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5章 邓通天
    三十二号桌的客人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满面红光,头顶油光发亮,一根头发都不见,虎背熊腰,胳膊比普通人的大腿还粗。

    好一条雄赳赳的大汉。

    不过细细一看,总觉得有些不大对头。这大汉不但脸上油光四溢,裸露在外的胳膊皮肤也呈现出鲜红色,远比其他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的皮肤要鲜艳得多,仿佛浑身上下都充盈着劲力,随时随刻都可能爆发出来。

    那些看热闹的人,似乎有点畏惧这大汉,在三两米外就停住了脚步,不敢靠近。

    只有一位三十几岁,相貌儒雅,气度沉稳的男子,走到大汉的面前,微笑说道:“邓大哥,这回又带了什么好东西过来?”

    听这语气,似乎与大汉颇为熟稔。

    大汉却并不如何领情,瞥他一眼,说道:“东西摆在这里,自己看。”

    语气硬邦邦的,挺不客气。

    萧凡记得这大汉刚才并未拿什么东西上台去找殷正中鉴|爱上书屋 www.23sw.net定。

    儒雅男子似乎老早就料到他会是这么个态度,当下也不生气,往桌面上摆着的一只盒子瞥了一眼。那盒子不大,好像是某种藤条编织而成,土黄色,四周镶了一条黑边,也是藤条,土不拉几的,一点都不起眼。

    不少围观者便露出会心的微笑。

    红脸大汉在这个交易会上也出现过几回,姓邓,大名邓通天,好不威武霸气的名字。邓通天不是药材商人,也不是政府官员,据说来自山城市东南某个民族自治县,是个采药人,常年在大山里进进出出,往往能挖到一些好家伙,带到交易会上来交易的,也都是珍品。不过邓某明显不懂得经营之道,对包装没有丝毫概念。带来的东西虽然多数是珍品,包装实在乏善可陈。像现在这样,拿个不知哪里弄来的土盒子给装一下,要算是很不错的了,多数时候就是“裸奔”。比如上回他带过来的一枚九十年份的何首乌,就这样**裸丢在茶几上,仿佛那不是号称“九大仙草”之一的首乌,而是一块烂番薯,完全没有怎么在意,要是卖不掉,说不定自家几口就生吃了。

    最关键的是邓通天脾气不好,想要他的东西,必须一口价叫到位,合了他的心意,那就卖给你。谁要是跟他讨价还价,他怪眼一翻,脑袋高高扬起,理都不再理你,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再啰嗦两句,说不定便老拳相向。

    这人就是个山野蛮夫,力大如牛,其他人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富甲一方的老板,和这种粗野山民争斗,胜之不武,败足可耻。倘若给他甩一巴掌或者一拳打倒,还真找不到地方说理去。好像就算是陈七爷,也不愿意得罪他,每次邓通天过来,陈七爷都是客客气气的。

    不知是什么原因。

    料必这姓邓的,也是个有本事的家伙。

    沉稳男子笑着说道:“邓大哥,那我打开来看看啊……”

    邓通天“哼”了一声,也不阻止。

    哪怕他脾气再不好,既然来交易,总要让别人看看货。

    沉稳男子笑笑,丝毫也不去计较他的态度,随手打开了那个土黄色镶黑边的盒子,顿时一股暖意喷涌而出。

    “咦……”

    四周一下子响起了好几声惊呼。

    盒子里是一块黄橙橙的石头,通体油光发亮,类似黄玉的颜色,那股温暖的气息,就是从这块黄色的石头上散发出来的。仔细一看,这石头似乎有点弥勒佛的形状。

    “火岩暖玉?”

    沉稳男子也吃了一惊,忙即伸手进去,将那块黄灿灿的石头拿了出来。这块暖玉体积并不大,只有三寸见方,是个不规则体,形似弥勒佛,一看就知道是天然生成,没有任何斧凿的痕迹。

    暖玉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能算是狭义的玉石,而是一种矿石,在高温高压地质环境下形成的一种矿物。火岩暖玉算得是暖玉中的上品,有医用价值。常年佩戴这种暖玉饰品,能大补阳气,主治虚弱体寒之症,是一些酒色过度的男人极其心爱之物。

    况且这块暖玉大小适中,又天然生成弥勒佛的样子,单论外表,也是一件很有品位的饰物,佩戴在身上,一点不掉份,大气,挺有面子的。

    沉稳男子先是满脸兴奋。他事业有成,兼且长相英俊,风流倜傥,极有女人缘,成天在脂粉堆里厮混,别看外表光鲜,实则脸呈青灰之色,身子骨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这些年一直靠大补的药物撑着。现在见到这么一方罕见的火岩暖玉,正是得其所哉。

