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大豪门 > 第76章 见过狂的,没见过这么狂的!
大豪门 第76章 见过狂的,没见过这么狂的!
    包雎华好话说尽,肥腰几乎要弯成椎间盘突出,汗水直接洗澡,都无济于事。

    两位二哥的过节,不是他这种级别的小虾米能够排解得开的。

    “老包,一边凉快去,这没你的事。”

    汪述文嘴一撇,不阴不阳地说道。

    两拨人眼下就在星语酒吧的二楼,两位二哥身边都跟着五六个年轻纨绔,一个个摩拳擦掌,怒目相向。阿杰莉娜躲在一边,艳美绝伦的小脸上满是惊恐,却不敢离去。

    再说她也走不了,前后左右都是酒吧的工作人员和保安人员,看得严严实实。

    这是包雎华特别吩咐的。

    她可是焦点人物,她要是忽然不见了,萧天和汪述文绝对能把包雎华的酒吧直接拆了。

    “汪二,这个事,你怎么说吧?”

    萧天坐在沙发里,翘起二郎腿,冷冷望着汪述文。

    今晚的事,起因很简单,两桌都想请阿杰莉娜聊天说话,结果就杠上{爱上书屋 www.23sw.net了。阿杰莉娜先去谁哪里,另外一位二哥都不会同意的。这不是女人的问题,这是面子问题。

    如果阿杰莉娜先去了萧天他们那一桌,今后汪述文就不用再登星语酒吧的门了。

    反之亦然。

    阿杰莉娜也算得八面玲珑,虽然在星语酒吧亮相只有几天,对于经常在酒吧现身的那些牛人,记得清清楚楚。知道这两位不但她得罪不起,酒吧也得罪不起。

    看包雎华在两位二哥面前的德行就明明白白了。

    “二哥,不是听说萧家老二很能打吗?那还说什么呢?打吧!谁输了谁他妈立马滚蛋,别在这丢人现眼!”

    汪述文还没有开口,他身边一个年轻人先说话了,双手插在裤兜里,斜乜着萧天这一群人,满脸傲然,神情极度不屑。

    这年轻人大约二十三四岁年纪,较之汪述文小了不到一岁的样子,长相倒是周正,棱角分明,个子谈不上十分高大,高矮和汪述文相若,比萧天矮了几公分,皮肤是古铜色的。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那身上,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邪气。

    这种邪气,在世家子弟之中很少见。

    汪述文够阴的了,但最多让人觉得他阴险。

    这个年轻人,却是邪!

    让人一见之下,就忍不住打心眼里厌憎,或者说,发自内心的畏惧。这人绝不是个善茬子,如果搁在那种乱世,百分之百是个杀人魔王。

    纨绔圈子里的世家子,多数人都有那么点玩世不恭,平日里吊儿郎当的,带着几分“痞气”。但痞气和邪气是两码事,一眼就能分得清清楚楚。

    “哟,这是谁啊?讲打是不是?”

    小桂子顿时就跳了出来,兴高采烈地问道。

    他见识过萧二哥的功夫,汪述文那样的,三个五个绑在一起,也不够二哥打的。现在对方主动提出“以武会友”,那就再好不过。

    正想睡觉呢,人家就紧赶着把枕头给递上来了。

    “对!让你们都认识一下,三爷我叫汪飞,刚从部队回来,今儿这事,都甭废话。你们是六个人,咱们这边就我一个够了。不管你们是一起上还是轮着上,三爷我一个人接着。把你们都打老实了,只要给三爷乖乖磕个响头,说声三爷对不起,三爷就让你们滚蛋!”

    汪飞冷冷说道,居高临下在萧天等人脸上一一扫过,不屑之色,明明白白刻在脸上了。

    现场忽然一下子变得十分安静。

    每个看热闹的人都瞪大了眼睛,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在这里泡吧的常客,大都认识萧天,小桂子这一帮人。尽管不大清楚他们的真实身份,但这几位都是来头极大的衙内党,乃是确定无疑的,没看到包雎华在他们面前,只有鞠躬抹汗的份么?

    大伙还从未见过,有人敢在萧二哥面前说这样的大话。甚至这已经不能算是讲大话,这是直接打脸,“啪啪”作响。

    沉默之后,骤然爆发出一阵剧烈的笑声。

    满堂哄笑!

    “**谁啊?打哪冒出来的!会说人话不?”

    萧天身边一个壮实的年轻人跳了起来,戟指汪飞,怒喝道。

    这年轻人叫江宇诚,是萧天的死党,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和萧天一样,酷爱体育。不过他不是打篮球,他正经是大学柔道队的队员,获得过学校柔道比赛七十五公斤级的冠军。家里老头子职务也不低。

    眼见汪飞如此嚣张,江宇诚第一个忍不住了。

    见过狂的,没见过这么狂的。

    汪飞瞥他一眼,嘴角浮起一抹冷笑:“人话?人话是跟人讲的。你学过几天柔道是吧?还真以为柔道是什么厉害的武术啊?待会三爷搁那不动,你能把三爷放倒了,就算你赢。怎么样,敢不敢?不敢就吱声,立马滚蛋,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

    “你妈的!”

    江宇诚的脾气,比萧天还要不平和,哪里受得了这个?

    汪飞站在那里,个子还不如自己高呢,至于说到壮实,那更是不在一个等量级上。江宇诚是七十五公斤级的,瞧汪飞那身板,撑死六十五公斤。

    江宇诚拍案而起,就要上前去教训汪飞。

    被萧天拦住了。

    “宇诚,等一下,这里不是打架的地方。咱们都是来泡吧的,要讲规矩,别让老板难做。”

    江宇诚恨恨地站住了,一双牛眼瞪得老大,死死盯住汪飞,恨不得这就上去,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王八蛋直接从二楼一个大背包给摔到一楼场子里去,看他还敢不敢嚣张。

    对于这一点,江宇诚有十足的自信。

    迄今为止,和纨绔圈子里这些废物过招,一对一,江宇诚还从未输过一招半式。敢跟他小江动手的家伙,有一个算一个,全都趴下了。严重点的直接进医院。

    “包总,麻烦你,清一下场子。”

    萧天又转向站在一旁不住抹冷汗的包雎华,淡然吩咐了一句。

    包雎华忙不迭地擦着满头满脸的大汗,嗫嚅着说道:“这,这,萧二哥,大家都是朋友,还是不要伤了和气……”

    “怎么,包总没有听到我说的话?”

    萧天的声音益发冷淡了,双眉蹙了起来。

    其实包雎华很清楚,汪飞说出了那样的话,今儿这场架,那是非打不可了。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拦不住。

    只是于他而言,劝解的话是一定要说的。明明知道没用,也还是非说不可。

    汪述文开口了,依旧不阴不阳地说道:“老包,你放心好了,打死打残,不用你管,都是我们自己的事。打烂了东西,我汪二给你照价赔偿。清场子吧!”

    我的爷,真打死打残了,能不关我的事么?

    包雎华暗暗叫苦,心里诅咒不已,却不得不照办。

    很快,二楼这一段就被清空了。所谓清空,也就是其他客人离得远一点,真要都赶出去,那不现实。今儿这场子里,除了萧天和汪述文这两拨之外,还有不少衙内也在的。尽管不如萧二哥汪二哥那样家门显赫,来头老大,却也不是包雎华可以轻易得罪的。

    萧天和汪飞这场架,非打不可;这热闹,其他纨绔衙内也是非看不可。

    这样的“大戏”,可不是经常能看到的,何况还可以“免费观赏”。

    倒要看看,那个大言炎炎的汪飞,到底有几分真本事,敢在萧二面前如此张狂不可一世。奇怪的是,这个汪飞口口声声自称“三爷”,瞧他那神态,俨然和汪述文平起平坐,不落半点下风。在场的世家子弟,却没有一个认识他的。

    大家心里都和江宇诚一样,想要问上一句“你妈谁啊”?

    整个星语酒吧都安静下来,连大厅震耳欲聋的音乐都停止了,所有人都想方设法往跟前挤,想要一睹盛况。

    萧天依旧坐着,江宇诚,小桂子等人,则站起身来,围在萧天身旁,摆开了架势。

    汪述文压低声音问道:“小飞,有把握吗?”

    汪飞咧嘴一笑,不屑地说道:“二哥,放心吧。就这几块料,还不够我一只手打的。以前老听你说,萧天那小子跟你张狂,那会子我爸管得严,死压着我在部队,不让我插手。今儿个,做弟弟的就给你出这口恶气。你等着看好戏吧!”

    汪述文便即放心,轻轻一笑,说道:“小飞,二叔以前管你严点,那也是为你好。”

    “这我知道。我爸一再跟我说,要向大哥多多学习……嘿嘿,可是我啊,就想跟你学习。大哥那性子,我是真学不来。”

    汪飞也笑。

    汪述文说道:“谁说不是呢?大哥那么辛苦,还不是为了咱们老汪家今后更加发扬光大?”

    听汪述文这话里的意思,对他大哥汪述都,那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正因为有汪述都顶在前边,他汪老二才能这么优哉游哉,逍遥自在。

    “这就对了。我跟你说,二哥,咱老汪家政治上有大哥一个就行了,咱们还是怎么好玩怎么过吧。”汪飞笑着说,随即朝包雎华扬声叫道:“老包,给三爷听明白了,让那白俄小妞,乖乖在一旁等着。等干掉这帮废物,今儿晚上,三爷带她去时代酒店总统套房。”

    “哗……”

    又是一阵惊呼声响起。

    ps:周一,照例两章一起发了。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