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83章 老爷子康复
    萧凡继续在首都待了七天。

    这七天,首都豪门世家议论最多的话题,就是萧老爷子的病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正在逐渐好转之中。对很多政治人物而言,这真是一个重大消息。

    老爷子在政界的影响力是不言而喻的。他的健康状况如何,确实牵动了太多人敏感的神经。

    萧凡离京之前,去了一趟总医院。

    这七天,他都呆在止水观地下密室,竭力调养。

    萧凡相信,“混沌轮回阵”的反击之力,加上阿杰莉娜的“掩护”,为他争取七天的缓冲时间,应该不算太难。

    星语酒吧那惊天一拳,几乎将他残余不多的真元彻底耗尽,和阿杰莉娜“谈妥条件”之后,萧凡立即返回止水观。他已经很难压制住自己的伤势,再坚持下去,随时可能露陷。

    七天时间,当然不足以让身体恢复如初,最多就是让他能够勉强压制伤势,可以像普通人一样活动。能做到这一点,都已经十分了不起。如-爱上书屋-www.23sw.net果不是萧凡已经将浩然正气修炼到极高境界,恐怕白袍老人最后一击,加上恐怖至极的天地反噬之力,就足以让他当场丧命。

    萧凡刚刚走进月门,就听到病房里传来一阵阵欢快的笑声。

    老爷子病情好转,来探望他的人就多了起来。

    此刻老爷子的病房里,也确实是高朋满座,老爷子的几个女儿女婿,也就是萧凡的姑父姑母都到了,正围着老爷子聊天说话。

    老爷子也没有坐在病床之上,而是坐在沙发上,尽管依旧穿着病号服,精神却矍铄得很,枯瘦的脸庞上泛着红光。

    坐在老爷子身边的,则是一位年近六旬的中老年男子,方面大耳,极有威严。

    这位男子名叫叶器云,是老爷子一手提拔起来高级领导干部,目前担任某省省委书记之职,位高权重,在以萧家为主的整个大派系之中,极有号召力,深得老爷子器重。

    派系中的许多重大事项,萧湛经常要问问叶器云的意见。

    前不久已经传出风声,说下一届全国党代会召开之时,叶器云有可能再进一步,跻身于最高决策层行列。

    萧凡一露面,病房里的欢声笑语戛然而止,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好几位长辈的脸上都露出尴尬的神色。

    盖因老萧家这位嫡长孙的“爱好”和目前的工作单位,都有点不足与外人道。

    萧家的长辈们和外人聊天说话之时,也极少谈到萧凡身上,很讳莫如深的样子。反倒是萧天,长辈们偶尔还会提及。萧天是纨绔一点,但如今京师的纨绔子弟,也不止萧天一个。唯独萧凡,是“独一无二”的,京师豪门世家子弟学道,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萧凡此时露面,好几位长辈都觉得在叶器云面前有些不好意思。

    “小凡来了?过来过来。”

    不料老爷子却十分待见这个孙子,一见萧凡,顿时便脸露微笑,向萧凡招了招手。

    “爷爷。”

    萧凡不徐不疾地走过去,微笑向老爷子问安,又一一向在场的诸位长辈问好。

    一眼看见萧凡苍白无比的脸色,老爷子心中一沉,却又不好当众询问,只是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沙发,说道:“来,小凡,坐下,不要站着,太辛苦了。”

    萧凡的几位姑父姑母顿时吃了一惊。

    老爷子这是怎么啦?

    怎么突然之间,对萧凡的态度有了这么巨大的转变?在此之前,老爷子尽管从不对萧凡疾言厉色,不过偶尔也流露出惋惜之意。说萧凡原本应该是老萧家的千里驹,只可惜兴趣爱好不在政治上面。

    现在看来,老爷子对萧凡简直就是爱护有加。

    老爷子独自坐在长沙发里,所有人,包括叶器云萧湛在内,都不曾和老爷子坐在一起。自然是为了表示对老爷子的敬重之意。

    老爷子却将这个与自己同坐的殊荣,毫不犹豫地给了萧凡。

    尤其老爷子关心萧凡的话语,让人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萧凡那么年轻,不过二十几岁,站着和长辈说话,乃是理所当然,怎么就会“太辛苦了”?诚然萧凡的脸色是很苍白,但他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

    老爷子这个“宠溺”,当真还没来由。

    萧凡居然一点不谦虚,微笑着走过去,坦然在老爷子身侧就座。

    个别长辈暗暗蹙起了眉头,如果说,以前萧凡还有一些“可取之处”,就在于他的斯文守礼,谦虚谨慎。如今连这一点都懒得“装”了,确实有些过分。

    萧凡仔细端详了一下老爷子的面相,暗暗舒了口气。

    老爷子雪白的寿眉,眉梢处重又变得齐齐整整,横贯入嘴的那道横纹消失不见,印堂光洁亮堂,前些日子显现的死亡气息,消散殆尽。

    阳寿将尽的征兆,已经退散。

    萧凡又不露痕迹地握住了老爷子枯瘦的手掌,轻轻一搭老爷子的脉象,平稳有力。单纯从医学上来说,老爷子的生命源泉重新变得旺盛起来。

    对于孙子这个不为人知的小动作,老爷子自然察觉到了,略略用力,握了握萧凡的手掌。

    “器云啊,感谢你来看我。这段时间,大家的工作都做得很好,解放向我汇报过,我很高兴,也很满意。无论什么时候,工作都是必须放在第一位的。”

