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64章 女飞贼和大麻烦
    ()    “噌”!

    金铁交鸣之声响起。

    诸葛映徽到底是偷王之王,脑袋瓜子转得不慢,只是一愣神间,就已回过神来,立马一脑门子汗水,急匆匆叫道:“喂,住手啊,误会……”

    辛琳理都不理,剑光闪烁之间,那昂贵的天鹅绒窗帘变成了一条一条的碎布。软剑如灵蛇舞动,直取阳台上的一个黑影。

    那是一个女子,黑衣黑裤,还蒙着面,手里挥舞一对尺许长的短兵刃,正在竭力招架。瞧身形,还是很窈窕的,估计年岁不会太大。

    萧凡看得明白,那蒙面黑衣女子手里挥舞的是一对峨眉刺,身手颇为不弱。只是在辛琳骤雨般的攻击之下,全然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喂喂,快住手,那是自己人。”

    诸葛映徽急眼了,就往前冲。

    这个女人,可是能挡住雪域刀王丹增多吉那个变态家伙的,武功之高,可想而知。

    “诸葛先生=爱上书屋=www.23sw.net不必紧张,迦儿手下有分寸的。”

    萧凡端坐在玻璃钢椅子上,微笑说道,倒也并不阻止诸葛映徽。

    这家伙一定要上去触霉头,又何必阻止?

    让他吃点亏好了。

    果然,诸葛映徽刚刚上前一步,眼前忽然剑光耀眼,悠忽之间,辛琳已经切换了攻击对象。

    “喂,干什么?你讲不讲道理……”

    诸葛映徽立即就被逼得手忙脚乱,双手乱舞,名牌服装的衣袖一下子就变成了片片飞舞的布条,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哎呀,尼玛……哎呀……”

    在这样的关键时刻,诸葛映徽又“嘴贱”了,结果双臂之上,立即就多了两条口子,皮肉翻转,鲜血淋漓。

    “诸葛先生,忘记提醒你了,迦儿不喜欢别人说脏话。”

    诸葛映徽往后疾退,一听萧凡这个“提醒”,本来到了嘴边的“尼玛”二字,硬生生给咽了回去,憋得好不难受。

    辛琳逼退诸葛映徽,剑锋反转,又将那黑衣蒙面女子笼罩在剑光之下。

    黑衣女子一声惊呼,蒙面的黑纱顿时就飞了起来,便这么一愣神,冷冰冰的剑尖已经抵在她雪白的脖颈之上。黑衣女子浑身一震,瞬间便定在当地,微微昂着头,一动不敢动了。

    “喂,这是我家好吧?太野蛮了!”

    冷不丁挨了两剑,诸葛映徽气得脸sè煞白,嚷嚷起来。

    诸葛将军是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暴力”,这些人就知道打打杀杀,太没有技术含量了,太不文雅了。哪像他偷王之王,那叫“梁上君子”!

    “那是我徒弟,不是坏人,这是我家……”

    辛琳冷冷的眼神扫了过来。

    诸葛映徽心中一寒,登时便闭上了嘴巴。

    相对来说,他不怕萧凡,他怕辛琳。至少萧凡看上去还比较讲道理,辛琳简直就是个女煞星,一言不合,就在他身上割两道口子。

    “进来。”

    辛琳冷冷地对黑衣女子说道。

    这黑衣女子看上去也就二十几岁,皮肤白皙,眉清目秀,长得挺好看。尽管被辛琳以剑锋指住了脖颈,不敢反抗,乖乖地进了屋,眼神却是恶狠狠的,满脸倔强之sè。

    “如眉,你怎么躲在阳台上不吭声呢?多危险啊,是不是?哎哎,我跟你说,迦儿姑娘,这真是我徒弟,叫柳如眉。”

    诸葛映徽站得远远的,和辛琳拉开一大段距离,这才紧着解释了一句。

    他不知道萧凡和辛琳到底是何种来路,但就目前这处境来说,最好还是不要惹怒辛琳为妙。

    辛琳手一抖,收了软剑,淡淡说道:“你徒弟的武功比你好。”

    “那是,我本来教她的也不是武功。她是我一个朋友的女儿,武功是家传的。”

    诸葛映徽不免有点小得意。

    柳如眉来到诸葛映徽身边,依旧狠狠地盯着辛琳,气呼呼地说道:“师父,什么人啊?这么凶!在别人家里,也是说打就打!”

    “咳咳,如眉,这个你就别问了,总之不是什么好人,都是些强横霸道的家伙……你们快点验货吧,要不我这血就该流干了。”

    诸葛映徽愁眉苦脸地说道,痛得呲牙咧嘴的。

    柳如眉撇了撇嘴,顺手撕下诸葛映徽两袖破破烂烂的布条,给师父扎住了手臂上的伤口。伤口不深,只是皮外伤,辛琳算是手下留情了。

    若不是见辛琳武功实在太高,柳如眉才不会这样老实。别看她年纪轻轻,却已经是江湖上颇有名气的“女飞贼”。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吃这样的亏,被人拿剑顶住脖子,丢脸丢大了。

    辛琳打开了那个长条形的沉香木盒子,顿时一股淡淡的幽香飘溢出来。沉香木盒里,静悄悄地摆着三支尺多长的淡红sè线香,制作极为jīng美。

    辛琳随即将盒子递给萧凡。

    萧凡接过去,伸手捻起一支细细的线香,放在鼻端轻轻一嗅,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是长chūn安神香!”

