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65章 二哥
    星语酒吧二楼已经乱作了一团。

    “王八蛋,什么玩意?把你们老板叫来!”

    一位年轻公子哥重重一掌拍在茶几上,酒杯酒瓶烟灰缸小吃碟哗啦啦乱响。原本围坐在一起的几名花枝招展的女孩脸上变色,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紧紧挨在一起,露出紧张畏惧的神色。

    萧天没有拍桌子,稳稳坐在那里,脸罩寒霜。

    跟他一起过来的其他几位衙内,则捋起了衣袖,群情激奋。

    一名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不住向几位“爷”鞠躬,赔笑脸。看上去,像是酒吧领班之类的。

    萧二哥是星语酒吧的常客,其他几位公子哥也都是熟面孔。领班很清楚他们的身份来头,实实在在是得罪不起的。

    不要说老萧家那样威震四海的超级大豪门,就算萧二哥的几位小弟,那家世也非同小可。正在拍桌子发火的这位,家里老爷子就是首都市局的副局长,全市娱乐场所的正管大领导。随便发句话,就够星(爱上书屋)www.23sw.net语酒吧忙上一阵子的。

    当然,星语酒吧能在首都城里搞起这么大的场子,无论台面上还是台面下,都有人罩着的。想在首都搞娱乐场所,光有钱可不顶事。没有这么些关系,你钱再多都白搭,一个派出所的小民警,就有能耐让你关门大吉。

    但这并不意味着,酒吧就可以得罪萧二哥这样的牛人。

    背后罩着的那些大人物,只能在最关键的时候给你出个面,日常关系还得靠酒吧自己去打理。有哪个大人物愿意成天拿着手纸,没事就来给你擦屁股?

    “叫你们老板过来,叫包雎华过来,没听见啊?”

    副局长公子明显脾气不平和,眼见那领班磨磨蹭蹭的,叽歪个没完没了,顿时火将上来,顺手拿起茶几上的一杯啤酒就泼了过去。

    领班躲闪不及,被泼了个正着。

    一堆女人就尖叫起来。

    “哟,小桂子,干嘛呢?这么大火气!”

    便在这个时候,一个不阴不阳的声音响了起来。

    一听到这个声音,顿时“呼啦啦”一阵,所有人都自动自觉让开了道路。

    正在发飙的小桂子立马就变得有几分尴尬,原本一只脚踩在沙发上的,也忙不迭地放了下来,神情有些讪讪的。

    “汪二哥……”

    能让首都市局副局长的公子瞬间变脸,却不知这位汪二哥又是何种了不得的大人物。

    汪二哥,也就是那位说话不阴不阳的年轻男子,在好几名男女的簇拥之下,慢慢走了过来。这位汪二哥个子也不是太高,身材略显瘦削,但绝不虚弱,看上去挺健康挺结实的。顾盼之间,神情傲然。不过脸色稍微有点点发青,也不知道是不是酒吧灯光的原因。

    “呵呵,萧二,也在呢?发生什么事了,发这么大脾气?”

    汪二哥眼神只在小桂子脸上一扫,便落在了萧天身上,目光一凝,笑着说道,语气起了变化,不再是那种高高在上教训的味道了。

    汪二哥可以教训小桂子,但萧二哥明显不是谁都能教训的。

    萧天冷哼一声,既不搭理,也不起身。

    他就是看不惯汪述文这不阴不阳的德行,整得跟个娘儿们似的,还不是个纯娘们。

    “汪二哥,是这样的,有人偷了萧二哥的钱包。”

    小桂子怕他们闹个满拧,紧着解释了一句。

    首都纨绔圈子里的哥们都知道,萧二哥和汪二哥不对路,老萧家和老汪家也不对路。两位二哥虽然都是星语酒吧的常客,却从来都是各玩各的,井水不犯河水。

    早先几年,萧天和汪述文都还在上学的时候,情形可没这么平和。两边人马碰到了一块,动不动就干架。萧二哥人高马大,手上功夫又好,经常揍得汪二哥鼻青脸肿。不过汪二哥阴,也不时设计一下萧二哥,让萧二哥吃了不少哑巴亏。

    两人算是冤家!

    “有这种事?”

    这回连汪述文的脸上都露出了惊诧之色。

    酒吧本就是龙蛇混杂之地,被人偷东西很正常,但偷萧二的钱包,那就很不正常了。一旦被抓住,后果实在太严重。也许按照法律规定,偷个钱包不足以判刑,但你的有命上法庭才行。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一个小派出所就足够了。

    “小山,怎么你们老板还没来?”

    汪述文随即转向那个满脸酒水的领班,蹙眉问道。

    萧天的钱包被人偷了,这不是钱的问题,是面子问题。包雎华也太迟钝了。首都城纨绔圈子里面,像萧天,汪述文这种级别的“大哥”,可没几个。无论得罪了哪一位,想要在首都把娱乐场所搞下去,都够悬的。

    小山连忙说道:“汪二哥,包总马上就到,马上就到……”

    声音都有点打颤了。

    得罪一位二哥已经不得了,这又来一位二哥,还让不让人混了?

