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4章 交易大会
    陈果离开了走廊。

    脚步有些匆忙。

    看得老六有些一愣一愣的。老六很清楚七爷的底细,那家伙,是有真功夫。以前老六跟着七爷打天下的时候,亲眼见识过的。听说七爷和山城的哥老会总舵把子黄三爷都过过招,大战三百回合,不分胜负,最终结拜为兄弟。老六也因此对七爷佩服得五体投地,誓死相随。这么多年,老六还从未在七爷身上看到匆忙的神情,七爷似乎永远都是那么镇定如恒,就像脚下这座巨大的酒店,坚固结实无比,任凭风吹雨打,我自巍然不动。

    撞煞了!

    老六脑海里再一次浮现出这个念头,脚下却是丝毫不停,紧紧跟了上去。

    “把弟兄们都召集起来。”

    陈果低声吩咐了一句。

    “是,七爷。”

    老六刚刚平息的冷汗,又呼呼地往外冒。

    已经不知道有多久,七爷不曾下达过这样的指令了。只有三年前,那只“东北虎”*爱上书屋 www.23sw.net带着一帮凶神恶煞的虎崽子到庆元来搅局,七爷才摆下过这样的大阵势。

    最终“东北虎”铩羽而去。

    难道,今天又来了一只东北虎?

    可是瞅着那年轻哥子文质彬彬的模样,实在是不像啊!

    这样的,不要说七爷亲自出马,就算是老六自己,放倒三五个也绝对不成问题。犯得着把所有弟兄都召集起来?

    不过老六没敢对七爷的吩咐提出质疑。

    无论七爷有什么吩咐,最好的办法就是照做。

    陈果离去,场子里的交易会还在继续。

    轮到第二十七号桌的时候,那个一直安安静静站在萧凡身边的朴**孩,拿着一个小盒子,走到主持台前,双手递给殷正中。

    皓腕如玉。

    大伙便全神贯注地盯住了朴**孩。

    刚才殷正中给二十七号桌的年轻男子偌大脸面,大家都有些好奇,不知道他的女伴会拿出什么样的好东西来。从两人一坐一站,绝不交流半句的情形来看,这女孩好像是年轻男子的跟班。

    用这样漂亮清爽的女孩做跟班,够牛逼的。

    女孩走过来的时候,殷正中就一直在注视着她。刚才他的注意力主要放在萧凡身上,对女孩没有过于留意,简单一眼带过。现在注视着她看,忽然一阵眩晕的感觉袭来,似乎女孩的面前起了一圈水纹般的波动,清纯的面容也随之模糊起来。

    殷正中大吃一惊,急忙轻轻一甩头,一股沛然内息自丹田升腾而起,瞬间便将眩晕的感觉驱走,灵台恢复清明。再看女孩的面容,似乎还是老样子,又似乎起了极其细微的变化。到底变化在哪,却是说不出所以然来。

    诡异!

    殷正中行走江湖大半辈子,什么奇人异事不曾见过?

    但像今天这样,一连两次碰到如此奇特的情形,还真是从未有过。

    古怪得很。

    殷正中破例站起身来,双手接过那个盒子,微笑问道:“姑娘,贵姓?”

    “姓辛,辛苦的辛。辛琳。”

    女孩答道,声音平淡,没有丝毫波澜,就如同她这个人一样,静静往那一站,不仔细注意的话,很容易将她忽略掉。

    这女孩明明长得很漂亮,却偏偏给人一种似有似无的感觉。

    “辛姑娘请稍候。”

    殷正中丝毫也不敢托大,告一声罪才重新坐下去,打开了盒子,脸上立即闪过一抹奇怪的神色。

    “五品叶野山参一苗,六十五年到七十年,重五钱……品相完好。”

    殷正中随即对女孩送上来的药材做了鉴定。

    四周立马响起一片嘘声。

    严格来说,五品叶野山参现在已经十分罕见了,就算在座客人俱皆是大药材商,平日里也不是经常能碰到品相完好的五品叶野山参。只是这苗野山参毕竟不能算十分宝贵的珍品,六品叶的参王在座客人都见过的,似乎和殷正中对他俩的破格礼遇有些不符了。

    能够得到殷老爷子如此看重的家伙,怎么说也该拿出一样震惊全场的东西来才对得起观众。

    辛琳对四周的嘘声恍若未闻,轻轻说了声“谢谢”便将那苗五品叶野山参收了起来,不徐不疾回到二十七号桌旁边,静静往那一站,再无任何声息。

    萧凡依旧端起瓷杯慢慢品茶,脸上始终带着一缕恬静安然的微笑,仿佛这场子里的一切,都和他没有太大的关系,他今儿就是来看热闹的。

    很快就没人在意他们了,毕竟大伙今儿都是来交易的,不是来看人的。

    今晚一共坐了四十五桌客人,大约有半数拿了药材给殷正中去鉴定。鉴定完毕,殷正中双手一抱拳,朗声说道:“老规矩,诸位请自便。”

    “轰”的一声,场子里一下就变得热闹起来,客人们纷纷起身,各自奔向早已盯住的对象。

    “这位先生,贵姓?”

