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69章 五行接引阵
    “爷爷,我要在这间病房布一个五行接引阵。”

    萧凡沉吟着,终于下定决心似的说道。

    “不可能。”

    老爷子尚未答复,萧湛已经毫不客气地否了。

    这是什么地方?

    总医院最高等级的高干病房,老爷子住院期间,不知有多少德高望重的老同志和高级领导干部前来探望。在这间病房里布阵,搞“封建迷信”那一套,简直匪夷所思。

    老爷子却不理会萧湛,径直向萧凡问道:“这个五行接引阵,起个什么作用?”

    似乎对萧凡说的一切,颇感兴趣。

    萧湛便很诧异地望了老父亲一眼,老爷子今儿怎么性情大变了?不过每当老爷子一反常态之时,就代表着有很重要的事情会发生,萧湛也警觉起来。

    “爷爷,我给您推演过命相,您的寿数远远不止现在这个岁数,最少还应该有三到五年的阳寿。但祖坟风水被破坏之后,天机逆转,这才得病。现在(爱上书屋)www.23sw.net必须把这个逆转的天机再改回去。‘乾坤大还丹’固然是灵药,但不结合天地之力,是炼制不出来的。这天地之力必须作用到您的身上,‘乾坤大还丹’才有治病续命的功效。我会在另外一个地方炼药,这五行接引阵,就是将您的气息和天地之力沟通,让‘乾坤大还丹’认主。”

    萧湛听得晕乎乎的。

    他从来不接触这一类的“学问”,连最基本的常识都不具备,现在听萧凡如此说法,自然觉得完全无法理解,更遑论接受了。

    老爷子轻轻一笑,说道:“呵呵,没想到你们这一行,还有这么多的门道。那你说说看,你这个五行接引阵,要怎么布置?”

    萧凡微笑说道:“这个不复杂,布阵的法器我都带来了。”

    “哦,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老爷子益发来了兴致。

    萧凡依言取出六面巴掌大的黄色玉牌,成很规则的六边形,在病房柔和的灯光下,玉牌表面似乎有一股淡淡的雾气笼罩。凝神细看,可见玉牌上雕刻着一些奇特的花纹,萧湛看不出来是什么图案,看上去很“乱”的样子。

    老爷子脱口而出:“好精巧的混沌图……”

    这一回,连萧凡也大吃一惊:“爷爷,您……认识这些混沌图?”

    老爷子笑了笑,说道:“以前见过。”

    至于在何处见过,老爷子却是闭口不提。

    “爷爷,混沌孕育天地万物,为乾坤之母。我们无极门传人,历代研究的都是混沌奥妙。”

    “这些牌牌,你打算放在哪里?”

    萧湛插口问道。

    眼见老爷子似乎对萧凡所言极感兴趣,萧湛也便改变了初衷。而且萧凡说得不错,既然连宁副院长这些最资深的医疗专家都已经表示无能为力,想要挽救老爷子的生命,那就必须要另辟蹊径了。万一萧凡这个法子管用呢?岂非天大的美事?

    当然,今儿若是另一个人跑来和他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语,萧湛肯定早已暴跳如雷,毫不客气就将其轰了出去。

    但自己的亲生儿子,终究是个例外。

    说到哪里去,萧凡都是老萧家的嫡系血脉,断然没有要对萧家不利的道理。萧凡希望爷爷能够健康长寿,萧湛何尝不是如此?

    “就布置在这间病房之内。”

    萧湛蹙起眉头,说道:“这样奇怪的东西,布置在病房内,你不觉得太刺眼么?不伦不类!”

    萧凡微笑说道:“爸,当然是布置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

    说着,眼神往地面扫了一下。

    萧湛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不禁恍然。

    整间病房的地板上,都铺着厚厚的明黄色地毯。老爷子卧床休息之时,病房里要保持安静。铺设地毯就很有必要了。

    将这些玉牌放置在地毯之下,不被人察觉,萧湛倒是勉强能够接受。而且这些玉牌上的花纹毫无规则可循,不像普通道士“作法”之时所用的八卦镜之类,让人一看就觉得是“封建迷信”那一套。在普通人眼里,这些玉牌上的花纹像是天然形成的。

    老爷子双目微闭,沉思起来。

    病房里一下子变得极其安静,萧湛和萧凡都眼望老爷子,等他做决定。

    稍顷,老爷子睁开双眼,望向萧凡,脸色凝重,问道:“小凡,你刚才说,你们是什么流派?”

    “无极门。”

    萧凡恭恭敬敬地答道,心中颇感诧异,不知爷爷因何忽然对此事重视起来。

    “无极门……无极门……那赵止水老先生,你认识不认识?”

    萧凡双眉悠忽扬起,吃惊地说道:“爷爷,您认识我师父?”