    “借光借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正说着话,一个中年男子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满头大汗,正是星语酒吧的老板包雎华。包总实在够霸气。不为别的,就为他的名字——包雎华——爆菊花!

    真不知道他老爹当初给他取名字,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过,貌似在那个年代,菊花是一种植物,可以用材观赏,也可以用来泡茶。谁知道几十年过去,竟然会发生这种惊天逆转。

    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了!

    “萧二哥,啊,汪二哥也在呢……对不起对不起,来晚了来晚了,抱歉抱歉……”

    包雎华一挤进来,便连连鞠躬,手里拿着一张纸巾,不住抹汗,心里头暗暗叫苦不迭。

    “包总,我说你怎么回事啊?一个场子,管得乱七八糟的,什么人都有。哈哈,连咱们二哥的包也敢偷!这事啊,你得给我们个说法。”

    小桂子一见到包雎华,马上又变了脸色。不管怎么说,他是跟着萧二哥一起混的。

    “当然当然,抱歉抱歉,都怪我都怪我……”这位包雎华包总,说话似乎特别喜欢打叠,什么话都是连说两次:“萧二哥,您说,损失多少?我赔我赔!”

    萧天望了肥肥胖胖的包雎华一眼,淡淡说道:“包总,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要是每个场子,都像你们星语章样,ソ4Χ际鞘纸挪桓删坏娜耍俏颐且院蠡垢依绰穑壳匏剑凶幽愕酶艺一乩础;褂校蛋哪歉鋈耍阋驳酶艺页隼矗 

    “这个,这个,萧二哥,钱也是一定要赔的……萧二哥瞧得起我老包,愿意来捧个场子,那是我老包的荣幸。怎么可以让萧二哥在我这里受到损失呢?萧二哥,桂哥……几位爷再给我老包个面子,咱们去里面喝一杯,就算我给几位赔礼道歉了,好不好?”

    包雎华明显是江湖老手,萧天比他小了十几岁,至于小桂子,更是青涩,也不知满没满二十,一律尊称为“哥”。而且这样的事,本就不该摆在大庭广众之下来处理。

    见包雎华这么懂事,萧天倒也不好再发作,点了点头,站起身来。

    “汪二哥……”

    包雎华又紧着向汪述文点头哈腰。

    汪述文一挥手,懒洋洋地说道:“包总,你去吧,甭管我,我喝酒。”

    “是是,多谢汪二哥捧场,小山,一定要给几位爷做好服务……”

    好不容易把这里的闹剧摆平了,包雎华陪着萧天几人,向那边办公室走去。背后响起一阵嬉笑之声,显见得是跟汪述文一起的几个纨绔在笑话萧天。

    萧二哥进酒吧,结果被人把钱包给偷了,这笑话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估计用不了几天,就会传遍京师的纨绔圈子。

    萧天猛地顿住了脚步。

    包雎华吓了一跳,又忙不迭地点头哈腰,一迭声说道:“萧二哥,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老包的错,请您一定给个面子给个面子,这边请这边请……”

    这两位二哥今儿要是在酒吧打起来,最倒霉的百分之百是他包雎华。打坏东西自己贴不说,还得花大把精力请有头有脸的人物出面给两位二哥赔罪。

    是真的得罪不起。

    萧天阴沉着脸,又再举步向前。

    没走几步,萧天却猛地站住了,瞪大了眼睛,露出完全不敢置信的神情。

    “哥>”<鈘 +>
    微笑着站在不远处望着他的,可不正是萧凡?

    萧天再也没想到,会在星语酒吧见到大哥。

    在他的记忆之中,萧凡从未去过任何娱乐场所。

    今儿个这是怎么了?

    小桂子几人也自然而然地停住了脚步,有点莫名其妙。

    他们谁也没见过萧凡。

    不过萧凡这一身白色唐装,一双黑色老布鞋的装束,实在和星语酒吧的环境格格不入,顿时就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神。

    不远处的汪述文等人,也见到了萧凡,见萧天忽然变得满脸笑容迎上前去,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忍不住问道:“汪二哥,这谁啊?”

    汪述文冷笑一声,说道:“老萧家大少爷,一个神棍!”

    语气极度不屑。

    也不怪汪二哥是这么个神情,跟他大哥汪述都比起来,萧凡在世家长辈眼里,还真的什么都不是。

    老萧家这两位嫡孙,一个神棍,一个纨绔,算是后继无人了!

    ps:感谢cqamong,赖大家的,杀·杀·杀,書友817124530,上学不努力现在搬砖,塞族小鱼儿,老周老周,alps,封印中的品优等等书友打赏!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