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2章 乌阳木
    这种情形,近来在陈果身上经常发生。

    陈七爷内心很清楚,自己的病越来越重了。老不死师父曾经郑而重之地吩咐过他,“阎罗药手”威力极强,霸道非凡,但用药不可过量,否则毒性浸入骨髓,轻则武功全废,重则筋酥骨软,性命不保。老不死当年在西南数省威名全盛时期忽然归隐,退出江湖,就是因为药物反噬,体内出现了重大隐忧,再与人好勇斗狠下去,不死在敌人手里就要死在自己手里。

    老不死隐居庆元这偏僻山城,就是怕仇家找上门来,被逼无奈与人动手,每动手一次,毒性反噬就深上一层。

    所幸后来世道变了,新政府成立之后,强力镇压各种江湖帮派和会道门,昔日盛极一时的大帮派,俱各烟消云散,老不死得罪的仇家也是各奔东西,再没人来找他的麻烦,这才得享天年,寿终正寝。唯一遗憾的是,没有子女后人。当初将“阎罗药手”传给陈果,一来看他是个练武的胚子,二来也是不忍代代相传的师门绝学,在自己手里*爱上书屋 www.23sw.net失了传承。

    想来在这热武器时代,陈果就算练习“药手”,也只是有个防身的本事,不会太用功的。

    但陈果的师父没有想到的是,多年过去,世道又在改变。陈果居然也成了袍哥,而且地位不在他当年之下。

    当然,今日的袍哥不是昔日的袍哥,很多东西都改变了,也许只是继承了一个袍哥的名字,行事作风大不相同,尤其与官面上的关系,更是不一样。

    陈果将药手练到了极深的境界,如同老不死当年那样,药物开始反噬了。

    这几年,陈果虽然停止用药,依旧能够清楚地感知到自己体内的种种变化。眩晕只是其中最轻的一种外在表象。现在,甚至将最水灵的小姑娘剥光了摆在面前,陈七爷也是有心无力,只能干瞪眼看着,一点辙都没有。

    一念及此,陈果拿掉嘴里的豹牙烟斗,扭头问身边一位三十几岁的干练男子:“老六,乌阳木有点眉目没有?”

    干练男子西装革履,是陈七爷手下最受重用的兄弟,庆元大酒店总经理。近年来,陈果深居简出,时不时亲自进山去采药,场面上的很多事情,都交给老六去处理。老六等于是他的代言人,不但对他忠心耿耿,而且极其精明能干,陈果对他很放心。

    老六摇了摇头,双眉紧蹙,说道:“七爷,这乌阳木到底是什么玩意?我问过很多人,他们不要说没见过,连听都没听说过……”

    陈果嘴角浮起一丝苦笑。

    岂止是老六没听说过,他自己都没听说过。那个救命的方子,是老不死临死前交给他的,告诉他,万一药物反噬太深之时,照这个方子抓药,可以保命。但老不死同时也告诉他,这个方子,是他年轻时节碰到的一位世外高人给他开的,他自己从来都没有使用过。不是不想用,而是有一味药,上天入地都找不到。

    那味药的名字,就叫“乌阳木”。

    师父告诫陈果,没有乌阳木,这方子就不能用,不然效果适得其反。

    自从几年前开始出现药物反噬的苗头,陈果便四处求医问药,不但求过中医,还求过西医,在首都明珠等大城市一等一的大医院都检查过,住过院,请最著名的大教授会过诊,效果微乎其微。

    陈果这才想起多年前师父传给他的那张方子,赶紧找了出来,准备配药。那时候,陈果还是很有信心的。庆元可是西南三省市中草药集散之地,配个药方,有何为难?

    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方子上其他十几味药很快就配齐了,唯独这“乌阳木”,却怎么都找不到。庆元城全国各地药商云集,见多识广之辈犹如过江之鲫,然而无论陈果问到谁,都是死命的摇头,甚至一位东北来的大药商还很奇怪地反问他,乌阳木是什么东西?是不是做家具所用的木料?

