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女配求欢乐 9皇家的事
    嘉嫔娘娘的嘴里,如含着一颗苦胆,从嘴里苦到心里。若不是逼得她走投无路,她断不会叫自己身边的宫女去爬皇上的床。

    这种做法,简直是叫她自断手足,用刀扎自己的心,赢也是输,得不偿失。

    如同锦蓝心里的纠结,她心里的矛盾简直用语言无法形容。与锦蓝不同,她的愿意最终打败了不愿。

    她不能再这样被冷落下去了,眼看着又要到选秀的季节,新一批的莺莺燕燕,充入后宫,她这个旧人还有什么翻盘的机会啊。

    她被选进宫里,是要争那一口气,光耀门楣的,不是成为阂宫最大笑话的。

    就在嘉嫔和锦蓝,主仆两个相对无言。整个永孝宫,比往日更加气氛低沉,院内打扫的两名低级宫女和太监,连喘气都不敢大声,悄无声息地走过。

    这份死寂,终于在温小婉敲响永孝宫宫门时,被打破了。

    迎着进入永孝宫后,各色人等的各色眼神。温小婉的脸色十分平静。她尽量保持着原主的性格和举动,微垂着头,不动声色地走过。

    温小婉在回来的一路上,就已经想好怎么答对她现任主子嘉嫔了。

    小说里,温婉儿是个沉默寡言,轻易不怎么爱发表自己意见的人。她很有心气儿,还有野心。隐忍、有心计。

    可惜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她最终还是被她出卖过的原主嘉嫔给阴了,所以说,在这深宫中,可以**,但绝对不能失心。

    嘉嫔在看到温小婉进来时,激动得几乎都站起来了,幸好站在她身边的锦蓝一把扶住了她,稳住了她做主子的风度。

    温小婉进了内室,快速瞟了一眼嘉嫔和锦蓝。这对主仆脸上的表情,变化得五颜六色,实在太喜感了,复杂到单反相机都拍不全。

    温小婉极稳重地给嘉嫔娘娘行礼,礼未及半,就被急得不行的嘉嫔娘娘给免了。

    “快说说,事成了没?”

    嘉嫔娘娘抓着草香木椅子扶手的手指,指骨都凸了出来。

    看着温婉儿穿着不是昨天晚上走时的那身,而是规规矩矩整一套的宫装,她整颗心避免不了地下沉,越发琢磨不到到底发生什么了。

    迎着嘉嫔期待又绝望、羡慕又嫉妒的眼神,温婉儿轻轻颌首。

    嘉嫔欠起的身子,重重地坐回了圆椅里。明知道这个结果是最好不过的了,可心里却忽然像被什么堵住似的,连呼吸都艰难。

    好一会儿,她才说:“既是成了,为何没有皇封呢?”

    受了皇帝宠幸,哪怕是个宫女,为了以后皇嗣,受宠第二天也要进入敬事房档案。按惯例,会封为侍人的。除非皇帝上完后,不想理。那为了皇嗣的干净,那基本就是悄无声息地处理掉了。婉儿既然能活着回来,绝不是后一种了。

    温小婉眼波流转,瞟了站在嘉嫔身边的锦蓝一眼,嘉嫔立刻会意,已经猜到这事必然有大说道。

    “锦蓝,你去内宫监瞧瞧,咱们宫里的冰敬什么时候送到,本宫即使被禁足了,也是永孝宫的主位,皇封的六嫔之一。皇上没说免的,他们胆敢克扣。”

    冰敬和炭敬一样。每到入暑和每到入冬,分到各宫的用例皆由内宫监管理。

    今年的冰敬,也就是永孝宫用来消暑用的冰,在嘉嫔被禁足后,一块没有送来。如今眼瞧着七月份了,再不去催,怕是入了暑伏也轮不到她们永孝宫了。

    锦蓝不情愿地点头称‘是’,退了出去。

    她本来是想辩解几句的,但嘉嫔随后看向她的眼神很严厉。她没敢开口。都是陪嫁来的宫女,凭什么婉儿就能捞到承宠皇帝的好差事,她就要落得去吃人白眼、说小话的活计。

    锦蓝心里又气又怨,出了嘉嫔的卧房,走到宫门口,没好气地踢了台阶两旁摆的青圆大花盆一脚。结果气没撒出来,却把脚趾踢得好疼。

    温小婉在锦蓝出去以后,谨慎地走到门口,把房门关上,再次返回到卧室内隔,眼瞅着地毯比较厚的地方,跪了下去。

    “这是怎么了?好好的跪什么,有话你说啊,”

