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72章 斗法
    一晃就过去了十二个时辰。

    四合院里的吴硕昌依旧好整以暇,行有余力。他催动紫薇十八飞星大阵,看似声势浩大,其实并未消耗太多的真元。按照他和萧凡的约定,这个紫薇十八飞星大阵到目前为止,还是个花架子,纯粹引人注目的。

    当然,这个所谓引人注目,自然是引起同行的瞩目,普通人是一点都感觉不出来的。吴老爷子所居的四合院,在左右邻居眼里,和往日没有任何不同,依旧静悄悄的。连那个瘦瘦小小的孩子吴卿,也不见了踪影,不知去了哪里,挺懂事的一个孩子。

    吴硕昌无须炼丹制药,无须推演命格,更无须逆天改命,丝毫也不用担心引起天地元气的反噬。简言之,他现在使的就是个障眼法。

    止水观密室之中的萧凡,可就没有这么轻松了。

    头戴紫金冲天冠,身披丹鹤八卦氅的萧真人,较之十二个时辰之前,脸色益发苍白,神情明显萎顿许多,脸上流转不息的宝光,也已隐敛不见,额,爱上书屋 www.23sw.net头隐见汗渍。

    玄武四象炉里面熊熊燃烧的烈焰,已经变成湛蓝色,显见得温度极高。

    乾坤鼎里的液体,不过堪堪下降了两三分的样子,变得比前一天要粘稠少许,鼎身褚红色的图案流转的速度却快了许多,甚至堪比萧凡推演血相到最后关头的流转速度。

    丹室内的天地元气,不住翻滚,狂乱不堪。

    黑麟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丹室正中央的萧凡,十二个时辰,维持这个姿势基本没有变化过,但看上去,它的精力依旧充沛无比,没有半点疲态呈现。

    辛琳已经盘腿坐下,身边摆放着一些松子,黄芪,山药,人参片之类的食物。

    萧凡双手捏诀,连续不断地向乾坤鼎内注入真气,忽然身子一震,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其难看起来,眼前金星飞舞,出现了幻觉。

    这是真气消耗过巨,渐渐无力抵挡心魔反噬,引起神魂震动的迹象。

    辛琳猛地站了起来,满脸焦虑。

    “焚香!”

    萧凡低沉地吩咐了一声。

    离萧凡不远处,摆放着一个香炉,一直都焚着檀香,不曾间断过的。

    辛琳闻言,立即打开了那个装有“长春安神香”的沉香木匣,小心翼翼地从中取出一支细细的线香。偷王之王从草原巨擘孛儿帖赤那卧室里偷来的这三支“长春安神香”,尚未动过。

    萧凡忽然吩咐焚香,自然不是指的普通檀香。

    辛琳疾步走到香炉之前,双膝跪地,将一柱细细的长春安神香点燃,置于炉内。

    稍顷,一股极为淡雅的清香在丹室内缓缓飘逸而起。

    萧凡深吸一口气,眼前飞舞的金星,骤然消失,心魔瞬间被压制了下去。

    长春真人亲笔拟单,通玄大师亲自监制的“长春安神香”,功效果然非比寻常。

    见萧凡脸色很快恢复,虽然仍然极其苍白,辛琳稍稍安下心来。但萧凡说过,炼制“乾坤大还丹”,需要六六三十六个时辰,现在才过了一天一夜。看上去,萧凡的体力已经消耗极大。接下来还有二十四个时辰,却不知他如何支撑过去。

    前不久萧凡逆天行事,强行推演“血相”,引动天地反噬,吐血数口,足足将养了大半个月,才勉强恢复元气。

    炼制“乾坤大还丹”,为老爷子续命,为整个萧氏家族免祸,所引动的天罚之力,远不是推演血相可堪比拟的。而且萧凡以天子命应劫,更不知上天会降下何种灾祸。

    一想起严金山浑身溃烂流脓的恐怖样子,饶是辛琳心志甚坚,也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眼下,也只能寄望于萧凡高深无比的术法造诣和内息修为了。毕竟严金山只是个江湖骗子,略懂风水皮毛而已,萧凡则是堂堂无极门掌教真人,两者之间完全不可相提并论。

    又是十二个时辰过去。

    紫薇星恒光亮大放,远胜平时。

    与紫薇十八飞星对应的星宿,也异彩纷呈。

    在西郊山腰别墅后花园中密切关注着天象变化的白袍西域老人缓缓垂下头颅,转身向别墅之内走去,萨比尔和汉人男子立即紧紧相随。

    白袍老人回到密室,在上古猛兽兽口处盘膝而坐,双手平置胸前,捏了个古怪至极的法诀,嘴里喃喃有声,念出一种极其古老晦涩的咒语。

    下一刻,猛兽的四肢尽头,锋锐的兽爪之上,腾起四股黑气,慢慢在密室之中汇集,交缠在一起,不断旋转,片刻之后,合成一股,聚在白袍老人胸前位置。

    “哈!”