    老爷子缓缓说道,身子微微往后靠。

    叶器云就知道,这是老爷子在下“逐客令”了。萧凡一来,老爷子就下逐客令,看上去是有几分巧合,不过叶器云非同常人,也不会去做一些无聊的猜测。不管怎么说,老爷子尚在病中,今儿已经聊了差不多四十分钟,还是不应该过分打扰老爷子休息才对。

    当下叶器云谦虚了几句,便即起身告辞。

    萧湛和萧家的其他几位长辈,亲自送到门外,与叶器云挥手作别。

    “好啦,你们都回去吧,我有点累了。”

    叶器云一走,老爷子又对女儿女婿下了逐客令,对自家人,就没有那么多讲究,无需拐弯抹角的。

    女儿女婿们虽然满腹疑窦,却也不敢违背老爷子的吩咐,纷纷向老爷子告辞,望向萧凡的眼光之中,不免多了几分异样。

    萧凡陪同父亲一起,再次送到门外。

    这礼数,是一定要讲的。

    病房里顿时安静下来,萧湛不住打量萧凡,眼神变得十分奇特。

    萧凡居然真的把老爷子的病治好了。自从七天前,老爷子服下六姑送过来的那块暗红色“胶状物”,病情便一天比一天好转,痊愈速度之快,完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宁副院长亲自上阵,给老爷子做了最详细的身体检查,确定老爷子正在痊愈。不由得啧啧连声,连称“奇迹”。

    宁副院长是医学权威,从医疗的角度上来说,就在几天之前,萧老爷子确实已经病入膏肓,回天乏术。这一点,确定无疑。

    眼下发生在老爷子身上的一切,除了“奇迹”二字,宁副院长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这种情形,几乎完全颠覆了宁副院长对“垂危病人”的认知。

    当然,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有奇迹发生的,医学上更是如此,奇迹发生率比其他任何地方都高。宁副院长感叹之余,也由衷的感到高兴。撇开他和萧湛深厚的私交不论,老爷子康复,对外而言,大伙自然而然会将这“功劳”归结于他这个医疗专家组组长的身上。

    老爷子关心的却不是这个。

    他也在仔细端详萧凡,雪白的寿眉,渐渐拧了起来,缓缓问道:“小凡,为了爷爷这个病,你到底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从外表看,除了脸色更加苍白几分,萧凡和平日并无多大的不同。但老爷子却能清楚地感觉到,萧凡的气息非常虚弱。

    老爷子这种百战元戎,第六感总是十分敏锐。何况他和萧凡是嫡亲祖孙,血脉相连。

    萧湛的脸色也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眉宇间隐隐透出担忧之意。

    萧凡轻轻摇头,微笑说道:“爷爷,不要紧。炼制‘乾坤大还丹’原本就比较耗费精神。我休息一段时间,就会好的。”

    这个事,只能萧凡自己解决,别人都无能为力,也就没必要详细解释,免得老爷子和父亲担忧。

    “真的没事吗?”

    萧湛忍不住追问了一句,脸上担忧之色更浓。

    萧凡始终都是他的亲生儿子,这一点,无论如何时候都不会改变。就没有一个做爸爸的,真能做到对儿子的情况不闻不问。只是很多时候,父亲会将这种担忧埋在心底,不表露出来。

    “爸,放心吧,没事。”

    萧凡挺了挺胸,笑着答道。

    萧湛脸上的凶兆,也已隐敛不见。

    一番辛苦,总算没有白费,见到了成效,萧凡也就安然了。至于接下来的一切,全都由他自己去面对。

    “小凡,你确定你师父还在吗?”

    老爷子忽然问出这么一句。

    “在的。虽然我不知道师父去了哪里,但肯定他还在世。”

    萧凡郑重地答道。

    “那你要想办法尽快联系上你师父……爷爷,是真的有点不大放心。”

    老爷子的眼神,一刻也不曾从萧凡脸上移开过。老爷子心里明白,萧凡他们那个世界,他是真的插手不进,但他更加不希望孙子出什么事。

    也许,止水真人能够解决他的难题。

    “好的,爷爷。我会尽力和师父联系。”

    萧凡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ps:感谢圣人重返都市,葛笑宇万赏!

    感谢:香水印记,纳米水杯,a小妮,st-tiger,封印中的品优,上学不努力现在搬砖,老周老周,有一天他,wwllps,淡看历史,書友817124530,金六福66,女人的老公,boolook,沧海一粟1974,路过别理我,木鱼叁豊,忘川之殇,封印中的品优等等书友打赏!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