    “好啦,货也已经验过了,经文给我。”

    诸葛映徽老实不客气地朝萧凡伸出了右手,没好气地说道。

    此时的偷王之王,两只衣袖都变成了布条,手臂上鲜血淋漓,样子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哪里还有半点“笑傲风尘”的高人气息?

    自然脸sè难看了!

    可惜了一件多昂贵的路易威登啊,正宗法国货,诸葛映徽上次去欧洲“工作”时,顺路在巴黎购买的,还没穿几回呢。

    那一次,诸葛映徽偷的是一个阿拉伯国家的酋长在巴黎的“行宫”,严格来说,诸葛映徽那不叫偷,那叫“洗劫”。对于阿拉伯酋长这样最正宗,最如假包换的“土豪”,诸葛映徽觉得完全没必要跟他讲客气,更没有丝毫的负疚感。人家那沙漠之中,全是石油啊。

    萧凡取出经文,交给诸葛映徽。

    诸葛映徽接过去,仔细检查了一下,这才收了起来。其实他相信萧凡绝不会骗他,这两个家伙虽然可恶,那气度却不是装出来的。大凡这人到了一定的身份地位,到了一定的境界,行事都有一定之规。诸葛映徽这么做,不过是想气一气萧凡罢了。

    但看上去,明显没有效果。

    萧凡是真不在意他的态度,这是极强者才会表现出来的风淡云轻。

    “好啦,钱货两清,两位请吧。”

    越是这样,诸葛映徽越是不爽,心头一股气涌了上来,立马就下逐客令。

    萧凡却并没有要马上离开的意思,继续稳稳地坐在那里,眼望诸葛映徽,平和地说道:“诸葛先生,这次去漠北,除了长chūn香,你是不是还拿了别的东西?”

    诸葛映徽大吃一惊,死死盯住萧凡,满脸狐疑之sè。

    “你说什么?”

    萧凡仔细看了看他的面相,轻轻摇头,说道:“诸葛先生,有些东西是不应该拿的。会给你惹下很大的麻烦。”

    在萧凡眼里,这个很大的麻烦,几乎都刻在诸葛映徽的脸上了。

    “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刹那之间,冷汗浸透了诸葛映徽的脊背。

    他不在乎萧凡嘴里说的那个“大麻烦”,他在乎的是萧凡怎么知道他拿了别的东西。诸葛映徽可以百分之百肯定,他进入白狼卧室窃取长chūn香的时候,绝对没人看到。否则,他不可能活着走出草原。

    但现在,却被萧凡一语道破了。

    难道,自己下手的时候,真的有人在一旁窥视?

    那……那确确实实是极大的麻烦!

    孛儿帖赤那知道是他偷走的长chūn香和那只玉镯,那还不追杀他到天涯海角?一想到自己有可能被草原狼王盯上,由不得诸葛映徽不冷汗直冒。

    一个丹增多吉已经够他头疼了!

    再加上孛儿帖赤那,还让不让人活了?

    萧凡再次摇头,却没有继续下去。不管怎么说,这是诸葛映徽自己的事,麻烦也是诸葛映徽的麻烦,萧凡能够提醒他一句,已经够厚道了。

    至少到目前为止,他和诸葛映徽之间,没有交情,只有交易。

    “诸葛先生,交出来吧!”

    萧凡朝诸葛映徽伸出手。

    “什么东西?”

    诸葛映徽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一步,jǐng惕万分地问道。

    那个镯子,诸葛映徽可没打算交给萧凡,尽管他到现在也没发现那个玉镯有何惊人之处,却绝对不能随便交出去。万一如同萧凡所言,孛儿帖赤那要找他的麻烦,他还指望着拿玉镯跟白狼讨价还价呢。交给萧凡,岂不是连最后一个谈判的筹码都没了?

    萧凡笑了笑,说道:“你身上有一样东西,不是属于你自己的。就是你刚才在星语酒吧顺手牵羊摸到的那个钱包!”

    “那也不是你的!”

    诸葛映徽益发吃惊,兀自嘴硬。

    这家伙,对自己的行踪简直了如指掌。作为一个小偷,被人家在身上装了“监控器”,这rì子简直没法过了。

    如芒在背啊!

    萧凡双眉微微一蹙,似乎有些不悦。

    诸葛映徽顿时心中一寒。他突然发觉,自己害怕辛琳可能搞错了对象,这个始终斯斯文文,不徐不疾的“小白脸”,才是真正可怕的人。

    “给你!”

    诸葛映徽掏出那个钱包,丢给了萧凡。

    ;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