    一位四十几岁的胖子,挺着个大肚子,迈着方步来到二十七号桌前,朝萧凡一伸手,笑哈哈地问道,像个弥勒佛似的。

    “免贵,姓萧,萧一行。”

    萧凡站起身来,微笑答道,标准的京片子,语气轻柔,煞是好听。

    萧一行是他的另一个名字。

    “原来是萧先生,你好你好。我叫王志刚,岭南来的,做点药材生意。很高兴认识萧先生……”

    胖子笑哈哈地做了自我介绍,带着不太明显的岭南腔调。

    “王先生,幸会。”

    “萧先生客气了……萧先生,不知道你那苗五品叶参愿不愿意出手?如果萧先生愿意出手的话,我出这个数!”

    王志刚笑着伸出一根圆滚滚的手指头。

    实话说,五品叶野山参尽管珍贵,搁在两三年前也值不得十万。就算是现在,按照药品价格来衡量的话,一样值不得这个数。关键是这两年忽然兴起了一股收藏野山参的风潮,国内很多富豪,尤其是香港的富豪,一下子对珍稀老山参趋之若鹜,纷纷出高价收购,野山参立即变得身价倍增,超过其他很多珍稀药材价格几十倍乃至上百倍。

    萧凡微笑摇头,说道:“抱歉,王先生,这苗五品叶我没打算卖,想换点别的东西。”

    “哦,萧先生想换什么,说来听听。说不定我正好有萧先生想要的药材。”

    王志刚一听,立马说道,神态颇为自矜。作为岭南有名的大药材商,在这满屋子客商之中,王志刚都要算得是个人物,财大气粗。说到有钱,现阶段国内还是以岭南为最。

    “王先生,我想要的药,恐怕王先生是拿不出来的。”

    萧凡依旧客客气气的,没有丝毫要贬低王志刚的意思。仅仅只是寻求普通药材的话,他完全没必要千里迢迢从首都跑到益东这山沟沟里来。萧凡并不娇贵,也不怕辛苦,关键是耽搁他修炼的时间。这才是萧凡最在意的。

    “是吗?萧先生不说,怎么能那么肯定呢?哈哈,萧先生,别的不敢说,这药材嘛,还真难不住我王志刚……估计萧先生还是在意个价钱吧?只要是钱的事,就好商量嘛。”

    说着,王志刚便举起手腕摇晃了一下,似乎袖口箍得他有点不大舒服,却在不经意间将他手腕上的宝玑手表显露了出来。

    穷玩车,富玩表。

    是现代“贵族”的新标准。

    “萧先生,你那苗五品叶,我出十五万。”

    王大老板尚未炫耀停当,另一名身材瘦削的中年男子走过来,开口便给萧凡加了五万,一般的衣冠楚楚,皮鞋铮亮,可见也是位大老板。

    王志刚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怎么,陈总也看中了这苗五品叶?呵呵,萧先生,我就吃点亏,给你这个数吧!”

    王志刚一下子伸出两根手指。

    这位斜刺里杀出来的瘦个男子陈总,是越中省的大药材商,一贯和王志刚不对路,两人生意场上是冤家。越中这些年的经济发展也是极快,阔佬一层层的。

    陈总公然削王志刚的面子,王大老板自然不干。

    不就是钱嘛?

    爷多得是!

    别跟爷面前充大瓣蒜!

    这边刚一杠上,立即便围了好几个人过来,脸带笑容看热闹。看这两位大老板“斗法”,已经成了每次交易会的“保留节目”,相当过瘾。

    萧凡笑而不语。

    自己都已经把话说明白了,这两位却自顾自显摆斗富,萧凡也不好说什么。

    “二十二万。”

    陈总一点不含糊,随即就将加码加了上去。

    “二十五万!”

    王志刚更不含糊,一口气又加了三万,眉头都不皱一下。

    再往上,基本就接近这苗五品叶野山参的真实市场价了,要是碰不到有兴趣收藏的买家,说不定还会砸在手里。

    不过这当儿,无论如何都不能输了气势。

    眼见陈总还要加价,萧凡微笑说道:“不好意思,两位,我想去那边看看。”

    毫不客气就将这两位大老板晾在了那里,径直向不远处的三十二号桌走去,眼里闪过一抹惊喜之色,似乎看到了某种难得一见的珍品。

    大家不禁面面相觑,老大没趣。

    热闹看不成了。

    不过还是有几个人跟着萧凡去往三十二号桌,却不知这位连殷正中都破格礼遇的年轻人,发现了什么好宝贝,且一探究竟再说。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