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女女配求欢乐 10日子得过
    晋安国建国以来,经历五代皇帝,后宫之中一直遵循宽严并济的管理制度。

    对宫女和太监们刑罚虽严厉的同时,还是有些地方比较有人情味的,比如晋安国允许宫女和太监之间,行对食之事。这就比前朝宽容了许多。

    但宫女与太监不同,宫女在二十五岁之时,服役期满,如无大错,基本是有出宫的可能。当然像温婉儿这种陪嫁宫女,或者服役期时陪着主子进了冷宫的那种,深宫高墙是一辈子的事了。

    太监因入宫时的那一刀,身体受了损伤。不到年老力衰,后宫就是他们到死惟一的家了。熬成有势力的太监,到老时,养老的地方也逃不过皇城周边的寺庙这种地方。

    嘉嫔早就知道宫中多有太监和宫女行对食之事,但那大多都是青春已过,出宫没有希望的宫女,为了驱散寂寞,在宫中寻找一份慰藉,或者寻找一个靠山。

    只是这件事轮到她贴身宫女,还是温婉儿身上,她就有些难以置信了。

    哪怕聂谨言在宫中太监中,是最大的实权派。长相也能过得去,但如温婉儿这种有品级的、正值青春妙龄、属于陪嫁入宫的宫女,主动要求做对食的,还是属于凤毛鳞角的。

    这里不是温小婉来的那一时空,异性、同性、不伦以及各类奇怪恋情发生,都不会引人如何过份感叹的年代。

    向皇帝自荐枕席,不会惹来人非议,这是宫中大多女子共同的奋斗目标,但向太监自荐……那简直像一只狗生出一只猫一样惊奇了。

    在嘉嫔变化莫测的神情里,温小婉撩裙再次跪倒,貌似她自从不幸穿来这本书里,膝盖竟比脸面还不值钱了。

    温小婉对嘉嫔的‘尊敬’,完全是出于对这部小说的‘尊敬’。

    要知道啊,这是一本三观不正的宫斗小说。

    她的到来,不经意间改变了剧情,却改变不了作者为女主开了金手指的事实。

    她做为一名女配,还是低调些、再低调些吧。与谁作对也不能与女主作对。

    “娘娘,奴婢与聂司公结成对食一事,还请娘娘为奴婢保密,这永孝宫里,除了娘娘和奴婢知道,绝不能有第三个人知道了。”

    温小婉膝行一步,双手搭到嘉嫔娘娘垂在双腿处的手,紧紧地握了一下,非常诚恳又坚定地说:“只有这个秘密守住了,奴婢才不算白白努力。”

    嘉嫔被温小婉紧紧抓住的手,随着温小婉的力气,握成一个圆,“只是苦了你……”

    她从来没有想到温婉儿,会为了她做出这么大的牺牲,竟然宁愿断送了人生所有的出路,自毁于一个太监身上。

    “娘娘说什么,奴婢自小跟在娘娘身边,多得娘娘照顾,自打入宫起,就想着陪在娘娘身边,为娘娘分忧的。”

    温小婉深情地连她自己都要相信了,何况嘉嫔。

    嘉嫔一把抱住了温小婉,盈出感动的泪水,“本宫就知道,当初没有错看与你。”

    温小婉先是放弃了爬龙床的机会,又为了帮她争宠,转而投向了一个太监的怀抱。温小婉这一步步的做法,嘉嫔黄沛莺简直要把她当成知己看待了。

    温小婉被她搂得有点呼吸困难,却还是坚强地说出,“奴婢愿意与娘娘共存共荣。”

    这口号喊得,温小婉自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却也只有这个口号,最能反应她此时的心态和处境了。