    这可实在意料不到。

    老爷子眼神变得有些恍惚,似乎回到了多年前烽火连天的岁月,轻轻说道:“认识啊……那次打交武县城,鬼子的守备队很强悍,二鬼子也挺顽固,咱们没什么重武器,就一门缴获的山炮,打了好几次都没打下来。就剩下两发炮弹,眼看要啃不下了,赵止水老先生凑巧路过,给推算了一下,把小鬼子守备队司令部的位置算出来了,两发炮弹,正中目标,把小鬼子那司令部直接给埋了。就这样,部队终于把县城拿下来。你爸就是那天生的……这么多年,再没有见过他。没想到他是你师父。”

    萧凡愕然。

    再没想到,爷爷和师父还有这样的交集,却从未听师父提起过这段往事。

    “你师父还好吗?那次在交武城外见到他,仙风道骨的,怕也有五六十岁了吧……我诚心诚意请他留在部队,他无论如何都不肯,只说和我们萧家有缘,将来有一天,会再见的。不过我没有想到,他说的再见,是收你为徒弟。”

    萧湛也听得目瞪口呆。

    这段掌故,连他都是头一回听父亲说起。

    “师父他老人家身体挺好的,几年前外出云游了。”

    “外出云游?”

    萧湛双眼瞪得老大。

    “他多大岁数了?”

    五十多年前,他出生的那天,赵止水就已经五六十岁,那现在岂不是一百多岁了?这么大年纪,非但还活着,还能外出云游?

    萧湛无论如何都难以想象。

    萧凡微笑说道:“爸,修道之人,清心寡欲,我师父又精通内功导气之术,高寿也在情理之中。”

    无极门历代祖师,只要不是遭罹横祸,每一位都寿过期颐。传言之中,创立紫微斗数的陈抟老祖(希夷祖师),就活到一百多岁。甚至有野史记载,希夷祖师活了几百岁,登仙而去。

    萧湛无语。

    不过在他内心,对萧凡所学的“道”,又有了一些不同的观感。赵止水能够在城外推算出城内鬼子守备司令部的准确位置,给炮兵做指引,两发炮弹就干掉一个司令部,这可是真本事,不是普通江湖神棍能够做得到的。

    就算蒙也不可能蒙得这么准。

    老爷子笑了笑,轻轻点头,说道:“赵止水老先生的徒弟,想必也是有两把刷子的。小凡,你开始吧。”

    语气之中,带着欣慰,还有一丝傲然。

    “好。”

    萧凡便即起身,来到病房中央,目测了一下方位,向右前方迈出五步,将地毯掀了起来,露出下边的白色瓷砖。是六十厘米见方的规格。

    寒光一闪,萧凡手里多了一柄柳叶小刀,蹲下身去,用柳叶小刀沿着瓷砖的周围划了一圈。那柳叶小刀不知是何种材质打造,锋锐至极,将瓷砖周围切得整整齐齐。萧凡再用柳叶小刀在瓷砖四周撬动几下,伸出手掌按在瓷砖正中位置,轻轻吸一口气,右手衣袖顿时鼓荡起来。

    萧湛看得有些莫名其妙,不知他要干什么。难道萧凡凭着这么一枚柳叶小刀,就想撬开瓷砖?

    还没等萧湛想得明白,只听“啵”地一声轻响,整块瓷砖已经被萧凡取了出来,紧紧黏在他的掌心之上,就好似以强力胶黏住一般。

    萧湛登时张大嘴合不拢来。

    这……这是武功还是妖法?

    萧凡将瓷砖放到一边,取出一面黄色玉牌,端端正正摆在下边的水泥之上,那玉牌巴掌大小,厚约两分。萧凡五指箕张,按住玉牌边缘,也不见他如何使劲,那玉牌便一点点嵌入到坚硬的水泥之中。仿佛下边不是水泥,而是一团未曾凝固的混凝土。

    萧湛再一次看得目瞪口呆,好似在看魔术表演一般。

    萧凡也不去理会父亲的惊骇,将瓷砖重新安回去,在上边盖好地毯。这片瓷砖虽然已经松动,但地毯够厚,一般人踩在上边很难察觉脚下的异样。接下来,萧凡如法炮制,很快就在病房五个不同的方位安好了五面玉牌。最后一面,却是正正安在老爷子的病床之下。

    好在老爷子的病床是活动式的,可以推得动。

    “爷爷,七天之内,您一定要呆在病房之中,哪里都不能去。”

    干完这一切,萧凡站起身,将老爷子的病床恢复原位,很郑重地说道。

    老爷子也很郑重地点了点头。

    萧凡再不停留,告辞而去。

    萧湛望着儿子消失的背影,良久,轻声说道:“老爷子,你相信……”

    老爷子淡淡一笑,反问道:“他是你儿子,你不相信他?”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这就好比打仗,到了最要紧的关头,只要能够打赢就行,没必要计较方法……你是没见过他师父,你要是见过,你的想法就会和我一样了。”

    萧湛喉结颤动一下,不再说话。

    ps:感谢しove¤月‰,溪里鱼,ourfeng,書友817124523sw.net,随风飘流の壹叶小舟,沧海一粟1974,wjwllee,机智的小明,金六福66,塞族小鱼儿,木鱼叁豊,书友110813091856786,老周老周,女人的老公,裕铭洋,淡看历史,大狗6666,天意007890,封印中的品优等等书友的打赏!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