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74章 功亏一篑
    与此同时,总医院病房,显得十分安静,万籁俱寂。

    这三天,萧湛亲自守在老爷子的床前,除了张护士,其余人等,一律不许进入病房。老爷子的秘书和总医院宁副院长则在外边值班,将一切前来探望老爷子的故交旧友,包括一些级别极高,职务显赫的领导干部,都一一挡驾。理由是老爷子现在需要彻底静养,不能被打扰。

    老爷子的一切用药,都由张护士负责完成。

    萧老爷子已经陷入昏迷,三天三夜没有睁眼。

    这三天,对于萧湛而言,是有生以来最难熬的三天。好几次围绕着萧凡动过的那几块瓷砖转来转去,也好几次忍不住要叫宁副院长进来给老爷子诊治。

    萧凡布下的这个所谓“五行接引阵”,萧湛感觉不到任何异样。

    对于一个从不相信这些东西的无神论者而言,萧湛只觉得自己的耐心,几乎到了极限。若不是各种仪器显示,老爷子的生命体征还算平稳,萧湛真的要忍耐不住了。[爱上书屋 www.23sw.net

    然而这一刻,萧湛却忽然惊醒。

    他清楚地感觉到,有一股奇特的力量,在病房之中涌现而出。

    萧湛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惊疑不定地四处张望。

    什么都没有。

    但是,那股看不见摸不着的力量,萧湛却完全能感受得到,绝对不是幻觉。

    病床上昏迷不醒的老爷子,轻轻一声咳嗽,双眼缓缓睁开来。

    “爸爸,你怎么样?”

    萧湛疾步上前,握住了父亲枯瘦的手掌,轻声问道,神情极其关注。

    老爷子微微一笑,大拇指在他手背上轻轻敲打了一下,低声说道:“解放,小凡是你儿子,你一定要相信他……”

    “嗯嗯,我相信我相信。”

    萧湛连连点头。

    数十里之外,西郊山腰别墅,密室之中。

    白袍老人脸色狰狞,右手握着一件古怪法器,在他身前,摆放着一个惨白色的猛兽头骨。那头骨并不硕大,嘴里利齿森森,眼部位置,两个黑洞洞的窟窿正对白袍老人的双眼,眼洞深处,隐隐有鬼火一般的蓝焰在跳跃不已。

    白袍老人右手挥舞古怪法器,浑身颤抖,额头冷汗澹澹而下,猛地在自己左手手掌之中一割,顿时鲜血喷涌而出,白袍老人手掌一探,便按在了猛兽头骨之上。鲜红的血液汨汨流出,瞬即将惨白的头骨染得通红。

    然而这些血液,却没有一点一滴流到地面,很快就渗入到了头骨里面,被吸收得干干净净。

    一股浓烈之极的血腥气味,充斥在整间密室之中。

    原本惨白暗淡的头骨,渐渐血光隐现,双眼深处的蓝色火苗,慢慢变得明亮起来。

    萨比尔和汉人男子身体一颤,情不自禁地匍匐在地,不敢正视。

    一头黑色的猛兽虚影,逐渐在密室半空中成型。这头猛兽虚影和密室地板上以石块镶嵌出来的猛兽一模一样,只是身形要小得多,狰狞恐怖之处,却犹有过之。

    子时正!

    紫薇帝星和北斗七星散发的光华,极其耀眼,天地星宿之力,浩浩荡荡,降临而下,沛然莫可抵御。

    萧凡紧紧盯视着乾坤鼎内渐渐凝固的灵液,萎顿不堪的脸上,终于浮起一抹笑容。

    即将大功告成!

    “起!”

    随着山腰别墅密室之中的一声怒喝,黑色兽影张牙舞爪,飞腾而上,转眼就和星宿之力混合在一起,向止水观丹室方向扑去。

    下一刻,丹室之内狂风大作,一道狰狞至极的兽影向着萧凡和红光耀眼的乾坤鼎疾扑而来。

    萧凡也是一声大喝,长身而起,左手捏诀,右手一指,向那道兽影迎击而去。原本在他身周三寸处翻滚暴怒的天地元气,悠忽之间便冲破了那层无形的防护,猛地轰击在萧凡的身体之上。

    萧凡浑身剧震,口中鲜血喷涌而出。

    辛琳再顾不得别的,手腕一抖,软剑笔挺探出,就要向黑色兽影刺去。

    “喵呜”一声。

    黑麟猛地跃起,动作快如闪电,在辛琳的肩头一按,径直冲向半空,利爪挥舞,转瞬就和黑色兽影缠斗在一起。

    暴怒的天地元气,顿时翻滚着将黑麟也包裹其中。

    黑麟是萧凡的本命灵宠,当此之时,与萧凡元神相通,它一加入战团,立时引发天地元气对它的攻击。

    天机反噬之力,将大黑猫与萧凡视为一体。

    乾坤鼎上不住旋转的混沌图案,在巨大天地之力的压制下,迅速缩小,褚红色的光芒也飞速暗淡下去,岌岌可危。

    辛琳竭尽全力,飞身而起,一剑刺出。

    “噌”!

