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70章 以天子命应劫
    “办妥了?”

    萧凡回到车上,辛琳问道。

    “嗯。”

    辛琳略略有点意外:“老爷子的思想还真是开明。”

    原以为萧凡要花费九牛二虎之力,甚至必须采取一些非常的手段。毕竟在老爷子的病房里布置法阵,是有些过于惊世骇俗了。

    萧凡笑了笑,说道:“五十多年前,老爷子见过我师父一面,还有点交情呢。”

    “啊?”

    辛琳也大感诧异。

    还有这种事!

    “走吧,我们也该回去准备了。”

    辛琳犹豫了一下,似乎有话想说,最终还是忍住,启动了车子,径直回止水观。

    “沐浴斋戒三天。望日子时,开炉炼药!”

    一回止水观,萧凡便简短地吩咐了一句。

    辛琳没有像往常一样,安静地接受他的指令,而是停住脚步,定定地望向他,神色前所未有的严肃。

    {爱上书屋 www.23sw.net萧凡轻轻一笑,问道:“迦儿,怎么啦?”

    辛琳认真地说道:“你是不是忘记一件最重要的事了?”

    “什么事?”

    萧凡故作不解。

    “应劫之人!”

    辛琳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为老爷子炼制‘乾坤大还丹’,逆天改命。你的应劫之人在哪里?”

    严金山擅改老萧家祖坟风水,以身应劫,迄今还躺在三江市人民医院的病房里痛苦哀嚎,老婆儿子惨死在前。萧安全家和老支书也前后应劫。

    现在萧凡要将老爷子乃至整个老萧家被改变的运数从新“夺”回来,一样会引动天谴之罚。逆转天机,必定要有人应劫。

    这段时间,辛琳一直跟着萧凡东奔西跑,须臾不离,但萧凡只是收集各种药材和长春安魂香,却未见他安排应劫之人。

    萧凡平淡地说道:“我就是应劫之人。这天谴之罚,我来承受!”

    “你疯了吗?”

    辛琳终于嚷了起来,白皙的俏脸涨得通红。和萧凡朝夕相处三年多,辛琳这还是头一回如此激动。

    “这样的天罚,你怎么承受?会死人的!”

    萧凡转过身,面对激动的辛琳,轻声说道:“迦儿,天罚之力的可怕,我比你更加清楚。但是除了我自己,无人能够应劫。”

    “不可能!严金山又怎么说?”

    辛琳可没有那么好哄骗。

    躲在暗处的那个敌人,不就是成功将天罚之力引到了严金山萧安等人身上?萧安夫妻父子,严金山夫妻父子都是富贵之相,尤其严金山的儿子,更是大富大贵的命相,万金之产,期颐之寿,一朝斩尽。

    都做了“替死鬼”。

    萧凡叹了口气,说道:“迦儿,无极门的门规,是多行善事,广积阴功。我们是正统传承,不是邪魔外道。如果我戕害他人来为爷爷续命,为老萧家免祸,那我和邪魔外道有什么区别?这样靠戕害无辜者夺来的富贵安宁,岂能长久!”

    “太危险了……”

    辛琳眼里有泪光在闪动。

    萧凡点点头,说道:“我知道很危险,所以我也做了充足的准备,你放心吧……”

    “可是,吴硕昌推算过,老爷子和你爸都是极富极贵的命相,这个先不说。单单萧天,就是天子命至尊相俱全,夺取这样逆天的造化,你一个人承受得住么?”

    萧凡脸上露出奇特的神色,缓缓说道:“正因为这样,所以应劫之人,也必须是天子命……以天子命应劫,斩尽至尊福禄,无论多逆天的造化,都能夺取。”

    “你决心已定?”

    “嗯。”

    “那好,把我也加上去。我和你一起应劫!”

    辛琳缓缓说道,每个字都说得很清楚。

    萧凡就笑,伸出手去,轻轻抚摸着辛琳娇柔的俏脸,微笑说道:“你不能应劫,你要为我护法。炼药之时,不能有丝毫外力干扰,否则就会功亏一篑。”

    泪水终于一点点滴落下来,滑过辛琳娇艳的面颊。

    萧凡轻轻为她抹去泪珠,伸手将她柔嫩的娇躯拥入怀中,紧紧抱了一下,随即放开来,微笑说道:“迦儿,帮我沐浴。”

    辛琳抬起手腕擦了擦眼泪,默默跟在萧凡身后。

    三天之后,望日子时。

    一轮皎洁的明月高悬天际,将无尽银辉轻柔地洒向无边无垠的夜空,整个止水观都笼罩在一层水银般的光辉之中。

    止水观丹室正中,摆放着一个奇特的丹炉,浑身成银白色,四只玄武神龟紧紧抱着丹炉,丹炉最上方,则是一个小口子,四周各有一个小小的支柱,支柱中心,略略往下凹陷。

    丹炉下部深埋地底,炉膛之中,鲜红的火焰不住闪烁,明灭不定。

    萧凡缓步来到丹室门口,依旧是月白色唐装。

    辛琳端着一个紫铜打造的水盆,摆放在他面前,萧凡就着盆中清水,洗过双手。辛琳放下水盆,从身边的紫檀木架上拿起一件丹鹤八卦氅,给萧凡穿在身上,细心地整理了一遍。

    八卦金丝刺绣,金光闪闪。

    辛琳随即弯下腰,将一双如意阴阳登云履给萧凡穿在脚上。

    萧凡微微低头,辛琳双手端着一顶紫金冲天冠,给萧凡戴上,系好结带。

    最后,辛琳将一柄七星玉如意双手捧到萧凡手里。

    神色庄严,一丝不苟。

    黑麟静静地趴在紫檀木案几一侧,一双绿莹莹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这一切。萧凡沐浴斋戒的这三天之中,黑麟也没闲着。

    它一直在吃!

