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女配求欢乐 4绝无仅有
    菩蒂殿之所以叫菩蒂殿,不是因为这院子里种满了佛门名树,而是院中正殿供奉着一尊从西番进贡而来的千手千眼木制大佛,为整根白色檀香木所制,造型古朴流畅,沉香飘远。

    晋安王朝建国以来,以佛家秉持国运。神权王权紧密结合,历代天子都笃信佛法,有初一十五上香的规矩。

    小说里的原女主嘉嫔黄沛莺,就是抓住这一点,才会按排原女配温婉儿来这处菩蒂殿侧角的凉亭里,勾引晋安帝龙耀的。

    躲在树丛里的温小婉,手里紧握着梨木做的擀面杖,透过没埋过她头顶的草丛空隙,紧紧盯着树丛外面。

    脚步声渐近,连着说话声也渐渐清晰,温小婉把心提到嗓子眼处,屏住呼吸,仗着前面宫女太监明亮的宫灯,打出的光线,视线往后面扫去。

    晋安帝龙耀,在原小说中,作者用大量的笔墨描写过他。相貌英俊、仪表不凡这种字眼,全篇小说中屡见不鲜。大概模样,温小婉已经能想像出来了。

    就算龙耀帝长得和天神下凡似的,大抵也就与她来穿来那一世的美男有得一拼。

    在外形不足靠整形的世界里,各式美男层出不穷,打开网页,度娘一压,什么样的,温小婉没见过。

    温小婉觉得,她不会太惊讶的。她大致已经审美疲劳了。

    温小婉快速地瞄一眼,她得承认晋安帝龙耀对得起作者大篇幅的描述,整宫的嫔妃还是有福的,至少争斗过后的胜利品赏心悦目,可比某某宫斗剧里的皇帝耐看多了。

    温小婉握拳,要是一会儿,跟在皇帝身后出现的那位总管大太监聂谨言,长得实在违和,她宁愿百合,去爬皇太后的床,也无法忍受爬床变成被反x。

    ——绝无仅有这个词,实在无法估算。

    等着晋安帝龙耀拐过那道小弯,跟在他身后的总管大太监聂谨言也显身出来。

    温小婉穿来宫中有几天了,她大致弄清楚宫中太监的品级以及服饰了。知道宫中太监,首领太监级别以上的,规制紫衫。普通太监则是青灰衫。

    而眼前出现的这位后宫中,除了掌管敬事房的总管大太监外,几乎称得上宫中品级最高的御前总管大太监聂谨言,竟是一身银白。

    在十五月光柔和的映照下,那一身白色镶银边的宫服,竟泛出玉样的清辉。

    聂谨言的身材与龙耀相比,是略显清瘦的。若不是宫装服饰做得合身紧致,在夜风明月中,那身袍服只要稍稍宽泛一些,就有乘风归去的意思了。

    聂谨言微微低着头,而这时的光影正好挡住,温小婉实在看不清楚他的长相。

    哪怕这时,跟在晋安帝龙耀身边的,只有两个宫女并两个太监,没有带御前侍卫。温小婉也不敢为了心中私欲,擅自挪动一下。

    温小婉时刻记得她此时身在何处。禁宫之中,看到的东西并不代表全部,看不到的那些,随时可以致命。

    晋安帝似乎是在赏月,他一直仰着脖子,做望天状,还45度角忧郁。

    温小婉已经在心里,把龙耀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一个遍了。

    温小婉也终于明白了,她的前身为什么会选择爬到假山凉亭上面跳舞——这果真是极好的了。

    作者大人这一段,绝不会因为她本质的改变,把剧情从跳舞吸引皇帝后爬龙床,改成深夜钻大太监房,就会把这一段里所有出场人物的动作改过。

    温小婉小心地揉着她渐渐发麻的腿,心中一阵哀鸣,也不知道皇上要忧郁到什么时候,你说这个时候,怎么就没有第二个类似原剧温婉儿这样的人,赶紧蹦出来跳段舞,把皇帝勾引走呢?

