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66章 黑玉葫芦
    “哥,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

    萧天禁不住搔了搔头,说道:“哥,这话我怎么听着有点揪心呢?你要出远门啊?”

    这段时间,萧凡没有露面,但哥俩还是通过电话的,萧天知道萧凡在首都,只是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萧天也不打听,自从他懂事之后,就觉得大哥神神秘秘的,似乎隐藏着很多很多的秘密。小时候还追问一下,渐渐也就习惯了,不再问。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有自己的生活空间,纵算是亲兄弟,也不好干预过多。

    萧凡微笑说道:“要出去走几天吧,去的地方比较偏僻,可能手机会没信号。”

    “哦,去哪里啊?那么偏!”

    萧天有点奇怪。如今手机信号的覆盖范围还是很广的,除非是真正的深山老林或者大漠深处,不然一般的乡下手机都是能通的。

    萧凡笑笑,转向恭恭敬敬站立一旁的包雎华,说道:“包总,我想和我:爱上书屋 www.23sw.net弟弟单独聊一会,可以借你的地方一用么?”

    “当然当然,一少太客气了。一少,二哥,这边请。”

    包雎华一迭声地说道。

    尽管萧凡的打扮和整个酒吧格格不入,而且包雎华以前从未见过萧凡,但这不妨碍他对萧凡恭谨客气。这位的长相一看就和萧天有血缘关系,没看萧天叫他“哥”呢,那亲热劲,一准是亲兄弟。

    叫“一少”不会错的。

    萧天略略有点奇怪,却也没有问为什么。

    当下两人来到包雎华的总经理办公室,厚重的木门一关,顿时就将无尽的喧嚣都关在了门外。包雎华这个办公室,隔音效果非常之好。

    在酒吧里办公,隔音效果不好的话,会被吵死的。

    包雎华亲自给两位公子上了茶水,忙不迭地退了出去。不知为什么,包雎华有点怕萧凡。虽然萧凡看上去是那么柔和斯文,对任何人都没有丝毫恶意。也许正因为如此,包雎华看不透萧凡,这才紧张。对于包雎华这种生意人而言,面对一个看不透的人,是真的有压力。

    小桂子他们就在一边坐了,自有人送上酒水小吃,殷勤伺候。

    包雎华亲自陪坐!

    “哥,什么事啊?”

    萧天一坐下,就迫不及待地问道。纵算是亲兄弟,他有点不大适应这种气氛。

    太安静了。

    忽然从那么热闹的地方一下子进入这“万籁俱寂”的小房子,心里不踏实。

    萧凡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他的钱包,递了过去。

    “咦,怎么我的钱包会在你手里啊?这怎么回事?”

    萧天不由惊奇万分,接了过来,左看右看,确定是自己的钱包无疑。

    “刚刚我看到有人偷了你的钱包,顺手给你拿回来了。”

    萧天更奇怪了,说道:“你看到的?哥,你早就到了这里啊……可是,你以前不是不来这种地方的吗?”

    萧凡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只是仔细端详萧天的面相。萧天印堂处红白两色相间的气色益发浓郁了,额角青灰,山根雾起重重,牢狱之灾的面相征兆越来越明显。

    与萧凡以血相之术推演出来的结果,完全吻合。

    按照血相推演,不久之后老爷子过世,老萧家第一个倒霉的,就是萧天。也许老萧家的政治对手们,就是从萧天身上打开突破口,进而摧毁整个萧家。

    萧天被大哥看得浑身不自在,讪笑着说道:“哥,怎么啦?”

    萧凡摇摇头,反问道:“萧天,你哪来那么多钱?”

    他察看过萧天的钱包,鼓鼓囊囊的,光美元就有两三千,另外还有好几张银行卡,萧凡刚才也查过了,几张银行卡上的现金加起来,超过一百万。至于银行卡的密码,萧凡压根不必问,就是萧天的生日。

    萧天的行事作风,和他大不一样,大咧咧的,才不耐烦去记太复杂的密码。

    萧天参加工作不过三年,又不曾经商,却拥有上百万现金。

    “哥,我这算什么呀,就是帮忙弄了几回批文。汪述文他们,比我厉害多了。汪述文给他二叔的公司介绍业务,一笔提成就是几十万。其实他那是介绍什么业务啊,无非是变着法子占公家的便宜。”

    萧天很不在意地说道。

    萧凡知道萧天没有夸大其词,京师纨绔衙内弄钱的手法,不外乎就是这么几招。所有的招术,都建立在权力之上。

    但这不是关键,关键在于,这个权力的基础必须牢固,不能丧失。一旦权力基础崩塌了,所有这些所谓的“潜规则”行为都会立即转化为罪行!