    不过等他仔细检查过这方暖玉之后,脸色却一下子变得迷惘起来,双眉微蹙,嘴里喃喃自语。

    “奇怪,怎么会这样……”

    看热闹的人也便跟着他诧异起来。

    沉稳男子也是交易会的常客,资料显示来自明珠,是个颇为老到的药材商人,眼光很准。难道这方暖玉有什么问题?暖玉的鉴定,不能光看外表,还要手感检验,靠的是丰富的经验。

    “邓大哥,你这方暖玉,采出来不少时候了吧?”

    沉稳男子脸色变幻,稍顷,抬头问道。

    邓通天身材魁梧,个子比他高了大半个头,他得仰起头才能和邓通天说话。

    “七个月前采的。”

    邓通天冷冷答道,一个字不多说。

    沉稳男子一怔,随即讪笑道:“邓大哥开玩笑了,这确实是上等的火岩暖玉,形状也特别漂亮,但是……这暖玉内部的灵气,流逝得特别厉害,以我的经验来判断,最多还剩下一两成……这个,如果说是七个月前采的,我还真不敢相信,至少也得是五六年前的老物件了吧?不然,灵气怎么可能流逝这么多?”

    火岩暖玉既是装饰品,也是药材。但在普通人眼里,既然是石头,自然和药材无关。不过从这沉稳男子的话来看,他对火岩暖玉的了解,还是很深入的,连暖玉里面灵气蕴含多寡,都是入手便知。

    “爱要不要!”

    邓通天手一伸,便从沉稳男子的手里将暖玉取了回来,“啪”一声丢在了茶几上,似乎丝毫也不担心这暖玉会被磕坏掉。瞧这架势,别人眼里价值不菲的火岩暖玉,在他看来,就是块破石头。

    一直在旁边瞅着的萧凡,嘴角浮起一丝笑意。

    这邓通天果然身手了得,出手快如闪电,别人眼前一花,暖玉便回到了他的手中。偏偏又不显得突兀,动作宛如行云流水一般,一气呵成。

    沉稳男子脸色微微一变,眼里闪过一抹凶戾之色。料必这么些年,还没人敢在他面前如此无礼跋扈。但这里是益东,不是明珠,不在自己的地头上,面对邓通天这样凶神恶煞般的狠人,再有满腹怒火,也只能强自按捺,自嘲地一笑,说道:“邓大哥,要我还是要的,我出这个价吧。”

    说着,伸出三根手指头。

    “三万。”

    邓通天这回连话都懒得说了,直接就无视他。

    沉稳男子再也忍耐不住,冷“哼”一声,脸色沉了下去,腮帮子一咬一咬的,似乎随时有可能爆发。邓通天毫不在意。

    其他人更是满脸幸灾乐祸的神色。且看这个明珠佬,敢不敢跟邓通天翻脸。真要是在这里打一架,那就热闹了。估计这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明珠商人,还不够邓通天这样的壮汉一个手指头打的。

    “哟,还真是上等的火岩暖玉啊,我老王来瞧瞧。”

    正当沉稳男子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的时候,有人出面给他解围了,正是胖乎乎的王志刚。王总挤了进来,也不去问邓通天的意见,拿起那方暖玉就仔细检查起来,肥肥的脸上逐渐显出诧异之色,也抬头问了一句:“老邓,这玉真是七个月前采的?”

    邓通天依旧一句话都懒得说。

    刚才他和沉稳男子对话,王志刚就站在一旁看热闹,相信他已经听清楚了。再问上这么一句,岂不是废话?

    “奇怪,七个月前采的玉,怎么灵气就剩下这么一点呢?算了,好歹也是正宗的火岩暖玉,还是不错的。我给你五万吧。”

    王志刚很大方的说道,把玩着那方暖玉。

    目前这大环境,古玩珠宝市场上,玉石并不很值钱。仅仅只是个暖玉饰物,撑死也就买个五万来块,还需要运气比较好才行。王志刚出的价钱已经很公道了。

    但绝不是说,这胖子就是个厚道人,他自己用不着这方暖玉,却不妨碍他拿回去忽悠其他不识货的冤大头。反正岭南的有钱人多,花天酒地掏空了身子的男人更多,不怕宰不到肥羊。何况这暖玉内部的灵气虽然流逝得厉害,不是他们这样的专家,一般人也瞅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要忽悠功夫了得。说不定转手之间,就能赚个十万八万的。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