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女配求欢乐 3爬床对象
    爬床是个技术活。

    ——不要小看了这项运动,古往今来,但凡爬床爬好了的人,都不是一般人物。

    温婉正往这一行列里跻身,而她的难度继往开来头一份,完全没有半点经验可寻。

    爬大监的床,是先脱自己的衣服好还是扒对方的衣服好呢?

    或者,应该委婉一点儿。先聊聊星星月亮,说一说‘夜长梦多、你脱我就脱’,这种高雅的话题。

    温婉坐在铜镜前面胡思乱想,两位侍候她的小宫女,已经把她收拾妥当,精致的妆容配以蚕丝纱制的霓裳,温婉不经意抬起一眼,自己都看呆了。

    果然貌美如花什么的,都是妆出来的。

    说起来,婉儿这张脸上的五官,与她前一世并没有什么区别,只在脸型上略有所差。

    前一世她是圆脸,这一世她变成了正统的锥形瓜子脸。那标准的形状,能活活气死,前一世那些削骨磨腮做整容的女星了——真真的巴掌大小。

    所以说,穿到这草泥马的屎书里,她只捞了一个好处:她年轻了十岁,又一次青春无敌了。

    从前一世的二十五,变成了这一世的十五,但这十年好光阴,可不是白给她的。

    温婉有一种:她虽然年轻,但却可能活不过她前一世岁数的悲催感。

    窗外夜幕渐垂,她生死是躲不过这一局的了。不用她家主子沛莺来催,只说为她梳妆的两个小宫女,就能把她监视到原定的爬床地点的。

    深更半夜、更深露重,去凉亭里爬床,温婉撇撇嘴,简直……简直太……太自虐了。

    爬床的对象都换了,这地点自然也要换。

    温婉绞尽脑汁地想着原书里,跟在晋安帝龙耀身边的那名大太监,他爱好哪般。足足累得脑子抽筋了,也没有想起多少来。

    这实在不怪她的记忆力。

    哪一部小说里,能会对一个太监浓重墨彩地描写,细心介绍到他爱好什么的地步?即使有,估计着也就是银子这种实物。毕竟太监嘛,大家都懂的,别的对他没有什么用啊。

    据温小婉猜测,晋安国里,还没有哪个人,敢送皇帝身边的总管大太监一沓玉势的,这简直就是找死的。

    想到最后,温小婉只记起这名大太监叫聂谨言。书中用四个字描写了他的长相、人品、性情,以及一切的一切:绝无仅有。作者真是惜字如金,温小婉严重怀疑这作者写小说是副业,其实主业是猜迷语的。

    这四个字比较含糊了。绝无仅有可以代表一切,比如:绝无仅有的丑、绝无仅有的难看、绝无仅有的违和,当然也有绝无仅有的俊美。

    温小婉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小。若真是绝无仅有的俊美什么的,她的前主勾引晋安帝龙耀也就不会成功了。晋安帝与大太监早就近水楼台,抱月赏菊了。

    那到底是绝无仅有什么呢?温小婉如今也没有时间细细思量了。不管是绝无仅有的什么,她都得要先爬上聂谨言的床才行。

    在两名小宫女,不断地催促下,温小婉把昨天从小厨房里偷出来的擀面杖塞进了广袖之下,以备上床之后的不时之需。她偷拿的时候掂量过了,绝对够粗。

    从永孝宫到皇帝今晚夜宴后要路过的菩蒂殿,有一段曲曲折折的路。

    温小婉不但音痴,还是路痴,这是她人生无法抚去的悲哀,不管她穿到哪里,换了什么身份,又如何生活。

    她一边抚着额头一边想着,她即使今晚爬床成功,侥幸活下来,以后在这深宫之中,是否要先训练一条导盲犬才能生活呢?这宫里的路修的,她都快成睁眼瞎了。

    “婉儿姐姐,前面就是芙蓉亭了,”从头带路的两名小宫女停了下来,其中一个指着不远处,一座人工做的小假山侧崖,悬空而建的小凉亭说:“我们只能送到你这里了,主子还等着我们回去复命呢,婉儿姐姐自己小心!”

    两名小宫女未等温小婉回话呢,一起给温小婉行了个礼,一起转身,一起离去,双胞胎都做不出来这么一致的动作来。

    望着这两个逃离去的背影,温小婉很无奈。说什么回去复命,还不是怕守在这里,她勾引不成晋安帝,被追责时会牵连到她们吗?

    好吧,惜命是我辈传统美德,她也不用怪别人,她要是不惜命,会想着爬太监的床吗?