    软剑脱手飞出。

    紧接着,辛琳娇柔的身躯,也想断线的风筝一般,在半空中翻转着,飞跌出数米开外。

    感觉上,她刚才什么都没刺中。

    辛琳顾不得自己,一跃而起,急匆匆往丹室中央望去,顿时目瞪口呆。

    萧凡身上披着的金光闪闪的丹鹤八卦氅忽然寸寸碎裂而开,如同火蝴蝶一般,四散飞舞,头上紫金冲天冠也从中一裂为二,萧凡身子摇晃了一下,慢慢萎顿在地,再无声息。

    黑色的猛兽虚影也消失不见,原本翻滚暴怒的天地元气转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丹室之中,一下子变得寂静无声,连玄武四象炉里熊熊燃烧的湛蓝色火焰,也已熄灭。

    “吧嗒”!

    一道雪白的影子,从半空中掉落而下,摔在萧凡身前,亦是一动不动。

    竟然是黑麟。

    只是此刻的大黑猫,浑身乌黑的毛发都变成雪白,再看不到半点黑色。静静趴在萧凡身前,声息全无,不知道是死是活。

    “萧凡!”

    辛琳一声大叫,跌跌撞撞地跑了过去,将萎顿在地的萧凡抱了起来。

    萧凡脸色惨白,一缕鲜血不住自他的嘴角溢出,双眼紧闭,气若游丝。

    辛琳毫不犹豫,俯身下去,与萧凡四唇相接,一缕精纯无比的素女真元,缓缓渡入萧凡体内。不过片刻之间,辛琳俏脸的脸颊也变得如雪白。

    猛地,一股柔和的力道自萧凡体内涌出,轻轻将辛琳推开了。

    萧凡睁开双眼,眼神虽然疲倦至极,却依旧清澈。

    “你醒了?”

    辛琳又惊又喜,两颗清亮的泪珠,自辛琳眼角缓缓溢出。

    萧凡虚弱地笑了笑。

    “当啷”一声。

    架在玄武四象炉上的乾坤鼎跌落在地。

    一团暗红色的胶装物,从鼎内掉出来。

    见到这团暗红色的胶状物,萧凡瞳孔猛地收缩,轻轻叹了口气,低声说道:“没想到最后关头,还是功亏一篑……”

    说着,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子剧烈颤抖起来。

    “现在怎么办?”

    辛琳急忙问道。

    “让六姑马上把这药送到医院去,给我爷爷服下……我已经跟他们都说好了的,快去……”

    萧凡轻声说道,喘息不已,似乎每说一个字,都极其耗费心力。

    所谓六姑,是止水观六名道姑之中年纪最大的那位,年近四旬,萧凡平时都很客气地称呼她为“六姑”,办事极其稳妥。

    “这,你不是说,功亏一篑吗?”

    辛琳犹豫着说道,她此刻恨不得将这灵药马上就喂给萧凡服下。虽然她不知道这样做有没有效果,但当此之时,眼见萧凡如此虚弱,她什么都愿意尝试。

    萧凡倚在她柔软温暖的怀抱之中,轻轻摇头,说道:“虽然功亏一篑,乾坤大还丹没有成型,但效果还是有的,快让六姑去送药吧,不要再耽搁了……”

    辛琳银牙紧咬,微微点了点头。

    很快,三台一模一样的小车,相继驶出止水观,都是那种半新不旧的小车,很大众化的车款,甚至连车牌号码都是一样的。

    在第一个岔路口,一台小车右拐,很快就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之中;到第二个岔路口,又一台小车左拐,也很快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之中。

    第三台小车是辛琳亲自驾驶,副驾驶座位往后仰,萧凡静静躺着,双目紧闭,脸色蜡黄,呼吸极其微弱。

    辛琳眼角带着泪痕,双手却稳稳握着方向盘,开得小心无比。

    萧凡还在昏迷之中,辛琳不能坐等敌人打上门来。尽管辛琳很自信,对七妙宫的传承也很自信,但这一回的对手实在太过强大,甚至和全盛时期的萧凡在同一个等级之上,辛琳知道单凭自己一人之力,绝对无法应对得了。

    这三台小车和“金蝉脱壳”之计,也是辛琳早就准备好的,以防万一。

    现在必须尽快离开京城。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小车上了高速公路。

    确定无人跟踪,辛琳暗暗舒了口气。

    “迦儿……”

    萧凡悠悠醒转。

    “你在做什么?”

    “我们先离开京城,去安全的地方休息一段时间,你需要好好养伤。”

    萧凡勉力坐直了身子,轻轻摇头:“回去。现在不是养伤的时候。”

    辛琳大吃一惊:“回去?为什么?那个人……那个人随时都有可能找上门来,你现在太虚弱了……”

    “不要紧,他如今的情况,可能比我好点,但也绝对好不到哪里去。到目前为止,我不知道他是谁,他也不知道我是谁。不过我担心他应该还有帮手……现在离开,他们很快就能查得到。我估计,现在萧家的每一个重要成员,都在他们的密切关注之中……马上回去!”

    萧凡喘息着说道,语气却是毋庸置疑。

    清澈的双眸,仍然深邃似海。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