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71章 半渡而击
    庄园别墅密室之中的老年男子,长相有几分奇特。

    首先,是他那满头卷发,黑色的,自然卷。脸有点瘦削,眼窝深陷,眸子略带淡蓝色,鹰钩鼻子,嘴唇比较厚,嘴型也比较大,胡须浓密,和他的头发一样,也是黑色的,自然卷曲。乍一看去,给人一种极度压迫的感觉,好像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随时准备择人而噬的猛兽。额头皱纹很深,看不出真实年龄,说他六十岁有人信,说他八十岁,也不会有太多的怀疑,甚至说他一百岁,也有可能。

    老年男子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袍,有点像是西域风格。

    很显然,他察觉到了那种剧烈的天地异象。只要是懂得风水术法之人,造诣高深者,都能察觉得到。更何况他里吴硕昌所在的四合院,直线距离不到二十公里。

    他所居的这间密室,看上去很是简陋,四壁徒然,地板用黑白黄红四种颜色的石板拼凑而成,可以看得出来,是某种兽类的图案,却认不出是什么样的兽类,呲牙咧+爱上书屋 www.23sw.net嘴,是一种猛兽。白袍老人打坐的地点,正在猛兽张开的血盆大口处,盘坐在猛兽的四颗獠牙之间。

    白袍老人推开密室的门,走了出去。

    “师父……”

    刚一出门,门口就有两位男子在等候,见到白袍老人,忙不迭地右手抚胸,鞠躬行礼,恭恭敬敬地叫道。

    这两位守候在密室门口的男子,左首那位,长相和白袍老人颇有几分相似之处,也是黑色卷发,深眼窝后嘴唇,应该是同一个种族之人。皮肤黝黑,年纪大约在四十几岁到五十岁之间。当然,要说他四十岁不到或者已经五十几岁,也有人信。

    右首那位,大约也是五十岁左右,却是典型的汉人面相,顾盼之间,凛然有威,显见得是一位手握重权,经常能拍板做决定的大人物。尽管在白袍老人面前毕恭毕敬,却也掩盖不了这股上位者的气势。

    不过这两位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皮肤紧绷,充盈而有光泽,和他们的年龄很不相称。单看他们的皮肤,可能最多不超过三十岁。显然两人都修炼内功有成,生机充沛,才会有这种情形出现。

    “师父,有人在作法,沟通星宿,引动天机。”

    皮肤黝黑的异族中年男子随即说道。

    吴硕昌摆出的紫薇十八飞星阵,声势浩大,天象反应异常猛烈。

    白袍老人阴沉沉地点了点头,缓步来到别墅阳台,仰首观察着天上星宿的情形。

    紫薇星恒加倍明亮,熠熠生辉。

    “你们怎么看?”

    稍顷,白袍老人低下头来,随口问道。

    异族中年男子沉吟不语,有上位者气势的汉人男子说道:“师父,紫薇星恒这么明显的异象,应该是精通紫薇斗数的人在发动阵法。只是……这样浩大的天象,这个人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白袍老人缓缓说道:“引动这么浩大的天象,一般来说,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与人斗法;第二种,逆天改命!”

    “不大像是斗法……只有他这一方在引动天象。”

    异族中年男子摇摇头,说道。

    如果是斗法,那就应该有对手。要和这种等级的术法高手抗衡,不引动天象是不大可能的。

    “那就是……逆天改命?”汉人男子忍不住吃惊地说道,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引动那么浩大的天象,他想要帮助改命的人,可不简单。”

    白袍老人问道:“萧家那边,情况怎么样?”

    汉人男子忙即答道:“还像以前那样,老头子躺在床上等死。精神越来越差了……按照师父的推演,他最多还有一个月的阳寿。”

    “不可以掉以轻心。萨比尔昨天刚从红山村回来,萧家祖坟的风水杀阵,已经被人破了。”

    异族中年男子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师父,我亲眼去看过,整个墓园都已经重修过。我们布下的那个‘五圣锁龙阵’被人破得干干净净,我尝试想要查探一下,结果立即就遭到了反噬。有人重新在萧家祖坟布下了防护阵,非常精妙,以我的修为,根本就破不了。甚至他布的是个什么样的阵,我都查探不出来……那个人,绝对是个高手,至少比我厉害!”

    “有这种事?”

    汉人男子大吃一惊。

    萨比尔师兄在术法上的造诣,他是熟知的,已经深得师父真传,连他都自愧弗如。现在萨比尔却说,对方布阵的水准,更在自己之上。

    “那到底是什么人干的,师兄查到了吗?”

    “听说是一个叫做邢大师的中年男子。”

    “邢大师?没听说过。”

    汉人男子蹙眉沉思了一下,便即连连摇头。

    本来就是萧凡杜撰出来的名字,他要是听说过才怪了。

    白袍老人沉声说道:“这么说来,至少是有人已经察觉到我们要对萧家不利。能够把我亲手创的‘五圣锁龙阵’破除得那么彻底,这个人确实不简单,萨比尔多半不如他。”

    “师父,那要不要紧?”