    温小婉审时夺度,如果抹去跳舞、只是爬床,凉亭那个高度,就没有必要了。

    她抓紧找个坑,先把自己埋,不,是藏进去,等皇帝过来时,那位近身陪着皇帝的大太监自然也会跟来,她只需悄悄尾随,万里爬床路,也就完成三分之一了。

    在那两个小宫女彻底远走后,温小婉找了一处树丛,把她自己埋了进去。

    婉儿这具身体瘦小轻盈,属于标准的赵飞燕型。有个猫耳朵洞,都够她钻着躲一会儿的了。只要沉下气息,基本不会被发现的。

    在晋安帝没有来的这段空余时间里,温小婉把她在书楼里看过的那本小说,重新缕了一遍。主要是梳理宫里,与她有关的这段。

    晋安皇朝实行的宫庭制度与清朝差不多少,但晋安皇朝没有满汉之分。在少数民族政策上,实行了兼容并进。只要是晋安皇朝皇土管辖下的民众,无论哪个民族,但凡是良籍出身,男子都可以参加前朝的科举,女子都可以参加后宫的选秀。

    婉儿跟着的这位主子,也就是原小说中的女主,姓黄,闺名小字沛莺,出身官家。其父是正四品的大理寺少卿,其母的娘家姓张,是京中翰林院张大学士的嫡次女。

    有着这样的出身,加之闺阁时,才貌颇有闻名。黄沛莺一经入宫,就被封为美人。怀有龙种后,晋安帝龙心大悦,下旨进黄沛莺嫔位,赐字:嘉。

    美人是晋安国后宫妃嫔的等级之一。晋安国延沿袭古历,后宫妃嫔分九级三等。

    九级分别是皇后一人、皇贵妃一人、贵妃两人、妃四人、嫔六人、美人八人。

    在这如同金字塔一般的等级下面,则是玉人、宝人、侍人三等,这就不限人数了。

    这是后宫那些位女主子的等级,说起来,在温小婉放弃爬龙床后,就与温小婉没有多大关系了。这不是她的晋级之路。

    做为一名宫女,还是陪着自家小姐,嫁进宫里的贴身宫女。她与刚刚送她来芙蓉亭的那两名小宫女,是完全不同的。

    因为那两名小宫女,是她家主子入宫后,分到她家主子身边的。

    有朝一日,她家主子彻底倒台了。那两名小宫女即使被牵连,最多被分到不好的宫院,做些粗重活计。正常来说,会被分到别的宫里,继续侍候别的主子。而她,估计着就得陪她家主子一起去冷宫里侍候了。

    她家主子不倒台,这一朝翻盘,那两名小宫女到了年纪,估计就可以出宫了。

    晋安皇朝后宫的规矩,宫女二十五岁后,可以出宫自行婚配,惟陪嫁宫女例外,除非主子特别恩准,方可出宫。

    试想想,哪家主子陪养出一位知心得用的人,能叫她出宫去?何况你还知道你家主子的所有阴私,即使你保证你自己嘴严到割了舌头,你家主子也未必会信得过吧。

    所以,一般陪嫁宫女要么是爬龙床,要么是陪着自己主子孤老。

    原小说中的婉儿小姑娘,在她家主子痛心的意会下,爬了龙床,最后闹到与主子离心离德、与主子斗法后,惨死,

    温小婉决定试另外一条路,就是陪她家主子在宫里笑傲风云。

    她不管这叫孤老——做为一个资深宅女,其实,最耐得住的就是寂寞。

    她家主子要是得宠了,她这个得宠妃嫔身边的宫女,未必比二十五岁出宫嫁人,嫁一个不知道什么样的人的日子好过。

    在晋安国这种,十三岁女子及笈即可谈婚论嫁,十六岁基本当妈、三十岁基本可以当祖母的大背景里,她一个二十五岁的老宫女,出去后,能嫁个什么好人类吗?

    不是给人家续弦当后妈,就是给人家做填房,搞不好会当妾的。即使成了谁的正妻,估计着那男人的档次也高不到哪里。

    同样是勾心斗角的内宅生活,她还无依无靠——婉儿小姑娘无父无母,五岁那年,被采买进她主子府第的。那日子怎么可能好过?

    还不如在宫里守着,没准等她家主子十年二十年后,熬上太后,她也不过二十七、三十八,正如狼似虎的好年纪,可以拐着她家主子,在慈宁宫里养面首之类的呢。

    她的主子沛莺,也就是如今被禁足在冷宫里的嘉嫔娘娘,是她在宫中立身的根本。她自身的好坏,与自家主子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既然她家主子选择的是后宫妃嫔升迁之路,那她就得避开这条路。

    温小婉握拳,立志不和后宫佳丽三千,争那惟一一个带jj的男人。剑走偏峰,她要让那些个女人们都知道,没有jj的男人,用得好了,同样菊绽花开、深浅自知。

    她竖起的耳朵,远远听到有脚步声传来,小心脏怦怦乱跳起来。不要误会,她这不是紧张,她是兴奋啊兴奋。

    温小婉同志,要用事实证明:穿个坏胎、穿个女配,还是低等级的宫女女配,都不算什么事。一旦学会破罐子破摔,你会发现世界豁然开朗了。

    作者有话要说:呵呵,我更新得慢,但我保证不坑,喜欢的新,尽可跳坑,同样关注其他三部小说噢。这以后时间空余了些,我尽量两天更一次。

宫女女配求欢乐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