

    丰满女孩压根就没上车,刚转到副驾驶座,手还没触到车门,就被辛琳冷冷的目光看得浑身冰凉。

    这个女人简直就像个幽灵……不不,是像个妖精……忽然就冒了出来。刚刚都看得明明白白,四周不要说人,连个鬼影都没有。眼睛一眨,面前冷不丁的就站了这么一女人。

    辛琳并没有将她怎么样,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她。

    丰满女孩尖叫一声,转身就跑,没跑几步,高跟就断了,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丰满女孩顾不得脚踝处传来的钻心疼痛,勉力站起身来,咬着牙,速度丝毫不减,飞也似的跑掉了。

    辛琳缓缓上前,拉开宝马车门,坐进了后座。

    “诸葛先生,效率很高啊。三个月不到,就从草原回来了。”

    萧凡微笑着说道。

    诸葛映徽大怒,叫道:“你别说没有跟踪我啊!我还就真不信了,你是诸葛亮,能掐会算!”

    萧凡笑道:“诸葛亮能掐会算,为什么别人就不能呢?”

    诸葛映徽闷“哼”一声。

    他还真的不信这一套。想他诸葛映徽,纵横天下,想偷谁就偷谁,完全就是兴之所至,有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下一刻他会偷谁的东西。难道那些被偷的家伙,都是命中注定要破财?

    “诸葛先生,你是偷王,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可以跟踪你而不被你发现?”

    萧凡淡然说道。

    诸葛映徽不由愣了一下。

    萧凡这句话算是击中了要害,作为一个最厉害的“贼”,诸葛映徽深知,跟踪和反跟踪是必修课。萧凡说的没错,这世界上最顶尖的特工全加起来,能够跟踪他而不被他发现的,可能不会超过十个人。这样的顶尖特工,在任何一个情报组织,都是“国宝”级别的,焉能轻易为个人驱使。

    瞧萧凡的年纪,怎么都不大可能是国安或者军情方面的高级领导。

    “诸葛先生,我觉得你没有必要为这个事情纠结。我早就已经说过,只要你把长春香交给我,我就把经文上卷还给你。两清。”

    “真的两清?你保证以后不来烦我?”

    诸葛映徽将信将疑。

    萧凡微微一笑,说道:“偷王,你不觉得你这么说太无礼了吗?我就算以后要再找你帮忙,自然会开出让你满意的筹码。”

    “谢啦!”

    诸葛映徽断然一挥手,冷笑一声。

    “我不是生意人,不接单。我偷东西,完全是兴之所至,你觉得我还会为了钱去偷吗?”

    辛琳冷冷说道:“诸葛映徽,有很多东西是钱买不到的。”

    “比如说呢?”

    “你的命!”

    诸葛映徽冷笑道:“你想杀了我?”

    “不可以吗?”

    “请便!”

    偷王之王可也不是谁都能威胁得了的。

    萧凡轻笑道:“诸葛先生,你可能误会了,我们都不喜欢杀人。比如说你的命,不一定是用来杀的,也可以用来救。或许诸葛先生下次遇到什么危难,还可以用你的命来交换我想要的东西。”

    “呸呸呸!乌鸦嘴!”

    诸葛映徽顿时大为恼怒。

    “好啦,废话少说,跟我去拿长春香吧。经文带着的呢?”

    萧凡也不生气,笑着点头。

    诸葛映徽二话不说,启动了宝马车,脚下猛踩油门,宝马车几乎是横冲直撞地冲出了地下停车场。也不怪朱哥哥郁闷,刚在酒吧钓到一个正点的货色,全给这两个扫把星给搅和了。一条钻石项链倒是小意思,朱哥哥不差钱。关键是心情。

    诸葛映徽可没有那个心思再跑一趟酒吧。

    真他娘的晦气!

    宝马车径直开往诸葛映徽在首都的落脚点,一处半新不旧的小区。这小区的档次也就中等,几年前就建成了。很普通的小区,住户也是五花八门,大都不是太有钱的人,中产阶级居多。

    选择这样的小区作为自己在首都的落脚点,自然还是为了不引人瞩目。

    进入小区之前,诸葛映徽条件反射似的瞟了一眼小区的门牌号码,尾数是“7”。诸葛映徽心里一惊,记得上回在酒店,萧凡就说过,他在首都的住所,门牌号码的尾数为“7”。

    这小子如果真的不是在追踪自己,那就太可怕了。

    诸葛映徽嘴里说得硬气,心里却不免有些打鼓!

