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73章 天谴道罚
    至第三日戌时,白袍老人已经与吴硕昌交手六次。

    尽管“紫薇仙师”化解他攻势的时间越来越长,但每次都能化解得掉。

    白袍老人的脸色,也变得有几分苍白,双眉紧蹙起来。

    吴硕昌竟如此厉害,实在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如果说吴硕昌全力和他斗法,坚持到这个时候,白袍老人倒也能够理解。毕竟紫薇斗数大名鼎鼎,吴硕昌号称“紫薇仙师”,料必本领是很了得的,白袍老人从未小觑过紫薇斗数的正宗传承。

    然后要说吴硕昌能够一边为人逆天改命,一边与他抗衡六次而不被彻底击垮,白袍老人说什么也不相信。就算是传说中的无极门当代掌教止水祖师,料必也难以有这般高深的术法造诣。

    如果说吴硕昌摆下这紫薇十八飞星大阵,是专程为了和他斗法,似乎又说不过去。他与紫微派并无重大过节,甚至紫薇仙师是否听说过他,都还不一定。

    这中间,难道有什么蹊跷?

    $爱上书屋 (www.23sw.net) 白袍老人陷入了沉思之中,萨比尔和汉人男子俱皆屏息静气,不敢出声打扰。

    这一沉思,就是将近两个时辰。

    子时!

    紫薇星恒骤然光芒大盛,其他相应星宿亦变得极其活跃。

    很显然,吴硕昌作法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白袍老人双眼猛地睁开,长身而起,足下踏着一种古怪的方位,围绕着狰狞猛兽的兽首快速游走,嘴里念咒之声异常急切,那猛兽的四爪,獠牙之上,黑气再次凝聚而起,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浓郁得多,俨然有形之物。五团黑气逐渐在密室正中聚集,形成一个类似猛兽头颅的其他图案。

    紫微星上,一道耀眼夺目的光柱,从天而降。

    “起!”

    白袍老人一声厉吼,黑气凝聚而成的猛兽头颅冲天而起,直扑从天而降的耀眼光柱,瞬间和光柱纠缠在一起,绕着光柱上下翻飞,急速向吴硕昌所在的四合院扑去。

    四合院密室之中的吴硕昌,也早已站起身来,足下踏着天罡八卦步,围绕十八飞星大阵急速游走,口中念念有词,浑身大汗淋漓,头顶白气氤氲,脸色却苍白无比,显然也已竭尽全力。

    萧凡曾经告诉过他,会有人出手攻击阻扰他施法。

    吴硕昌摆下这座“紫薇十八飞星大阵”,就是为了和人斗法的。只是吴硕昌不曾料到,对手竟如此强大,一连六次攻击,一次比一次猛烈,一次比一次难于抵挡。吴硕昌激发出体内的每一分潜力,才能将十八飞星大阵维持到现在。

    吴硕昌实在没有足够的把握,能接下第七次攻击。

    便在此时,紫薇星光和黑色兽首相互缠绕着,猛然轰击而下。

    “轰”!

    密室之内已经堪堪燃到尽头的十八支巨型蜡烛,烛火略略挣扎扭曲了几下,便纷纷熄灭,只剩下正中那支最大的蜡烛,火苗还在微弱地跳动着,但也东倒西歪,一副随时可能熄灭的样子。

    吴硕昌脸色惨白,脚下疾走,嘴里咒语越念越急,双手捏诀,不住在烛火四周打出一个个八卦图形,那烛火跳跃几下,又渐渐稳定下来。

    吴硕昌却“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脸色由惨白转为蜡黄,身子不住摇晃,站立不稳。

    不待吴硕昌缓过气来,一个黑色的兽首虚影从天而降,直扑唯一还燃烧着的最后那支主烛,锐利的獠牙上下一合,烛火“毕啵”一声,爆出最后一个耀眼的灯花,泯然而灭。

    室内顿时一片漆黑。

    吴硕昌大叫一声,身子直直向前摔了下去,嘴里鲜血不绝涌出。

    “师父,师父……”

    稍顷,黑暗之中亮起灯光,小安子和一名三十来岁的花信少妇急速冲进房内,手忙脚乱地将吴硕昌扶了起来,小安子将一颗红色的丸药塞进吴硕昌的嘴里,又急急忙忙地为他揉搓胸口顺气。

    大约一盏茶功夫过去,吴硕昌又喷出一口鲜血,低声说道:“小安子,快,我们离开这里……”

    “哦,好好。”

    小安子连声答应,和花信少妇一起,扶持着吴硕昌,急速离开密室。

    “师父,去哪里?”

    “回家,回我们老家去,快!”

    “是是,师父……”

    两人一边一个,将吴硕昌的双臂搭在肩膀上,向四合院大门外走去,按照师父的吩咐,那里早就已经备好了一台商务车。

    “师父,快上车。”

    吴硕昌扶住车门,仰首向天,喃喃低语:“萧一行,我已尽力,十八年阳寿,换我儿子九年平安,望你不要食言……”

    如果此刻灯光明亮,就能看得出来,三天之内,吴硕昌仿佛老了十几岁一般,虚弱得如同八十几岁行将就木的老人。被两名徒弟搀扶着进了商务车,绝尘而去。

    西郊半山别墅的密室之中,白袍老人也是脸色苍白,满面倦意,盘坐在兽首图案之上,缓缓运息吐纳,调匀真气。

    足足两刻钟之后,白袍老人才轻轻舒了一口气,睁开眼来。

    “师父,怎么样?”

