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84章 岱宗之巅
    东岳泰山。

    萧凡和辛琳慢慢走在“紧十八盘”的石级之上。

    辛琳气定神闲,萧凡的额角隐隐渗出了汗珠。辛琳嘴里不说,心里头一阵阵发紧。

    登泰山,居然让萧凡如此费力了。看来萧凡伤势,比辛琳预料的更加沉重。

    当初萧凡决定以己身应劫,为萧老爷子逆天改命,辛琳无奈之下,心中也存了一些幻想。希望后果不要太严重。

    辛琳毕竟不是无极门的弟子,对相术命理这一块,没有研究。也无从了解天谴之罚的真正的威力。只是三年以来,萧凡的沉稳厚重,算无遗策让辛琳很盲目地相信,无论多么严峻的形势,萧凡都一定能够应付得来。

    当女人崇拜男人的时候,都会有类似的心态。

    不过很显然,情况之严重,超出了辛琳的预料。

    早知道这样,应该坐车上山的。

    作为我国最早的山岳景区,登泰山的线路不止一条,早已修筑了盘山公*爱上书屋 www.23sw.net路。

    “要不,坐轿子吧。”

    眼见萧凡停下来,靠在路边的石头上歇息,微微喘息,辛琳终于忍不住低声说道。徒步登泰山,有人提供抬轿上山的服务,当然收费不菲。有些游客总是盲目乐观,对自己的体力估计过高,选择从红门路徒步登玉皇顶。走不到一半,就累趴了。

    单单三个十八盘,就足够将许多四体不勤的游客“撂倒”。

    抬轿上山的服务便应运而生。

    很苦的一个营生。

    但还是有人做,只要能赚到钱来养家糊口,很多汉子都情愿做这个苦营生。

    萧凡笑着摆了摆手,说道:“不要紧,慢慢走,沿途看看风景,也是很不错的,心旷神怡。”

    辛琳淡淡说道:“你是心旷神怡了……”

    我这里揪心揪肝!

    萧凡就笑,伸出手,轻轻抚摸了一下辛琳柔软的黑发,眼波温柔似水。

    辛琳细白的牙齿,咬了咬娇艳的红唇,避开了萧凡的目光,低声说道:“有人跟踪。”

    下飞机不久,辛琳就已经察觉到了。尽管跟踪的人明显是个行家,想要瞒过辛琳的耳目,可也大不容易。搁在平时,辛琳早就把跟踪的家伙给收拾了。但现在,她不敢轻举妄动,不敢离开萧凡太远。辛琳很担心,这是别人的调虎离山计。

    眼下正是萧凡最虚弱的时候,她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萧凡微微颔首,淡然一笑,说道:“我知道,不用理会,让他们跟着好了。”

    “嗯。”

    辛琳点了点头。

    辛琳只是不高兴被人跟踪,却绝不会害怕。七妙宫当代圣女,可不是那么容易被人吓住的。

    歇息一会,萧凡又举步向上。

    一早启程,登上玉皇顶已经是中午时分。萧凡和辛琳没有去玉皇庙游览,而是去了一侧的神憩宾馆。泰山萧凡不是第一次来,早先几年,云游江湖的时候,就已经来过。他此番重临泰山,也不是为了游山玩水而来。

    在神憩宾馆的餐厅,萧凡两人用了中餐。

    萧凡吃了不少的肉食。

    这在萧凡而言,是极其罕见的情况。自从浩然正气大成,轮回镜渐趋圆满,萧凡已经不怎么沾荤腥了,主要吃些益气补神的植物果实。

    但现在,他似乎胃口很好。

    辛琳心中的忧虑,又加深了一层。

    重食五谷烟火,只说明一件事:萧凡已经从轮回相圆满的境界跌落。体内真元枯竭,需要进食大量肉类来补充营养。

    就不知道,萧凡的境界,到底跌落了多少。

    也许,这还仅仅只是“天罚”的开始。

    炼制“乾坤大还丹”时,萧凡曾向上天祷告:以吾寿禄,易之新生,天谴道罚,愿临吾身,丹心道体,付诸红尘。

    逆天改命,以天子命应劫,消弭整个萧家的“族灭之祸”,“天罚”绝对不仅是让他的修为跌落境界那么简单,不知道还有多少灾难在等候着他。

    正是因为未知,所以辛琳心中才有大恐惧!

    不为自己,为萧凡!