    嘉嫔娘娘本就猜不透温小婉昨天到底经历了什么,温小婉又来这一出,她更揣测无度了。

    “娘娘,奴婢……奴婢辜负了您的信任,”温小婉把说话的声调压得很低沉,却小而稳,“奴婢自小侍候在您的身边,对娘娘您一片忠心,奴婢知道您对皇上一往情深,奴婢又怎能与娘娘您共享圣恩,奴婢……奴婢做不出这等背主之事来……”

    温小婉把自己的大腿都掐青了,总算把眼眶里逼出一点儿泪水来,显出几道盈盈波光,增添了不少视觉效果。

    嘉嫔从昨天晚上就有的矛盾纠结的心情,一时半会儿算是消除不掉了。

    在听到温小婉的哭诉后,惊喜交杂、苦甜相掺,几乎是咬着牙才说出,“谁说你这是背主,明明是本宫吩咐你的,你只管去做就好了,哪有那么多的顾忌。”

    看温小婉的眼神也一副恨铁不成钢,但总比温小婉最开始进来时,那一闪即过却如毒的目光,好了许多。

    温小婉敏感地察觉到嘉嫔娘娘态度的前后变化,更加确定了昨天晚上她的选择是对的——这世间,无论多好的姐妹闺蜜,不能共用的除了牙刷,真的只有男人了。

    “娘娘,奴婢知道你心里苦,才会出此下策的,奴婢思来想去,都做不出这等对不起娘娘的事,却也知道娘娘你面临的窘境,主子受辱奴婢自当分忧,最终……”

    温小婉故意在这里顿了一下,吊足了嘉嫔娘娘的胃口,在嘉嫔娘娘几次三番的催促下,她才说:“最终……最终奴婢找上聂司公。”

    聂谨言的名头比温小婉想像中的还要强大。

    她这才说一声‘聂司公’,嘉嫔娘娘就顾不得什么形象了,把所有优雅娴淑,都抛弃到太平洋去了。

    整个人站起身来,上前一大步,半俯下来,双手把到温小婉的双肩,眼睛都瞪圆了,“你说谁?你找上了谁?”

    温小婉很是无语——聂谨言啊聂谨言,你的威慑力到底有多强悍啊,连皇帝的妃嫔们,都为了你颤抖。

    直到嘉嫔娘娘抱着她的双肩,摇晃得她快要找到前世坐过山车的感觉了,她才反应过来。

    “娘娘莫不是糊涂了,整个宫里,聂司公难道还有第二个?自然是皇上身边侍候的御前总管啊。”

    温小婉轻眨双睫,一副很无辜的模样,直到嘉嫔娘娘的情绪稳定下来,问她:“你是……你是怎么找上他的?”

    聂谨言这个人在后宫之中,不显山不露水,从来不掺于皇帝嫔妃之间的争斗,但无论得势还是失势的嫔妃,宫里混过一段时间的,谁不知道聂谨言是宫中最有势力的大太监。可惜这人滑不溜手,任谁都拉拢不来。

    温小婉并没有直接回答嘉嫔,而是转向了另一件嘉嫔更为关心的事情。

    “聂司公着我转告娘娘,娘娘稍安勿燥,重新获得宠爱之事,可从太后娘娘的六十寿辰着手。”

    嘉嫔在听到温小婉提及皇宠一事,前面所问的那个问题马上被抹淡了,她凝眉说道:“太后的六十寿辰?这……可行吗?”