    经此一役,原本的主仆火辣辣成为新出炉的姐妹了——算是温小婉这几天折腾来,比较正面的战果吧。

    嘉嫔念及温小婉昨夜一宿劳碌,特意免了温小婉这两天的近前侍候。有了希望,这禁足的日子,也不难熬了。她开始琢磨起太后六十寿辰《金刚经》的事情。

    锦蓝去了内监处,碰了一鼻子灰。一块冰没领回来,还受了一顿奚落。

    “主子,不是奴婢说什么,她谦美人算是什么东西,还不是仗着娘娘您,才能在皇上面前露了几次脸,得了几天的皇宠,封了个美人,如今翻脸不认人,连她身边的一个没品级的宫女都敢对奴婢横眉竖眼的,越发没个规矩……”

    嘉嫔黄沛莺翻着《金刚经》的手,顿了一下,不动声色地听着锦蓝发牢骚。

    谦美人是与她一起入宫的。不同的是她入宫当日就封做‘美人’,而谦美人刘氏因父亲品级极低,她本身长相也称不上多美,只封了一个比宫女晋位的侍人高一些的宝人位。

    初入宫时,她们两个的关系还好,谦美人姐姐长妹妹短地叫过。皇上在时,她来得尤其勤快。总能赶巧碰到皇上来她这里,或是将要来她这里。久而久之……

    等着她因滑胎失宠,被禁足自己宫里时,她这位平时来得密切的姐妹,却是一次没有来过。

    人心冷暖,立竿见影。

    黄沛莺失神片刻,转醒刚好听到锦蓝抱怨‘规矩’两字,轻咳一声,截话轻言斥责道:“她不懂得规矩,你也不懂了吗?有什么好嚷的,也不是宫里混一日两日的了,这等踩低捧高之人,还值得你动气?且看她恃宠生骄,有的闹也有的人收拾。”

    经过沉重打击又二个月的禁足,嘉嫔对这深宫,更加了解。那看得见的眼睛,还不足为惧。看不到的,才令人防不胜防。

    锦蓝被主子训了,明知是这个理,心里还是很不舒服,“娘娘,奴婢哪里是自己气,还不是替娘娘气的,”左右一看温小婉不在,不知承宠那事可成,又问道:“娘娘,婉儿姐姐……”

    黄沛莺眼神严厉地看她一眼,她连忙闭了嘴。她问了一半的话,她家主子也没有回她。只说:“你去库房查查,咱们还有多少金钱和锦帛。”

    若只是用笔来抄,显不出心意来,还容易与别的嫔妃生嫌隙——去年肃妃严氏就曾为太后卷抄过《法华经》。

    肃妃的娟花小楷写得极好了,举宫独一份。整本经书抄下来,无一处瑕疵,字大小相同,圆润得体,太后和皇上都是赞过的。

    黄沛莺有自知之明,她还是不去媲这个美了。

    有一点儿,她还是想不明白,既然宫内年年都有人替太后抄经贺寿,为什么聂谨言还要提点婉儿转告给她呢?难道今年有什么特别之处……

    做为一宫之掌宫宫女,温小婉还是有些不同与普通宫女的持殊待遇的。比如,她在永孝宫西北角,单独有一间属于她自己的卧室。

    回到自己的卧室后,温小婉把整间屋子彻底翻了一个遍。她得要看看原主温婉儿,有没有什么私房或贵重物品之类的。

    她头来的三天,只顾着抓头发,想着如何应付芙蓉亭起舞勾引皇上的事了。那几天里,她头脑中只有‘爬床’两个字。昨晚一过,与聂谨言的事情定下来,她才敢放松放松。

    不得不是说原主温婉儿,确实是个隐忍、有心计的小姑娘。她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跟在嘉嫔身边这么多年,无一错处。