    吃的不是鱼,是萧凡亲手炼制的丹药。

    专门为黑麟炼制的。

    连辛琳都不知道这些丹药用的是什么原料。

    黑麟是萧凡的本命灵宠,和萧凡心神相通,远非普通宠物可比。

    萧凡手持玉如意,缓步走进丹室,绕丹室一圈,向着丹室四壁稽首为礼,再向丹室正中的玄武四象丹炉稽首,然后足踏天罡步,开始绕着丹炉转圈子,嘴里念念有词,脸色晶莹如玉,宝光流转。

    俨然得道高人。

    上次推演血相遭受天机反噬所损耗的真元,早已在这两个月时间内修炼如初。现在的萧凡,由内而外,精神饱满,神采湛然,正处于最巅峰的状态。

    绕着丹炉转了七圈,萧凡在丹炉正北方向站定,面向正南,再次稽首。

    造型古朴的褚红色乾坤鼎被祭了出来,轻轻摆放在丹炉正上方的四个支柱之上。这玄武四象炉,本就是专门为乾坤鼎打造的。

    辛琳端着一个黑沉沉的木盘来到萧凡身边。

    木盘之上,并排摆放着六个寸许高的羊脂白玉瓶,每个白玉瓶里,俱皆装着辛琳亲自督促手下炼制出来的灵液。

    这六瓶灵液之中,蕴含着一百多种珍稀药材的精华,是炼制“乾坤大还丹”的原料。

    萧凡拿起玉瓶,拔掉塞子,顿时满室飘香,不是那种极其浓烈的药香,淡淡的,令人一闻之下,便即胸怀大畅,说不出的舒服。

    萧凡将玉瓶里的六种灵液,逐一滴入“乾坤鼎”之中,六瓶灵液,正好将乾坤鼎注满。

    寒光一闪,萧凡手里多了一枚柳叶小刀,刀身殷红,内里微微催动,一滴晶莹的血珠,滴落到乾坤鼎齐口的灵液之中,瞬即融合了进去。

    这是取自老爷子身上的鲜血。

    以老爷子的鲜血入药,“乾坤大还丹”炼成之后,只对老爷子一个人起作用。对于其他人来说,就只是药效不错的滋补灵药而已,效果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辛琳端着木盘退了开去。

    萧凡盘膝坐下,左手持玉如意,右手捏诀,双目低垂,嘴里喃喃念咒。

    “疾!”

    萧凡右手剑诀猛地向着丹炉指去。

    玄武四象炉中鲜红的火焰骤然一颤,往上蹿去。萧凡右臂连挥,弹指神通施展,“嗤嗤”声中,丹室四壁开始响起“嗡嗡”的声音,四个脸盆大的混沌图案渐渐在四面墙壁上显现而出,中间各自镶嵌着一颗鸽卵办大小的明珠。

    “疾!”

    萧凡又是一声断喝。

    四个混沌图案同时一颤,四道光柱自明珠上激射而出,正正打在玄武四象炉四头护炉灵龟的背上。

    四象炉里鲜红的火焰熊熊而起。

    立在其上的乾坤鼎却毫无反应,只有鼎身的混沌光泽在缓慢地流转,鼎里的灵液波澜不惊。萧凡不住催动真气,注入丹炉之中,鲜红的火焰渐渐转为银白色。乾坤鼎鼎身的混沌光泽也渐渐加快了流转的速度,丹室里的药香一点点变得浓郁起来。

    丹室之中的天地元气也开始慢慢聚集。

    与此同时,在相隔数十里之外的某栋四合院里,吴硕昌同样金冠鹤氅,足蹬七星履,在密室之中开始做法。

    整间密室,布置成了一个巨大的紫薇阵,其构造之复杂,无与伦比。

    “疾!”

    吴硕昌居于九宫正中,双目低垂,嘴里念念有词,猛地瞪眼一声大喝,双手捏诀,在胸口画出一个个奇特的图形,分向四周射去。

    整个大阵顿时白芒流转,吴硕昌身周的天星一颗颗明亮起来,耀眼生辉,片刻之后,十八飞星齐亮,四周的天地元气骤然翻滚起来。

    十八道光柱冲天而起,直射牛斗!

    天上星宿也在此刻骤然变得明亮,紫微星熠熠生辉,与紫薇十八飞星大阵遥相呼应。

    这种巨大的天地异象,纵算远在万里之遥,也一样能够感应得到。

    京师西郊,一处庄园别墅的密室之中,一名正在闭目打坐的老年男子,身躯一震,双目猛地睁开来,闪耀着阴恻恻的寒光。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