    当今之世,奇才杰出者不知凡几,他诸葛映徽能在“偷界”称王,焉知就真的没人跟他的老祖宗诸葛亮一样能掐会算?

    诸葛映徽购买的单元房,照例是在三楼。

    他不会住太高的楼房,万一出现什么状况,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三室一厅的房子,使用面积大约是一百一十平左右,考虑到诸葛映徽单身,这里又仅仅只是他在首都的一个落脚点,三室一厅的房间已经太大了。

    关键是豪华。

    这房子的内部装饰,绝对和它的外表形成巨大的反差。估计花在装修上的钱,百分之百超过了毛坯房的购买价。甚至挂在墙上的一副山水泼墨,萧凡一眼就能认得出来,依稀是北宋范宽的真迹。拿到古玩市场上去拍卖,价值连城。诸葛映徽就这么随随便便挂在墙上。朱哥哥实在太有钱了,不胡乱花掉些,当真对不起“偷王之王”这个头衔。

    唯一遗憾的是,这豪华的装饰看在萧凡和辛琳眼里,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种世俗的豪华,萧凡辛琳从不看重。

    真要说到钱,止水观萧凡榻前那张紫檀木的小几,只怕就比诸葛映徽这整套房子里里外外加起来还要值钱。

    萧凡倒是对室内的装饰风格比较感兴趣,充满着现代化的气息。前卫青年喜欢的时髦物品,在诸葛映徽这房子里都能找到踪迹。连客厅里的茶几都是非常抽象的造型。

    潜意识里,诸葛映徽一直都将自己当作年轻人。

    生理上的新陈代谢是自然规律,难以抗拒;心理上的青春永葆,却全看自己的心态。

    “随便坐,茶水我就不倒了,咱们一手钱一手货,两清之后请你们马上走人。实话说,在这里,两位是不受欢迎的人物。”

    诸葛映徽嘴里念念叨叨,跑进卧室去了。

    萧凡坐下来,没有坐在沙发里,而是坐在一张看上去是由玻璃钢制成的椅子之上。睡硬板床,坐硬凳子,萧凡早就习惯了。

    辛琳安静地站在他的身边。

    进门之时,辛琳就已经将这房子看了个通透。这也是“保镖”应有的警惕性,虽然说辛琳并不害怕诸葛映徽捣蛋。

    诸葛映徽偷东西固然很拿手,杀人的技巧却并未臻于上乘。

    “呶,这就是你要的长春香,你自己看看吧,真的假的自己分辨清楚。”

    不一会,诸葛映徽从卧室里跑出来,递给萧凡一个两尺长短的沉香木盒子,那盒子看上去古色古香,似乎本身就是一件颇有价值的文物。料必萧凡所需的“长春安魂香”就在木盒里面。

    辛琳手一伸,接过了木盒,正准备打开,忽然身子一晃,就自原地消失了。

    诸葛映徽只觉得眼前一花,辛琳就不见了人影,连忙仔细看去,只见辛琳手里已经多出一柄极薄极细的软剑,“嗤”的一声,向着阳台里侧挂着的厚厚的天鹅绒窗帘疾刺而去。

    “干什么?”

    诸葛映徽吓了一跳,叫道。

    这人怎么回事,小姑娘家家的,说打就打,一点征兆都没有。

    这阳台外边,又有什么古怪了?

    ps:从年会回来了,感谢诸位的大力支持!求点三江票!

    感谢刘丰彦万赏!

    感谢:gotosleep92,tdsuen,书友081220131607378,圣人重返都市,小弟来早,封印中的品优,淡看历史,→回忆一生←,寂寞红尘落花舞,此恨无绝期,高亚北,卐郁金香之恋卐,清风悠咔,書友817124523sw.net,木鱼叁豊,女人的老公,塞族小鱼儿,沧海一粟1974,淡看历史,firya,老周老周,痴心不改,金六福66,丑蛋儿,″小默ヶ,lh六道轮回拳,踏雪有愧,上学不努力现在搬砖,古浪小月,我们一起来读书,fuyh556,书友131212062901338,林汗,唐门之我是男孩,杀·杀·杀等等书友的打赏!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