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3章 诡异的感觉
    庆元大酒店的交易会规矩并不严格,相对比较随意。

    这自然是因为,参加交易会的都不是一般人物,通常不大喜欢太多的约束和规则。如果这是由某个国际知名跨国大公司举办的正经交易会,那么规矩严一点,也是应该的。到了哪个层次,就按哪个层次的规矩办事。

    关键陈七爷不是国际大亨,他是袍哥。

    在庆元这四面环山的蛮夷之地,一位刀山血海中厮杀出来,讲究三刀六洞的大袍哥搞什么与国际接轨,简直能让人笑掉大牙。

    规矩不严,不表示没规矩。

    主持人还是要有的。

    交易会的主持人不是帅哥也不是靓女,而是一位八十余岁的老翁,鹤发童颜,精神矍铄。拄着拐杖,慢慢从大门后走了出来。

    相对这位的身体状态和精神状态而言,拐杖绝对是道具。

    这“铎铎铎”的声音一响起,原本比较喧嚣的交易大厅瞬间静了下来,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扭头向:爱上书屋 www.23sw.net主持台望去,一个个都露出了崇敬之意。

    殷正中殷老爷子在庆元药材市场的大名,那是人人都久仰的。

    殷老爷子就是一部活着的中医学药典。民国时期,就跟着师父走南闯北,收购药材。《神农本草经》,《本草纲目》几乎倒背如流。

    甚至有人说,正是因为有殷正中,才有庆元药材集散大市场。

    今天到这里来的客人,多数是中医药同行,对这位国宝级别的老前辈,无不敬仰。

    萧凡也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殷正中。

    萧凡就是二十七号桌那个身着月白棉麻唐装,脚穿黑色布鞋的温和年轻人。

    他不是第一次来庆元,却是头一回参加这个珍贵药材交易会,有一半是冲着殷正中的偌大名头来的。

    殷正中原先开了个药铺,等庆元中草药集散大市场逐渐兴旺之后,就把自家的药铺关了。老人家说得很明白,他不跟年轻后辈抢饭碗。

    但每次庆元大酒店的交易会,必定要请老人家坐镇。

    有他在,药材真假年份鉴别基本不会有异议。

    至于价格,老爷子不管,由得客人们自己交易,他只负责鉴别药材的真假和年份。做生意嘛,讲究的是愿打愿挨。而且同样的药材,因为需求的关系,买家出价也会很不一样。

    比如陈年野山参,买去收藏和买去救命,出价就会大为不同。

    老爷子这也算得是人老成精了。

    殷正中一出场,就意味着交易会正式开始。

    客人们纷纷来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屏息静气地望着白髯飘动的老前辈。偌大的交易厅,顿时落针可闻。

    老爷子拄着牛头拐杖,缓步来到设置在大厅一侧的主持人席前,双目徐徐扫视大厅一周。

    这也是主持者该当有的礼节。

    客人们忙不迭地点头为礼,实际上,老人家眼神只是在大伙脸上一带而过,并没有在谁身上特别留意。到了他如今的地位和年纪,一般人还真当不起他青眼有加。

    殷正中的眼神扫视到萧凡脸上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微眯的双眼蓦然睁大几分,刹那间精光四溢。

    大家的目光便随之望了过来,多数人莫名其妙,不知道老爷子何以忽然对这个年轻人特别关注。除了长相斯文一些,气质淡雅一些,一看就知道是满腹经纶的读书人,也并无十分出奇之处。

    殷正中的眼光,毕竟和这些商人不一样。

    在他眼里,萧凡略显苍白的脸上,隐隐有一层柔和的光泽在缓缓流转,若有还无。这分明是修炼内家气功到了极高境界才有的景象。

    殷正中自己,本就是一位精研内家功夫的大高手。他年届八旬,依旧童颜鹤发,精力充沛。一则是精通养生之道;二则是精修华佗所传五禽戏数十年,从无间断。体内内息充盈,生机旺盛。

    饶是如此,殷正中也觉得在内家气功的修炼上,自己只怕还比不上眼前这位文文静静的年轻男子。

    内家功夫所谓“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应该讲的就是这种情形吧?

    道家经典也有记载:元气大成,生机如海。

    瞧他面相,不过二十六岁七岁,怎能臻于这般境界?就算是天纵奇才,修炼的又是绝世异术,这也太年轻了些。

    难道自己看花眼了?

    数十道目光同时望过来,萧凡恍若无睹,面向殷正中轻轻一笑,微微颔首,以示答礼。

    殷正中肃然,也微微点头,欠了欠身子。

    所有人骇然。

    老头子这个礼节,一般人还真当不起。在场的客人,其中不乏身家上亿的大富豪,号称某省药王的牛逼人物也有好几位,在殷正中面前,都是规规矩矩的执晚辈礼节,殷正中最多是微笑着交谈几句,欠身为礼的殊荣,似乎从未有人得到过。

    这年轻人,莫非是大有来头的厉害角色?甚至是来自京城的世家子?