    当然,以上这些,都不是温小婉最最欣赏她的地方。温小婉是在看到屋角处立的那个檀木大衣柜上,用的那把装型简单普通,其实工序极为复杂的铜锁,才升起油然敬佩之心的。

    这把铜锁,一定不便宜。

    若不是温小婉来此之前的专业,就是撬门压锁、摆弄机关的,还真打不开那个檀木大衣柜。

    在檀木大衣柜的顶层,放着零碎的东西。几件衣服和些许小物件,还有两三个荷包,里面揣着十几块零碎的银锭子。

    温小婉觉得,这些摆设应是障眼用的。婉儿能买那么复杂的锁,绝不会仅因几块零碎的散银子。

    等温小婉一层一层摸下去,摸到檀木大衣柜的底层,紧贴着箱底的地方,才摸到一个极薄的隔层。

    温小婉费好大力气才打开,里面除了有几锭金子,其余都是银票了。最底的地方,还有几页纸。

    温小婉仔细一数,恶的神呢,竟有四百两之多。

    婉儿这小丫头,从小姐贴身大丫头,到主子贴身大宫女,这么多年,没少积攒啊。

    温小婉把银票贴到胸口,好生感叹。若不是宫禁森严,她一时半会儿逃不出宫里去,她早带着这些银票跑路了。

    温小婉兴奋完后,又把这些东西一件一件,原封摆了回去,才拿起那几张纸,看了起来。

    与婉儿小姑娘敛财攒钱的本事,成反比的是婉儿小姑娘这笔字,写得着实不怎么样。好在能看得清楚。有几个不认识的字,前后顺顺,大体能把内容通下来。

    从头看到尾后,温小婉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与自己爬太监床,只拿一根擀面杖的草率相比,婉儿爬龙床,可是不打无准备之仗的。

    瞧瞧人家这通篇记录,俨然比敬事房太监的草档还要详实,连皇上他老人家喜欢喝几分烫的茶、皱几下眉代表什么意思,都记得一清二楚。

    温小婉挑起大拇指,婉儿小姑娘这样的人才,若是到了自己那一时空,定是个八卦狗仔中的高手。没准也能成为职业小三,定侍候的每位金主舒舒服服的。

    温小婉把这几张纸又翻一遍后,把其中大概的内容记下,毫不犹豫地把它们烧掉,连烧尽的灰渣渣都沉到水盆中,彻底毁尸灭迹。

    这种东西,温小婉实在没有胆量收藏。

    一旦发生什么变故,这些写在纸上的东西,就会成为最致命的证据。被人拿捏在手心里,一句窥视皇上**、居心不良,就能要了她的命。估计连聂谨言都保不下她的。

    等温小婉把整间屋子里外翻个明白后,太阳已渐西垂,该是用晚饭的时候了。

    永孝宫做为西北角独立六宫之一,是有自己的小厨房的。

    当初嘉嫔有孕,晋安帝龙耀十分重视,怕吵到嘉嫔安胎,把永孝宫内两位低品级的侍人宝人,迁去了别的宫中。

    整个永孝宫空下来,只为嘉嫔使用。小厨房亦然。

    这份宠爱,不可谓不厚,也是因为这份宠爱太过刺眼了,嘉嫔到底没有保住她腹中之子。

    当时的好,在失宠之后,就见出不好来了。

    因为宫内没有别的小主,皇上连来都不来了,翻身咸鱼都难做,否则黄沛莺又怎么会叫自己的贴身宫女去勾引皇上,宫内实无可用之人。

    宫内份额,也因为皇上宠爱减少,越发清减,又无别的小主可争取。熬到今天,连主子带仆人,基本都是清粥小菜,再不见燕窝那等奢侈的补品了。

    这暑伏将至,想做块绿豆糕这等小点心,都凑不齐料了。

    去尚膳监那里领份额,那里的首领太监们,多是搪塞敷衍,更有甚者,连答理都不爱答理了。

    看着眼前这碗可以瘦身清脂的素粥,温小婉一阵胃疼。

    漫漫深宫路,任重道远,但这日子得过,她总不能白爬了聂谨言的床吧。

    ——吃肉,我要吃肉,温小婉内心深处,嗷嗷地呼唤出这个声音来。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网速不给力,一直没抽上来,经过多方努力,总算在上午更上了。

宫女女配求欢乐书友推荐阅读: