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7章 药方
    萧凡就笑,淡然问道:“邓大哥,你这盒子,是哪里得来的?”

    “我家老头子晚年偶尔得到的,传给了我。”

    邓通天简单地答道。

    “那就对了。正阳木虽然也有集聚阳气的功效,但和乌阳木不是一回事,完全不可比。正阳木和乌阳木放在一起的话,结果和你这块火岩暖玉是一样的,不出一年,所有阳气都会被乌阳木吸收得干干净净。”

    “可是,可是这东西我带在身边多少年了,也没见它,它吸我的阳气……”

    邓通天甚至犯起了结巴,尤其在说到吸取阳气这个事情的时候,更是忍不住浑身发冷。世居苗瑶杂处的大山之中,各种诡异传说,打小就听得不少,邓通天也是信的。

    这,这东西岂不是成精了,是妖怪?

    萧凡微笑说道:“这个倒是不用担心,人才是万灵之长……邓大哥,你把这样的至阳之物带在身边,加上你修炼红砂掌数十年寒暑之功,体内阳气旺盛无比。阳爱上书屋 www.23sw.net气太盛则伤其魄。现在病情已经深入骨髓,简单的服用龙头凤尾草,效果并不理想,治标不治本。邓大哥倘若相信我的话,我给你开个方子吧。或许能把乌阳木的危害化解掉。”

    “好。”

    邓通天毫不犹豫,点头答应,语气早已变得不那么硬邦邦的了,甚至变得十分恭谨。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围观的这些人大都不懂武术,看不出什么名堂来,他自己却是一清二楚。刚才他其实和萧凡过了一招。

    就这一招,他便栽了个大跟斗。

    若是当真生死相搏,邓通天估计自己撑不了多久。

    这年轻人,居然是个绝顶高手。

    邓通天不怒反喜。

    这么些年,依靠着乌阳木至阳之气的滋养,邓通天将红砂掌练到了一个极高的境界,甚至超过了当初传授红砂掌给他的父亲,然而身体却也跟着出了毛病。尽管他一直强行压制,外人丝毫也看不出来。但病在他自己体内,别人看不出来,不代表着他自己不明白。

    邓通天不但是位武术高手,而且精通药理,本身又是采药人,自己给自己开了方子,左治右治,也没见多大的起色。

    邓通天好不烦恼。

    现在听萧凡这么一说,邓通天才确定问题是出在“正阳木”身上。他隐约听父亲说起过,“正阳木”是至阳大补之物,对于修炼阳刚功夫的武者而言,是千载难逢的至宝,有至阳之气滋补,修炼起来事半功倍。但父亲却不曾告诉他,至阳之气滋补太过,会反噬自身。

    说起来也不奇怪,乌阳木就好像一个茶壶,邓通天就是一只茶杯。如果茶杯大过了茶壶,自然可以毫不费力将茶壶里的水都装下来。相反,茶杯比茶壶小,茶水便会满溢而出。邓通天的失误就在于他不会把握一个度,时时刻刻将乌阳木带在身边,茶壶里的茶水便源源不断地向茶杯灌注过来,不管他受不受得了。

    倘若换一个不懂武术的人对他这么说,邓通天肯定不会相信。

    但萧凡显然不一样。

    这个看上去苍白文静甚至略显瘦削的年轻人,仅仅翘起一根小指头,便轻而易举破去了他数十年寒暑浸淫的红砂掌绝技,由不得邓通天不服。

    萧凡的气度柔和无比,不带丝毫暴戾之气,隐然有王者风范。邓通天不知不觉间,便大为心折。

    茶几上备有纸笔。这是考虑到有些客人特别谨慎,不愿意用言语交谈,主办方便准备纸笔,供客人“笔谈”。

    萧凡拿起笔来,顷刻间便写好了一个方子,递给邓通天,说道:“邓大哥,按照这个方子服药,连服一年不间断,可以化解至阳之气造成的损害。另外,我还给你写了个导气之法,你按照这个方法去引导体内的阳气,渐渐置于丹田,再花三到五年来慢慢转化,应该可以化为己用。邓大哥,红砂掌至刚至阳,霸道异常。要想练到登峰造极的境界,还是要阴阳调和,内外兼修,才是正道。一味依靠外力辅助,勇猛精进,有时候会适得其反,欲速则不达。”

    邓通天双手接过那个方子,仔细看了两遍。他也是精通药理的人,能够分辨药方的真假,尽管还有些细微之处看不得十分明白,不过料必萧凡这样的高人,不会无缘无故加害于他。

    萧凡身上那股隐隐透出的浩然之气,身为武术高手,他完全能感受得到。

    练武之人,不但要自身强健,而且对眼力和所谓的第六感要求极高。很难想象一个第六感迟钝的人,能在武术上有极高的造诣。

    再看萧凡写给他的导气之法,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几行字,邓通天暗暗照着运息两周天,浑身上下的燥热气息,顿时便大为缓解,可见极其对症。