    悬空的走廊上,老六疾步而来,低声对陈果说道:“七爷,查不到……”

    边说边观察着陈果的脸色,心中栗栗不已。

    跟着七爷这么多年,老六心里清楚得很,这样的话,七爷可不爱听。

    “查不到是什么意思?”

    陈果终于将眼神从萧凡身上收了回来,冷淡地问道。

    老六心里头就是一颤悠,听得出来,七爷确实有些生气了,伸手擦了一把冷汗,说道:“七爷,是这样的,在我们的客人名单上,压根就没有二十七号桌客人的名字。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进来的,也不知道他们是谁介绍的。我找几个领班都问了一下,他们也是谁都不清楚……这事,这事当真很古怪……”

    老六说着,又抹了一把冷汗。

    陈果冷笑一声,说道:“老六,你现在是越来越安逸了啊,什么都搞不清楚了?我问你,没有请帖,保安怎么放他们进来的?最重要的是,谁给他们安排的二十七号桌?二十七号桌的客人不可能没名没姓吧?”

    老六结结巴巴地说道:“七爷,所以说这事古怪啊。我问过了,二十七号桌本来是给天南一位老客留着的,他昨天打过电话,说要过来。我刚才和他联系过,这家伙临时有事,来不了,已经打电话通知过酒店。可是我去问,却谁都不知道这回事……问保安,这两人是怎么进来的,也是乱摇头,说不知道……一个个好像中了邪似的……七爷,这,难道真的,真的撞煞了……”

    说到这里,老六禁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寒颤,望向大厅之中那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直觉得阴风阵阵,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老六是很迷信的。

    总体来说,庆元也是“化外蛮夷之地”,各种妖异的传闻,充斥民间。

    “胡扯!”

    陈果阴阴地瞪了他一眼。

    老六便缩了缩脖子,满脸皱成了苦瓜。

    这事还真他奶奶的邪门。两个大活人就这么走了进来,整个酒店居然谁都不知道他们打哪来的,什么时候来的。

    “要不,我让人把他们赶出去?”

    老六试探着问道。

    “你觉得现在赶合适吗?”

    陈果反问道。

    交易会已经正式开始。一些客人按照桌号,将自己带来的药材交到殷正中手里,请他鉴定真假,品相和年份。

    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

    部分客人是对自己手里的“货”有点拿不准,怕上当,千里迢迢跑到庆元来,请殷老法眼鉴定。不过这种客人是少数,一般能够把药材生意做得这么大的,绝不会是初入行的菜鸟,自身经验是很丰富的,只有特别贵重的药材,为了慎重起见,才会请殷正中帮忙把关。

    多数拿货上台鉴定的客人,则是为了取信于人,方便接下来的交易。

    殷正中只鉴定,不报价不拍卖。

    这也是陈果给交易会定下来的规矩,所有交易,由客人之间自行完成。交易会只收取一定的服务费。陈果不靠这个交易会发财,他靠的是这些客源。不但在庆元大酒店吃喝消费,还会在陈果实际控制的几家大药铺进一些药材。

    陈果并不欺行霸市,不阻碍客人去别的药铺进货,玩的是公平竞争。

    陈七爷财大气粗,掌控着庆元城里最大的几家药铺,公平竞争别人也不是他的对手。何必欺行霸市引发众怒?陈七爷没打算把庆元城药材生意的钱一个人赚干净,那太愚蠢了。自己大块吃肉,留点汤汤水水的给别人喝几口,十分应该。

    “算了,先看看吧,只要他们不捣乱,等交易会开完再说,总是能搞清楚的。”

    陈果摆了摆手。

    “哎,好的好的……”

    老六一迭声地答应,暗暗舒了口气。

    陈果不再理睬老六,又伏在栏杆上,注视着场内的动静。

    忽然之间,陈果只觉得一种极其怪异的感觉猛地涌上心头,似乎有一双眼睛,正冷冷盯着他的脊背,令人寒毛倒竖。

    陈果慢慢将豹牙烟斗拿在手里,深深吸一口气,全身每一块肌肉瞬间充盈着沛然的劲力,猛地扭转身子,腰部微微弯曲,整个人都像是一张蓄势待发的强弩,戒备到了极点。

    可是……

    什么都没有。

    他背后,居然什么都没有。

    鬼影都不见一个。

    那种诡异的感觉,也在瞬间消失不见。

    陈果只觉得头皮一阵阵发麻,太阳穴下的血管突突地跳个不停。

    刚才,他真真切切感受到了那种被人窥视的诡异,仿佛一个极其强大的敌人,随时准备在背后给他致命一击。

    绝不是幻觉!

    也许,今晚上可能真的有些事情要发生了。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