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88章 大麻烦
    文二太爷“哼”道:“思远,大老板了,这些年忙着赚钱,越来越陷进去了?”

    文思远赔笑说道:“师父,是我错了,弟子知错。请掌教师叔原谅!”

    江湖上号称“万人敌”的文思远,还有另外一个头衔——黄海省思远集团公司董事长。老爷子年事渐高,不耐俗务,渐渐将名下产业都交给文思远去打理,门内之事,也一并交给他。

    除了是老爷子的大弟子,文思远还是文二太爷的亲侄儿。不过为了显示一碗水端平,文思远无论何时都是称呼文二太爷为师父,而不是叫“伯父”。免得其他几名弟子心生芥蒂。

    萧凡微笑说道:“二师兄,时代不同了,思远走的是正途。我们无极传承,也要跟着时代一起进步才行,不然只会越来越和时代大环境脱节。”

    文思远明明比他年长二十岁,萧凡却是一口一个“思远”,老气横秋的。不过大家都觉得很正常。无极门掌教真人,地位何等尊崇!

    文二太(爱上书屋)www.23sw.net爷说道:“我也是这么考虑的,不然,也不会支持他们去做生意。”

    萧凡微笑点头。

    文二太爷的眼神,又落在辛琳脸上,缓缓说道:“那么这位,必定就是七妙宫的辛少主了?”

    辛琳微微一躬身,说道:“少主不敢当,不过我确实是出身七妙宫。”

    文二太爷哈哈一笑,说道:“辛姑娘不必过谦。历代七妙宫圣女,都是宫主第一顺位的传承人。记得师父他老人家前些年到我这里来盘桓小住之时,曾经亲口跟我说过,为师弟请到了一位好护法。师父对辛姑娘赞誉有加,说辛姑娘异日成就,未可限量。今日一见,七妙宫神技,名不虚传。难怪我那不成器的徒弟,连辛姑娘一招都接不住。”

    文二太爷笑得甚是爽朗,似乎对刚才辛琳与何四的交手,丝毫也不放在心上。

    能被止水祖师如此赞誉的人,在文天的记忆之中,还真的没有几个。可见这位七妙宫当代圣女,天赋极其出众。

    辛琳若不是这般好身手,止水祖师也不至于如此看重,特意和七妙宫主打赌,将辛琳“赢”了过来,为萧凡护法七年。

    辛琳浅浅一笑,说道:“何四哥未必就是老爷子的真正传人。如果刚才换了文大哥,情形肯定就大不一样了。”

    文二太爷雪白的寿眉微微扬起,说道:“辛姑娘果然好眼光。实话说,只有思远才是无极门的弟子,其他几位,我只是教给他们一些强身健体的方法。”

    这话的意思就很明白了,文思远才是无极门嫡系传人,得到了文二太爷的真正传承。其他几位,只能算是文二太爷“个人”收的徒弟,传授的也只是武术,而不是无极门的相术命理,风水占卜这些术法。无极门真正的内功导气之法,自然也只能传给文思远。

    “万人敌”威名赫赫,绝非幸致。

    这也是文二太爷只单单让文思远进入正殿,拜见掌教师叔的原因。

    其他几位徒弟,算不得无极门的传人,勉强算是外门弟子。数千年来,由无极门衍生出去的江湖门派,为数不少。其中不少门派,甚至盛极一时,在江湖上风光显赫。不过无极门门规严峻,这些衍生出去的江湖门派,一律不准奉无极正朔,更不准祭拜无极门历代祖师。

    无极门是术法传承,不是江湖传承。

    《无极术藏》所记载的武术和导气之术,也是作为附录,不算正篇。

    “不过,就算刚才不是老四和辛姑娘交手,换了他,恐怕结果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些年,他越来越沉迷于俗务,正业都荒废了。”

    说到这里,文二太爷很严厉地扫了为文思远一眼,神情颇为不悦。

    文思远躬身受教,不敢稍有忤逆。

    文二太爷于文思远而言,既是师父又是伯父,更是他的大恩人。没有文二太爷的栽培提携,文思远绝对不可能有如今的身份地位和奢华生活。文思远感念师恩,对于文二太爷的话,不要说嘴里绝不敢忤逆半句,就算在心中也不敢有丝毫不敬之意。

    训斥了文思远几句,文二太爷才对萧凡说道:“师弟,请坐!”

    青帝坐像之前,摆了一张小小的茶几和一副茶具,一边一个锦墩。刚才文二太爷就是在这里接待草原狼王。

    萧凡谢过坐下,文思远忙即为师父师叔奉茶。

    “师兄,白狼忽然南下,不知是什么原因?”