    至刚至阳的外门霸道功夫,如果能辅之以高明内家功法,才能像萧凡所言,阴阳调和,内外兼修,最终臻于登峰造极之境。

    至此,邓通天再无丝毫疑虑,向萧凡深深鞠躬。

    “多谢!我叫邓通天,今后有用得上我的地方,一句话就行。”

    “邓大哥客气。”

    萧凡依旧斯斯文文地说道。

    邓通天点点头,拿起那苗五品叶野山参,转身就走,从围观的人群中穿过去,转瞬之间,便离开了交易大厅。

    邓通天悠忽来去,让一众围观者大眼瞪小眼,颇感莫名其妙。

    这也太“传奇”了些。

    五百克极品野生龙头凤尾草都不一定能换到的东西,就这样被轻飘飘的一张所谓“方子”给换到手了?

    邓通天莫非脑袋忽然进了水!

    萧凡慢慢将暖玉装进土黄色小盒子。这上品火岩暖玉尽管只剩下一两成灵气,用来给乌阳木“暖暖身子”,再坚持一个月左右,应该还是可以的。

    《无极术藏》记载:乌阳木汲取地火精华,天下至阳第二,除火麟角之外,世间一切火灵,均被其克制,却可以“养人”。造物主堪称神奇。

    “萧先生,请留步!”

    萧凡辛琳正要离开交易大厅,殷正中忽然从一侧走来,很客气地说道。

    萧凡随即停步,微笑着望向殷正中。

    “萧先生,刚才那……那东西可以给我看看吗?”

    殷正中望着辛琳挎着的小坤包,眼神里带着明显的惊奇和困惑之意。

    “好。”

    萧凡轻笑点头。

    他不是个多话的人,刚才和邓通天“长篇大论”,实属破例。给人看病,总也得把来龙去脉说清楚,不然就是忽悠了。

    辛琳从挎包里取出那个土黄色的藤制小盒,交到殷正中手里。

    殷正中双手接过,眼里精光大放,伸出手来,轻轻抚摸着镶边的黑色藤条,手指甚至都微微有些颤抖,喃喃自语似的说道:“这就是乌阳木?难道,传说竟然是真的,世间真有这种至阳灵物?”

    这黑色藤条,看上去黯淡无光,毫不起眼。

    “萧先生,我想请教,萧先生怎知这是真正的乌阳木,而不是正阳木?”

    抚摸片刻,殷正中双手将小盒交回,抬头望向萧凡,很认真地问道。

    “乌阳木,乌阳木……对了,这不就是陈七爷向我们打听的东西么?”

    几次听到“乌阳木”这名字,终于有围观的人想了起来,不由惊呼出声。前两年,陈果和老六都向他们这些大药材商打听过所谓的“乌阳木”,大伙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自然只能茫然摇头。

    过去了这么久,大伙早就将这个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没想到忽然在这里冒了出来。

    也不知是真是假。

    甚至连拥有小盒子的邓通天,都说这是正阳木,不是乌阳木。

    萧凡微笑说道:“殷老,因为乌阳木极其罕见,在《神农本草经》,《本草纲目》和《本草经集注》里并无记载。”

    至于更多的内容,萧凡却不愿意细说了。

    《无极术藏》是萧凡所在无极门的无上宝典,独立于道家经典之外,自成一体。世间本就很少有人知晓,纵算萧凡说出来,一时半会,殷正中也未必就能完全理解。

    殷正中忙即说道:“是我孤陋寡闻了……记得早年在黄海之时,曾听人说起过乌阳木。可惜一直缘悭一面,没有见过实物。今天能够亲眼目睹,也算是了了一桩心愿……萧先生,辛姑娘,打扰了。”

    老人家拱了拱手,拄着拐杖,慢慢离去。

    “萧先生,请留步!”

    殷正中刚走,萧凡和辛琳又被拦住了。

    一排十来条大汉,将交易厅的大门堵得死死的,其中几人手里,还握着明晃晃的砍刀,闪耀着冷森森的刺目寒芒。

    陈七爷淡淡地挡在两人面前。

    ps:新书期间,每天一般是两章更新,上午8点,下午16点或者18点,请大家知悉!

    推荐票神马的,哥们姐们要不来一点?

    另外,在大豪门首页,有个调查,关于女主的,大家有兴趣的话,去参与一下。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