    白袍老人双掌猛地一合,再往上一抬。

    黑气顿时冲天而起,直扑紫薇星恒,瞬间将光芒大放的紫微星遮掩了一大半,然后顺着紫微星的白光,快如闪电般向吴硕昌所在的四合院激射而去。

    萨比尔和汉人男子对视一眼,全神贯注地望着白袍老人施法,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轰”!

    四合院密室之内,熊熊燃起的十八支巨型蜡烛,烛火猛地摇曳起来,中间那支最大的蜡烛,烛火摇曳得特比厉害,似乎被狂风吹拂,刹那间岌岌可危。

    一股彻骨的煞气,瞬间就在密室里弥漫开来。

    “来得好!”

    吴硕昌双眉一掀,冷笑一声,双手连动,在胸前画出无数八卦图案,再双手一分,顿时便将煞气驱散,十八支巨型蜡烛的烛火顿时就稳定下来,十八飞星阵光芒大放,片刻之间,便将遮掩紫微星的黑气驱散殆尽。

    白袍老人轻轻“嗯”了一声,脸上露出诧异之色。

    他刚才出手,只是试探,并未竭尽全力。但如此轻易被对方化解掉,还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风水术师的这种斗法,很难直接让对方受到伤害,主要是在对方施法之时,扰乱施法者的心神,令其无法全力对抗天地之力的反噬,进而被其自己调动的天地元气伤害。

    逆天行事,本就极其危险,竭尽全力对抗天地元气反噬犹恐力有未逮,照理绝无太多的余力来对抗另一位施法者的干扰。

    紫薇仙师难道功力高深至此?

    在逆天行事的同时,还行有余力来与他进行对抗!

    稍顷,白袍老人再次施法,这一次的黑气,几乎将紫薇星恒与紫薇十八飞星大阵的联系完全遮蔽。然而结果再一次出乎意料,依旧被对方轻松化解。

    白袍老人不由沉吟起来。

    萨比尔忍不住说道:“师父,看来他有人相助。”

    白袍老人微微摇头,说道:“紫薇十八飞星大阵,不是谁都可以操控得了的。修为没到那个境界,又哪里帮得上忙?”

    汉人男子想了想,说道:“师父,或许是时候未到。”

    “这倒是有可能。逆天改命,区区二十四个时辰,确实是短了些。那我们就再等等看吧。”

    白袍老人缓缓颔首,对汉人男子这个分析倒是比较认同。

    止水观丹室之中,萧凡神情益发萎顿不堪,丹鹤八卦氅完全被汗水浸透,湿了又干干了又湿,金线刺绣而成的八卦图案,都变得黯淡无光。

    乾坤鼎内的灵液,较之先前更加粘稠了几分,但玄武四象炉里的火焰,又转为银白色。乾坤鼎鼎身混沌图案的转动,速度也慢了下来。

    “人参!”

    萧凡轻声说道。

    辛琳疾步上前,将几片千年参王喂进他的嘴里。

    萧凡张嘴含住,精神略略振作了几分,慢慢取出碧绿的“造化环”,戴在右手中指之上。顿时一股沛然的灵气,急速涌入体内。萧凡双手在小腹处交叉叠放,双眼微闭,开始吐纳调息,将沛然灵气从造化环里汲取出来,遍行周天百脉,渐渐向丹田汇聚。

    或许依靠“造化环”聚集的灵气,能够帮助他顺利撑过最后的十二个时辰。

    但萧凡最担心的还不是自己的身体状况,他担心的是“混沌轮回阵”对天机的遮蔽,还能坚持多久。紫薇十八飞星大阵与人两次交手,他都察觉到了。很明显,他的分析是完全正确的,确实有一个极强的对手就在不远处窥视。

    他亲手布置的“混沌轮回阵”沟通止水祖师布置的“混沌无极阵”和“混沌四象阵”,很好地将天机遮蔽起来,对手暂时未曾察觉。然而最后一天,也是天机反噬之力最强的十二个时辰,引发的天地异象之恐怖,只怕这三座阵法都没办法完全遮蔽得住了。

    一旦在最关键时刻,对手察觉到他的存在,转而全力向他进攻,在原本就强大到无与伦比的天罚之力上再加上一股力量,萧凡绝对没有把握支撑得下来。

    单单逆天改命的天罚之力,是否能够承受得住,都还在两可之间。

    然而事已至此,有进无退。

    足足吐纳运息了半个时辰,萧凡丹田处的内息重新充盈起来,脸上隐然又有宝光流转,不过萧凡也能明显感觉到“造化环”里灵气已经严重不足。毕竟这个“造化环”只是个仿制品,并不是真正的无极门镇教三宝之一的“造化环”。与正宗“造化环”相较而言,效果自然是远远不如了。

    萧凡双手捏诀。

    “疾!”

    玄武四象炉里银白色的火焰,猛地升腾而起,很快便转化为淡蓝色,直扑乾坤鼎。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