    陈果当时就郁闷了。

    但陈七爷可不是那么容易死心的人,更何况这事,关系到他的性命,必须要全力以赴。陈果决定亲自进山,去向大山深处的老人打问消息。

    庆元周边数百里大山,本就是苗瑶各族聚居之地,自古以来,苗民瑶民就有采药的传统。师父也曾说过,当年那位世外高人,就是他在山里遇到的一位采药人,刚从大山深处最神秘的巫蛊之地采药归来,和他有缘,才给他开了个这样的救命方子。

    所谓大山最深处的巫蛊之地,陈果也只是听闻,从未有人真正去过那里,甚至是不是真的有这么一个地方存在,都很难说。只听说那是最神秘的所在,巫蛊纵横,瘴气四溢,无论人兽进去那里,俱皆有死无生。

    这种传闻,在科技不昌明的时代,全世界各地都有,越是贫困落后不开化的地区,类似传闻越多。不过,陈果也确实没有听到有人说完全探索过庆元周边数百里大山。

    苗疆深处,永远是那么神秘莫测。

    几次深入大山,走村窜寨,陈果却深深失望了。

    不能说毫无收获。

    在大山深处一个偏僻得不能再偏僻的小山寨里,陈果终于听一位七八十岁的老采药翁提到了乌阳木。采药老翁告诉这位城里来的体面人,故老相传,乌阳木是至阳神木,实际上不是树木,而是一种藤。吸取地火精华,而成至阳之木。

    听得陈果晕头转向。

    他虽然读书不多,却也是个生活在现代社会的文明人,对于这种明显带着“传说色彩”的话语,真的不怎么相信。

    而且,采药老翁也仅仅只是听说,从未见过真正的乌阳木,更不用说给陈果提供一株了。

    无功而返。

    尽管这样,陈果对这个方子的作用,却是益发的深信不疑。这上边的十几种药,就没有一味是普通的,全都是珍贵至极的药材。尤其在得知世上确确实实存在着“乌阳木”这种神奇药材之后,陈果的信心更加坚定。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其他药都凑齐了,只要找到乌阳木,煎服下去,或许就能化解他深藏体内的隐患。

    可是,这乌阳木,到底在哪呢?

    陈果微微摊开手掌,一团青紫刺痛了他的眼睛。掌心正中这团青紫的淤血,五年前不过只有花生米大小,现在已经变得和核桃差不多大小了。老不死师父说得再清楚不过,等青紫之色布满整个手掌,就是药物反噬到顶点的表现。到那个时候,非死即残,神仙也难救。

    五年!

    按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陈果担心,熬不过第二个五年了。

    这该死的至阳神木,到底隐藏在何处?

    老六凑了过来。

    陈果猛地将手掌收紧了。

    他不想任何人看到他掌心这团青紫。就好像一个练武之人,绝不会将自己的软肋“命门”无遮无掩地暴露在敌手面前。

    哪怕老六这样的亲信心腹也不行。

    尽管这个世界上,可能连听说过“阎罗药手”这个名字的人都不多。

    科技昌明,热武器一代更胜一代,传统武术早已式微,淡出了主流群体的视野,仅仅只能在电影电视和小说上看到了。

    “老六,那两个人,是谁介绍来的?”

    陈果重新将烟斗含在嘴里,淡然问道,眼神又落在那一对年轻男女身上,不过没有再盯住那女孩的脸看,总觉得看久了会犯晕乎。这女孩固然很漂亮,也还谈不上貌若天仙。况且陈七爷眼下对漂亮女孩真的不怎么感兴趣。

    能看不能吃,会搞死人的。

    但他得搞清楚这两个人的来头。

    陈七爷保证每位客人的绝对安全,也不是没有条件的。前提就是,他自己必须要了解这些客人的来路。老客人也就罢了,有名有姓有公司,一查一个准。如果是生面孔,那就必须有熟人推荐,推荐人还不能是无名之辈。

    万一有客人在这里闹事或者受到什么伤害,陈七爷都得有个交代才行。

    别人也得给陈七爷一个交代。

    老六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也愣了一下,说道:“咦,很面生啊……”

    陈果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淡淡说道:“查清楚。”

    陈七爷可不喜欢听这样的话。

    你老六是干什么的?

    既然这个场子交给了你,你就得把每个客人的底细都给我搞明白。

    “哎……”

    老六心中一寒,连连点头,转身就跑。

    七爷平时挺和气的,不在弟兄们面前摆脸子。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可以不把自己的事情干好。真要等七爷生气了,不管是谁,都吃不了兜着走。

    陈果望向那个静静喝茶的男人。

    凭直觉,陈果就能知道,这两人是以这位柔和的年轻男子为主的。一坐一站,彼此并不交谈,情形显得十分奇异,似乎两人的身份区别,也能由此看出一丝端倪来。

    便在这个时候,年轻男子放下青花瓷杯,往走廊上望了过来,正好和陈果的目光相对。

    年轻男子柔和地微微一笑,顿时令人如沐春风。

    陈果情不自禁地露出了微笑。

    待年轻男子收回目光,陈果心里顿时一惊。

    又是一种极其奇特的感觉,这年轻人没有任何恶意,陈果吃惊的是,自己似乎在不知不觉间就受了他的影响。

    对于陈果这种刀头舐血的江湖大哥而言,这才是真正的危险。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