    太后与当今圣上母子失和之事,虽表面掩示得很好,但这种公开的秘密,外人或许不知道,宫中都是人精,哪能品不到。

    晋安朝尊崇儒道,以孝治国。对于父纲夫纲子纲、嫡庶之分等规矩十分重视,多年以来,强硬化管理,而对这种治理,最深一层的讽刺却是来源于深宫中的。

    晋安国自建国以来,传承五代帝王,却没有一个嫡出的,包括这一代坐在皇帝宝座上的晋安帝龙耀,没有一个是从正宫皇后肚子里,堂堂正正生出来的。

    龙耀的亲生母亲是宫中一位低品级的妃嫔,生了龙耀,才位封至美人,却在生过龙耀不久后,病逝。

    那时的中宫皇后,也就是现在慈宁宫的太后,一直未孕。

    她与先帝大婚十几载,宫中后妃们一个接一个生,她这个位处中宫的皇后,却始终不见动静,抗得住一年、两年,哪还抗得住十几年。

    在娘家和身边近人的极力劝解下,她被迫认了刚刚失母、尚年幼不懂事的龙耀为嫡子,记在名下了。

    晋安宫律有规定,凡是记入嫡母名下的,都按嫡子,与嫡母所生之子,享有相同待遇。这主要是为了防止中宫皇后不能生子,而皇位国本发生变动。这一条规定,因是宫律,所以只适于皇家。

    当今皇帝就是捡了这么一个便宜,因为生母早逝、生母娘家卑微,没有任何背景,才被嫡母认做嫡子的,成为了名附其实的嫡长子。

    天下没有不要钱的午餐,捡了大便宜,若一直幸运也好,偏偏幸运这东西,没有长久跟着一个人的规矩。

    这位幸运的皇子被皇后认到名下,记成嫡长子,没出三年,也就是在他五岁的时候,多年未孕的皇后,竟然怀孕了,而且还一朝得子,这就是如今封做睿亲王的龙麒。

    这倒霉孩子,明明是太后惟一的嫡子,最名正言顺成为晋安国皇帝的人,却成了王爷,而太后为了解一时之忧认过来妃嫔的儿子,反而成了皇帝。

    ——你叫这对母子,怎么能甘心?

    当年先帝在位之时,皇后就几次三番寻当今圣上的毛病,想要废掉这个与她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的嫡长子,但因先帝出身与当今圣上相同,质疑当今圣上的出身,就如同质疑他的出身一样。

    先帝严厉禁止了皇后的要求,为怕皇后不喜当今圣上,会对当今圣上不利,还把当今圣上送到了他的嫡母也就是当时的太后宫中,代为抚养。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多年疾阂下来,这对母子早已经面和心不和,哪还有半分母子情份?

    当然,不管私下里多么互相瞧不上对方,面子工程还是做得很妥贴到位的,太后的寿辰年年做得都光彩万分,好像皇帝他是天下第一大孝子一般。

    “聂司公说,皇上那儿的面子,娘娘若帮全了,皇上怎能不惦记起娘娘您的蕙质兰心。”

    温小婉猜聂谨言叫小福子传给她的话,就是这个意思。

    宫中人说话,没有太直白的,转着几道弯,内里藏着的不定多少阴私险毒。

    温小婉入乡随俗,很快掌握了些皮毛,谈不上运用自如,大体也有那么一点味道了。

    “聂司公是这么说的?”嘉嫔还是有些不太确定,这次出击直接关系着她以后的生死存亡。她不得不慎重。

    “嗯,是的,娘娘,”

    温小婉从地上起来,扶住嘉嫔的手,把她扶到内间的湘妃榻上,“娘娘先做着,一部《金刚经》可有许多种献法啊。”

    嘉嫔娘娘略略点头,觉得不错。她本就聪明,经人提醒,哪还能想不透彻。

    她拉住温小婉的手,十分忧虑地问:“你还未告诉本宫,你到底是如何找上聂司公的?”

    温小婉与聂谨言的关系,可以瞒任何人,但不能瞒着嘉嫔,否则,嘉嫔如何信得她说的话呢?

    温小婉拿出烈士赴死的大无畏精神说:“奴婢……奴婢倾慕聂司公许多,昨晚已与他结成对食。”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中元节……,亲们都早点回家,别在外面瞎逛。

宫女女配求欢乐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