    萧凡微笑问道。

    文二太爷捋了捋胡子,笑着说道:“这个事,说起来还真有点意思,白狼丢东西了。他专程找我来给他推算一下,看看谁是那个小偷。这样东西,好像对他很重要。”

    辛琳站在萧凡身后,轻声说道:“三柱长春安神香,也看得这么重,草原苍狼这心胸,未免不够广阔。”

    文二太爷略感讶异,说道:“师弟知道这回事了?”

    萧凡笑着答道:“这事和我相关,三柱长春香,是我让人去取的。”

    文二太爷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难怪我推算不出来。”

    萧凡身为大术师,别人想要以术法推演有关他的情形,几乎不可能。天机遮蔽之力太强。除非推算之人,在术法上的造诣远远超过他,才能堪破遮蔽之力。

    每位大术师,几乎都会施法将自己的天机遮蔽,不让同行窥探。

    至于萧凡为何要让人去盗取白狼珍藏的“长春香”,文二太爷没问。这“长春香”既是丘处机祖师亲手拟的配方,通玄大师亲自监制,集天下奇香为一体,于修道之人,实乃不可多得的安神之物。无论哪位术师,都会视若拱璧的。

    “长春香固然贵重,不过白狼却不是为此而来。他在追寻的,是另外一样东西。据说是和安神香一起失窃的。师弟,这个东西,应该不在你手里吧?”

    文二太爷捋着白须,问道。

    萧凡轻轻摇头,说道:“这个东西不在我手里,我只要安神香。”

    文二太爷笑着说道:“这么说,又是那个偷儿诸葛映徽犯了老毛病,手痒痒了,给来了个顺手牵羊。”

    辛琳秀眉轻轻扬起,有些好奇地问道:“老爷子,你连诸葛映徽都算出来了?”

    辛琳精通七妙宫各项绝技,这占卜推演之术,却一窍不通。因为萧凡的缘故,辛琳对这类术法特别感兴趣。多知晓一些,就对萧凡的内心多了解一分。

    文二太爷笑道:“一半是推算,一半就是蒙的。白狼说,那东西藏在他卧室的保险柜内。他那个狼窝子,我以前去过一次,算得是戒备森严了。一般人不要说去他卧室内偷东西,就算想要接近他的卧室,都很难办到……”

    白狼纵横漠北,地跨三国,做的都是大事,不免屡有犯禁之事。狼巢戒备森严,正在情理之中。

    这些当代巨擘,就没有谁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头脑简单的家伙,就算武功再高,再骁勇善战,也只有被人当枪使的命,早晚化成一堆白骨。

    正因为盯住他的人太多,白狼轻易不肯离开草原。这次居然亲自南下,求见文二太爷,可见丢失的那样东西,对于白狼而言,有多么重要。

    诸葛映徽管不住自己的手,这回顺手牵羊,果然牵出了大麻烦。

    “能够轻轻松松在白狼的狼窝里偷走他最珍爱的东西,当今之世,可能就只有诸葛映徽和那位意大利的老贼王‘上帝之手’有这样的本事。不过上帝之手归隐已久,很多年都没听说过有关他的消息,想必也不会无缘无故跑到大草原上去偷长春安神香。这东西,西方人未必用得上。数来数去,就是诸葛映徽嫌疑最大。从卦象来看,也是应在他的身上。”

    文二太爷解释了几句。

    辛琳问道:“老爷子,到底是样什么东西,让白狼那么要紧?”

    “这个白狼没说。不过我看他的情形,估计可能和感情之事有关。”

    “和感情之事有关?”

    这一回,辛琳是真的愣住了。一时之间,还真的没办法将“感情”二字和白狼那样的天下枭雄联系在一起。

    文二太爷点点头,说道:“应该是这样。这是他个人的隐私,我也不好刨根究底。念在以前有过一面之交,他又是条好汉,我就为他推算了一次。”

    文二太爷既是无极门的嫡系传人,止水祖师的亲传弟子,这占卜之术,自然精通无比。白狼径直找到黄海来,算是十分“对症”,果然大有所获。

    萧凡说道:“看来诸葛映徽这回是真的有大麻烦了。”

    白狼摆出来的阵势,简直就是不死不休。被白狼这样的江湖巨擘死死盯住,诸葛映徽的脑袋,只怕又要比平常大上好几圈了。

    “师弟,诸葛映徽是有麻烦,不过,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师弟的麻烦,比偷王可要大得多了。”

    文二太爷仔细端详着萧凡的面相,忽然说道。

    雪白的寿眉,紧紧拧在了一起,神情颇为忧虑。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