    “走吧,去青帝宫。”

    用完中餐,略事休息,萧凡说道。

    泰山最高峰的建筑,称“玉皇庙”,故此泰山绝巅又称“玉皇顶”。青帝宫在玉皇顶西南,东接上玉皇顶的盘道,是青帝广生帝君的上庙。

    青帝即太昊伏羲大帝,道教尊奉为神,主万物生发,位属东方,故祀于东岳。

    不过今天有些特别,青帝宫因故关闭,不向游人开放。宫门外立着一块牌子,说是内部修缮,暂停开放一天。

    游客们当然有些不大乐意,好在玉皇庙还是开放的,游客们也就没有太大的意见。

    毕竟要登临玉皇庙,才会油然而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情壮志。

    青帝宫内,隐隐有呼喝搏击之声传出。但山顶寒风呼啸,一般人不仔细还真听不见。

    青帝宫正殿之前的石坪之上,有两个人正在放对。

    两人都算是彪形大汉,不过身材还是有所区别。右边的那位,做汉人装束,身高大约在一米八左右,短平头,黑色衬衣,黑色西裤,黑色皮鞋,如果打上领带,那就是标准的白领精英。不过此刻,领口早已解开了好几颗口子,隐约露出胸口虬结的肌肉,袖子也挽了起来,手臂上肌肉坟起,劲力十足,好一条雄赳赳的黄海大汉。

    民间有句俗话,叫做:黄海大汉门前站,不用穿衣也好看。

    但这条雄赳赳的黄海大汉,和他对面的那名汉子比较而言,就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他对面那条大汉,身高足有两米,顶门油光乌亮,剃了个精光,只在后脑处留一条小辫子。精赤上身,古铜色的铁腱子肉上,一层汗水油光发亮,腰间围着一条宽大的牛皮带,下身则是一条黑色的皮裤,一双牛皮大靴子,微微弓着腰,猛一看,宛如远古蛮荒走出来的魔神一般。普通人不要说和他动手,只要看一眼估计就吓趴下了。

    时令已然入冬,岱宗之巅,寒气逼人。

    这大汉精赤上身,浑身冒汗,可见两人已经打了不少时候。

    两人身后,各自有四五个人,或坐或站,观看两人搏斗,神色凝重。观战的两拨人,服饰打扮亦是泾渭分明。右边一水的西装革履,皮鞋铮亮。左边则多数穿着皮衣皮裤,发型古怪,一看就不是汉人装束,应该是来自大草原的游牧民族。

    单以身材来看,场中两位大汉都是各自阵营中身躯最为雄壮的。

    “阿古拉,咱俩已经比了不少时候啦,还打不?”

    黑衣大汉开口问道,依旧摆着戒备的姿态,不敢稍有松懈。

    “打!为什么不打?还没分出胜负呢!”

    阿古拉闷声闷气地吼道,声音像是直接从胸腔之中迸发出来。

    黑衣大汉笑道:“阿古拉,你们远来是客,咱们今天也说过,只是切磋,点到即止,没必要一定分个胜负吧?”

    阿古拉外形粗莽,却也并不是纯粹的武夫,闻言说道:“没关系,反正咱大哥还跟文二太爷在里边聊天说话呢,早就听说文二太爷手下,有六大金刚,都是文二太爷亲自指点的,一直没机会当面切磋,现在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打个痛快。”

    汉话说得蛮顺溜。

    “哈哈,好说好说,我们也早就听说狼王身边有十三骠骑,个顶个都是好汉子,草原上的雄鹰。今天这一场,确实打得过瘾。十三骠骑,名不虚传。”

    “好,那就继续。”

    阿古拉闷吼一声,向前冲来。

    他身躯极其高大魁梧,两人之间将近三米的距离,两步就跨到了黑衣汉子跟前,张开簸箕般的大手往下抓落。

    黑衣汉子自然不肯让他抓住。

    草原大汉最擅长的近身搏击之术就是摔跤,这阿古拉力大无穷,真要是给他揪住了双肩,再想脱身可就难上加难,这场比试也就分了胜负。

    别看两人嘴里说得客气,什么切磋武艺,什么点到即止。实际上却谁都不敢疏忽大意。

    这可不仅仅是他俩之间的切磋。

    草原狼王孛儿帖赤那忽然南下,亲帅五骠骑前来黄海拜会文二太爷,绝不是小事。久已不问俗务的文二太爷亲自出面,接待了远道而来的草原巨擘,在五岳之首,岱宗之巅与狼王把酒言欢,畅谈掌故。

    青帝宫因此“修缮”一天。

    在黄海江湖道上,文二太爷文天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规矩。不要说青帝宫,他如果开口让玉皇庙“修缮”一天,今儿登泰山的游客们就只能眼巴巴在外表看着,进不去。

    不过文二太爷每次登泰山,都喜欢来青帝宫,而不是去玉皇庙,似乎对太昊伏羲大帝“情有独钟”。

    阿古拉和黑衣汉子的这场比斗,胜负如何,实际上代表着草原和黄海两大巨擘的脸面。

    要是阿古拉输了,白狼脸上无光;同样,倘若黑衣汉子输了,文二太爷也丢不起这个人。

    说是切磋,双方却都竭尽全力。

    黑衣汉子身子一矮,以毫发之差躲过阿古拉的两只巨掌,低喝一声,右拳直取阿古拉胸腹,拳风虎虎,正是通臂劈挂拳的厉害家数。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