    汉人男子亟不可待地问道,满脸关注之色。

    白袍老人嘴角抽搐了一下,沉声说道:“紫薇仙师名不虚传,是个厉害角色……不过,想要在我眼皮底下篡改天机,也未免太小看天下英雄了!”

    汉人男子顿时大为振奋:“这么说,他作法已经失败了?”

    “哼!”

    白袍老人冷“哼”了一声。

    在天机之力和他施法的双重重压之下,吴硕昌要还是能够为人逆天改命成功,简直就是神话了。

    “师父您辛苦,前两天有位朋友打北边过来,给我送了颗人参,品相还行,我明天给您送过来,补补元气。”

    汉人男子连忙说道,满脸堆笑。

    看得出来,白袍老人和吴硕昌斗法,元气伤得不轻。紫薇仙师和紫薇十八飞星大阵,岂是浪得虚名!

    白袍老人微微颔首。

    别看汉人男子嘴里说得轻巧,这颗人参,必定不是寻常之物。自从他不远万里来到这个城市,汉人男子就从未少过供奉,每次都是极其罕见的好东西。依照世俗的眼光,他这位徒弟在这古老东方大国,扎扎实实是个大人物,权柄显赫,富甲一方。

    白袍老人也喜欢他的诚心。

    “师父,先休息一会吧。”

    萨比尔说道。

    对于师弟在师父面前重重殷勤的表现,萨比尔只在心里冷笑不止。你就算再天赋超群,再有钱有势,师父的衣钵也绝不会传给你。

    你们汉人不是有句古话叫做: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以为这句话,只有你们汉人信奉么?

    白袍老人走出密室,来到阳台之上,抬头察看天象,只见紫薇星恒已经黯淡无光,白袍老人轻轻点头,正准备离去,却猛地转过身来。

    一股极其猛烈的天地元气,忽然冲天而起,北斗七星和紫微星同时光华大放,尤其是紫微星,甚至比刚才吴硕昌作法时还要更加耀眼生辉!

    帝星再次被激发起来。

    “不好,上当了!”

    白袍老人瞬间脸色大变,惊呼出声。

    萨比尔和汉人男子急匆匆跑过来,一起仰首,两人同时变色。

    “师父,这,这才是真正的逆天改命啊……”汉人男子惊叫起来:“先前的紫薇十八飞星大阵,只是假象,引诱我们上当的……”

    “想要在我眼皮底下耍这种小伎俩,哪有那么容易!”

    白袍老人脸色铁青,一甩袍袖,大步向密室走去。

    萨比尔和汉人男子忙不迭地跟了上去。

    此刻,止水观丹室,“乾坤大还丹”的炼制,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萧凡脸容苍白如纸,满头黑发暗淡无华,原本光滑如玉的额头之上,深深的皱纹宛如刀刻一般,伸出左手中指,柳叶小刀寒光一闪,一串鲜红的血珠,滴落进乾坤鼎内。

    鼎内的灵液,已经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如同胶状物一般,粘稠无比。

    鲜红的血液一滴落进来,乾坤鼎立即红光大放,鼎身的混沌花纹急速旋转,逐渐形成一个尺许见方的混沌图,在乾坤鼎上方不住旋转。

    整间丹室,天地元气如同乌云满天,翻滚暴怒,不断向萧凡扑来,却在离他身周不到三寸之处被硬生生地挡住,好似有一个无形的护罩,将萧凡浑身都包裹了起来。

    辛琳纤巧的小手紧紧握成拳头。

    她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这些暴怒的天地元气,正在向萧凡步步紧逼,三天前,还在两尺开外,三十六个时辰过去,已经只相差不到三寸了。

    黑麟浑身的毛发,也竖立起来,四爪箕张,随时准备跃起。

    萧凡竭尽全力,在苦苦支撑。

    “宇宙混沌,天地无极,弟子萧凡,谨此立誓,以吾寿禄,易之新生,天谴道罚,愿临吾身,丹心道体,付诸红尘,轮回劫苦,九死无悔……”

    萧凡盘膝而坐,双手捏诀,低声祷告,神色庄严,浑身宝光笼罩,流转如轮。

    刹那间,丹室之中风声大作,乾坤鼎上方的混沌图红光耀眼,瞬间冲破萧凡亲手所布“混沌轮回大阵”对天机的遮蔽,直射遥远天穹中的紫薇星恒。

    帝星大亮!

    北斗七星同时光华绽放,熠熠生辉!

    一股浩大无比的天地之力,骤然降临。

    ps:拜求推荐票!!!

    感谢字母大秘两万厚赐,恭喜字母成为《大豪门》新掌门!字母三俗威武!

    感谢北纬23往北,封印中的品优,游龙华夏,金六福66,木鱼叁豊,書友817124530,顺顺666,vvvvd,wwllps,女人的老公,老周老周,塞族小鱼儿,木鱼叁豊,林!齐等等书友的打赏!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