    汉人男子急急问道,似乎对此特别关注。

    白袍老人冷冷一笑,傲然说道:“就算他破了我的锁龙阵,那也为时已晚。应劫之人已经遭了报应,天机已改,想要再强行改回去,可没那么容易了。”

    “那,师父您觉得,现在这个施法的人,是不是就是那个邢大师?他既然帮萧家祖坟改了风水,说不定会人情做到底,再帮萧家把扭转的天机给改回来?”

    白袍老人淡淡说道:“你对你们汉人的风水相术流派比我了解得更清楚,你听说过紫微斗数的传人里,有一位邢大师么?”

    汉人男子连连摇头,说道:“师父,对紫微斗数最精通的,只有吴硕昌,号称‘紫薇仙师’。真没有听说过有姓邢的……难道,那个邢大师就是吴硕昌改扮的。”

    萨比尔马上说道:“应该不是。我问过了,那个邢大师最多只有四十来岁,吴硕昌都已经年过六旬。再说吴硕昌也没必要改扮啊……嘿嘿,紫薇仙师,他倒是一点不谦虚,挺自负的。”

    言下对吴硕昌有些不大服气。

    白袍老人瞥他一眼,说道:“紫微斗数精研到极致,不弱于任何风水相术传承。现在看来,这吴硕昌也不是徒有其名。能够催动紫薇十八飞星阵,直接沟通紫薇星恒,已经很了不起了。”

    萨比尔忙即点头称是,不敢反驳师父的话语。

    汉人男子的关注点明显不在这个上边,忧心忡忡地说道:“师父,要是吴硕昌真的在为萧可德逆天改命,那我们怎么办?总不能坐视不理吧?”

    白袍老人冷笑一声,说道:“那当然,焉能坐视不理。沟通天地星宿之力,强行续命,就算他的紫薇十八飞星大阵再厉害,也必须全力以赴。关键时刻,我们给他雷霆一击,我看他怎么抵挡!萨比尔,马上布阵。我倒想看看,这位紫薇仙师,到底厉害到何种程度。”

    “是,师父!”

    萨比尔兴奋地答应一声,精神大振。

    似乎很想看到师父大战“紫薇仙师”的好戏!

    汉人男子便脸露感激之色。

    白袍老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不用担心,萧家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我既然已经出手,就绝不会半途而废。不管怎么样,现在是敌明我暗,主动权在我们手里。”

    “是,多谢师父。”

    汉人男子恭恭敬敬地弯腰行礼。

    白袍老人摆了摆手,说道:“你去帮萨比尔一把。你的天赋在他之上,我一直都对你寄予厚望的……我再在这里观察一下。你们汉人的兵法里有句话说得很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是,师父。弟子这就去帮萨比尔师兄。”

    得了师父的夸奖,汉人男子似乎很是开心,连忙答应一声,急急离开了阳台。

    眼望他的背影,白袍老人眼里闪过一抹精光,微微摇头,暗自叹息了一声,以细不可闻的声音自言自语道:“龙行虎步,有宰臣之相。可惜啊,是个汉人,不能传我的衣钵……”

    言下甚为遗憾。

    当然,这愁绪也仅仅只是一闪即逝,随即恢复了阴鸷的神色,双手往身后一背,缓步走出阳台,来到寂静的花园之中,举手望天,不住观察着紫薇星恒和其他星宿的变化。

    这是一栋完全独立的别墅,建在半山腰上,占地极为广阔,四周都是高大的树木,离这里最近的一栋别墅,也在四五百米开外。

    目前,类似这样的山间别墅,还是很少的。每一栋都价格不菲,能够拥有这种巨大山间别墅的,都是极其阔气的富豪。纵算在藏龙卧虎的首都城里,也是一等一的人物。

    约莫两个小时之后,萨比尔和汉人男子再次联袂而来,萨比尔躬身说道:“师父,大阵已经布好了,请师父作法!”

    “先等等,还不到时候,早着呢。汉人的兵法里还有一句话,叫做‘勿迎之于水内,令半济而击之’。汉人的兵法,都是很有道理的。”

    白袍老人淡淡说道。

    看他长相是个西域胡人,对汉家兵法倒是熟悉得很。

    ps:感谢刘丰彦3万厚赐,恭喜兄弟成为《大豪门》掌门!掌门威武!!!

    感谢:溪里鱼,上学不努力现在搬砖,五星商厦,ah128,書友817124523sw.net,女人的老公,木鱼叁豊,老周老周,沧海一粟1974,青云一剑,1969916,dfsdf1,踏雪有愧等等书友的打赏!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