    如果情势反过来,汪家老爷子过世,其他豪门世家要对汪家出手的话,也一样会拿这些作为切入点。就看权力掌握在谁的手里了。

    萧凡沉吟着说道:“萧天,老爷子的病越来越厉害了,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意外。你这段时间最好多去医院陪陪他老人家。”

    至于劝萧天不要“胡闹”的话,萧凡就不说了。说了没用。一则萧天未必肯听,二来在这种规模等级的政治大博弈之中,萧天只是一个被人利用的卒子,他自己个人操守如何,毫不重要。

    如果炼制“乾坤大还丹”为老爷子续补阳寿的过程中出现意外,萧凡就必须要拼命了。整个家族的大祸不能避免,那么能救下一个就是一个!

    萧天是第一顺位的“保护”对象。

    吴硕昌算得明明白白,萧家二少天子之命至尊之相两者俱全,如果萧天能免祸,或许就是老萧家东山再起的唯一希望!

    “好。”

    这一回,萧天倒是不曾犹豫。

    萧凡又展颜一笑,从自己脖颈之上,取下一个黑玉雕成的小小葫芦,用一条红绳串着,递给萧天,说道:“这是我在古玩市场那边淘到的一个小玩意,据说能够消灾弭祸,你戴在身上吧。”

    这话好不欺人。

    将普天下的古玩市场全都找遍,也绝对淘不到这样的“小玩意”。

    这是萧凡十八岁成年之时,止水祖师亲手从自己的脖颈上解下来给萧凡戴上的。这个小小的葫芦,止水祖师戴在身上的时间超过六十年,又在萧凡脖子上戴了将近九年,日日以本身元气滋养,凝结着无极门两代掌教真人浑厚无比的精气真元。只要将这个玉葫芦随身佩戴,结合萧天自身的命相,一般的灾祸,无论如何都降不到萧天的身上。

    萧天忙即双手接了过来,仔细打量了一番,却是看不出这黑玉葫芦有什么异常之处。纯以饰物而论,黑玉葫芦还真算不上多么贵重。

    “哥,这是什么啊?”

    萧天有些奇怪,心里头也有点别扭。倒不是因为别的,萧天不大喜欢在身上佩戴这些小零碎。萧二哥的大男子汉主义挺重的。在胸口挂一条红绳子,再坠这么一个黑不溜秋的玉葫芦,怎么都觉得不对味。只是不敢将那种别扭在萧凡面前表现出来。

    萧凡沉声说道:“萧天,你不要问为什么。总之这个黑玉葫芦,你必须天天戴在身上,二十四小时不要取下来,哪怕你洗澡也不要取。明白吗?”

    见萧凡神色十分郑重,萧天吓了一跳,疑惑地说道:“哥,我怎么觉着,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样。爷爷不会真的有事吧?他也不是头一回住院了……”

    萧天那脑袋瓜子,绝对没说的。萧凡总是不愿意把话说得太透,他就自己开始分析。瞧大哥这郑重其事的模样,萧天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大哥可是学道之人。

    萧天尽管不是十分相信那些玄而又玄的东西,却也并不完全排斥。而且以往他无论什么时候见到萧凡,萧凡总是那么温和斯文,波澜不惊。而这几个月,却总见到大哥蹙眉头。

    难道老爷子真的不久于人世了?

    对于萧家来说,这还真是天大的事情。对于大哥在医术上的造诣,萧天从来都不怀疑。

    萧凡没有否认,点了点头,说道:“这回的情况不一样。爷爷年纪大了……以往你什么时候见他在医院里住上两个月的?”

    “那你得想想办法啊,你的中医针灸不是很厉害么?”

    萧天就有点急了。

    “我在想办法,我就是担心万一……来,萧天,我给你戴上。”

    说着,萧凡从萧天手里拿过那个黑玉葫芦,萧天连忙垂下脑袋,他心里再别扭,也不好拂了大哥一片心意。

    萧凡很认真地将黑玉葫芦给萧凡系在脖子上,又顺手给他整理一下衣领,拍了拍萧天的肩膀,轻声说道:“萧天,记住哥的话,不管什么时候,这个黑玉葫芦都不能取下来,也不能打碎了。”

    “好的,哥,我记住了。”

    萧天只得连连点头。

    说来也怪,这黑玉葫芦一贴到胸口,萧天立即就有一种暖融融的感觉,而且这种暖融融的感觉很快便渗透到了四肢百骸,浑身上下都说不出的舒服。

    而在萧凡眼里,萧天一戴上葫芦,他山根处重重腾起的雾气,立时便消散了不少,额角的青灰之色也大为消褪。

    萧凡轻轻舒了口气。

    ps:今天有个感谢兼求三江票的单章,为了让这个单章能挂的时间长一些,两章一起更了。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