    温小婉十分失望,竟没板住,叹了一口气出来。虽是极轻极轻的,后半截还被温小婉及时地用手快速地摁回到了口中,却还是引来了一道凌利的目光。

    温小婉下意识地一缩脖,没敢迎着那道目光看过去。她不看,也心知肚明。这道目光的来源,是站在晋安帝龙耀身后的总管大太监聂谨言。

    “陛下,夜深天凉,您还是早些回吧,明日还有早朝呢。”

    聂谨言的声音极其的低沉,带着一丝暗哑。温小婉听得竟是一机灵,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晋安帝没有言语,温小婉却听到了脚步声。这位九五之尊,听了身边大总管的归劝,向殿后的寝房走去。

    等着脚步声渐远,温小婉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扭动了一下缩得发麻的身子,害怕耽搁了计划,等人家走远了,她根本不认识路的,有木有?

    温小婉不敢舒缓太久,连忙手脚并用地延着仅余的声音,悄悄跟了过去。

    小路的尽头,是一处月亮门。跨过月亮门,就是菩蒂殿的后殿。

    温小婉跟过去时,俯在月亮门处,正好看到晋安帝龙耀,进了后殿正中的寝殿里。

    过了没有多久,一身白衣的聂谨言从寝殿里出来,叮嘱了守在寝殿门口值夜的小太监几句后,转身去了右侧的偏殿。

    右侧的偏殿与左侧那个侧殿不同。它正处在偏僻幽暗,靠近边角的地方。尤其离月亮门这侧,都是长短不一的树丛草径,极方便温小婉这种瘦小身材,沿着花墙偷溜进去的。

    温小婉暗道一声天助我也,勾起的唇角,带出一个梨花状的酒涡。

    在聂谨言进入侧殿没多久,她像一只暗夜里的猫,悄悄地向聂谨言住的那间寝殿摸了进去。

    阻挡温小婉成功之路的,只有一道门和一把锁了。

    撬门开锁,是温小婉的熟练工种。做为一个宅女,温小婉平日吃饭的技能,就包括这一项的,而且还是家传绝技。

    她甚至不用一根稻草,只用一根头发丝,就能打开一道工序复杂的门锁的。

    眼前这种最简单的内插门锁,根本拦不住她。她正想一展身手之时,却发现门里的锁,竟是开着的。

    温小婉愣了一下,也不是没有怀疑,但华山一条路,她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现在叫她退,难道要她退去正中那间皇上的寝殿吗?

    温小婉把拿在手里的擀面杖,别到腰后。轻手轻脚地推开那道门,跨过门槛,弃走为爬,向寝殿里面爬去。

    温小婉以为四肢着地,更为安稳些。但她错了,经过人类漫长的进化史后,四肢着地这种返祖举动,显然是不明智的。

    因为她自己爬过一道她以为是衣架书架这类的东西时,等她回过头才发现,那竟然是……

    “啊——”所以惊叫之声,避免不了的发出。

    但这一声显然是极短促的,短到声音还未扩展出去,她的嘴就只能张合有力,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她的嘴里,被人及时地扔进了一颗大小适中的油桃,正好堵住了她的叫声。

    《花田喜事》里,吴君如演的那个角色周吉,有一句经典名言,“状元□钻一钻,一生荣华又富贵。”

    温小婉大悲啊,虽然她来到这世界上,就从没打算活着回去过,但是,有没有人说过,太监裤裆下面钻,一生能够怎么样啊?

    嘴里噎着油桃的温小婉,欲哭无泪,却终于在这时,看清楚了这本书里绝无仅有的总管大太监聂谨言,到底是怎么样的绝无仅有了。

    作者有话要说:  先更一章了,出游归来,好累好累,避暑山庄是个好地方。

宫女女配求欢乐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